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魔囚仙

章二

作者:水荼翎 更新时间:2016-10-17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回到断崖,已经是午夜时分,背着裴练云爬上来的东方叙,汗水浸湿了衣衫。

裴练云向来洁癖,东方叙自两人生活的草屋中提了桶,在屋后的山井中打了水,将自己从头到脚洗了个干净,才重新回到屋内。

再进屋时,裴练云还没有醒,以他放下她的姿势,大字排开倒在床铺之间。

这草屋虽然简陋,但终究为女子所居住的地方,摆屏风衣架、香炉熏香,红纱幔帐床。裴练云平日明明性格冷然,却又酷爱红色,连这闺房之中,都种植了数盆红艳花草,色彩撩人。

东方叙掌灯,凑上前去,昏黄的灯光下,裴练云的面容有些朦胧柔美,褪去了平日那冷肃的表情,此刻的她,和一般妙龄少女相差无几,熟睡之中,粉嫩的嘴唇还轻轻嘟起,翘起好看的幅度。

“师父,在我面前熟睡,你就这么放心?”

换上一身素色内衫的东方叙,如瀑墨发垂在肩侧,干净清爽的在她床边坐下,手指拈起她缕缕秀发把玩,轻嗅着她身上散发出的女子幽香,灯光下的眸色暗沉不定。

他缓缓地俯身,跪在她双腿之间,长眸微眯,一只手伸入她腿下,抬高了她修长的腿。

裴练云咻地睁开了眼,竟在这时清醒过来。

东方叙喉结微动,手臂还撑在她身侧,两人的气息近得呼吸都纠缠在一起。

咚地一声,他被裴练云一脚踢中,身体横飞出去,后背重重撞在木柱上。

裴练云冷冷的声音响起:“别随便爬我的床。”

东方叙沉默地爬起来,嘴角溢着血。

裴练云侧头,瞥了他一眼,见他浑身清爽,衣衫整洁,面无表情地问道:“清洗干净了?”

“是的。”

这个回答让裴练云的脸色好了几分。

“你到我床上来干什么?”

东方叙凤眸中闪过一丝暗光,面色不变道:“抱师父去沐浴。”

他不说还好,这一说,裴练云脸色微变,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她动了动手指,想掐一个避尘决来清洗自己,但定定地看着幔帐顶端片刻,又唤他到跟前。

“热水备好了?”她问。

东方叙站在床前,垂眸答道:“是。”

裴练云撑手欲坐起,一用力,顿觉全身仿佛被巨石碾压过,每一寸都疼得厉害。耗尽真元经脉干枯的后遗症,便是浑身酸软无力。

一双有力的手臂突然从她腰后探过,搂紧了她。

转头,只见东方叙重新跪在床上,手臂伸到她的腰间和腿下,轻松将她打横抱起。

裴练云微怔,十年时光,对修真者来说,转瞬即逝,可不知不觉间,原来他已经长大。不仅有力气背她,还有力气这样把她打横抱起来。

东方叙侧眸,迎着她的目光,唇角微勾起一丝弧度。

“还是让弟子抱你过去。”

“我的床……”

“弟子重新给你换干净的床铺。”

“屋外……”

“禁制已经打开,师父若是担心,就早点恢复。”东方叙两次打断她的话后,侧眸盯着她清冷如玉的容颜,缓缓说道,“师父现在还是先好好休息。”

他说得在理,她现在真元不足,有对头上门就麻烦了,必须尽早恢复。

裴练云不再多言,任他给她代劳一切,就如平时一样。

将她放入一个时辰前就温着火的浴桶时,他的鼻尖不经意地擦过她纤细滑嫩的脖颈,没有意外的,她体表那沁人的幽香顿时钻入他的呼吸,撩拨他的每一处感官。

他动作一顿。

裴练云转头看他。

却见他懒懒地抬眸,道:“师父脚下真是半点都不留情。”

裴练云的目光落在他唇角残存的血迹上:“丹房内有治疗外伤的丹药,自己去取了服用。”

东方叙没有马上离开,而是伸手撩起她的墨色长发,轻轻挽起。隔着浴桶中升起的缭缭水雾,他盯着她曲线有致的身躯,手臂缓缓浸入她身前的水里,拎起白色方巾,把温水细细地洒到了她的肩头。

水滴珍珠般的落下,一点点地浸湿她肩头上的红衣。

温水很快将她衣衫上的血水浸润开,水的温度很合适,放松了裴练云绷紧了数天的精神。她后仰着脑袋,缓缓闭上眼。

“阿叙。”她唤他的名字,“去拿金焕丹过来。”

东方叙蹙眉,金焕丹是裴练云手上为数不多的玄级丹药,头几次受伤她可从未动用这种高等级伤药。

他一言不发的起身,端起早就凉在旁边的热水,背着裴练云,从自己怀里摸出一个外形极为普通的玉瓶,倒了两粒清香扑鼻的晶莹药丸进去,化开后,拿到她面前。

嗅到熟悉的药香味,裴练云抬手,要接过他手里的碗。

却不料,他根本不让她动手,直接把勺子递到了她唇边。

见裴练云皱眉不喝,东方叙漂亮的凤目微微眯起,抬手就将碗里的水给泼到地上。

“我重新配一碗。”他说。

裴练云盯着地上的水迹许久,东方叙再次给她喂药时,她抬眸看他:“这是你对师父的态度?”

东方叙修眉微挑:“‘师父有事,弟子服其劳’,这不是师父的要求吗?”

裴练云想起这十年从要求他端茶递水到洗衣打扫,脚都给她洗过多少遍了,她都没觉得有任何不妥,怎么喂个水她倒矫情起来。

她这才就着他递过来的勺子,把药喝了下去。

东方叙的脸色好看了一些。

水一入口,裴练云便觉得舌尖传来一阵异种馨香,与平日服用的疗伤丹药似乎有些不同。

“药里有什么?”她问道。

她尝过无数种灵草药材,居然对这种味道极为陌生。

东方叙瞥了她一眼:“药里有什么,弟子怎么知道。弟子愚笨,来玉清宗十年,如今连灵草种类都辨认不全,何况其他。”

裴练云寻思十天前考核他的结果,他的确连一些药材都弄混。别的不说,来这里十年,有她亲手炼制的无数丹药辅助,他却连练气二层的境界都达不到,更别论达到练气九层后筑基。眼见时限快到,她才冒险去寻药给他炼制筑基丹。

她心里疑惑,来不及细想,服下的丹药效力已经猛地升起。

东方叙刚才用水化开的丹药味道,乃是她珍藏的玄级丹药,与外门弟子那些寻常货不同,入腹便升起浓厚的灵力,滋润裴练云体内多处干涸的经脉。

“我先疗伤,其他日后再说。”

水花飞溅,裴练云从浴桶中旋而起身,拉过屏风上的红色薄纱迅速缠笼在身上。

东方叙垂眸,将视线从她薄纱下隐约的曲线移开,只盯着一双莹白如玉的小巧赤足踏着湿漉漉的水痕,径直走向了卧房,这才直起身体。

望向裴练云随手布下的一道符文流转的禁制隔离,东方叙不再多言,收了她用过的碗。

房间里还飘荡着她残留的沐浴清香,他侧首,将碗里的勺子拿到唇边。

她含过的地方,同样被他含住。

他眼底血色光芒不时闪过,用舌头回味着勺上她残留的馨香,无声的低笑。

片刻,他咻地睁眼,凤目微挑,望向玉清宗山门的方向。刚才有数道神识徘徊打探,实在没有发现,这些窥探者才逐渐离去。

看来那些因为裴练云的求救飞剑被引开的人,已经回来了。

玉清宗山门处,五六柄飞剑自空中先后落下,有直接一个闪身消失的,也有神色凝重立于原地不语的。

更有一个女子冷冷的笑声:“金丹期就能使用凝精化形术,裴练云真是好手段!”

冷笑的女子一袭白衣,模样精致冷傲,如雪山顶上盛放的雪莲。

她手持冰蓝寒气缭绕长剑,颇有些冷嘲地瞥眼看身边的男人。

被她冷眼瞧着的男人满脸正色:“师姐,我们还不确定引开我们的,是否就是裴练云,按照山门守卫的弟子所言,她伤重是真,何苦耗费真元专门引开我们?就怕有人在妨碍我们对她施救。”

白衣女子冷哼:“我还不知道她?既然有力气回到山门,她根本就没必要求救。使一柄飞剑引开我们,不过是为了不让我们看见她落魄回来的模样,怕伤了她这个曾今的首席弟子的自尊吧!”

“整个玉清宗恐怕只有墨师弟你,才会认为这个师侄无比单纯,时刻担心关照她,”她说着,目光扫向断崖草屋的方向,“希望你不要忘记,十年前那几个成为她炉鼎而亡的可怜弟子。”

那男子急了:“萧师姐!”

“哼,我知道宗主禁令,不过我不说,别人难道就不会私下议论?”白衣女子冷笑一声,拂袖扬长而去。

背后徒留一个白衣如仙,萧索寂寥的男人身影。

东方晨光未现,裴练云已经睁开了眼睛。

一盏古莲燃灯从她头顶缓缓飘落,昨日从妖兽谷内返回时,燃灯里小于米粒的火焰,此刻已经扩散成黄豆大小。作为出生就自带的本命法宝,古莲燃灯迅速化为一个光点,直接没入她的意识海内。

她这次为了采摘那株七星狼毒草,和仅次于可以化为人形的妖王的九品妖狼拼斗,一时大意被伤了丹田,所以才动用金焕丹。

可是金焕丹的效果稍微让她有些吃惊,不仅让她的伤势很快痊愈,境界上也有了不少提升,让她处于金丹中期的修为隐约有了要突破的迹象。

而且,她的经脉也被扩张,其内的真元储量比起金丹大圆满期的修真者都要充盈不少。

那种感觉就好像十年前那晚之后醒过来,简直是浑身上下没有哪里不舒爽,就差没有那时候体内那种磅礴的真元凝聚的异象。

裴练云歪着脑袋,用手托腮,哪怕现在收了东方叙做弟子,自己也在宗主面前立下重誓,可她仍旧想不起那晚浑浑噩噩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她用了一整晚,直接从筑基大圆满境界冲击到金丹中期,顺利地结了丹,完全没有经历别人结丹时那种九死一生的凶险。

另外的不寻常之处,就是那几个赤|身躺在她身边,精|尽身亡的同门了吧。

她向来心宽,当初三名内门精英弟子离奇死在她身边,宗主一怒之下,差点一掌劈死她时,她也只是坦然受着,不惧不躲。

徒增烦恼的事,就算现在偶尔想起会有疑惑,她也很快抛之脑后。

知道东方叙守在外间,她重新换洗清爽,立刻出声唤他进来,把搜集的药材放置的位置都一一交代,让他取出分为数份备好,另外便让他去断崖崖洞中的炼丹室做好准备,启了丹炉的蕴火,温热丹炉。

交代好一切后,她才从储物袋里取出备用的飞剑,御剑离去。

东方叙回屋时,见裴练云已经不在,他拎起她扔在地上的破损红衫,随意往身后一抛,那衣裳瞬间被一道黑色火焰化为飞灰。

他这才不紧不慢地整理好床铺,转身出门时,床上已然多出一件同样款式的衣物。

晨光之中,衣衫隐约流转着先前没有的充盈灵气。

从东方叙做她弟子开始,裴练云的一切日常起居、生活琐事都没有再费过心思。

唯独饮食,她亲自动手。

东方叙拜她为师时,也就是个凡夫俗子,没有半点修为,跟着她又不受其他弟子待见。她知道他不能与她一样,辟谷不进食,又怕他舍不下凡人的生活习惯,便每日御剑上万里,去往普通人的国度,寻了新鲜食材回来,亲自给他烹饪。

一开始只是养着他,怕那个瘦小个子的小男孩修仙未成先饿死,时间久了,做饭给他倒成了习惯。

春花秋月,寒冬酷暑,眼见东方叙的个头渐渐都超过了她,裴练云不禁有种饲养灵兽长大的成就感。每日泡一壶灵茶,坐在旁边看他独自吃饭,也成了她修炼之余的闲暇光景。

今日修为隐约有些提升,她来去一趟也比平时所耗时间更短。可没想到她还未御剑落下,就看见草屋边剑拔弩张的紧张氛围。

她想都没想,掌心微张,真元催动本源之火,直接凌空向下一划。

一道火墙禁制立刻布下,将横剑而立的东方叙给罩了进去。

“裴练云!”

望着面前蓦然升起的火光,欢腾跳跃的火焰将刚才还气势汹汹包围东方叙的两个内门弟子的脸色,映照得极为难看。

裴练云看也没看两人,落地后直接虚手扶住东方叙,将他上下打量一番,问:“伤哪里了?”

东方叙双眸似笑非笑地扫了对面两人一眼,轻飘飘地说:“两位师伯说,要废了弟子的经脉。”

裴练云转头,看向那两个内门弟子。

她平时性格就冷,静静地看着,都会让对方局促,更别说现在她目光冷厉,一瞪眼,对面两人竟是不敢与她对视。

“你们要废了他?”半晌,裴练云冷看着对方问道。

看过《魔囚仙》的人也喜欢
极品透视小仙医
题材:仙侠
进度:连载中
会武功、懂医术,甚至还拥有逆天的透视眼,纵横在美…
点击阅读>>
修仙女配的灿烂人生路
题材:仙侠
进度:连载中
穿越,,,嗯...穿越是件好事可是为什么会是个女…
点击阅读>>
全能灵植夫
题材:仙侠
进度:连载中
青田村的一名孤儿,一次上山采药的危机,传承神界灵…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