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彭彭与丁满

<第三话>

作者:请请seven 更新时间:2016-10-16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不要叫我邓小姐。你可以叫我丁满……或者像以前一样……叫我……”

---------------------------------------------------------------------

时间是世界上最神奇的东西,它将你的童话带走,又将你带回童话般的梦境里。
我们将这种久别重逢称之为命运。
而丁满,显然是特别幸运的那一种,符合了所有言情故事该有的走向。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她忘了自己那晚是怎么冲进房间夺过妈妈手里的手机的,她只记得她使劲儿在妈妈的脸上亲了好几下大呼“妈妈你简直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妈妈”时邓妈妈那被惊吓得两眼无神的表情。
所以,最后,她“挽救”了那通电话,在邓妈妈告知对方取消订婚取消晚宴取消见面之前。
邓妈妈目瞪口呆地看着丁满手舞足蹈地向电话里殷勤问好,挂完电话一溜烟儿跑出去,边跑还边嚷嚷着“妈我明天拎什么包配那件连衣裙啊?那条裙子会不会太清冷了点儿?发型呢我明天做个什么发型好呢?还有你们帮我准备的那双白色平底鞋我可不可以换成高跟鞋显得腿长一点啊……”
邓妈妈被这一长串的问题弄得一头雾水:“你之前不是说……”
“天哪我就不该去旅行!妈我突然发现我吃胖了!”丁满又突然闪回邓妈妈的眼前,“明天会不会看上去脸很圆啊?有没有那种可以让脸显得很瘦很小的化妆手法?”
“小满……”邓妈妈按住她的肩膀,“你怎么突然……”
屋顶的吊灯将暖色系光束铺满房间,映照着丁满泛红的脸庞。
邓妈妈也是经历过大风大雨的人,什么世面没见过,可在此时的女儿面前,却连说话都带了一丝不稳:“……不会……那么巧吧?”
丁满的笑颜在这暖光中好似被无限放大。
邓妈妈终于下了结论:“真的是他。”却又怀疑:“你是刚刚听到我和彭夫人的电话?我刚刚说了‘彭骋’……难道……说不定只是名字相同……”
“妈妈,我真是太糊涂了,第一次你们给我介绍的时候,我明明得知了他的年龄,还有初中的学校,以及他出国的事情,时间都能重合上,为什么那时候我就没往这方面想呢?我应该早就问问中文名的。彭骋、彭骋、彭骋,这个名字本就不多,比我大6岁,在一中上了一年多就出国,不是他还会是谁呢?”丁满咯咯咯地笑,“我就说过老天肯定不会辜负我的等待吧。”随即扑入妈妈的怀中,“妈妈,祝我幸福吧。”

这一晚丁满睡得无比的香甜。
梦里她终于回到她做梦都想回去的7岁童年。她跟在他的身后,背着小书包欢快地跑啊跑:“彭骋哥哥,今天我们要去哪里啊?”“彭骋哥哥,我们家阿姨做的肉松三明治好好吃,我明早给你带好吗?”“彭骋哥哥,为什么你在同学里个子最高啊?”“彭骋哥哥,你昨天给我买的小熊橡皮我好像弄丢了,你再送我一个可以么?”“彭骋哥哥,我们班的女生都偷偷说你很好看噢!”“彭骋哥哥,我评上少先队员了!以后可以戴红领巾了!”“彭骋哥哥~~”“彭骋哥哥!”“彭骋哥哥……”
醒来时屋内已是光亮一片,那件晚上见面要穿的连衣裙就挂在不远处,而管家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大小姐,你醒啦?太太和苏舟小姐在楼下等你呢!”
丁满简单收拾后从扶梯下去,邓妈妈正在沙发上翻杂志,而苏舟激动地跟她挥手:“小满,你也太好运了吧?”
想来邓妈妈已经先她一步将彭骋的事情告诉苏舟了。丁满提起裙摆冲下楼去:“阿舟,你说,晚上见到他,我是先跟他说‘彭骋,好久不见,我是小獴’呢还是等到跟他聊熟了,我再问他‘你还记不记得初一时老是跟着你的那个小女孩’?”
苏舟憋住笑,装出夸张的苦情脸:“你应该问他‘皇上,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噢,不对,应该是‘假面先生,你还记得17年前面包店外的爱哭鬼吗?’哈哈哈。”
丁满心情好,对于苏舟的调侃也照单全收:“可以啊。我要选择一个最恰当的时候,最好天时地利人和,比如说——饭后逛花园!月光正好,夜风徐徐,我跟他并肩散步,然后我抓住他的衣角,等他回头,就问出这句……哇塞!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见他的表情了!怎么办!我好紧张阿舟!你说,万一他一直也在等我,等我问出这句话,他拥抱我怎么办?啊……,万一,万一他想吻我呢?这可是我的初吻啊……我要不要拒绝……可是拒绝的话……”
“喂喂喂!”苏舟忍不住掐了掐丁满的胳膊,“大小姐,停止你的想象,还没见面,你就这么纠结,我真担心你吃饭的时候会出糗诶!”
丁满揉了揉被苏舟掐青的地方,难得没有“报复”,反倒更小家碧玉的模样:“放心啦,我今晚肯定会给人家留下好印象的。”
谈话间口袋里手机响个不停,丁满摸出手机,瞥见屏幕上昨晚刚存上的Nate字样,手一哆嗦,差点把手机摔坏。
“又怎么啦?见鬼了?”苏舟扶了扶她的手臂。
丁满双手捧住手机:“他,他他,他打电话过来了!!!”她尖叫几声,慌慌张张往阳台跑去。
然后苏舟就听见了背后邓妈妈的一声感叹:“真是养女不如男,你看看她那劲头,这些年的礼仪真是白教了,哪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阳台上的微风刚好,院子里的淡淡花香随风拂来。丁满清了清嗓子,憋出自己最温柔的声音接起电话:“你好~~”
“邓小姐。”那边的语气明显不如昨晚挂电话前的友好。
丁满很不喜欢这么生硬的称呼。
“邓小姐。”对方又重复了这三个字,而后语调开始沉下去,“我以为我们昨晚已经达成一致了。”
丁满愣了愣,这才明白他指的是什么。
可他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邓小姐不应该是会出尔反尔的人吧?如果我没记错,昨晚我们的共识是取消订婚……以及今天的见面晚宴。”
她微恼:“所以呢?”
“所以我加班一整夜回到家里看见的应该是管家和厨师都在忙里忙外的场面吗?”
“你加班了一整夜?”她显然没抓住重点,“刚回家吗?会不会很累?”
这下轮到他愣住。
这样满怀关心和担忧的问候,有点突然。
她在他的沉默中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理了理情绪,小声道:“其实我昨晚本来是告诉妈妈取消今天的晚宴的……”
“然后呢?”
“可是我后来……”她犹犹豫豫。
他追问:“后来什么?”
——后来我知道你是彭骋了啊!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你是彭骋呢?
——我差一点就错过你,错过我等了这么多年才终于等到的你。
——你知道我有多兴奋吗?当我知道你就是他的那一刻。
——还好,我可以跟你订婚。还好,我可以嫁给你。
她有那么多的话就要脱口而出,可这些话在舌尖辗转好几遍,最终只变成一句简单回答:“……后来,后来我觉得见见面也挺好啊。毕竟长辈那么期待,那吃个饭也不错啊……”
“你怎么能……”。
“所以——”她让自己的语气尽可能显得轻快,“我们晚上见吧。彭骋。”
那边很久都没有回应。
自从初二那年他去美国读书,这么多年来都习惯了大家叫他的英文名,从十三岁到三十岁。若不是爸妈或亲戚偶尔唤出“小骋”,或者工作中陌生人的一句“彭先生”,他几乎都快忘了“彭骋”这个大名。尤其是,家人其实都知道,他心底是隐隐约约忌讳别人这么叫他的。
从这个素未谋面的女孩口中喊出,仿佛将他拉回到很遥远的回忆中。
彭骋,彭骋,彭骋……
“彭骋?”她的声音透过听筒直达他耳中,“你还在吗?”
他清了清嗓子:“……在。”
“那……”她笑了笑,“你一夜没睡,到家先休息吧……我挂了……晚上见!”
“晚上见。”他顺口应道。
挂了电话,才突然想起,他打电话过去,不是为了说服她晚上不要去吃饭的吗?

八月仲夏,白昼真是特别的长。所以对于丁满来说,这一天的上午和下午都格外的难熬。她等着盼着,终于熬到五点过后彭家打来的电话。她穿上漂亮修身的连衣裙,顶着一头刚刚做好的微卷发,拎起挑了一下午的包,换上鞋柜里最舍不得穿的那双小高跟,无比优雅地随爸妈一起坐进车内。
此时的她,有爸妈陪在身旁,正去往喜欢的人的家中。她觉得无比幸福。她根本不知道,比起白昼的难熬,更难熬的,是黑暗的夜晚。

六点半,正黄昏。
彭氏大宅孤立在全市最知名的富人区云景山山顶,可以将这座城市的美景尽收眼底。
丁满下车前,回望山下,整座城市沐浴在霞光之中,令人沉醉。
彭夫人出门迎接,将他们领进屋内。
屋内是古朴的实木风格,尽显庄重。
丁满和父母受邀入座,彭夫人和彭先生也同时坐下,与他们愉快地交谈起来。只是——没有看见另一位“彭先生”。
丁满有点坐立不安,跟大人们的聊天也心不在焉。直到快七点,有年长的佣人过来告诉他们晚餐已经准备好,彭夫人才拿起沙发边的座机拨了内线:“你怎么还在书房审文案?邓家人都到了好一会儿了,赶紧下来吃饭吧。”
丁满的心脏开始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她埋下头,盯着自己的裙摆发呆。大概五分钟后,听到旋转楼梯上传来有节奏的脚步声,她才抬起头来。
客厅的顶灯从三楼的挑高处直直垂下,雕花的灯饰繁重却精致。
她的目光穿过吊灯的丝丝银线,望向二楼转角处出现的那个黑色身影上。
——他还是那么偏爱黑色。
他从一片薄光中缓缓走来,下楼的步伐优雅缓慢,却疏离而倨傲。
年轻的脸庞从吊灯背后慢慢显露完全。
她想象过很多遍他现在的样子,却还是没有这一刻来的震撼。
这样的相貌,放在哪里都会让人过目不忘吧。其实,岁月并没有过多地改变他的五官,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好看,只是——脸庞的线条更冷硬,鼻梁更英挺,眉眼更狭长。他明明什么都没变,却好像什么都变了。
“小骋,快来见过邓先生邓太太,还有他们家小满。”彭夫人愉快招呼。
丁满的手心都出了汗,面上却依然保持着自认为最漂亮的微笑。
他的目光从她脸上掠过,只停留了短短两秒,然后,礼貌地朝向她的父母,象征性地点头问好。
“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去用餐吧。”彭夫人笑眯眯地说道。

彭家真的很重视这次晚宴。从这满桌色香味俱全的菜品就能看的出来。
两家人入座,丁满刚好被安排在彭骋的对面,她端端正正地坐好,温温柔柔地拿起筷子,连吃饭的动作,都比平时慢了不知道多少倍。
彭氏夫妇跟丁满爸妈聊了些无关痛痒的话题,这期间彭骋一直低头进餐,没有说一句话,丁满要保持淑女形象,就更不敢随便接茬。等四位长辈面前的盘子都清空一遍之后,他们终于将话头转到了两个年轻人的身上。
“小满啊,听说你中学也是在一中上的?这么说来我们家小骋还是你学长呢!”彭夫人边说边往丁满的碗中夹了一块肉,“我们小骋出国前也在这个学校上学,不过啊,只是上了个初一就走了~~不然啊,说不定你们早就遇见啦!”
我们早就已经遇见了啊!我知道他是一中的!我就是因为他在一中所以后来才报考了一中啊!丁满要不是口中还含着一口菜,差一点就把这些话冲出口了。
“恐怕遇不到吧!”邓妈妈掩着嘴笑,“小满刚好比你们家彭骋小6岁呢,就算彭骋不出国,等小满上初一的时候,彭骋已经上大一啦!”
丁满的头低了低,用余光瞄了彭骋一眼,可他垂着头吃饭,依旧对大人的话无动于衷的样子。
怎么十几年不见,性格变了这么多。丁满心不在焉地拨了拨自己盘中的菜。
邓妈妈见状,意有所指地补话道:“毕竟彭骋在一中上初一的时候,我们小满才刚在隔壁的实验小学上一年级呢!”
彭骋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终于抬起头来。
他想起来了吗?想起他初一的时候遇见的那个一年级小女孩了?
丁满直勾勾地望向他,手中的力度不经意加大,恨不得要把筷子掰断。
桌上此时一片诡异的安静。他直视她的眼睛,似乎在思考什么。而她一秒也不敢将视线挪移,她等着他恍然大悟地对她说“是你!”。
可他若有所思的神态并没有持续很久,这样的对视也不到一分钟,他终究还是移开视线,淡淡道:“噢,实验小学,很好的学校。一中的绝大多数生源都来自实验小学。邓小姐的成绩肯定不错。”
又是“邓小姐”,这是他不开心的征兆吗?
“那你以前也是实验小学的吗?”丁满问。
“不是。”他理了理衬衫衣领,“我上的是外国语小学。”
“难怪会出国啊……”她托着下巴,“那你……有实验小学的朋友吗?”再试探一下,“比如我这个年纪的……说不定我认识呢……”
“邓小姐好像对我出国前的事情很感兴趣。”他打断她的话,“但实不相瞒,我之前在国内没什么朋友,生活也比较枯燥平淡。”
丁满呆住了。什么嘛,他那时候对她那么好,难道她连他的朋友都算不上吗?
“邓小姐还有什么想问的吗?”他努力摆出绅士的微笑,却掩盖不了眼中的漠然。
她看着他,像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果然现实和想象是有差别的,只是她没料到差别会这么大。时隔那么久,他们的重逢,也不过是两个陌生人的初遇。
她落下眼帘,有些失神。
“邓小姐?”他察觉她的表情似乎不对劲。
邓妈妈在桌下不动声色地踢了踢丁满的小腿。
丁满回过神来,发现满桌人都望向她。
“邓小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他“好意”提醒,“要不要休息一下?”
她闻言更闷闷不乐。他看似关心,实则明明是想趁早结束这无聊的晚餐罢了。他就这么不耐烦吗?不行,不能这样下去,如果永远这样止步不前,那她就真的没有机会了,他们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邓小姐?”
桌上的菜肴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连带他的轻唤都变得格外引人沉迷。
“不要叫我邓小姐。”她努力鼓足最大的勇气,无比认真地看向他,“你可以叫我丁满……”然后深吸一口气,“或者像以前一样……”微颤着嘴唇呼出,“叫我小m……”
“獴”字刚出来一个音母,就被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
于是这个字被硬生生卡在唇齿之中。
有的事情,一旦错过最佳时机,就再也没有扳回的可能。
“你怎么回事啊?”彭夫人瞪着手机铃声的主人——彭骋,面上有尴尬的不悦,于是语带责备,“吃饭怎么不把手机调震动?”
此时餐厅门外的佣人推门进来送菜,木门一开一合,带来一阵小风,丁满坐在最靠近门的地方,突然感受到了一阵莫名的寒冷。
只见他摸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毫不犹豫地站起来,对着众人低头致歉:
“不好意思,我女朋友打电话过来,我出去接一下。”

这晚刚好也是满月。
丁满最喜欢满月,因为每当她的生日,她便可以边吃蛋糕边赏月。
妈妈曾说,她名字中的“满”字,取自满月,更是希望她人生能满足,满意,美满,圆满。
可为什么在这月满之际,她却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满意。
车内开着空调,所以车窗都关着,很闷,很压抑。
丁满靠着窗户发了一路的呆,而邓妈妈的抱怨还在继续:“……真是越想越气……拿我们家当什么了……明知道自己儿子有女朋友,还说什么喜欢我们小满……自己儿子都还没和女朋友分手,就来跟我们提什么订婚……还有那个彭骋……国外长大的就开放到这个地步了?可以一边谈着女朋友一边和别人订婚?”
“不是还没订婚嘛,只是见面而已……”邓爸爸被老婆的碎碎念闹得有点头疼,“而且吃饭的时候你不是也听人家彭夫人解释了,那个女孩他们从来没承认是彭骋的女朋友,只不过彭骋一直没谈过恋爱,回国后刚好认识这么个人,一时新鲜罢了。”
“一时新鲜?你还真会帮你们男人找借口!”邓妈妈更来气,“他们家不承认有用吗?我看彭骋当时那样儿,分明是在告诉我们他‘名花有主’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对他那女朋友的宝贝得不行噢!很显然啊,彭骋很喜欢那个女孩,可彭家当然瞧不上那种普通家庭的灰姑娘,所以才拿我们家当挡箭牌……不过彭骋那性格,我看啊,那女孩终究还是要进彭家的门……”
“我看不一定!彭董事的性子在圈内也是数一数二的倔了,彭氏家族发展到现在,跟每任接班人的婚姻也是脱不了关系的……”邓爸爸捶了捶肩膀,“彭夫人张茗伶也是外资银行行长的独生女,年轻时雷厉风行,你觉得彭骋那女朋友,能娶得进来?”
“娶不进来我们小满就得去充门面?”邓妈妈鼻子一哼,“虽然我们集团创立时间短,也不像他们那么大的家族产业,可是彭氏最风光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论当前,他们也是要敬我们两分的。他们彭骋是企业继承人,我们小满也是宝贝独生女,谁稀罕当他们彭家的铺路石……”
“我稀罕啊。”
久未出声的丁满终于有了动静。
邓妈妈习惯了她一路的沉默,冷不丁被吓了一跳:“你说什么?”
丁满把窗户打开一些,让风吹干眼中的润气:“我说我稀罕。”
车内只有风声,邓爸爸和邓妈妈一时没明白她的意思。
“跟彭氏的商业合作就好好继续吧。”丁满望着窗外,没有回头,“我要嫁给彭骋。”
这一次,连前排的司机都听清楚了邓大小姐说的每一个字。
“你疯啦!”邓妈妈第一个反应过来,“就算没有商业联姻,该合作的我们还是会合作,反过来,可就算合作,彭骋也不一定乐意娶你啊!今晚他的态度你也看见了!”
邓爸爸也难得地帮腔:“是啊小满,人生大事,又不是电视剧,你不用为了公司……”
“我不是为了公司。”丁满终于扭过头来,看着自己最亲爱的爸爸妈妈,“我是为了我自己。”
这么坚定得趋于决绝的语气,让在场的人都为之一震。
“邓丁满……”邓妈妈只有在最严肃的时候,才会叫她的全名。
“妈,你什么都别说了,如果你知道他是我等的那个人,更会理解我对不对?何况,原本你们和彭家,也是希望我和他订婚的不是吗?”
“可那不是在他有女朋友的前提下!”
“只是‘女朋友’不是吗?”她咬了咬牙,“我从小到大,什么都一帆风顺,唯有的几次不顺,都跟他有关,当初我要考一中,你们都觉得以我的成绩不可能,想送我到贵族学校,可我撑了一个月,最后还是考上了。这次也一样,我要嫁给他,就一定会和他结婚。或许,这次一个月会太少,但是我们可以先订婚,给我一年时间,我相信,他会喜欢我,然后高高兴兴娶我。”
窗外的热风和车内的冷风混合在一起,直叫人的心时暖时凉。
“妈妈,你跟彭夫人好好聊聊吧。”她将手掌覆在妈妈的手背上,“这么多年,我很感谢你跟爸爸给我的一切,可是,却都没有今晚让我更感谢你们,我没有失落悲伤,我反倒庆幸,还好我生在这样的家庭,所以我还有可以嫁给他的条件,我简直不敢想,如果我和那个女孩一样,那我,早就出局了吧……你们可能觉得我真的很疯狂,可我这辈子,也没做过什么疯狂的事情,我只是想要他而已。妈妈,我只是想要他。”
说完这一大段话,她好像被抽离了勇气,终于无力地瘫软在沙发靠背上。
邓妈妈脸色发青,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得到肯定的眼神之后,回握住女儿的手:“这就是你一晚上不说话考虑好的东西?”
“我心意已决。不改,不反悔。”她闭上眼睛。
很久,才等到邓妈妈的回答:“那我们就陪你赌这一回。明天,你爸会去和彭董事谈合并项目,我会约彭夫人喝下午茶。你呢,你有什么想法?”
车载导航此时开始播放前方路况危险的语音。
“不能直达的时候,或许只能绕道而行。”丁满努力撑开疲惫的眼皮:“帮我查查那个女孩,我明天想去见她。”

那晚半夜开始下起滂沱大雨。整个城市被浇灌得湿淋淋。
她又梦见他了。
梦里她依旧坐在彭家那摆满美食的大餐桌前。
“不要叫我邓小姐。”她努力鼓足最大的勇气,无比认真地看向他,“你可以叫我丁满……”然后深吸一口气,“或者像以前一样……”微颤着嘴唇呼出,“叫我小獴……”
他的瞳孔倏然放大,满眼都是震惊:“是你?”
她笑靥如花:“假面哥哥,好久不见。”
他的惊讶之色慢慢变成惊喜。他起身,绕过餐桌,走到她面前,像多年前一样揉乱她的头发:“小獴,我好想你。你都长这么大了,可以嫁给我了。”

看过《彭彭与丁满》的人也喜欢
蜜糖欢
题材:现代言情
进度:连载中
她表面挺好,人老老实实,端庄秀气。其实——她就彻…
点击阅读>>
夜夜笙歌
题材:现代言情
进度:已完结
躲在漆黑的角落,看着你在华灯里夜夜笙歌寂寞属于我…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