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风起两生花[尼罗河女儿]

第十章 草原一夜

作者:秋柏安 更新时间:2016-10-16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啊——!你慢点!放我下来!放我下来!你要带我去哪里?!”马儿颠得厉害,尤蜜儿差点被颠下去,吓得紧紧搂住了伊兹密。
风在耳边呼呼地吹着,刮得她的脸有点疼。

伊兹密笑得爽朗,他在风中大声说:“蜜儿不是说晚上睡不着么?我带你到草原上赏月去。”
赏月?!他到底在想什么!这么大半夜的,她只想回去睡个回笼觉,赏月什么的只是吃饱睡好后才干的附庸风雅的事……

“我不要去!你放我下来!啊——!”尤蜜儿惊恐地大叫。

伊兹密扬鞭一抽马屁股,马儿吃疼,长啸一声,猛地加快了速度。尤蜜儿要说的话全都被吓回肚子里了。
漆黑模糊的景物迅速后退着,整个世界都在上颠下颠,颠得尤蜜儿头晕眼花,感觉自己像一块肉一样被甩来甩去。
尤蜜儿吓得紧闭眼睛哇哇大叫“慢点!慢点!”

终于,颠簸停止了,呼呼的风声也停止了,马儿一个急煞停了下来。

到了吗?

尤蜜儿觉得骨架都快散了,双眼发黑,失去知觉的身体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靠在伊兹密怀里,直到感觉有温热的气息掠过她的头顶,有力的怀抱环绕着自己,这才稍稍放松,慢慢抬起头。

四周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清,除了天上一轮明月,并没有什么令人心醉神怡的美景。
电影里演的男主角深夜突然带女主角外出,不都是为了让女主惊喜,即便没有绝世的美景,至少也有让女主角感动流泪的礼物啊,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愤怒,惊吓,委屈这才统统涌了上来,眼里含着泪花,也许是被风吹的出来的,也许是被吓出来的。
她泪汪汪,带着怒气抬头看向伊兹密,用力推开他,怒吼道:“我摔下马怎么办?会死的你知不知道?三更半夜赏什么月啊?我要回去!现在!马上!立刻带我回去!”三番四次被他作弄,她有点抓狂了。

看到尤蜜儿狼狈的样子,伊兹密勾勾了唇角,随即仿佛不在意地说:“你要真的想回去就自己一个人先回去吧。”说完就翻身下马,留尤蜜儿一个人在马上。

“你!”尤蜜儿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明明知道她不会骑马的。

伊兹密不理她,自顾自地从马身上的牛皮袋里拿出几根缠着油布的木棍,架起来,点燃,草地上很快多了一个温暖的火堆。
只见他双手枕头,悠闲躺在斜坡柔软厚厚的草地上,用很夸张的语气说:“哇——!今晚的月亮好美啊——!”

尤蜜儿气得想一脚朝他的脸踹过去。
“一个人回去就一个人回去!”她倔强道。
我不会骑马,我走回去还不行吗?!可是……可是这马这么高要怎么下去……
她左右看了看,想下马走回去,却又发觉太高了下不去。
似乎看出了尤蜜儿的窘态,伊兹密轻笑道:“需要我帮忙吗?”不知道为何,他很喜欢看她这副倔强的模样。

“不要!”尤蜜儿把头扭到一边,这样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那你准备怎么下来呢?”伊兹密有些担心地看向她,可尤蜜儿却分明看到眼中的捉狭。

太小看人了!怎么也要自己下马给他看!尤蜜儿心里不服气极了。可她左挪挪,右挪挪,就是不知道从哪里下,以怎样的姿势下才好。

“如果你求我的话呢,我可以考虑抱你下来。”伊兹密欠揍的声音再次懒懒的传来。

“打死我都不会求你的,不就是下马吗?谁不会!”说罢,尤蜜儿一鼓作气,慢慢转过身子,心一横,跳了下来。只觉冲力太大,一个没站住,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啊……好痛……”尤蜜儿轻声叫唤,摔到屁股了。
“摔哪了?”伊兹密一跃而起,来到尤蜜儿跟前。“你怎么这么倔?”边说边检查她受伤的位置。
哪里会让伊兹密摸到自己的屁股,尤蜜儿红着红生气地拍开他的手:“不要你管!猫哭耗子假慈悲!”她咬着牙站起来,一跛一跛地往前走。
伊兹密站在原地怔了怔,嘴边又挂上了笑。

阴冷的夜风吹过,草丛里传来沙沙的声音,在不远处的一个较矮的山坡上,幽幽亮起一双双凶残,嗜血的绿眼睛。
“嗷呜——!”一声凄厉的狼叫传来。
“嗷呜——!”两只狼叫了起来。
“嗷呜——!”群狼都跟着叫了起来。
顺着风还能听到野兽低沉的嘶吼声。

尤蜜儿在黑暗里中越走越怕,她甚至能感觉到野兽正在慢慢向她靠近。
会有危险!
当这个意识产生时,尤蜜儿已经吓得浑身发抖。
她停下脚步,不敢动弹,生怕她一动,饥饿的野兽就会扑上来。

这里……这里怎么会有狼……

也许是感受到了她的恐惧,狼群突然向尤蜜儿奔跑过来,带着重重的喘息声,有力的尖爪与地面的撞击声顺着风传来。

不远处,感到危险的马儿一声嘶鸣,抬起前蹄在空中乱蹬。
尤蜜儿这才回过魂,她二话不说转头朝来时方向跑去。

“救命!有狼!”
尤蜜儿还没跑几步,就一头扎进伊兹密的怀中。

……
……
突如其来的拥抱,令伊兹密有一瞬间晃了神。仿佛又回到了黎巴嫩森林的那晚。

“救我!救我!有狼在追我!”尤蜜儿紧紧抓住伊兹密的衣襟,吓得声音都有些颤抖。

那晚,她也是这样向他求救的……

伊兹密不能自已地抬手轻轻摸着尤蜜儿的头,柔声道:“不要怕!”
声音带着安慰的力量,温柔的让尤蜜儿不自觉像个孩子般只知道紧紧地抓住眼前的人,寻求保护。
伊兹密的神情更怔忡了。他伸手揽住她,宽大的衣服将尤蜜儿整个裹在怀里。
他的嘴唇贴着尤蜜儿的耳朵,声音越发温柔:“这里有火把,狼群不敢靠近。不要怕。”
有火?
对了,这里有火!
尤蜜儿这才慢慢地抬起头,看到地上烧得正旺的火堆,噼噼啪啪地冒着火星。
她扭头看见远处。黑暗中,她仿佛看到一群绿幽幽的光。星星点点,像是天上的星星,却又闪烁着贪婪。
过了好一会儿,她提着的心才慢慢放下了一些。可是仍不敢动。

伊兹密用低沉的声音平静地说:“晚上的草原很危险,独自一人更是危险重重。”顿了顿,他似乎在偷笑,继续道,“经过一个漫长的冬季,这些狼被饿坏了,经常攻击人类。最近黑夜里外出的人频繁失踪,几天后,有人在草原上找到一些失踪人的残骸。那些都是尸体的碎片,这里一只手骨,那里一只脚骨,还有的连内脏都被掏空,只剩下空空的躯干……”

“好了!不要说了!好可怕!”尤蜜儿捂着耳朵,身体抖得像个筛子。不远处的狼又发出低吼。她吓得往伊兹密怀里再缩了缩。

伊兹密表情很满意,搂紧她,宠溺地说:“小可怜,被吓成这样么?知道怕就好,以后可不要再在夜里独自外出了,嗯?”边说边轻轻吻上她的脸颊,温柔垂下的目眸中闪过一丝精光。

“我们回去吧,伊兹密?”她无视他的亲吻,轻轻推开他,仰起脸道,声音微微颤抖着。

“现在这么多狼,怎么回去?万一马儿受惊,把我们摔下马怎么办?”伊兹密一本正经地说。

“你不是武艺高强吗?快把这些狼杀了。”

“我是出来赏月的,没有带武器在身上。”

“你腰上这把短刀不是吗?”

“这是装饰品。”

“骗人!”他此举是有意在警告她,笨蛋也看出来了。

“呵……” 伊兹密偏过头轻笑,摆出一副我就是骗你又怎样的表情。

“你……!”尤蜜儿气结。

他需要近距离观察她,也许她真是尼罗河女儿,为逃离比泰多在他面前装成另一个人也不一定。
“来,过来,坐下烤烤火。”伊兹密转身坐下,伸手拍拍身边的草地,示意尤蜜儿坐下。
“你到底想干嘛?”尤蜜儿站在原地,她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伊兹密轻轻一笑,不语,自顾自烤起火来。
风呼呼刮过,还真挺冷的。狼群在周围徘徊,迟迟不肯离去,不时传来的低吼声越发显得急躁与凶残,仿佛随时会冲过来。

尤蜜儿瑟瑟发抖起来,她瞪了伊兹密一眼,不甘地在火堆边坐下,也伸出双手烤起火来。也许是因为害怕,尤蜜儿不由自主的向伊兹密身边靠了靠。

灼灼的火光跳动着,映在两人的脸上,忽明忽暗。

两人都沉默着。

距离很近,尤蜜儿闻到了伊兹密身上的香气,和在律法课上闻到的一样,有莫名的眷恋感,他的气息清新而诱人,给人可靠的安全感,竟渐渐让她忘记了身边的危险。
伊兹密望着尤蜜儿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时间缓缓流逝……

“干嘛这样看着我?”被伊兹密盯得浑身不自在,尤蜜儿忍不住开口。他这样的目光好像在看一位恋人。

“你知道死海没有任何生物可以存活的秘密吗?”伊兹密没由来地问一句,目光忽然清冷了许多。

“啊?”尤蜜儿显然没跟上伊兹密跳跃的思维,从他刚才看她那充满爱意与温柔的目光,她还以为他会回答,“你好美”或是“我喜欢上你了”之类的话。原来是这个问题困扰他吗,那就直接问嘛,干嘛这样暧昧的一直盯着她……而且为什么她会有点失落……

“因为含盐份太高。”尤蜜儿漫不经心地敷衍了一句,声音有掩饰不住的低落。为什么他跟自己一起的时候总是这样喜怒无常,让人难以琢磨。

“蜜儿,过来,让我闻一下你身上的味道。”伊兹密张开双臂,嘴角上扬着认真道。一个人无论如何伪装她身上的味道都无法改变,就好像一个人的指纹也无法改变一样。

“干嘛?你是狗吗?”尤蜜儿本能地环抱住自己,传说王公贵族都有些怪嗜好,果然是真的,没想到安纳托利亚高原威名远扬的霸主居然有这种怪癖。

“叫你过来你就过来!”伊兹密微怒,像拧小猫一般,把尤蜜儿提溜到自己跟前。

“啊!呀!呀!”尤蜜儿手舞足蹈地挣扎。

伊兹密无视之,扳住尤蜜儿的头,埋首在她的颈窝闻了起来,他温暖的脸庞触碰到她的肌肤,平稳的呼吸划过她的颈窝,穿过她的头发。尤蜜儿的脸不由得滚烫起来。他到底在干嘛,似乎并没有别的意思,而是真的很认真很认真在闻她的味道。
伊兹密终于抬起头,带着一脸很复杂的表情,有惊讶,高兴,疑惑,否定,不解……最后化作眉头的微微一皱和深深的凝望。
她有着和她一样的味道,那个让他魂牵梦绕,想忘都忘不了的味道。

尤蜜儿对于伊兹密的表情很是不解,最后她捂着自己的头呜呜道:“……我……我很臭吗?”她明明每天都有洗头洗澡。

“噗哧!”伊兹密忍不住,最后哈哈哈笑起来。

“干嘛这样!太过分了!”尤蜜儿恼羞成怒,明明是他自己要闻的,现在又来嘲笑她。

“不,不是。”伊兹密收住笑,眼神却越发温柔,“你很香……”他张开手将她搂在怀中,再次埋首在她的发间,“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

尤蜜儿整个人被罩住,她挣扎着想出来。“别动,一会就好……”伊兹密的声音低低的响起,带着深深的眷恋。

就这样,这个温柔的拥抱让尤蜜儿再次迷失了,她似乎越来越不能抗拒他了

她似乎也很喜欢伊兹密身上的味道,就像安纳托利亚高原上的风,让人平静而迷醉。
他的怀抱很温暖,紧贴着宽阔而结实的胸膛,可以听到他结实有力的心跳,听到他均匀而富有男性魅力的呼吸声;被有力的手臂环绕着,感觉一切危险与不安都会被挡在外面,很安心的感觉……
渐渐的困意就重重笼罩下来,意识逐渐模糊……

朦朦胧胧间,感到有人托起她的头深深吻了下来,缠绵的,诱人的,带着不明的深深思念……
好困……懒得反抗了,而且他吻得那么舒服,他舌尖的技巧让她不想停下来,于是在梦中慢慢回应着他,直到她陷入深沉的梦乡。

梦里,她又看见了那个黑发男子,还是看不清他的面容。他悲伤地对她说,为什么她要忘记他,她想说自己没有忘记,可是却说不出话,只是流泪看着他,然后他亲吻了她,激情的,如火一般的吻,在梦里她很爱很爱他,燃烧自己的生命来爱他……
但如以往一样,待一觉醒来后,那种爱与心痛的感觉就全部消失了,梦境也模糊得无法回忆起来……

看过《风起两生花[尼罗河女儿]》的人也喜欢
「家教」短篇集
题材:同人
进度:连载中
这就是一个短篇大坑-=更新时间不定,人物不定,C…
点击阅读>>
驯养母狗记
题材:同人
进度:连载中
故事背景以现代社会为基础,假设为人形女犬的合法存…
点击阅读>>
家教短篇集
题材:同人
进度:连载中
篇目:1、了黑2、犬963、……剩余待定,咳。总…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