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火影]父辈的秘密[四代中心]

005 虽然(修文)

作者:无舟可系 更新时间:2016-10-16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木叶59年
火之国木叶
太阳落山小雪初停

时间依旧停泊在12月24日

漩涡鸣人推开家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6点45分。他是一路跑回来的。这个新晋下忍刚刚结束了人生中第一个正式任务,有点疲惫,有点兴奋,还有点按捺不住的期待。因为在已经渐黑的天色中,他远远的就能看见家了——今天家里的灯是亮的!

鸣人胡乱的换了鞋——很好——客厅是亮的,不过爸爸不在;厨房是亮的,爸爸不在;餐厅也是亮的,还是没看见人,但幸好桌子上显眼的摆着刚好两人份的晚饭。用木叶制式的大号白瓷碗盖着,等全部打开,盘子里便是他预定的天妇罗和咖喱。

鸣人仔细地观察着,天妇罗和咖喱都金灿灿的反着光,温热着,从隐约冒出的气息中,能闻到绝对不是讨厌的食堂味道。
鸣人终于松口气笑了,他克制住咕噜噜的肚子和流口水的舌头,更紧张的大步迈上去往2楼的楼梯……爸爸的房间门是关着的,可他漩涡鸣人的房间可是亮的呐。

门虚掩着,透过门缝,就看到爸爸半靠在床头,歪歪着脖子低垂着眼睛,有些可爱。
鸣人悄悄靠近,然后就听到了让人安心的微微呼吸声,心跳也随着那个稳定的节律突然的安定了下来。再一伸手,刚想叫醒爸爸和自己下去吃饭,就发觉爸爸身上已经盖上了毯子。毛毯盖的很合适,似乎被细心整理过,而他爸爸确实已经睡熟。
鸣人皱着小眉头犹豫了一下下,慢慢收回手,反身灭了灯,轻轻关好门,说不上是失望还是感叹着下了楼,
“看来,我们家那些没脸见人的黑家伙们还是有些用处的。”

然后,继续是一个人的餐厅一个人吃饭。揭开盖碗的饭在冬日的抚摸下已经迅速的冷了,有些硬,咖喱也不够辛辣而天妇罗却咸的像打翻了盐罐子。但鸣人依旧吃的津津有味,吃了一份又一份,吃的满桌子干干净净一点也没给他爸爸留下。鸣人可不觉着他爸爸应该吃到这些,嗯,冷了的。
至于爸爸睡醒了饿了怎么办?都说火影卫队没啥用可也不至于把火影饿到没那么没用吧。

鸣人撇撇嘴,把脏盘子碗扔进池子泡起来,刚想转身上楼陪爸爸,突然一拍额头想起来,今天他是需要自己亲自动手洗碗的——《波风家家规》——爸爸在家,执勤暗部就不在家。而暗部不在家呢,就没人偷偷帮他刷碗啦。
啊,好吧,刷就刷。
反正他今天也都在火影楼里上蹿下跳整个白天了——一手拿着抹布,一手抗着扫帚……是的,他在大扫除,年终大扫除,新晋实习下忍的第一个,真是让人泄气的任务。

不过身为新下忍的大家要做的都是类似同样的小事情,他漩涡鸣人也不会唧唧歪歪做不得。但是,可是,凭什么他们努力干活的时候会有一个倒霉的上忍导师就在边上站着看!看书!一直!同样是一批分配的下忍小队,凭什么别班导师都在给学生帮手的时候,那个家伙,居然那么心安理得的看书——棋木卡卡西,算你狠!现年12岁,刚刚进入有着森严等级体系中的炮灰级下忍漩涡鸣人,把盘子搓的咯吱响。

还真是有趣的饭后消遣啊,可惜并不是所有的饭后时光都是用来消化食物的
……
宇智波宅族长家小客厅
面对面的另外父子两人

“怎样,今天第一次做任务的感觉如何?”宇智波富岳严肃地问着幼子宇智波佐助。
“还行,父亲大人。”佐助严肃的跪坐行礼。
“什么叫还行!”富岳皱了皱眉,他儿子这种没由来的屁话究竟跟谁学的,“好就好,不好就不好,做事摇摆不定取祸,做人没有坚定的立场是取死。”
“……”佐助眨眨眼,沉默了1秒,马上求助的看向门外的大哥。

刚刚下班的,特意路过客厅门口的,新鲜火影卫队长也默契的拉开门,果断和弟弟并排正坐,“父亲大人,儿子问您晚上好。”
宇智波富岳其实对两个儿子间的兄友弟恭是很满意的。但他还是看着大儿子护小儿子有些不爽,尤其是事关教育,“鼬,你也晚上好,有什么事么。”

“您别忘了,佐助的带队上忍是旗木卡卡西前辈,而他的队友是漩涡鸣人少爷。” 鼬毕竟比自家弟弟多和父亲相处几年,他很清楚怎样转移父亲的注意力。

果然,富岳已经忘记教训佐助,而是转头去想诸如,大儿子是在说不怪佐助,只怪水门家的两个儿子一个比一个不靠谱?还是为了团结队友和导师特立独行不好?还是既然已经选定了指导老师和队友就要有被同化的心里准备。

“父亲是在腹谤么?”
咦,上一句是事实也就罢了,这一句……鼬说话很少这么轻佻啊。富岳抬眼,看着打断自己沉思的鼬,总觉自家大儿子今天突然变得有点不一样。于是富岳沉默片刻面向小儿子,“佐助,谨记,服从命令是忍者的美德……要好好体会这句话的意义。好了,今天你可以退下了。”
佐助微一低头看向大哥,收到大哥表示没有任何问题的目光,迅速离开了现场。

富岳对佐助逃也似的背影默默叹气,然后审视着从头黑到脚的大儿子。“鼬,你今天感觉如何。”
鼬看着面色严肃的父亲,不知怎的脑子里突然冒出来昨天晚上,日向宅,他站在小风雪的门外执勤时,不小心灌进耳朵的所有屋内的声音,咳,“儿子觉着,也还行。”

这下富岳眉头皱的更紧了,得,跟火影的这个也没学着什么好,他心想着一定要纠正大儿子这种不负责任的回答,可一开口却是换了个话题,“你不是半夜12点才换班么,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卡卡西前辈说随便打搅人家父子相聚是会被怨恨的。”鼬貌似严肃着。

“好吧。”富岳又叹气,他觉着一脸放松大儿子可能还没意识到自己是被卡卡西给摆了一道。火影卫队长在自己的执勤时间居然离开火影身边,真是……但富岳只是动动脸让自己不显得那么僵硬,“那么,火影卫队的新队长,现在来和我这个木叶的保卫部长交流一下火影的例行安全问题吧。”

鼬腰杆笔直,“报告保卫部长大人,“火影卫队安全系统无恙。”
“细节。”
“四代大人做完饭等不及鸣人回来一起吃就睡着了,不过看起来鸣人还是挺高兴的。现在父子两个正抱在一起呼呼睡。我是等鸣人也睡着才回来的。”

富岳再叹气,“鼬啊。”
“是,父亲大人。”
“不,没什么大事,你也放松一下。”富岳歪了歪身子改正坐为盘腿,“好好干,爸爸对你有信心,还有,卫队那群暗部都是老手,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多问你的前辈们。”

“是,父亲大人。”鼬对自己也是充满信心的。
“嗯。”
“……”
“……”
“若是无事,儿子就告退了。”
“嗯。”富岳其实还想多和鼬说几句的,但想来想去除了兜圈子问废话似乎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或许,也正好是个机会,可看着像极了少年时自己的大儿子,怎么开口啊怎么开口?伸头一刀缩头一刀,宇智波无所畏惧,“对了鼬,昨天……”

“哦,昨天?”鼬拉长声,扯着嘴角,就像那个跟了他4年的暗部猫脸面具,他觉着他这辈子也忘不掉此时此刻父亲纠结的表情和昨天夜里日向家那间有暖桌的小屋了。

富岳则只能再再叹口气,认命的努力伸伸胳膊,把手放在了儿子头上。他此生的最最骄傲,已经从那么一点点长得比他还高了。富岳感受着手下儿子那不动声色的抗拒,开口想说的什么,可最后却只是使劲的揉着。

以前波风水门就是这么对付那个别扭的要死的卡卡西的吧。可卡卡西那一头扎手的白毛到底有什么好摸的。看看鼬,多顺溜,不愧是他儿子,头发都长的比别人家的好。富岳神游般的想着,心里同时忍不住一阵异样。他总是觉着这样子的情景其实一点也不适合他们父子。可他又觉着,这并不陌生,甚至十分似曾相识。但他确实是想不起来也确定不了,到底有没有过,在很久以前,他的父亲是不是也曾经这样一脸无奈的拨弄过他的头发。哈,不过那早就无关紧要了。现在的他已经能够明白,在父亲严酷而残忍的训练下,他完好的活了下来,活到现在,难道这还不够么?

………
“怎么能不够呢?”

火之国木叶
火影楼情报部
子夜

秒针的声音微微的,一下一下,响的让人觉得时间过的真慢。

刚刚恢复工作就赶上加班的木叶情报部长奈良鹿久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他看着表,数着秒——该死,时间还是24日。他觉得头上的那道疤真的如医生所说,很影响他的情绪。或者说,这种每天抽丝剥茧一般的工作他也没精神做多久了。
他很累,很想睡,最好能抱着老婆一觉睡到大天亮,然后每一天都能一起起床吃饭看云遛鸟。可他这半生究竟有多少天是这个样子无法入睡,该死的就为了等一份可能一点意义都没有的情报?
他想着,不由自主的又拿起摆在桌上的新情报翻看。1,2,3,4,还少一份。他等了一整天,就是还少这一份。他预感,这份例行的“平安信”或许永远都收不到了,而那个被他派出执行间谍任务的可怜忍者自此就可以从来没存在过了……即使那孩子本来就没能在这个罪恶的世界留下过什么痕迹。

“部长。”
“进。”奈良鹿久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说。”
“剩下的那份情报到了。”
“……”
“无事。”
“……” 奈良鹿久点点头挥手让下属离去,然后把自己放在椅子上,喝了口热水,长出一口气。 足有1分钟后,才打开了手边的对讲频道,“富岳,今天又平安无事。”

“不是早有预料的么。”富岳淡淡的声音从听筒传来,“字也签了,国书也换了,风之国和国都的那帮政要显贵们又都不是笨蛋。现在反悔?难道现在谁还有勇气和木叶开战不成?”
“谁知道会有那个不开眼的英雄人物莫名其妙的就跳出来横插一杠子。” 鹿久受到富岳语气的影响也淡定了下来,“你要是真不紧张,怎么非要我报了平安才敢睡。”
“我主要是等着听我儿子汇报工作。”富岳冷笑。

“你这人真是……”鹿久叹息,然后转换话题,“水门那里如何?要不要和他去说一声。”
“你确定?”富岳敲敲听筒,“他可抱着鸣人睡的正香。”
“他心还真宽。”
“只要儿子没事,他管天塌不塌!”
“好了,你再抱怨也没意义,他已经做的够好了,我们真的不能再要求更多了。”
“可是他该死的总是异想天开了就不管不顾的去做!”
“是,我也这么觉着,可你有本事当他面说去啊。”
“……,嘭。”
富岳粗暴的收了线。

鹿久随后也挂了线。他想着桌子上那些还没来得及处理完的文件,可却是伸手拽出行军毯利索的把自己裹了起来。他觉得他完全可以先眯一会养养精神再干活。于是他闭上眼睛就睡着了,睡前还顺便看了看表。时间终于到达了25日,又一个昨天过去了,可距离明年还有5天。



………
此时
波风宅,鸣人的房间

波风水门并没有像大家想像的那样做着好梦。他已经醒来,有点饿,却没有随便动一下,因为儿子正紧紧抱着他的手臂轻轻打着酣。水门笑笑,用目光示意隐着身形默默站在墙角的暗卫到他跟前来。

暗卫开口,没有声音。
水门读出唇语,平安无事。

他点头示意,示意下属可以该干嘛去干嘛了。但是这个家伙却没有一点听从命令的意思。只见他毫不犹豫的走上前去,温柔的帮自家顶头上司摘下护额。仔细整理好放到床头。然后接过另一个暗部递来的冰毛巾,更加仔细的敷在上司的额头。再挥挥体温计,又指指手里的药片,示意再一个暗卫拿杯子,倒水……顺便,把刚刚粘在手上的一根金色断发夹进他贴身的小本子里。
而波风水门只能苦笑……他在昏昏沉沉中思考,究竟是他的卫队把卡卡西带成现在这样的,还是卡卡西把卫队给祸害了呢。

虽然服从命令是忍者的美德,但是也要好好体会下这句话的意义啊
…………

木叶59年12月25日,凌晨,小雪转阴了

看过《[火影]父辈的秘密[四代中心]》的人也喜欢
[综]影视大集合
题材:同人
进度:连载中
一句话简介:梁雨微穿越影视剧1.写一些我喜欢的电…
点击阅读>>
驯养母狗记
题材:同人
进度:连载中
故事背景以现代社会为基础,假设为人形女犬的合法存…
点击阅读>>
家教之沉沦
题材:同人
进度:已完结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东西……o(╯□╰)o崩…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