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失恋治愈系之爱到荼靡

惊喜

作者:泠洛尘 更新时间:2016-10-15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有盼头的日子总是指间沙般流逝,为什么这么有盼头,离开的那个晚上我有仔细想过,小金那样光辉的形象,足以满足女人一切的虚荣心,他应该是个标杆,而不应该属于任何一个个体,他出现在我生命里,又在我感情道路步入曲径的时候,他是上天派来陪我历尽艰难险阻的,我不该有非分之想,可忍不住还是会想,尤其是在不经意间看到木子微博上晒幸福的时候。

出差的节奏很充实,忙着忙着,这些念想都抛诸脑后无暇顾及,只奔着一个目标前进——早日完工,回魔都看电影。

拖着无比疲惫的身心和愉悦的心情,落地在了魔都,忽略掉一切电话短信直奔小金发去私信

我——我涂幂又回来了。

过了半晌才收到回复——魔都欢迎您,看来明天有难度,要不咱们看电影改后天?刚又被派了体力活。

我——什么体力活?

outman——杭州有个投资论坛,被派去拼桌(头脑风暴嘉宾),晚上还要应酬LP(投资人)

我——好吧,那后天见咯。

outman——你……不来紧跟一下行业趋势、打个酱油啥的?

我——往年参加也没见有啥趋势,不过把去年积压的名片消费一点。

outman——呵呵,也是,天儿太热了,还是别过来浪费时间了,等天凉快点儿,召唤你来一起量马路。

夏日清晨,天已是大亮,纳闷闹钟怎么早了一小时,原来是公司秘书来电话。

“涂总,今天Hubert去杭州演讲,公司的人今天都出差了,没人捧场,侯总说就当给你放假,去杭州走走。”

这才回来,就又想把我往外差使,也还好意思说给我放假,不过……我答应得并不勉强。

这么快又来了杭州,虽说“杭州是上海的后花园”这句话我不怎么赞同,但它却一直被我丢在脑后,这大概就是近在咫尺的惰性,最近却有种莫名的引力总是将我吸引,好像说“你可以回来了”。这不是灵异小说,我保证。

杭州是著名的堵城,出租车更是个疑难病,城站出来等车的人已经排成长龙,等到我上车已在这闷热的地下室享受了一小时的桑拿,到西湖边的索菲特酒店会场,下午第一场拼桌已经开始。

会场里一如既往的热闹,媒体前呼后拥,台下坐满行业内外的人,望着台上拼桌的嘉宾和主持人侃侃而谈,两个硕大的实时荧屏时不时将嘉宾的表情扫来扫去。

我捡了个中间靠后的位置落座,向着台上扫了一眼,小金坐在一排投资界头头脑脑中间,故作深沉。这人海茫茫,他在明我在暗,也该到了通报一声的时候了,别他下来就走,我岂不是白白扑空?虽说,也不是为扑他来的。

我——我在会场

outman——在哪里?

本也没指望他回,我端着手机着实一惊,抬头扫了下台上,某人正翘起二郎腿偷偷低头看手机,我说这回复速度也忒出乎意料了。

我——中间走道,沿你的右手边,绿色衣服的大叔身后

outman——⊙﹏⊙b汗,没找到

这时,他的脸出现在了现场大屏幕上,完全无意识的他两只眼如扫描仪般左右扫射,我岂能放过这等八卦,拿了手机一通狂拍。

接着我的镜头被一个格子衬衫挡住,我前面的仁兄正起立向他提问。本以为他会因此而状态游离出现尴尬场面,谁知人家游刃有余地几句话就忽悠了过去,不得不叹这颗姜还是老辣老辣的。

outman——那人把你挡住了

这句话将我萌到,看来这老辣的姜却有颗水嫩的心呀,立即抬头侧身从那人身后冒个泡,冲着台上的他挥了挥手做了个鬼脸。

上半场拼桌结束,我正要走过去,却发现他一下台,就被媒体和相关的无关的人士团团包围,我只好知趣地一百八十度转身,手机忽然跳了个短信出来。

outman——到门外等

门外比场内恍若隔世,场内的气氛是沸腾的,而场外则稀稀拉拉有几个接待员,门庭冷落。我来来回回、来来回回地踱步,直到一身西装革履掩藏了一身好肌肉的他出现在十几米处的地方,我们四目相对,俩俩相望,眉目导电,俨然一副偶像剧的重逢场面。眼看这罗曼蒂克般戏剧化的场面就要在两个西装革履手提公文包的男女间诞生之际,忽然,从眼前横出一个人来,笑嘻嘻地挡了路。

“涂幂,好久不见啦。”原来是我的同事,十分乐天派的顾家好男人,是个十足风趣幽默的人,他的人生格言总离不开四个字“养颜美容”,别误会,他并不喜欢“深闺绣花鸟”的玩意儿,而是他的爱妻名唤“颜美容”。

“Eh,Hi,Hubert。”

outman——你走吗?

我看着他从我身边走过,显然脸色有些不妥,短信也短促而有些不悦,我顿时患上了选择障碍症,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电梯闭合的门里。

好巧不巧Hubert拍拍我肩,我要上台了,你下面坐一会儿,晚上请你去西湖边吃醋鱼。我尴尬地笑笑,捧着手机出神,忽然手机又不甘心地响了一下。

Outman——我走了

这话让人没法接茬,半天回了句他不高兴我没头脑的话。

我——我看到了

Outman——我在火车站。。。。。。等你

盯着“等你”,我的思维顿了顿,仿佛在肌肉男和西湖醋鱼之间纠结了一秒,而短信又再次响起,彻底打败了西湖醋鱼。

Outman——?

我——好,等着

西湖边的出租车可不好打,发着短信我已经飞奔出了酒店大堂,来到门口打车队伍已经排到了西湖边,打到浑身冒汗,看到远方驶来一辆公交,保安一旁提醒说其实去城战就两站公交,我二话不说三两步上前,一脚跨上了车。

自动售票大厅里,远远站着那个提着公文包,大夏天衬衫革履的家伙,可能因为天热纽扣解开在胸口,半敞着胸肌分外“妖娆”。远远地看着他蹙眉焦急的神态,真怕他会等得不耐烦,可是当他发现我时立即转忧为喜,我才松下心里的包袱。

“把身份证给我。”他伸手冲我微笑。

“干嘛?迟到要查身份证么?”

“傻瓜,买票好不好。”

“不用不用,我来买。”

“给我次机会请你坐我老爸造的高铁行不行?用过给个好评就呗。”他娴熟地买了两张一等座的票,看着我略显惊讶的表情笑了笑,把两张票都递在了我手里,并嘱咐着:“我没告诉过你我老爸是造高铁的吗?票拿拿好啊,都在你手里了。”

我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一脸懵懂。

“看你样子也不常坐火车吧?”

“哪有,我小时候常坐火车。”

“那我们经历相似啊,小时候老爸在江西造铁路,我一放寒暑假就离开上海去跟他们团聚,没有玩伴,每次都过一个超级无聊的假期。”

“可怜的孩纸,你童年这么杯具,难怪现在感觉缺乏温暖。”我故作同情地望着他。

他愕然反驳道:“哪有,看我还是很阳光的好吧?”

不过对我来说若非托他的福,我对火车的记忆依然停留在十多年前,而从此开始了我在沪杭之间频繁的奇妙之旅。

杭州城站还是非常具有怀旧特色的格局,传统的候车室人潮攒动,很炎热,我和他面对面站在候车大厅的中间,他一面热火朝天地说着城站有趣的经历一面喊着热。

而且一直到进了空调十足的车厢他还没停止对热的抱怨,我走在他身后跟着他找座位,并看着他浸出汗水的衬衫,不明白他哪来那么多热量。

他依旧发挥绅士作风,把最好的车窗位置留给我坐,我也好心回应递了本杂志给他扇凉,他接过杂志很认真地说:“哦,我懂了。”于是,认认真真地开始为我扇起风来。

“被调。教得这么好?”我不经意地说。

“啊?没有调。教,求调。教。”我和他都忍不住尴尬地各自转过脸去,我偷笑,我猜他也是。

“C,跟我一起去加拿大滑雪吧?”不多久,K转过来对我说。

我怔愣了一下,然后半开玩笑地说:“你就不怕我像个球一样滚下来?”

“那你就有个新的英文名了。”

“Snowball!”我们异口同声然后相视而笑。

火车徐徐地开着,伴随着我内心的忐忑,似乎有些东西在心中发芽,不敢确定。他要赶晚上的饭局,我们在高铁站分手。

“你怎么走?”

“出租车。”

“这么不环保,地铁好。”

他刻意的不经意全看在我眼里,我静静地望着他做思考状,然后嘴角一勾,“好吧。”

他很高兴,替我拿起所有的行李——其实就一个包,谁知进了地铁站却有两条线,他2号线,我10号线。人生就是这样,即使刻意走在一条路上,只要方向不同还是会分道扬镳。

“我请你吃了饭再走吧。”

“不了,你不是有饭局?”

“看你吃了再走也来得及。”

“不要。”

“豪大大鸡排特供哦?”

“不要。”

不知道为什么拒绝,也许生怕这种匆忙而刻意的安排会扫了之前所有的兴致,于是斩钉截铁地将时间就此掐断。他向左转,我向右转。

“C!”

“啊?”我回身。

“我去加拿大带礼物给你,想要什么?”

我歪着头想了想,微笑地摇摇头。

他定定地看了我几秒,脸上又挂起微笑,“我给你带巧克力,枫糖巧克力。”

看过《失恋治愈系之爱到荼靡》的人也喜欢
乱
题材:其它
进度:连载中
那股来自朝阳之地的逆流,以一种全新的姿态降临乱世…
点击阅读>>
父与女
题材:其它
进度:连载中
LizzleBordentookanaxeHit…
点击阅读>>
火影之最强六式
题材:其它
进度:连载中
主角因被电击变成了植物人,而灵魂穿越了火影不擅长…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