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忠犬反派黑化了

反派遇上大师兄

作者:九色喵 更新时间:2016-10-11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纪澜三人第二天照旧去城门口准备御剑回玄天宗,而城门口衣衫褴褛但脸蛋很干净的小反派正小步小步挪动着,纪澜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
她深深感觉到了剧情君深深的来自满宇宙的恶意!
剧情君你快出来,我保证揍死你!
她一点都不想给女主养忠犬男配好吗?
不过,小反派显然已经看到了他们,整齐的白牙呲着,这个时候装作没看到御剑走了,会不会将来被黑化的反派捅死啊?
纪澜努力扯出个温柔的笑容,她后悔了,早知道就不凑过去刷什么好感度了,她只想做个安静的路人甲啊!
夜千寒看到她脸上的笑有些赫然,都已经决定暂时远离这个姐姐了,怎么又遇到了,难道这就是猿粪吗?
想到这,夜千寒的黑眸顿时黑亮黑亮的,看的纪澜更心塞了,她完全没想到这只是个巧合,被剧情君的威力折服的纪澜认命地朝他走了过去,但多少有些烦躁与敷衍,她自己没感觉,从小生活在眼神世界的承受者的小反派看出来了啊,顿时心里拔凉拔凉的,这个姐姐好像也不愿意见到他……
谁愿意谁特么智障!
纪澜冰着脸盯着夜千寒,一时间,场面有些冷,不过齐郁跟凤沐尧大大松了口气,这才是他师姐(妹)嘛,温柔慈善真不适合她,尤其是对待这种来历不明一看就不是普通乞丐的小乞丐!
然后,纪澜伸出手,用他漂亮的手指捏了捏夜千寒的脸,夜千寒“刷”地一下脸红了,齐郁跟凤沐尧也惊了一下,这算调戏吗?
根本不知道这三人想什么的纪澜挑了挑凤眉,声音似乎回到她二十一岁时,带着几分清冷:“你要跟我回仙门修仙吗?”
愿意吗?
当然愿意!
但夜千寒总觉得这样说会不会有些……掉价?好吧,对于纪澜他已经没什么高贵可言了,但脸上温暖的手指太亲切,喉咙里的“不愿意”怎么也说不出来,反而心里一直叫嚣着答应她答应她否则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夜千寒是聪明睿智的,即使不为了这个女孩,他也要去一处仙门修仙,找到他父亲,完成他母亲的遗愿,这样好的一个机会他不可能错过。
男孩重重地点了点头:“我愿意。”
有种婚礼现场的即视感!
纪澜抽抽嘴角,狂娟拽酷霸地问:“不后悔?”
“不悔!”
纪澜摸了摸他的头,不要随随便便做出承诺,将来后悔的时候哭都没地哭,小反派,你可要乖乖的哦,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吃里爬外了!
“澜儿要带他回去?师父那边不一定同意吧?”齐郁有些不赞同地皱皱眉头,来历不明的孩子不好弄啊。
凤沐尧也走过去抱住纪澜的胳膊撒娇:“师姐,你如果同情他,可以给他点银币嘛,灵石也可以啊,不一定非要带回仙门啊,他太小了,仙门不收的!”
纪澜:请问你是几岁进的玄天宗?好吧,你是皇子。
╮(╯_╰)╭
说到同情,夜千寒下意识僵直了身体,纪澜也不赞同地瞪了凤沐尧一眼,小白兔又缩了起来,她看向齐郁:“大师兄放心吧,爹爹那么疼我,不过收个弟子他不会不高兴的,而且说不定这孩子天赋很好呢,那就这样了,大师兄,我们赶紧回去吧。”
天赋很好?
夜千寒微垂眸没说话,齐郁御剑,带三人回去,后面纪澜站在中间,一只胳膊是凤沐尧,一只是小反派,纪澜表示:正好,她平衡力不好,其实她还不敢一个人什么都不依靠御剑啊。

回到流云峰,她爹还在修炼,大师兄齐郁准备拿测试石给小反派测灵根,结果夜千寒垂下眼眸道:“不用了,是金木火土四灵根。”
四灵根!
那是连内门弟子的资格都没有的,夜千寒再无知也知道自己是个废柴,更何况他现在还没有步入先天,感受灵气……
纪澜:没人教你,又没有功法,你更不是男频主角,怎么可能学会?
他悄悄观察着纪澜,别的人他都无所谓,他只怕纪澜也会……轻视他……
纪澜瞧了他一眼,朝两个小师妹道:“去拿测试石。”
说是小师妹,其实是流云峰四灵根或五灵根的杂役,相貌清秀,手也巧,被她爹派给她当丫鬟,显然这两只也深受原身荼毒,战战兢兢地去拿了。
测试石对仙门不是什么贵重物品,基本上每个真人都有,毕竟修仙讲究的是仙缘,说不定哪天出门历练就碰到天灵根的孩子了呢。
纪澜执意要小反派测灵根,夜千寒有点不情愿,又有点感动,咬咬牙把手放在测试石上,不过别人的嘲讽而已,他都能受的住,只要纪澜不这样就好。
纪澜当然不会轻视他,尼玛,小反派可是水系天灵根,跟她火系天灵根一个等级的,而且小反派的神识
也要比她大得多,估计跟女主差不多。
作为升级流修仙文的不死反派,他开的金手指不比女主小!
果然是史上最受宠男二!
果然,耀眼的蓝色光芒四射,齐郁欣慰地点点头,还好是个天灵根,师父出关应该会高兴的。
夜千寒完全愣住了,他明明是四灵根啊,五岁时家族大测时就确定了,而他这么多年感受不到金木火土的灵气,怎么突然变成水系天灵根了呢?
纪澜:你一水系天灵根如果能感受到其他四种,她才对剧情君跪了。
赶紧夸小反派刷好感度:“跟我一样呢,小四真棒。”
“小四?”凤沐尧伸个头,大眼睛眨眨,“他的名字吗?”
夜千寒红了红脸,看向纪澜:“我叫夜千寒。”
这是他母亲给他取得名字,夜是他父亲的姓氏,当年他才两岁却记得母亲一直在他耳边念他的名字,夜,那是个高贵的姓氏,让他引以为傲的姓氏。
纪澜摸摸他的头:“嗯,很好听的名字,以后我就叫你四千了,小白兔就叫三尧。”
齐郁温和地笑笑:“师妹是要叫二澜吗?”
纪澜:“……”
你二你才二全家都二!
小娇娃眨眨眼,红唇吐出两个字:“大郁。”
齐郁:“……”
师妹审美有问题!
鉴于齐郁跟纪澜的淫威,只有小反派跟小白兔的“四千”、“三尧”定下了。
流云峰主殿是她爹跟纪澜住的,旁边的房间是内门弟子住的,峰半坡是杂役弟子住的,不到收徒的时候,房间都没准备好,家具去后勤取,也还需要清云真人的弟子小木牌证明,齐郁便决定师父出关前,四千跟他住,纪澜柔柔一笑,拖着人走了,小反派自然不能跟别人太亲近,不管男女,尤其是大师兄!
什么《大师兄你还好吗》、《黑化反派对我(大师兄)死心塌地》、《(大师兄)反派养成系统》,自古反派跟大师兄碰上,妥妥的基情四射,攻受分明!
她可得看牢了,回去给四千洗脑:远离大师兄,得永生!
而且她暂时没想好要养什么宠物,她又有独处恐惧症,只好先把这小孩子带回去,反正是个小孩子!
纪澜住在偏殿,是流云殿分出来的,没有多余的房间,她爹就准备了一间卧室,其余的空房,不是花房就是灵兽窝,还有丹房,器房。
纪澜捂脸:不带这么宠女儿的!
所以当纪澜说:“去沐浴,晚上跟我睡”时,小反派的脸“蹭”地一下全红了,从两颊开始蔓延到耳根,萌萌哒。
男女七岁不同席,他在家族里虽废柴,但相貌好,总有小女孩跟他玩,不过都太娇气了,他一直绷着脸,但其他嫡子庶子深深地嫉妒了,围攻他时总要他发誓,离花花远点,离香香远点。
小反派:花花是谁,香香是谁?
纪澜揉了揉他的脸,嗤笑一声,小屁孩还知道害羞?
“快去!我睡床,你睡地!”
哦!
夜千寒接过纪澜扔给他的白色浴袍拔腿就往外跑。
纪澜眨眨眼:小反派辣么容易害羞,完了完了,戳中她萌点了!
纪澜是炼气五层,但小小清洁术还是会的,不过她习惯了洗澡,她爹还准备了上好的浴池,全是汉白玉堆砌的,浴池底镶着水系灵石,全自动清洁,至于加热,有火鸟兽,一刻钟搞定!
纪澜进了浴室,一室安静,好吧,浴池底有火鸟兽,她深呼吸,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的样子,快速法术脱了衣服,美美地泡着极品水系灵石洗涤过的池水,她真是她爹手心里的宝啊!
回卧室时,夜千寒已经洗好了,站在床前不知道想什么,脸蛋还是红红的,不过,上挑的凤眸里尽是欢喜,穿着白色浴袍,黑发还湿着,但已经不滴水了,地板上也没有水渍。
纪澜走过去,双眸晦暗不明地瞧着他,夜千寒被她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动了动身体,“师姐……”
“叫我名字就好。”
纪澜淡淡道道,原身比小反派大两岁,但在修□□里两岁真不算什么,后来,原身越来越依赖小反派,除了小反派的话,她爹的她都不听,明明比她小,却被她喊成了“寒哥哥”,而夜千寒一直把她当成妹妹看待,所以扔的时候才那么理直气壮,心安理得。
寒哥哥?
打死纪澜,她也喊不出来!
青梅竹马,最忌讳哥哥妹妹,如果非要养他,纪澜会从苗头上掐断!
夜千寒虽然只有八岁,但两岁生母逝世,外祖母养了他三年,五岁开始受尽磨难,从小寄人篱下,他早早就学会看人眼色,尤其是那种深藏起来的,就比如他舅母,那般不喜他,却还是表面上对他很好。
所以,纪澜也是这样吗?
那样漂亮的星眸里,他竟看到了一点点厌恶。
夜千寒顿时如临冰窟,心里好像有什么碎掉了。
纪澜看他小脸有些发白,不知他是怎么了,但有些心疼,注定是男配的孩子还是有些可怜的,孩子啊,自然得快快乐乐地长大。
纪澜扶住他的肩膀,声音依旧温和:“头发还湿着呢。”
右手放在他发间,用灵力给他烘干,乌黑的头发竟如此柔软,但很直,摸着很舒服,星眸一下子柔软起来,像极了前世她家养的长毛犬,纪澜最喜欢给它洗澡了,用吹风机吹干后,辫了一堆小辫子,萌萌哒。
夜千寒正盯着她的星眸,看到她眼神柔软起来,心又开始噗通噗通地跳,该死,明明上一刻这个人还厌恶他来着,她一对自己温柔,他就把她的坏全忘了。
“睡吧,明天带你去藏书阁选功法。”
“功法?”
夜千寒眼睛亮了亮,是水系的吗?他这几年也有家族通传的低级功法,但没有水系的,又没有人教他,他连感受天地灵气都不会。
纪澜给他拿了床被子,铺上垫子,地板是纯黄梨木的,很平整干净,纪澜想了想,以后自己也这样睡,还挺舒服的,不过还好他是个孩子,自己也没什么不方便的,给他铺了床,自己躺到床上,闭上了眼睛,声音也懒了几分:“只有大师兄是水系的,不过他主修风系,估计只能教你入门,你天赋辣么好,自然要选好的功法。”
夜千寒僵直了小身板听着,瞅了瞅地上的被子,看上去好滑,好软,整个房间温度适宜,应该会舒服得不得了。
过了好久,他才开口:“谢谢你……纪澜……”
纪澜,纪澜……
夜千寒又在心里念了两遍,只觉得唇舌都在发烫,直呼师姐名字总是不好,纪澜也没有回话,空气里传来轻轻的呼吸声。
夜千寒在瞪大了双眼,默默地把灯罩扭了扭,遮住了里面火曜石的光芒,还好他小的时候在外祖母那见过,否则还真不会用,然后钻进地上的被子里,不过一时没睡着,倒是想了好久好久,一会是他生母,一会是恶毒的舅母,一会是自己未明的父亲,最后定格到纪澜。
师姐还是很善良的。
第二天醒来时,小反派已经起床了,被子和床垫也叠的好好的,老老实实站在一旁发呆,见她醒来黑眸亮了亮:“师姐醒了?”
纪澜应了一声:“四千起的挺早的,不过,昨晚我给你说了什么?”
夜千寒眨眨眼:“纪澜。”
果然还是听着别人喊自己全名比较舒服,纪澜笑笑,让候在外面的两个师妹进来,她依旧冰蓝色,只是换成了鲛纱的,走起路来,衣袂飞舞,可漂亮了。
听说,这鲛纱是从鲛人身上剥下的皮跟鳞片炼制的,她娘生前最喜欢冰蓝色,她爹留给她订做了一堆冰蓝色衣服,不过她更偏向于红色,没穿过,倒便宜了纪澜。
两个小师妹给纪澜挽了花苞髻,符合她的年龄,显得可爱灵动,用白色水晶发钗点缀,仙气十足。
纪澜透着一米高的立体晶石打造的镜子看了看,果然是女配,小小年纪就美艳的不得了,长大了还了得。
纪澜微微一笑,镜子里的人更加明艳了,纪澜抽抽嘴角,决定以后就做高冷师姐!
两个小师妹也换着词夸她,说的她自己都不好意思了,想了想两人的名字,道:“明月,明珠,你们两个以后除了三餐不用来专门伺候我了。”
两人对视一望,赶紧跪下求饶,她俩犯了什么错,师姐不要她们了,峰主出关肯定会责罚她俩的,如果把她们赶出去,这辈子都与修仙无缘了。
纪澜抽抽嘴角,放柔了声音:“你们没什么错,只是我这阵子想通了,修仙先修心,才能在修仙路上走得远,大师兄尚且不要人侍奉,我自然要像师兄学习了。”
其实修仙之人清洁术,辟谷丹都有,哪里需要侍者,原身好显摆而已。
“你们也有时间好好修炼,有什么不懂的尽管来问我,当然我的人受了欺负也有我担着。”
明月明珠感动地差点没涕泗横流,又把纪澜海夸了一顿,才喜滋滋地回住处专心修炼了,于是纪澜高傲跋扈的名声也好听了辣么一丢丢。
又给夜千寒换上了白色衣服,用锦缎绑住头发,整个人精神了很多,一点也没有昨日小乞丐的样子。
纪澜摸了摸他的头,牵着他去找齐郁,至于她教夜千寒入门,咳咳,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修炼呢。
齐郁性子温和,把人带回屋里教授,纪澜说自己在藏书阁等他,什么时候步入先天了来找她。

看过《忠犬反派黑化了》的人也喜欢
极品透视小仙医
题材:仙侠
进度:连载中
会武功、懂医术,甚至还拥有逆天的透视眼,纵横在美…
点击阅读>>
修仙女配的灿烂人生路
题材:仙侠
进度:连载中
穿越,,,嗯...穿越是件好事可是为什么会是个女…
点击阅读>>
全能灵植夫
题材:仙侠
进度:连载中
青田村的一名孤儿,一次上山采药的危机,传承神界灵…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