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人间烟火

Chapter 2

作者:薇薇安娜 更新时间:2016-10-15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七月十五号学校放假。海潮和戚宝因为要实习,所以连同系里面的另外一个女同学在公司附近租了套三居室。搬家的时候戚宝和女同学的男朋友都来帮忙,只有海潮一个人形单影只的,偏偏她行李又最多,弄得很不好意思。

戚宝的男朋友徐辉弄了辆货车来,只是有点儿小。海潮自告奋勇坐到后面行李上去,戚宝过意不去,非要陪着她。两个女孩子就打着阳伞,坐着露天卡车,在北京城里招摇过市。戚宝捅捅海潮:“你觉得咱们像不像《还珠格格》,劫囚车那一段?一对如花似玉的妙龄少女,身陷囹圄却谈笑风生。就等着两个白衣飘飘,玉树临风的少年侠客来英雄救美了。”

海潮扑哧一笑:“亏你想得出来!”

戚宝随手抽出一本书扇着风:“那可不一定啊。说不定就有那些吃饱了没事干的二世祖,于宝马香车中偶尔瞥见咱俩的花容月貌,深深为咱俩的不拘小节给折服,第二天就登门求亲呢。到时候可别把咱家门槛给踏破了!”

海潮被太阳晒得昏昏欲睡,闭着眼睛敷衍她:“你就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戚宝突然猛推她,声音都因兴奋而颤抖了:“你看,你看,真有帅哥跟咱们搭讪呢!”

海潮睁开眼,果然看见一辆英国小跑和她们的破货车并驾齐驱,一个年轻男子正从车里探出头来,长得倒是一表人才,可惜却竖起中指,比了个十分粗鲁的手势。

戚宝本来还在扭扭捏捏做小女儿姿态,这样一看顿时暴跳如雷,也不管是在车上,双手叉腰就开起骂来。她本来就泼辣,嘴上功夫又厉害,半盏茶的功夫不到已经把人家祖宗八代都问候了个遍,还不过瘾,又骂起人家还没见天日的儿子女儿来。直把那男子骂得脸色由白转红,又由红转白,最后忍无可忍,竟一个急转弯横在小货车前面,要不是徐辉刹车及时,差一点就出了车祸。

双方自然是闹起来。戚宝仗着自己这边有两个男人,当然不怕他。哪料那男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坐在车里不下来,也不言语,只是一个接一个地拨电话,拨到最后海潮这边已经越来越心虚。这条路偏偏又窄,他的车横在那里,这小货车是无论如何也过不去的。

戚宝再是没心眼,这时候也看出来这男子不好惹,只得求助地看向徐辉,可是徐辉向来是妻管严,这当口自然更没主意。和她们合租的女孩子叫刘文静,人如其名,真真是静若处子的一个玉人儿,她男朋友也是个文弱书生,看起来还不如戚宝结实。五个人面面相觑,心里都跟打鼓似的,不知道该如何收场。那男子此刻已经拨完了电话,优哉游哉地坐在车里,似笑非笑地盯着他们,像极了把玩耗子的猫。

事情到了这一步,海潮想要置身事外也是不可能了,只得上前一步,无可奈何地说:“宋楚成,你到底想怎样?”

她这话一出口,除掉宋楚成,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戚宝连忙拉着她问:“海潮,你认识他?”不待海潮回答,又连珠炮似的说:“认识他也不早说,害我们闹了这么半天!”又对宋楚成凶巴巴道:“你跟海潮是朋友还对我们比这么下流的手势,你是什么道理!”

海潮是知道宋楚成脾气的,生怕戚宝当真惹恼了这个混世魔王,只得暗暗掐了她一把,示意她住嘴。宋楚成却懒洋洋道:“我是认识她,可是不是朋友。”说完挑衅地看了眼海潮,那神态,真跟顾南生一样地欠扁。

海潮憋着一口气,隐忍地说:“宋公子,以前我们是有过节,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您大人有大量,何必跟我一个女学生计较呢?”

宋楚成淡淡一笑,缓缓吐出三个字:“我高兴。”

海潮气结,可是又明知斗不过他,千般怨恨也只得化作一句话:“你不要欺人太甚!”那宋楚成却突然翻了脸,推开车门走下来,一直问到海潮脸上去:“我欺人太甚?只怕和你相比,我还差得远呢。啧啧啧,我是真没想到呀聂海潮,你小小年纪,手段竟这么高超,连南生这样的道行都被你耍得团团转,现在人都住进医院了,还对你念念不忘。”

他不提顾南生还好,一提顾南生海潮一肚子的委屈全冒上来了,冷笑着说:“结婚了还能离婚呢,谁规定谈恋爱还不许分手了?再说了,指不定是他自己早就想分手,不过拿我出国的事当做借口罢了。”

宋楚成恨得咬牙切齿:“这种话你都说得出来,真亏了南生还为你吐了那么大一口血!”

海潮心里一惊,竟有这种事?嘴上却不肯服软:“他是死是活,与我有什么相干!”

“好、你好……”宋楚成气极,连说了几个“好”字。海潮等了半天没有下文,正待转身要走,他的表情突又变得悲怆,也不知是对海潮还是喃喃自语:“南生,也没有多少日子了……你要是还有点良心,总该去尽尽心。”

海潮大惊,登时就愣在原地,待反应过来想问个清楚,宋楚成早就扬长而去了。最后也不知是怎么上的车,只觉得一路上都神思恍惚的。顾南生的身体一向好,少年时又当过兵,平日里看着虽衣冠楚楚的,但是打起架来三四个人也轻易近不得身。海潮至今还记得,他曾背着她,一路爬到香山的半山腰,中间还说了无数的情话。可是这样一个人,宋楚成居然说,他没有多少日子了?

宋楚成这个人,一贯性嬉皮笑脸,顾南生的一帮发小里,数他最胡作非为,但是倒也不至于拿这种事情吓唬她。那么就是真的了?海潮一阵心慌,想起顾南生朗眉星目的样子,再想想上次见到他略显清瘦的脸颊,顿时觉得前尘往事不可追。

到了租的房子,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搬东西。戚宝和刘文静都是知道她和顾南生的事情的,只是不甚清楚,此时也不敢烦她,看她只顾着埋头干活,似乎并不在意的样子,两个人也就放了心。当年海潮和顾南生谈恋爱,在学校里闹得沸沸扬扬的,不止她们研究生部,就是本科那边也人尽皆知。她们私底下还曾劝过海潮,像顾南生这种花花公子,不过逢场作戏而已,千万可别当了真。海潮不置可否,总是拿话岔了去。谁知后来到底还是分了手,海潮把自己关在寝室里足足有两天两夜才缓过劲儿来。后来学校里又有那么多风言风语,她们当时还真怕海潮会挺不过去,没想到她倒是都一一挺了过来。现在再看这个光景,倒像是已经真的放下了。

女孩子的东西本来就多,况且又是三个,因此虽然只随便收拾一下也弄到了晚上七八点钟。五个人一块儿去吃烧烤,又要了几瓶啤酒,谈学习、谈工作、谈未来的,一个个慷慨激昂,挥斥方遒,等吃完饭已经是深夜了。戚宝和刘文静的男朋友都有地方住,把她们送回去就纷纷告辞了。海潮回到自己房间,反锁了门,在地砖上坐了半天,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半晌才反应过来,爬起来去理自己的东西。

刘文静来敲门:“我的《文史要览》一时半会找不到了,我明天要用,先拿你的吧。”海潮在书箱子里找了半天才找到,待要递给她,又想起什么来,翻了翻,果然从里面翻出一小片纸来。她把书递给刘文静,问:“你们都洗好澡了吗?”刘文静点点头,迟疑着问:“海潮,你、没事吧?”海潮笑笑,明眸皓齿的:“我能有什么事?都过去了,我又不是小孩子。”刘文静也不好再说什么,叮嘱了一句早点休息就走了。

海潮攥着那纸条发了一会呆,随手把它又塞进另外一本不常用的书里,这才收拾了一下换洗衣物去卫生间。

这样拖了三天,海潮被拖得筋疲力尽,到底还是一横心决定去医院问个究竟。她在医院的走廊里走着,迎面看见一个女人,穿黑色长裙,留**浪卷,带着夸张的Gucci眼镜,遮住了大半张脸。可是凭着职业本能,海潮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擦身而过的时候,那女人也回头看了她一眼,目光里似乎有一丝审视,不过到底没说什么,快走几步,很快就消失在电梯里。

敲了敲门,却没有人应。轻轻一推,才发现门是虚掩着。海潮走进里间,看到顾南生静静站在窗户旁边,嘴里叼着一根烟,也不知站了多久,那烟灰已经积得老长还没有掉下去。大约是听到声响,他的肩膀动了动,不过并没有回头,只弹了弹烟灰,说了句:“钱已经给过你了,你还不走?”

海潮突然觉得鼻子一酸,心里头百转千回,几乎找不到自己的声音:“是我。”

顾南生一僵,半晌才缓缓回过头来,眯缝着眼睛看她半天,脸色却越来越冷:“怎么又是你?”

海潮吸吸鼻子,只管往里面走:“这医院是你们家开的呀?凭什么我不能来?”

顾南生把烟头往地上一扔,狠狠地踩了一脚,火星把上好的羊毛地毯硬是烧了一个窟窿,他也不心疼:“可这病房是我包下的,我不许你来!”

海潮嗤笑一声,把包往沙发上一扔,自己也大喇喇地坐下,不止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干脆连看都不再看他。顾南生没有办法,又不想碰她,只好把她的包往门上一摔,又恶狠狠地骂:“我叫你走你没听见吗?没见过像你这么死皮赖脸的女人,上赶着往男人身上贴的!你不害臊我还嫌烦呢!”

他原是气急了口不择言,况且知道海潮向来不把他放在眼里,因此也是说说狠话出口气而已。哪知海潮居然半天没抬头,再抬头时已经红了眼圈,连声音都哽咽起来:“凭什么别人来得,我就来不得?”

她这一哭,直哭得顾南生连心尖儿都要疼起来。相处一年多,她的倔强要强再没人比他更清楚。现在看到她这样委屈哀婉的样子,肚里的火气早跑到九霄云外去了,可是又不知到底该如何,只得怔怔地到病床上躺着,又拿被子蒙了脸,索性不看也不听。

海潮一个人默默坐了半天,直坐到华灯初上才起身。临走时又在门口踟蹰半晌,却始终不知道说什么好,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掩上门走了。

坐了一班地铁,又转了两班公车,等回到住处,累得骨头都散了架。用戚宝的开水泡了碗面,又打开电脑,一边看提案一边吃面。戚宝正在看电影,前一阵子刚刚上映的年度大片,风华绝代的女主角,纠缠在两个男主角之间,忠义两难全,哭得我见犹怜。

海潮无意间瞥了一眼,问:“好看吗?”戚宝头都不回:“好看。这么漂亮的女人怎能这么惨呢!”海潮笑笑,低了头继续吃面。

看过《人间烟火》的人也喜欢
老婆乖乖受罚(sp)
题材:现代言情
进度:连载中
他是冷情总裁,绝情绝爱,独掌全球第一大黑帮和集团…
点击阅读>>
重生之回到七四年
题材:现代言情
进度:连载中
韩云一直觉得自己的一生挺失败的,还是因为自己不争…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