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FZ+鲁鲁修]时冉

关于方向问题

作者:扫帚三剑客 更新时间:2016-10-15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接下来的几天,尤尔达几乎都只是窝在房间里摆弄着她的那些‘小物件’,试图联系到在玩失踪的折原临也。至于回池袋找人这一回事?啊,抱歉,在没有成功召唤到吉尔伽美什之前,她是说什么都无法走出这座豪宅的,什么逃走这类的想法也就只能想想而已,实践这回事只是玩笑,不要当真。

尤尔达感到前所未有的挫败感,不管是放在在池袋那边的微型摄像头,还是在他的随身物品上安放的定位仪,这些都未能起到丝毫的作用。

所以说啊,要用从折原临也身上学来的对付他,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每当这个时候,尤尔达小时候听过的一段话总是特别的清晰。

‘有人告诉我,在将死的时候,会不自觉地去回顾自己的往生,可是我还很年轻,我的人生根本没有再回顾的必要。那么,告诉我,是不是这样就说明我不用死了?啊——真是个天真的想法。还有人告诉过我,不要试图与死神反抗……’

“哎呀,我认输了,想要在我家大骗子眼底下做手脚,果然是找死行为。”尤尔达在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发了段类似认输的话过去,顺带用着他们俩之间的秘密语言,附上了这次回远坂家这个任务的进程。其实尤尔达只是在故意找些事说而已,说实话了,她就不相信折原临也在她不上报的情况下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她只是想得到一个回复而已,证明他还在这个世界上的回复。

尤尔达啊!只要没有折原临也,就什么事也做不成了,这是她在近期才悟出来的道理。

依赖什么的,这想想也知道绝对不是与生俱来的,尤尔达遇到折原临也这个人也只是三年前的事,这其中怎么想,怎么想都不对劲吧。不是说尤尔达是个笨蛋,只能说她对于折原临也的依赖程度确实是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了。

即使是心里十分清楚该干什么,该怎么做,但在能够与折原临也的想法进行同步的情况下,尤尔达还是不自觉地希望能够在得到了他的肯定态度后做决定;在无法立马征得折原临也同意的情况下,她就会立刻乱了手脚。所以,尤尔达在知晓了后,那种临面而来的危机感越发的强烈了。如果真的有一天折原临也这个人不在自己身边了,那么,她该怎么办?

因为是在尤尔达开始进入‘FZ’的剧情后,才开始没了他的联系的,所以对于这个巧合,尤尔达过分的在意了。开始变得惶恐不安,害怕‘无头骑士’的存在会与尤尔达她现在的存在完全被屏蔽。这样的话,以后能够见到折原临也的机会更是微乎其微。哦不,这种结果真是太糟糕了!

“叮。”

尤尔达被电脑发出的这个声音震了一下,瞬间移到了电脑前,将界面点开。

“召唤成功后,到这个地址来找我。”尤尔达在看到这行字的同时,就不敢置信的睁大了双眼,眼底的意外毫不掩饰。好吧,只有表情这回事不能强求。面瘫也有面瘫的魅力。

这……这种欣喜的心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心底蔓延开来的喜悦,就连尤尔达自己都没有想象得到。她从来都不知道折原临也在无形之中已经在她心里占据了这么重要的地位,无法想象自己竟然仅仅因为他的一个消息就会如此的激动。

……简直是太可怕了!

折原临也太可怕了!随着欣喜的心情的消散,随之而来的无穷尽的恐惧顿时就将她打入了冰窖。出现这种情况,折原临也是不可能想不到的,那么他如此纵容下去是为了什么?让自己无法离开他的原因是什么?既然这么不想要自己离开他,那么为什么有要费劲心思帮助自己找寻回家的路?

他……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没等尤尔达继续想些什么,门外就出现了一阵敲门声。尤尔达皱了皱眉,极不情愿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将手中的笔记本放到了一旁,随随便便换了一套衣服才走出去。

“言峰绮礼?”

“对,是我。老师找你有些事。”绮礼眼神淡淡的,但如果只是看这人的脸,还是会不自觉地产生,他这人特别老实的这种错觉。

动漫的警示作用是绝对强大的,这种人,也就只有金闪闪那种二货才会看得出本.□□!当然自家大骗子绝对不是二货。

几天不见,尤尔达对他的印象其实相比起第一次见面淡了不少,这一次见面,更是觉得陌生了。

嘛,反正他们也不熟。为了剧情的崩坏,尤尔达或许在万不得已之下,有可能还要走他这一条线呢,所以更是没有要深交的理由了。况且,像他这种人,能深交的了吗?尤尔达对此持怀疑态度。

“好的。”尤尔达的面瘫脸在这种时候,好处就立刻体现出来了,要想忍受过低气压,那么你就的发散出更冷的气压。面瘫了三年,无法摆出任何表情,尤尔达在这个方面显然是毫无压力。

时臣一早就在大厅里等着了,看到尤尔达和绮礼后,先是礼节性的朝绮礼点了点头。绮礼看着时臣这富有深意的动作,为弯了弯腰后便离开了。

尤尔达一看见绮礼离开,就冲着远坂时臣说,“时臣,在我看来你对他未免也过于看重了点。过头了吧!”尤尔达厌恶地扫了一眼绮礼走开的方向,语气更是狂妄至极。表面上是如此,其实尤尔达内心也完全是如此想的,她才不是前任尤尔达那样的表里不一呢!她可是真的对远坂时臣不屑一顾,对言峰绮礼那隐隐的不屑十分恼火。虽然这种情感很大一部分都是源自于动漫的影响。

远坂时臣即使是再有多么疼爱他这个妹妹,在听完尤尔达的话后,还是不免有些不满。对于尤尔达参与‘圣杯战争’这一件事,他本就是不赞同的,但迫于家族压力,再加上尤尔达本身超群的实力,时臣才勉强接受了,但心里总归还是不放心。他从小倍受家族呵护的妹妹,怎么能参与这么危险的事呢?

“如果你继续这么无理取闹,那么我就立刻把你送回意大利。”

尤尔达瞳孔微缩。看来她还是小看了尤尔到在这个家的地位。这种发展可与临也收到的情报里总结的不同。

“那么我决定了,时臣。”尤尔达说,“我决定一定要参加这钞圣杯战争’了。”

撒,愤怒吧!尤尔达现在几乎可以想象到,远坂时臣此时心里一定是不高兴的。那优雅高贵的贵族做派在尤尔达看来已经开始充满了变质的味道。

“你又是在想些什么?神圣的‘圣杯战争’是容不得玩笑的。”时臣的声音拔高了几个音调。这怒不遏制的压抑感非但不让尤尔达心生畏惧,反而是使得叛逆的意味更为浓厚了。

尤尔达对时臣对自己决心的怀疑,十分不满。

“认真的,我现在是真心的在认真对待。”我是真心想要崩坏‘FZ’的剧情。尤尔达眼神坚定。啊,至于表情……

时臣皱了皱眉,没有继续再说些什么质疑的话。尽管心里怀疑尤尔达的诚意,但同时远坂时臣也是无比了解她的底线的。这就说明,他在无法在参加与不参加这方面劝住尤尔达了,那么既然这样就只能通过其他方式尽量使尤尔达多几分保命手段。于是时臣面容变得严肃了起来。

“尤尔达,跟我走。”

“是的,时臣。”尤尔达随后跟上了远坂时臣的步伐。

最后的事,尤尔达稀里糊涂的就过去了,直到尤尔达意识到了手上丝毫不假的重量之后才又重新回过神来。

“这些,你都打算给我?”话语里有着她自己都未曾察觉的颤抖。

时臣不禁笑了笑,自从尤尔达这次回来后,他倒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么措手不及的样子,“你的魔术属性是暗系和水系,如果我猜的没错,你目前的使用也和以前没有多大的区别才对。这八颗宝石是用我自己的魔力灌注过的,在战斗中可以用来攻击,考虑到你的魔力方面不用担心消耗问题,所以只是单方面的在攻击那一面加强了。尤尔达,‘圣杯战争’远比你想象的要困难,它对我们远坂的意义也远比你所认为的重要。”

尤尔达还记得,在手中的木匣关上之前所看到的,那质地和光泽,以及储存压缩的魔力可都不是做假的。深呼了一口气,尤尔达说。

“废了很大的功夫吧!虽然你主修是宝石魔术,但……”尤尔达停了下来,想通了之后就觉得后面的话不需要了,他们是兄妹,那样刨根问底本就矫情。只要心里清楚、懂得,那就足够了,并不是什么希望索取回报之类的。

“先试着用,目前我也只拿得出这么几个。”

“啊,自然。”

时臣对于尤尔达本身的了解确实是很清楚,也辛亏尤尔达早就知晓了这一点。

“不到必要的时候少用,这东西用作最后的保命手段正正好。”远坂时臣的语言真切,诚挚,尤尔达是绝对不承认,她在那一瞬间有被感动了。

“我知道了,这种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提醒。”尤尔达十分傲娇的撇过头。

“知道就好,怕的就是你明知故犯。小时候你的这种把戏可玩得不少。”时臣笑着。这副优雅的做派,顿时让尤尔达恨得牙痒痒。

“哎?”尤尔达撅起嘴,“这种事还是别让我想起的好。”尤尔达飘来飘去,忽闪忽闪的眼睛忽的定格在了时臣从保险柜中拿出的深红色木匣。她顿时心里警铃大作,要开始召唤了?召唤过后确实是就可以见到折原临也了不错,但这也意味着,身边会多了一个炸弹似的的吉尔伽美什。

时臣语重心长地伸手在尤尔达的头上揉了几下,“这是我留给你的最大的一份礼物。”

尤尔达一下子就把远坂时臣的手拍打了下来,表情凝重,对于他那明显哄小孩的举动也算是认真的忽视了,拜托,认真下去就输了。“别说的好像是要死了一样,怪无趣的。我拒绝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

远坂时臣也是没有想到尤尔达会看都没看就这么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也是惊愕了一阵,但接着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不用拒绝,这是圣遗物。”

说实话,尤尔达此时的内心不激动,那才叫个奇了怪了。每个心里都会有那么一个不切实际的梦,尤尔达这个为面瘫当然也不会少。特别是再听到远坂时臣的那句肯定的话后,这份对于自己能够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到自己曾经喜欢过的动漫的不真实感顿时烟消云散了。这和当时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后遇到折原临也的那个瞬间完全不同,就像是从虚幻到了现实一样的转变。这种感觉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明明在此之前,她所遇到的这些人和事都只是动漫中的剧情而已,而现在,却都成了事实。

一时间,尤尔达觉得这个木匣对于她来说,这个意义过于沉重了点。一旦真正的接受了,那么就表示她要担负的将是整个远坂家的未来。尤尔达认真的对象不是远坂,也不是‘圣杯战争’。

嗯,好像有些不想回家了!尤尔达想着。

近距离接触曾经的偶像什么的,这种事太带感了。

“这个就是圣遗物?时臣,这是一张蛇皮,就算要让它增加些许价值,那么顶多只是‘古老的蛇皮’,这样而已。“尤尔达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深红色木匣里的大块完整蛇皮,就立刻毫不留恋的将木匣关上了。

想了想之后,她装作恍然大悟地瘫着脸……嗯,因为深刻认识到了这张脸的尿性,于是只能是学着伊尔迷的,用右手握拳锤了左手掌心一下,表示自己的惊讶。

“是那位最古老的王?”尤尔达忍者笑意,此时的表情显得意外的诡异,“时臣,自毁前程什么的,其实也不算太糟糕。”啊,这句确实是心里话,尤尔达还记得这位远坂家的当家当初是怎样的找死。

远坂时臣仍旧笑着。尤尔达因为自己无法笑的原因,本身就对这种随时带着笑容的人十分厌恶,更可况还是在应付性的习惯性假笑,这简直是在成心引起她的嫉妒。他将木匣子收了起来说,“现在还不到时候,等到了晚上,便可立即进行召唤。尤尔达爱因兹贝伦。”

“哼哼……吉尔伽美什吗?”我很期待。当然,只要那个金闪闪Archer不在自己面前摆出一副唯我独尊的二货样,对于多了个Servant在身旁碍手碍脚什么的,她也是不会介意的。至于利用?啊,还真是抱歉了,尤尔达自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善类,智商和能力也都不低。但要和一个身为英灵的王者,还是个绝顶聪明、武力值爆表的二货作对?尤尔达坚信,这绝壁是作死的前奏。

崩坏‘FZ’这个计划本就是不需要隐瞒的,相信吉尔伽美什绝对不是个喜欢做那种事的人,或许在他知道后,还可以因为一个‘道志相同’而来个合作。反正在他眼里最多也就是把自己想成像言峰绮礼一样想要毁灭的人而已。

她的打算就是等成功召唤英灵后,便回去找到折原临也商量下一步计划,现在这个时间‘真爱组’的Caster还没有出现,以尤尔达的能力来说要杀了龙之介简直是易如反掌。不过这件事还是得尽量避过绮礼,教会是这次‘圣杯战争’裁判,即使自己是站在远坂这一边的,那还是有要做一下表面功夫的必要。

“尤尔达,你很讨厌绮礼?”

“不讨厌,是极度的厌恶。”尤尔达毫不掩饰话中的鄙夷,“时臣,我的好哥哥,你难道是想要为了一个言峰绮礼就放弃我?”啧……啧……啧,真是太可惜了。

尤尔达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对于时臣会有怎样一个答案一点儿也不在乎。不要忘了,她的名字是尤尔达爱因兹贝伦,被冠以的是爱因兹贝伦的姓氏。也就是说,只要她乐意,随时都可以倒戈回到意大利,去寻求爱因兹贝伦的庇护。如果是继续留在冬木,也可以成功的于尤尔达菲尔以及卫宫切嗣的Saber那一组结成同盟,卫宫切嗣的危险程度,可比吉尔伽美什加言峰绮礼的危险程度要降了好几个档次好不好。

所以,在不能确定立场的情况下,尤尔达是绝对不会率先于Saber他们作对的。

“如果真的能够成功召唤到那位王。那么‘圣杯战争’我们就已经赢了。”远坂时臣继续说着,对于尤尔达之前的提问也是模模糊糊的没有给予回答,只是试图用这种方式引起尤尔达对于‘圣杯战争’的兴趣。

尤尔达走下了台阶,“是看中了那对‘对界宝具’?”这样一想来,她未来的Servant的宝具还是挺多的。什么嘛,这简直就是一土财主了。

“是看中了能力。”

“啊,是这样啊。”尤尔达眼神中带着笑意,脸上依然是面无表情。说到底性质都是想要利用他。她可是真的看上了那对宝具,加上自己这接近亿兆的魔力的话,使用应该没什么问题。或许直接这样,就可以一步达到崩坏‘FZ’的目的了。然后就回家。

“所以,尤尔达,远坂家需要你。”时臣说。

“哎呀,你就直说了吧!只说需要利用我,我不会介意的。”才怪。

远坂皱了皱眉,不了解尤尔达的话语为什么总是这么尖锐,“你失踪的这三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

“哈?”尤尔达跟折原临也待得那三年可不是白待的,这说谎也算是毫无压力。于是直接将‘猎人’里幻影旅团在流星街的生活,修改了一下,成为了自己的经历。骗取同情心什么的,真是太好玩了。至于被发现这种事?真到那时侯,她早就回家了。啊,回家?应该吧!

“辛苦了。”

当然是辛苦了,本小姐费尽心力和和精力来破坏剧情,我容易吗我?

看过《[FZ+鲁鲁修]时冉》的人也喜欢
[综]影视大集合
题材:同人
进度:连载中
一句话简介:梁雨微穿越影视剧1.写一些我喜欢的电…
点击阅读>>
驯养母狗记
题材:同人
进度:连载中
故事背景以现代社会为基础,假设为人形女犬的合法存…
点击阅读>>
采薇
题材:同人
进度:已完结
卿尚小,共采薇,风欲暖,初成蕊,问离人,山中四季…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