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浮华如梦:漫长的婚约

第018章 寿宴

作者:彦妮 更新时间:2016-08-11 授权:蔷薇书院 返回目录页>>

婉玗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摆在橱窗里的瓷娃娃。

任人参观。

陌生的目光围绕着她,那些富贵的上层人交头接耳,那打量她的眼神却一直跟随着她,婉玗隔着几张桌子都能感受到,一些人来打着招呼,总是询问张家这个准儿媳的身影,完全不相识的人,和老朋友一样亲昵叫着她,夸赞她漂亮,特意的提醒她,自己同孔家那或深或浅的交情。

父亲和小太太笑脸应付,婉玗起初也是陪着笑,笑久了也不免乏了,坐下来安静的同安可说着话。

“你怎么不同人打招呼呀,人家都是来瞧你的。”小太太送走一波人,得空坐下,她还是很爱这种场合,大家都对她客客气气,从一些贵太太的话语中还听出羡慕的语气,这种感觉,极大满足了她的自尊心。

这世上,总有一个时刻,是让她,或者她们备受瞩目的。

不多久,偌大的宴客大厅竟熙熙攘攘坐满了人,宴席时间已到。张炳奎穿着一身红装,由两个儿子陪同着一桌桌的打招呼,好不热闹。

只听见梁伯走来,道了声,“老爷,差不多时辰了。”

却突然听见门口一阵躁动,紧接着两小股步兵挎着抢一路小跑进来,沿着整个宴席大厅将众宾客围住,原本热闹的气氛立刻紧张起来,众人先是摸不着头脑,沉默良久,后开始***动,小太太见势也有些害怕,悄悄抓住了婉玗的手。

张炳奎毕竟是见过风雨世面的人,他瞧着门口,笑而不言。

张玉芳和张玉良也站在其身后。玉良凑在张炳奎耳边小声说着什么,不想张炳奎听罢哼笑一声,神色仍是云淡风轻,道:“今个儿在我的场子里,我还怕谁使幺蛾子么?”

没多久,一个带着眼镜的副官首先走了进来,那人约莫30岁的样子,整个人身形略显瘦削,军服像是裹在身上,面色有点蜡黄,没什么精神的样子,他一双鹰钩般的眼环视四周后,大声道:“江州军司令前来贺寿!”说罢退入一边。

只见他身后,梁大帅同夫人女儿一起走进来。

张炳奎早已换上一副热情洋溢的笑脸,急冲冲的走上前去迎接。

“哎呀,张某一个小小的诞辰,还有劳大帅亲自前来,真是蓬荜生辉!蓬荜生辉!”张炳奎上前就是做辑,很是客气。

梁大帅本就是粗人一个,笑的爽朗,道:“老兄客气,我和你什么交情,你的大寿一定得来的!”说完就扯着张炳奎的肩膀往主桌上坐。

婉玗瞧着他们坐下,正要低头,却不想感觉到一束敏锐的目光,她猛的回过头,只见那副官眼神古怪的盯着她,见婉玗瞧了过来,倒也不躲避,他扯着嘴角笑了笑。

婉玗心中有些古怪,那副官最终还是转过脸,理了理自己的军帽,走出了大厅。

“瑟瑟?”父亲轻声叫了句,婉玗回过神。

父亲未说话,只是用眼神告诉她,张炳奎那桌情况不对头。

玉芳与玉良本是坐在一起,可梁大帅一来,硬是将梁语嫣安排在他们中间坐下,梁语嫣起初不依,不想梁大帅低呵道:“就是坐个位子,又不是第一回见面了,年轻人就要和年轻人多接触。”荣氏心思密,立刻遣了一位娘家人让出位子安排语嫣坐在两人中间。

玉芳面上倒是还和善,只是玉良脸色就有点微变,不做声,眼神已经开始不耐烦起来。

张炳奎说了一番谢词后,宴席就热闹开始了,梁大帅叫嚷着张炳奎喝酒,张炳奎招架不住,只能坐着陪。几巡下来,梁大帅已经面露醉意,他瞧着张玉芳三人,用手猛地拍桌子,微呵道:

“你老兄啥时候给玉芳订了亲了?真不够意思。”梁大帅把话一挑明,“我可是打小就认定你家好儿子的。别人家的我瞧都没瞧一眼,这江州,还有谁能配的上我家梁语嫣。”

“大帅说笑了。”张炳奎回敬了一杯酒,道:“都是以前在金山订好的娃娃亲,张某蒙受上天恩惠,从金山回来后生意还算平稳,商人嘛,最重一个信字,大帅你说对吗?”

梁大帅被他这么一问,面上也淡了下来,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脑袋。

“一来当初在金山承蒙孔兄多有照拂,张某感激;二来张某最为看重便是‘一诺千金’四个字,既然开了口的话,哪有不遵守的道理,大帅你说对吗?”

梁大帅又给张炳奎问到了,他瞪大了眼睛瞧着自己不远的女儿,嘴上有点不耐烦:“你当初和别人订的娃娃亲,我之前怎么知道?”随后语气一转,瞧了眼梁语嫣身旁的张玉良,道:“我看着玉良也是不错的孩子,怎么,玉良也有娃娃亲不成?”

话语一出,众人微愣。玉良乜斜着眼瞧着梁大帅。

“爹你说什么呢!”梁语嫣娇嗔一句。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难不成你想当老姑娘不成?”梁大帅又瞧着张炳奎,面色也缓和起来,道:“老兄,我可是真把你当兄弟呀,怎么样?”

张炳奎一时未吭声,低头喝酒。荣氏面露难色,瞧了眼自家的玉良又瞧了眼梁大帅。

“呵。”玉良倒是笑了出来,转移了大家的目光。他眼神慵懒,面色倒是萎靡的很,道:“就冲梁大帅说的话,我也该好好敬你一杯。”说完玉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玉良……”荣氏叫了一声,玉良没有理会,继续又倒了一杯酒,道:“这二来嘛,我一个粗人,没有哥哥的睿智文雅,整天舞刀弄枪惯了,也从没管我自己的性子,我一个在外头花天酒地惯了的人,承蒙大帅还是抬举我。这个天大的福分给了我,就怕是梁小姐要嫌弃了。”说完又喝了一杯。

梁大帅瞧着他的模样冷笑一声,毕竟也是草莽中厮杀出来的人,话里话的意思,再傻也是听的出来,那冷冷的一声笑,不大声,却凉的人刺骨。

“舞刀弄枪……说的好,你不说我还不记得了,今早我还碰到一件事,刘副官!”

“爹!”梁语嫣突然开了口打断了他的话,面露不悦道:“您不是来祝寿的嘛?怎么硬是说上我的事了?谁说我要嫁张玉良了,我还不想嫁人呢。”

“好好好。”梁大帅思量片刻,对进来的副官摆摆手,“我今个也是高兴,还不是觉得玉芳这孩子优秀嘛,那个谁?那个谁家的姑娘有这个福气,我今个倒是想好好瞧瞧。”梁大帅自己转了个话题,气氛稍显舒缓,荣氏见他想瞧婉玗,便派人来叫。

不远桌的婉玗其实已经把刚才的场景都瞧了仔细,来人来请,婉玗正欲起身,小太太还是按着她的手,小声叮咛一句:“少说话。”

婉玗笑了笑点点头,跟着来人走过去。

迎面对上梁语嫣的笑脸,三分笑七分冷。

这时玉芳起身来接,笑的却是明亮温暖,婉玗对上他的眼睛,忽的想起第一次见他的模样,他衣冠楚楚,她蓬头垢面,他的眼神也是这般柔和。

他是喜欢着自己的吧。婉玗脑海中突然冒出的想法,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以至于她连自己接下来的突发情况都一下回不了神。

只见她一个迈步,衣服侧边经断了线头,从胳肢窝一直到臀 部,“吱”的一声全部绽开!

“啊!”一直盯着她的小太太率先尖叫了一声。

婉玗脑袋“嗡嗡!”的炸开,惊慌的双手环住自身。

怎么办?!

突然一件长衫披在她的身上,温暖的,轻柔的布料包裹着她。

婉玗抬起头,瞧着玉芳近在咫尺的面容。

玉芳将衣裳紧紧裹在婉玗身上,顺手将她压着的长发给捋出衣襟披散开来。和声道:“不碍事,有我在。”

婉玗竟一下有种鼻子微酸的感动,她从来不是一个爱哭鼻子的女孩。

玉芳脱去了长衫,穿着里头银白的内衬衫,一手拢着婉玗的肩膀,一手握住她略微颤抖的细手,他面色倒是平静如水,瞧着梁大帅道:“这就是我日后的妻,孔婉玗。日后大婚之日,还请梁大帅赏光前来喝杯喜酒。”

梁大帅面色铁青,梁语嫣也只是冷眼笑了笑,接下了话:“玉芳哥哥当真是对孔小姐好了,只是这新人笑旧人哭的事,也未免太快了。”

玉芳面色微变,忍住没有发作,气氛一下就古怪起来。

婉玗倒是没有仔细听着他们的谈话,她还是有些惊魂甫定,手上微微颤抖,还好玉芳一直握住,温暖从掌心传来,让她安定不少。

“这酒,怎么味道这么差!”玉良一边喝酒一边叫着,“瞧着就让人吃不下去了。”说罢就要起身离去,他瞧了眼婉玗,道:“未来嫂嫂也是来搅合着喝酒的?”

婉玗被他问的一蒙,怒斥道:“当然不是!”这世上哪有这么讨厌的人,她现在如此窘境,他还有心情拿她说笑。

“不是自然就走吧,也不是什么玩乐的地方。”玉良说罢就瞧了眼玉芳。玉芳心领神会,低头拍了拍婉玗的肩膀,缓声道:“你先同玉良回去吧,换身衣裳好好休息,我这结束了就去瞧你。”

听着玉芳温柔的声音,婉玗倒是红起了脸,点点头。

看过《浮华如梦:漫长的婚约》的人也喜欢
我家二爷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已完结
——你说世上最值钱的是什么?——金山银山。——不…
点击阅读>>
金枝欲乱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连载中
她是正一品夏侯公主,誉王护之如命的皇妹。八岁的她…
点击阅读>>
血色浪漫(清穿NP)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连载中
数字军团很美好,但大部分清穿文只能收一个,其他则…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