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浮华如梦:漫长的婚约

第004章 乌鱼人参汤

作者:彦妮 更新时间:2016-06-28 授权:蔷薇书院 返回目录页>>

玉良没有再说话,回过头同床上的玉芳叮嘱一番后领着另外两个大汉出了门,他的眼睛同玉芳的一样又大又圆,却不带笑意。整个人看起来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稳重。他出门时直接从婉玗身边走过去,脸都没有侧一寸,气势倒是摆的很足。   

梁伯也跟着他出了门,婉玗一丝犹豫,走到玉芳床边看着他,玉芳的眼睛不说话也带着笑意,看着比刚才那个舒服多了。   

“你怎么不来看我了,亏得我还特意叫人给我梳了个头发来着。”他虽然笑着说,但是声音比上次还弱了些。   

“谁说我一定会来了?”其实婉玗是真的没印象了,三天前见的一面,只记得他那双漂亮的眼睛了,头发倒是没有仔细瞧,况且婉玗这几天都想着欧洋,哪有脑子想其他人。   玉芳被婉玗一句没好气的话说的顿了神,也没接话。   

“张玉芳,”婉玗要郑重其事的告诉他,她自己的想法。“我接受了十八年的西式教育,而且据我所知,你也曾在美洲留过学,所以你的思想应该很积极才对,至于我们父辈娃娃亲、指腹为婚一类的封建旧习俗,我们最应该做的就是破除,而不是尊崇。”   

婉玗一脸正义的说着大道理,玉芳倒是一句话都没说,他眨着笑眼看着眼前脸红的像小苹果的女子,其实,他心中早就料到她会说这番话,只是没想到她会说的这么一番义正言辞。   婉玗被他看得不好意思,轻咳了一声,做了一个大总结:“一句话,我们两都不要受那个封建旧习束缚,我不是你的未婚妻,你也不是我的谁,所以你也别对我太好。”   

玉芳转过头看窗外,透过窗户看着外头那一轮新出的月亮。婉玗不知道他为什么想见她,她性格如此,也没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容貌,放在人堆了估计大半天都找不出来,所以唯一能解释的就是那一句口头婚约的束缚。现在话已经说明了,他也无须受到这些劳什子的束缚。也许现在他一时半会还会有些接受不了,可以后若是他真是找了个自己心爱的姑娘,说不定还会感谢她呢。   

“你明天还会来看我么?”玉芳突然回过头来问她,婉玗一愣,他似乎还没明白自己的话。   

玉芳的脸色已经不大好了,苍白着脸,但说起话来更加温声和气。“我刚刚做了一个手术,旁的都吃不下,但是想喝乌鱼人参汤,你说过的这个很补。”   

婉玗听了心里松了一口气,面色也轻松不少。“我叫吴妈做好了送过来,上回也是她炖的。”原来他只是想喝碗乌鱼人参汤。   

“我现在的处境不方便让人知道,你能不能帮我送过来。”他对着婉玗勉强的笑了笑,看上去虚弱的像是要睡着了。“要用车子直接和梁伯说就成,旁的他都会打点好。”   

婉玗点点头。玉芳不再说话,闭上眼睛休息。   

出了病房梁伯送婉玗下楼去坐车子,在第三个拐角处,婉玗竟然遇见了欧洋,他穿着一个大白衣袍子,手里拿了一个检查本子,从婉玗身边擦过去,婉玗顿住脚步,回过头去叫他。   他回过身来看着婉玗,眼里带着惊喜,但随后看着婉玗身边的梁伯后,眼神中惊讶的神情倒是多了起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笑着问。   

婉玗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梁伯,只笑着说:“我来看一个朋友的,你在这家医院上班?”   “是,在外科。”他拍了拍手上的本子,道:“最近几天都在加班,倒是少了时间去瞧你。”   婉玗听着心里喜滋滋的,此时梁伯在一旁咳嗽了一声,婉玗只好同欧洋匆匆道了别,同梁伯离开。   

第二天周末,婉玗起了一个大早,她在家里穿着睡衣走来走去,安可出门玩去了,吴妈在厨房里炖着乌鱼人参汤,吴妈非常中意张玉芳,知道他受伤后心疼的不得了,一大早就去早市买了条肥大的乌鱼回来。小太太找姊妹去打麻将,现在张玉芳给的钞票,又让这个家活起来了一样,大家都面色红润,神采奕奕起来。   

婉玗也是神采奕奕的,但不是因为张玉芳,而是因为欧洋,他昨晚说了今天是周末,下午有空可以带她去电影院看最新上映的电影。婉玗一早起来就洗头洗澡,生平头一次,她非常仔细认真瞧着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微微带着婴儿肥的脸庞还算是白皙,五官也不是很突出的漂亮,顶多算个秀气,头发还算在女校里留的平刘海长直发,怎么看怎么像学生。婉玗想象着小太太的脸庞和发式。

不得不说,小太太是个漂亮的女人,五官也是玲珑精致,再加上她平时又爱打扮,什么牌子的眉粉最好,什么牌子的胭脂最细腻她心里透亮的很。她的头发是大的波浪卷,盘在头上,喷了巨多的发胶头油,不管怎么摇头晃动,那一盘波浪都纹丝未动。   

婉玗不清楚男人的审美观,因为父亲觉得小太太这种法式很时髦很好看,而在婉玗眼里顶多算是个古怪的帽子,还是戴的极不舒服的那种。

婉玗平时不化妆,也没有什么化妆品,可如今要去见欧洋了,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只觉得丑陋无比。婉玗翻遍自己的衣橱,心想自己甚至连一条新式的约会可以穿的漂亮裙子都没有。   

婉玗眼睛瞄到了衣橱下边的那个袋子,里头放在最新式的旗袍和最温暖的羊绒大衣,虽然婉玗不知道张玉芳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尺寸,但她穿着这两件衣服到真是极其的妥帖。她心里还清楚的记得自己那天晚上的“义正言辞”,可是她的手脚却不听从大脑的使唤,她走到了衣橱边,拿起衣袋子,穿上了崭新的旗袍。

站在镜子前左右照了照,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感觉整个人都靓丽了起来,像是一道风景线。婉玗把头发梳顺溜,换了一双深棕色的小皮鞋,婉玗其实就两双皮鞋,一双黑色一双深棕色,平时穿黑色的那双,那鞋底磨得很薄很平了,深色的只有在出席聚会时才穿,所以还保持着八成新。   

婉玗开开心心地下楼,却看到梁伯坐在沙发上,见她下了楼便起身鞠躬,很是谦和。吴妈刚巧从餐厅里头走出来,手里端着一个保温壶,看着她穿着新衣服眼睛笑眯眯的成了一条线:   

“小姐,这是刚刚炖好的乌鱼人参汤,梁先生在这里等你很久了,说是张少爷怕你在外头走路吹着凉风感冒,特意派了梁先生来接你的,车子就停在外头。”   

吴妈开开心心的说着,可婉玗明亮的心情却暗了一大半,她已经忘记答应了张玉芳去给他送炖汤了,婉玗看了看手表,离她和欧洋约定的时间还有一段时间,她可以去医院送一个炖汤然后折去电影院,时间应该是来的及的。

婉玗来到玉芳病房时,正巧玉良也在,他坐在床边同哥哥说着话,面色缓和不少,脸上都带年轻的神采。   

玉良见婉玗进来,便用鼻尖指了指婉玗,道:“看,说曹操曹操就到。”   

“说我什么呢?”婉玗放下保温瓶问,她一来就打量玉芳的面容,玉芳经过一夜的休养调息,面色比昨日要好很多。   

“说什么?说你长的是太普通,昨个梁伯在校门口可是认错好几个。”玉良上下打量着婉玗轻笑,他这么一笑,模样倒是同玉芳更像了。婉玗听着他这句话转身作势就要走,玉良忙伸手去拉,“诶诶……怎么说句话就要走了?”   

“那我留着干什么?”婉玗脸色微愠,“留下来听你们笑话我么!”婉玗扭头就要走。被玉良扑身给扯住袖子。   

“女孩子家怎么这么娇气,动不动就甩胳膊走人。” 婉玗甩掉玉良的手,冷着声音道:“男孩子怎么这么粗鲁,动不动就在背后议论别人。我的面容爹生妈养,你要是觉得丑了就把脸转过去,我又没扯着你的衣袖子叫你瞧了。” 玉良被婉玗一句话说的愣住嘴,他转过脸看了一眼躺床上看好戏的哥哥,叹道:“这多大点事呀,爷就没放心上!我下回不说总可以了。不过见你这样倒是难住我了,难不成香江的女人都是你这个模样。”

“我什么模样了?”

“牙尖嘴利的和野猫一样。”

婉玗“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原本愠色的脸也柔和起来。玉良这才知晓自己刚才给着小女子唬住了,也跟着讪讪笑了起来。“古人说的还真不错,唯女子和小人难养。”婉玗扭头瞪他,玉良已经不再上当,神色如常的转过脸同床上的哥哥道:“这个未来嫂嫂看着就厉害,我要是继续待着这还不知道要使什么绊子对付我呢,我有事走先了。”   

说完还未等婉玗开口,玉良就“蹭”的一声蹿下椅子,提脚出了病房。婉玗被他那最后一句话说的脸红。脸上原本的笑意也逐渐淡了下去。   

一直未开口的玉芳看着她脸上一点点变幻的神情,他是知晓她的心思的,开口道:“玉良的话你别放在心上,他平日里胡闹惯了。至于你我的事……等我日后身子好了会处理的,这事一时半会急不来。”   

婉玗低着头不出声,她知道玉芳话说的没错,她同他的婚约,怎么可能就凭着她一人的意愿说不成就不成的。

如今父亲败落了,昔日的酒肉朋友都是唯恐避之不及,唯有这张家还在接济着,明里不多说,暗里瞧那小太太安逸的神情也就看得出来。况且听父亲说,张家已经是江州有名望的大家,他们自小订下的亲事,也不可能不顾及家族门面说毁就毁的。   

所以若是毁了婚约,父亲肯定是第一个不答应的。就如同小太太说过的,她不能一个人享着自由,到底还是要顾及家里人,况且。眼前的张玉芳也并非咄咄逼人之人,待她一直都客气着,当日她一时气话说出口,他也没有动气的意思,如今他已经开口说要从长计议,已是在帮着她。   

这点她还是通透的。   

婉玗抬起头对着玉芳笑了笑。也许眼前人也是受着着家族所累呢?玉芳眼前突兀多出一个家道败落的未婚妻,搁谁身上都一时半会难以接受,而他一直以礼相待已是很好,所以眼下她也有什么理由再为难正在养伤的他呢。   

“谢谢你。”婉玗真诚的感谢,她并非无理取闹之人。   

玉芳被她突然的微笑给愣住了,相处几天下来,这是他第一次瞧见婉玗发自肺腑的笑,就像是他面前一朵含苞待放的栀子花,他日日去浇灌花骨朵,它却迟迟未开,可如今就这么“呼”的一声毫无征兆的打开了花瓣,让人瞧着美得惊讶。玉芳侧过脸笑了笑。   

“你安心便好。咳咳……咳咳……”   

婉玗连忙伸手倒了一碗汤递给他。玉芳伸手去接,他的手指白皙修长,骨节分明,他慢慢地喝着汤,模样斯文极了,婉玗一手撑着脸,在床一旁同他说话。   

“你那个弟弟还真是奇怪,昨日见他还是板着脸,一脸严肃认真的模样,像是黑脸的罗刹,今天再看,整个人倒是和善了许多。”婉玗脑海里回想着玉良昨日和今日的脸庞,神色变化还真大。   

说到弟弟,玉芳放下碗眼里有点深沉,只是叹息:“这个都是做给旁人看的。他过得一点也不比我轻松。”玉芳话语一顿,转过眼去瞧婉玗,眼神里又温暖起来,笑,“这身裙子你穿着还真是好看。”   

婉玗被他这句突兀的话给羞红了脸,她故作生气地嗔了一句:“还想不想好好说话了?”可随即想到还有和欧洋的约会,“啊”的叫了一声,婉玗抬头去看挂钟,还好时间还不算太紧。  

“我还有些事,要先走了。”婉玗神色开始急忙起来,玉芳抬着眼看她收拾东西,眼神里闪过一丝寒意,随即温润,轻声问:   

“你明个还来看我么?”

又是这个问题?!婉玗看着玉芳一脸认真的面容,即使是认真严肃,玉芳的脸庞都带着温暖的神态,他的笑眼像是两弯小月牙,冲着她招手。婉玗沉浸片刻,指着桌上的保温壶,道:“我这保温壶还在你这呢,你赶紧把汤喝了,我明天来取。”

看过《浮华如梦:漫长的婚约》的人也喜欢
我家二爷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已完结
——你说世上最值钱的是什么?——金山银山。——不…
点击阅读>>
金枝欲乱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连载中
她是正一品夏侯公主,誉王护之如命的皇妹。八岁的她…
点击阅读>>
血色浪漫(清穿NP)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连载中
数字军团很美好,但大部分清穿文只能收一个,其他则…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