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暮云归雪

号狼令

作者:明相时 更新时间:2016-08-04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綦连宇也怔怔的,不能相信眼前这个儒雅的年轻人居然高居二品,是此次送亲的央国钦差,方才只是一句话,不怒不威,气度高逸,居然所有央人住了手,只觉得此人极不简单,何况,綦连宇也不想闹到此刻两国不和,于是道:“你们央国的公主好生厉害!我们月国诚心希望与央国交好,先放了太后,我们既往不咎!”

沈霄转目望向清平,清平执着匕首扣住太后,仍是不愿放弃。

沈霄一步步走向清平,温和地说道:“殿下,把匕首给我吧!”

“你也认为我自私,我错了?”清平对着沈霄摇摇头,儿时最好的伙伴,今日居然送她和亲,心中千般委屈。

“我自然认为你没错!可如果今日你一走了之,两国生灵涂炭,即使你人在山水间,心中又能安乐吗?”

清平心疼地看着眼前清瘦苍白的沈霄,眼泪夺眶而出:“我不要和你一样,被各种人,各种责任束缚,每日身不由己,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能开心。本宫也从不稀罕做个温良恭俭的淑女,只要不存恶念,也就对得住自己了。来世怎样,都是屁话,本宫只要这一世活得潇洒痛快!”
沈霄眸光闪闪,最终只是定定望向清平说了一句:“若信我,把匕首给我。”

清平深深看着沈霄,多年来,清平宁可不信自己,也必相信沈霄,只是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迟疑了一会儿,清平终于缓缓将匕首交到了沈霄手上。这里,满堂的人才松下一口气。沈霄将清平掷地的凤冠递到綦连风的眼前,说道:“我央国清平公主,至情至性,善良美丽,从今后托付徵王,还望徵王珍惜。”

说话间,綦连风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沈霄,口中说道:“多谢央国太子殿下与沈大人垂青,本王定不负厚爱。”

说着,他接过凤冠,走向清平,亲自帮清平将凤冠端正带好。沈霄自转向月王、王太后,传达央国太子的友善之情。底下众人见此情景,于是又言归于好,乐工们重新捡喜庆欢快的曲子奏起,众内侍侍女急忙将才毁坏的物品都撤了,重新更换崭新的上来,同时也有许多医官上前,检查众人伤势,好在也无重伤,包扎妥帖之后,并无大碍。只是经过方才一闹,两国大臣相对皆是满脸尴尬。

一时喜堂又重新布置妥当,沈霄见差不多了,走向正中,底下纷纷静下来,听他向众人朗朗说道:“我央国与月国自古对峙,已历千载,央国居中原,农耕为本,月国盘北地,重骑射,两国一衣带水,相交相阀,千年间各有胜负,然归于两国百姓则是一样的伤残苦痛。如今月央经济互惠,商贸互通有无,从此停战止戈,睦邻友好。承蒙月王盛情,我央国太子为表诚意,答应月国的求婚,愿将皇妹清平公主嫁月国徵王为王妃,希望月央两国亲如一家,永修同好。”

顿了顿,沈霄望着底下许多人因刚才一番“大战”,或蒙半个头或缠一只手臂,微微一笑:“自古好事多磨,月央两国磨了千年,终成今日之好,清平公主殿下与徵王殿下佳偶天成,姻缘一波三折,经此轰轰烈烈的一战,日后必定要如胶似漆,蜜里调油了。就是在场诸位不打不相识,今日一会,怕要永生难忘了!日后相见,再要切磋,别忘喊了本官来观赏。”

言毕,底下众人也“呵呵”笑了,方才紧张尴尬的气氛顿扫,綦连宇也点头笑道:“钦差大人所言极是!两国修好得来不易,从此秦晋一家,再无嫌隙。和亲大礼,继续举行!”

底下众人山呼“万岁”,满堂祥和,婚礼如序进行,两国贵宾笑闹欢庆一片。到得掌灯时分,王府大张喜宴,因是月王钦赐,席上尽是龙肝凤胆,极尽奢华,席下是各样歌舞升平,杂戏闹天。月王及太后共坐主位,以下是沈霄与李湛面东而坐,徵王与清平二人面西,以下是两国权贵。席间,众人觥筹交错,把盏言欢,说不尽的祝福月央两国祝福新人的套话,再无人提及方才清平那一闹。

沈霄本不饮酒,奈何月王与众人极力殷勤劝酒,勉强饮了几口,只觉得心口又痛了起来,于是不再说话,再有人敬酒,他只淡淡而笑,全由李湛代饮了,好在李湛是海量,饮翻了全场。清平看着众人,到底觉得无趣,自顾大饮大嚼起来,也不理会身后年长的宫娥直瞪眼。

倒是綦连风,自上而下亲至每个席上,礼仪周到的将所有来宾敬了个遍。让许多宾客受宠若惊,都说徵王往日冷峻桀骜,今日娶到央国公主,大约总是春风得意的!待綦连风一圈人敬完,已有了六七分的酒意,回到自己位上,睨视对面的沈霄,笑道:“今日多亏沈大人及时到场,不然本王身旁焉有王妃?来来来,本王要再敬主婚人一杯!”

“徵王与公主殿下是天赐良缘,众望所归,沈霄岂有寸功?”沈霄又道:“徵王今日大喜,醉了不好,这杯免了吧!”

“不,沈大人太过自谦!”綦连风继续带着几分醉意笑说道:“今日喜堂上,如此力挽狂澜,化干戈为玉帛,简直彪炳千古,永载史册。本王实在永生感激!也罢,沈大人不给面子,本王自饮一杯!”

看着綦连风笑着一口干了,沈霄只觉得心中寒凉,他眼中明明没有笑。

王太后见綦连风与沈霄说的热闹,也笑道:“哀家久仰沈大人大名,年轻有为,多才多艺。听闻不仅一手丹青师自镇国公,更精晓音律,尤擅古琴,不知今夜可否为众宾奏上一曲,也为和亲之喜传段佳话。”

沈霄刚要婉言拒绝,綦连风开口道:“沈大人的琴音,本王也是追慕已久,今夜景致清朗,云月相逢。若能闻得沈大人一曲,余愿足矣。”说毕,望向沈霄。

沈霄抬眼望月,皓月凌空,缓缓穿云而过,忽而心中一酸,今夜一逢,后会无期了。于是拱手道:“承蒙太后娘娘抬爱,徵王不弃,下官献丑了。”

底下众人都听说沈大人奏琴是一绝,个个屏息凝视起来,场面瞬间安静下来,只见高台上一人一琴,此琴,丝弦起落间音浪空回幽婉,乃存世的三大名琴之一,鹤鸣秋月。此人,本就是谪仙,添了几丝酒气,疏离挥洒间,犹在人间犹不在人间。琴音温润,沁入心脾,众人遥望沈霄,也是痴了,也听不出来他奏的是什么曲调,只是随着他玉指起拨回还,心中再没有一丝杂念。起先只觉得风月俱静,万物美好,既而胸怀涌荡,天地苍茫,亘古虚长,本已望穿浮世,可偏偏心底还有那深深一痛。一时间,底下诸人无不泪流满面,只是要哭,又莫名何故。

正在此时,忽听另一支乐声由低渐高徐徐奏起,初时并不经意,与沈霄琴音协奏相和,渐渐相缠,难分彼此,片刻之后,这支乐音与沈霄的曲子此起彼伏交缠相斗,自成曲调,且内力浑厚,慷慨雄壮。

众人这才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綦连风已醉酒离席,一时兴起,抚着玉埙颠颠倒倒吹奏起来。在场月人却无不神情恭敬肃穆,让所有央人震惊的是,除太后仍是坐着,月王已离席肃立,其他月人全部跪拜在地。

清平不以为然,怡然拿牙签慢慢剃着牙缝。她身后的那名老宫娥实在看不过去,俯到清平耳边正色道:“王妃,快起立!”

清平好笑:“放肆,凭什么呀?”

“王妃有所不知,我们徵王的埙声最不寻常。代表着我们月族最神圣的声音,若是大曲所有月人闻之皆要膜拜,便是寻常的随曲,除太后月王及王妃外,皆要跪地恭听,你如今是王妃,虽不用跪地,但也要离席端立。”

清平不由结舌:“这么麻烦,本宫在央时,怎么从未听说?”

“此乃我月族流传千载的圣令,从不对外族提起,日后老奴自然对王妃详述。还请王妃移驾!”
清平扫了眼四周,果然月人都已跪地,连月王都肃然起立,自己也只有站了起来。

央人正莫名其妙,忽然由远及近响起阵阵狼嚎,不知从哪里冲来大群野狼,一双双狼眼莹莹泛光,奔跑跳跃着迅速占领了席间所有的空地。在场的央人,文臣的腿都吓软了,武将们各个拔刀向剑,准备血战。月王扫了眼綦连风,脸色极是难看,清“咳”了声,说道:“贵宾莫怕,狼乃我族圣灵,如今听了徵王的召唤,特来贺新婚之喜的。”

高台上沈霄仍奏着古琴,听不清底下在说些什么,綦连风的埙声却转为欣快,众狼也随之欢欣鼓舞,更有两只小狼跃上沈霄的高台,在沈霄衣袂飘举处欢快跳跃似舞蹈。沈霄不惊不惧,反朝小狼宠溺地微微一笑,那两只小狼索性窜上琴台,连咬带抓,只听“噶嘣”一声,居然把沈霄琴弦咬断。底下众人不禁惊呼,大喜之日,断了琴弦,如何是好!而两只小狼更肆无忌惮,三下两下顺着沈霄衣袖又跳到沈霄肩头,眼看就要攀到发冠上,实在太不象话!沈霄摇摇头,无奈取下腰间的玉埙,也缓缓吹了起来,埙声竟也纯熟悠扬,小狼们听了埙声,顿时极是乖巧,利落地跳下肩头,匍匐在沈霄脚边撒娇耍赖,亲昵非常,一片其乐融融。

沈霄竟有和綦连风一样的玉埙,居然也可以号令狼!所有月人若惊见神诋,山呼:“我们的明月之神!”并且齐齐向沈霄膜拜下去。

高台上沈霄看见小狼们正满心欢喜,忽然听到底下众月人的山呼,才发现跪了一地的人,不由惊得一身冷汗,暗道不好,冲下高台,向众人道:“各位快请起,不知各位因何向下官跪拜?”

看过《暮云归雪》的人也喜欢
我家二爷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已完结
——你说世上最值钱的是什么?——金山银山。——不…
点击阅读>>
一生相伴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连载中
你会一直陪着我吗?小女孩问到。少年很是随意的答,…
点击阅读>>
悠哉兽世:种种田,生生崽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连载中
一跤跌倒兽人世界,被一头花豹强掳回家,白箐箐的心…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