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帝宠之嫡妃难惹

第025章 无可皈依

作者:莫如 更新时间:2016-05-15 授权:蔷薇书院 返回目录页>>

蓝烟微蹙了眉头懒懒地窝在临窗的软榻上,双瞳凝睇着窗外耀目而充沛的日光,始终弄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因感了夏日的时气,才这样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还是借着时气来病了这么一场的。

她是极怕热的没错,也会在不堪忍耐的酷暑里精神萎靡,身体虚弱。可她如今寄身的这具身体却是个惯受层层衣裳包裹的,不该也这样受不住暑热才对。凌乱如一团麻的脑子里,却怎么也理不清个头绪来。

人在病中,难免极易萌生出消极的情绪来,自入宫后一向心境平和的蓝烟,亦未能免俗。

在她胡思乱想的某个瞬间,忽觉似乎就这样地死去,也不值得有什么畏惧与留恋的。于这一世,她那始终无可皈依的心,算得上是了无牵挂的。死,对宛在囹圄之中的她而言,或许是唯一的救赎。

这个不着边际的念头,若流星一般在脑中一掠而过。事后,连自己都觉得惊心与心悸,惊诧于自己如何竟也冒出了轻生的念头来。

再次抬了眼望窗外,蓝烟在心里感慨到或许真的是这个夏天过炎热了,似个摄人精血的妖怪一般,不止吸走了她的身上的精气,也吸走了她的所有心气。

蓝烟转眸睨了一眼,在旁为她打扇着的秋荷,感念起这些日子以来,她与云婉的不辞辛苦的照拂。俩人不但要为她这副病怏怏样子而担忧,用了十二分小心地在跟前侍候着,还挖空心思地想踅摸出个让她吃得下,睡得香甜法子。

又是在屋里放新打上来的沁凉井水,且要留心着时辰换上新水;又是夜里守在床边轮流地为她打扇,任她怎样赶都不肯走。即便因她佯怒一时去睡了,却又会趁着她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溜进来,仍旧为怕热的她送上徐徐凉风。

细想一番,蓝烟竟是惭愧不已,眸中带了泪光,即便仅是为了安她们的心,也该打起精神来。而不是一味地溺在病中,放纵自己的悲怀。

这一日,云婉在榻前手上缓缓地打着扇,一面望着似睡非睡的蓝烟,笑道:“咱们轩中树木多,四下里浓荫遮蔽的,昨个儿奴婢站在那树荫下,竟觉得反而比屋里要凉爽。今儿个起了风,想必更凉快不过了。奴婢瞧着娘娘整日呆在屋里,不仅闷热还不透气,精神自然也便好不到哪里去。以奴婢看,不妨于院中找处浓密的树荫,摆了贵妃榻躺着岂不比这不透风的屋里要凉爽舒坦。娘娘去了外面,才知奴婢这话所言不虚呢。”

虽说惯常看人下菜碟的内务府,不知因何没像前次那般停了紫铭轩的用度,却终因娘娘失了宠,内监的态度日渐不及先前恭敬不说,送来的一应东西也是逐份都减了量的。

主子受不住热,而轩中每日所用的冰数实为有限,不能在屋里多摆了冰盆。再者她们也怕主子被寒气侵了身子反倒是添了病症,而不敢摆多了。故此,想到汲取沁凉的井水摆在了屋里,也一样能降温,却又不怕有寒气。

如此主子方才睡了两夜安稳觉,膳食也能多用几口了,倒也恢复了些许精神。她与秋荷见了,心里这才松了口气。

今日起了风浓荫下颇为凉爽,若是能劝动主子去外面走动一番,也可破一时之闷,自比在这屋里强得多。不仅自己劝着,也拿了眼示意一旁的秋荷。

“云婉姑姑说的很是呢。瞧着小姐这副病歪歪的样子,奴婢真是担心的不得了呢。小姐也不让奴婢们请御医,说什么饭都进不了多少,那苦药更是入不得口了。那便上外面走走也好,总比老这样在屋里歪着得好,走动几下,说不得晚膳还能多用几口,能吃下饭了,人也就有了精神。”收到云婉的眼色,秋荷也在一旁力劝,神色忧心而紧张,似怕蓝烟一口拒绝似的。

歪着的蓝烟,缓缓地张开了眼,望了两人一眼,有气无力地扯出一抹笑,“云婉的话,向来是不错的,我哪里又有不信的。既然你们都这般说,那就出去走走吧,我也是在屋里呆的有些厌烦了。若不是外面的日头毒辣,怕受不住那扑面而来的热气,身上又没有几分气力,我早便去院中溜达了,又哪里要你们说这么一堆话来劝。”

两人笑着相觑了一眼,一个喜眉笑眼地转身去了外面安排,一个喜上眉梢地扶起蓝烟,有条不紊为她收拾起来。

那段时日,是蓝烟入宫以来最为糟糕的状态。于她,宛如一场梦魇,堪称她淡泊平和的宫居生活里的一段不甚光彩的历史。

迄今为止,每每想起,自护己短的蓝烟仍会忍不住地妄想着,若是能从脑中抹去那段过往便好了。

天色由幕转夜,透着些许微蓝的天幕上,悬了一轮如半壁的上弦月,散缀着一天如美人眨眼的星斗。蓦地,习习晚风乍起,一时满耳嘈杂的蛩音与潇潇的竹声交相辉映,宛若波澜迭起之势。

正于听潇亭中纳凉的蓝烟,临风而立,嗅闻着扑面而来的夜风不知从何处裹挟而来的一段温香,谛听了一回蛩音与竹声,复又翘首望了一回银汉迢迢的星空。犹未尽兴之时,那边紫铭轩的大门倏然开启,一抹女子的身影闪了出来,自明亮的灯影里望了听潇亭而来。

只见她快步走至近前,语带埋怨地道:“小姐也太不当心自己的身子了,病刚好没几日,偏只管贪凉吹着这夜里的凉风。快些随奴婢回去吧。”

蓝烟从善如流,在秋荷搀扶下,笑着聆听着她的念叨,与响彻月夜的一林修竹之声,一同回了紫铭轩。

大动干戈地病了一场,她恍若重获新生,与去日的一切做了个彻底地了断,一如耳畔渐渐不闻的竹潇声。

翌日清晨,初升的日头露出第一缕晖光时,蓝烟一改往日的慵懒早早地起了身。着实让云婉与秋荷受惊不小。

“小姐今儿个起的真早,这是打算出去呢,还是要做什么?”秋荷用密密的篦子给蓝烟通过了头,又笑道,“小姐若是想出去的话,奴婢便给小姐梳百叶髻吧。”

蓝烟回之一笑,道:“不出门,绾个荷髻便行。”

秋荷手脚麻利地梳好了,又开启了妆台上的红漆的头面匣子,一层一层地挑拣了起来,“那就带那套虫草花金镶玉的头面,正可配了这个髻。”

“随你。你说了好,那定然是错不了的。”蓝烟的手把玩着玉镜妆台前静置着的柳曲木的梳子,无所谓地笑道。

秋荷取出那套头面首饰,欢喜不尽地道:“这套头面真是巧夺天工,肯定是哪个有名气的匠人所制的,也只有手艺精湛的匠人才能做得这等精巧细致。瞧这些蝴蝶,蜻蜓什么的,还有那荷花,兰花都跟真的一般。这套头面还是上次皇上赏给小姐的呢。上回小姐人没回来,皇上却让人送来了几盒珠光宝气的头面,轩中人人见了都说好看的不得了。小姐一回来却看也不看一眼,只让奴婢收起来,总也不见小姐戴。这头面放得久了,款式也就不新颖了,再说这么些头面一日一套的也能戴上个把月呢,白放着真是可惜了。平日虽说小姐总也不大出门,但在轩中戴也是一样的,万一哪天皇上来了……”

秋荷一边悉心地为蓝烟佩戴着头面,一边絮絮地说了个没完没了,转而,声音又突兀地戛然而止。正欲插上发髻的一支荷花簪因她手一抖,忽而掉落在铺着红毯的地上,只发出轻微的可以令人忽略的声响。

而秋荷却犹自未觉,只顾了偷眼朝一直很安静的蓝烟看去。

此时的秋荷后悔不迭,今日自己是中了什么邪,好端端的为何总在小姐面前提起皇上来。小姐前几日病成那样,也未尝见皇上来过一回,想必眼下有了新欢早就把小姐抛到九霄云外了吧。

之前她还总希望小姐能对皇上多上的点心,如今看来还是小姐看得明白,想得透彻,知晓皇上爱博而情不专,早早便不对皇上的宠爱抱有任何幻想,才能在失宠后依旧保持一颗平常心。

可是失宠后的小姐,还是借着时气大病了一场。那时看着小姐那副病歪歪的样子,心里真是煎熬的不行,只担忧小姐万一有个山高水低的,她可怎么跟老爷与少爷交代呀。那些日子,她背了小姐没少淌眼抹泪的。

还好小姐缓了过来,病愈后也并未见与往日有什么不同,她才得以放怀心安。如今她竟无意间几番不合时宜地提起了皇上,不是成心败坏小姐的好心情吗?

蓝烟俯身,捡起地上的惟妙惟肖的荷花簪,在掌中把玩了片刻,也不由地出声赞了声“当真做的很逼真,倒也颇有些趣味。”又递到秋荷手中,面上的笑一丝芥蒂也无,道:“簪上吧,做事情怎么这般毛手毛脚的,都不像平日的你了。”

看过《帝宠之嫡妃难惹》的人也喜欢
快穿之肉好好吃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什么?我只是晚上躲在被窝里看肉肉,结果一觉醒来却…
点击阅读>>
(快穿)攻略哥哥篇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嗷,哥哥粗来啦~~1.吸血鬼2.将军3.X文4.…
点击阅读>>
春风绿江南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山连水,叶衬花,青山伴古寺;雨随云,星拱月,春风…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