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一生一世寂浮生

第5章 不想侍寝

作者:无心树上无花果 更新时间:2018-01-04 授权: 返回目录页>>

“把早膳撤了吧,本宫不想用膳。”

她撂下筷子,觉着烦闷,走进院子里。

看着院子里熟悉的一切,浮生的心情没有好多少,反倒是沉重了许多。

她穿了一身蓝白色的衣裳,头上的簪子也是素银的,看起来不像个皇后,连妃子都不像。

蓝天白云,天气格外的好。进宫两日了,不知父亲母亲怎样了?

微风想要吹走她的愁意,然而却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倒是雨点般落下的花瓣,引起她了的注意。

再美的花瓣,终究还是逃不过没入尘埃的宿命。

浮生长叹口气,走到石凳上坐下。心道:“不知道现在,他在干什么呢……”

芍药从门口跑来,踏碎了满地的白雪,眉开眼笑地对她说:“皇后娘娘,姜公公来了。”

“姜公公好。”浮生知道姜公公是皇上身边的人儿,懈怠不得。

行完礼,姜公公带着四个奴才和四个侍卫进来,说:“皇后娘娘,这几个奴才,侍卫,都是皇上钦点给娘娘您用的。皇上还说,晚上要来用膳,娘娘您可得准备着点儿了……”

有那么片刻,浮生失神了。

姜公公前面的话,她不怎么在意,可是后面的话,却令她心慌。

过来用晚膳,预示着她要侍寝吗?

她不想侍寝。

可是,怎么办?

装病吗,不可能,宫里的太医她一个都不熟,谁来证明她病了呢?

直接拒绝,恐怕慕容瑾御会龙颜大怒,届时,连丞相府也要受牵连。

送走了姜公公,浮生坐在石凳上,扶额发愁。

百合和芍药相视一眼,满心疑惑。

娘娘这是怎么了?侍寝还不高兴?

要知道,皇上是多么优秀的一个人啊,爱慕他的女子多的是,怎么自家主子被翻牌子不仅不高兴,还满脸的惆怅?

着急与无措的时候,时光总会过得特别快。

一晃眼,天快黑了,浮生踌躇不安,不知道要怎样应付侍寝。

浮歌从房间里出来,脸色相当不好,尤其是看到院子里的浮生的时候,白眼都快翻上天了。

她既不行礼,也不问安,走过来直接坐在石凳上,提着茶壶倒茶喝。

她娇纵惯了,浮生也不好说她什么,反正是在自己宫里,她想怎样便怎样吧。

不过,看到浮歌,浮生倒心生一计。

她拉住浮歌,走进殿里,浮歌尽管不情愿,也不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甩开她的手,随她进了房间。

站在浮生面前,浮歌没好气地说:“皇后娘娘,想干什么?”

浮生知道她还在闹别扭,直接开门见山地说:“你想不想侍寝?”

第八章:心有所属

“你,你想让我侍寝?我?”

浮歌不可置信地指着自己,再三问。

浮生点点头。

她尊重浮歌的选择,不会强迫她。但在心底,隐约的,她就觉得,浮歌一定愿意侍寝。毕竟同在一个屋檐下那么多年,对于浮歌,浮生还是了解的。

浮生看着她,想了想说:“愿不愿意,是你自己的选择,我不逼你。”

浮歌尽力掩下心底欢喜的情绪,面若无事地点了点头,

眼里的喜悦却怎么也藏不住。

“好,你随我来。”

浮生并没有多高兴,毕竟只是意料当中的事。而且,浮歌本性不坏,以后定能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总好过在这深宫中,白白浪费了大好的青春。

然而,自己这个做姐姐的,却亲手把她往火坑里推。虽然这是浮歌自己的选择,但浮歌毕竟年轻气盛,自己本来就不应该怂恿她,葬送了她一生的幸福。

想到这里,浮生又问铜镜前的浮歌:“你真的想好了吗?”

伴君如伴虎,她此刻也有些后悔,实在不想浮歌步她的后尘。

浮歌以为她想反悔,重重地点头。

浮生看了她几眼,也不再多说,为她上妆。

透过铜镜,可以清楚地看到浮歌的笑颜,和染笑的双眸。

罢了,做姐姐的,只管尽力保护好你就是,其他的,你自己做主吧。

……

“参见皇上。”

“起来吧。”

晚上,慕容瑾御如约而至。浮生带着浮歌一起来到宫门口迎驾,慕容瑾御牵起浮生的手直接进入浮生殿,没有多看打扮得明艳动人的浮歌一眼。

用晚膳时,浮歌自请帮忙布菜,慕容瑾御没有反对,浮生看了她一眼,也不说话。

浮歌笑盈盈地站在一旁伺候着,可见慕容瑾御不为所动,她的笑容明显也僵硬了点。

气氛诡异极了,浮生也不知该怎样开口和他说话。她不清楚慕容瑾御的脾性,觉得他不爱多说,她只好专心吃饭。

第一次和皇上一起同桌吃饭,她真的非常不习惯。

用膳过后,天色也晚了,浮生见时机成熟,福了福身子对慕容瑾御说:“皇上,臣妾这几日初到宫中,身体不适,就请浮歌侍奉皇上就寝吧。”

慕容瑾御挑眉望着她,拉过她的手:“身体不好,让太医瞧瞧。”

“不,不必了,只是有些疲惫,修养几日就好。皇上明日还要早朝,早点休息吧。”

他抬眼望她,眸子染了笑意:“朕的皇后,真是大度。你退下吧。”

后面这句话,他是对浮歌说的,丝毫不留情面。

浮生还想说什么,慕容瑾御先开口了:“皇后既然乏了,就该好好休息。”

浮歌满眼惊怒,忍着泪不甘地退下。

季浮生,你是专门想让我闹笑话是吗?早该知道你没安好心,我季浮歌记下了!

她恼羞成怒,推开房间的门,用力砸上。

浮歌走后,良久,他问:“你不想侍寝,对吗?”

浮生有些心慌,但见他没有愠色,心想,倒不如坦诚相待。便咬咬牙,承认了:“是。”

她跪下,额间尽是冷汗,袖袍下的手攥得死死的:“皇上,臣妾已经有了心上人。”

第九章:坦诚相待

慕容瑾御的目光呆滞了片刻,转瞬即逝。胸口有有点空空的,像是被剜走了什么,周身的气场变冷。

“那……”

他想问,那你为什么要进宫。只是,还没问出口,他先自嘲了。明明就是自己一纸圣旨把她送进宫来的,与她何干?

浮生并没有等到他的下言,忍不住悄悄抬头看他,结果却正对上他的眸子,冰冷刺骨,她又刷的一下低头。

她捧出一颗真心坦诚相待,他是否接受,那是她的造化。君心难测,她虽然觉得这样做风险很大,但若是以后被揭穿,下场会更惨。倒不如私下先说白了,反正早死晚死都是死。

而且……她真的不想侍寝。

浮生殿里只有他们二人,烛影摇动,房间明明很亮堂,但此时此刻,好像突然暗了,烛光显得渺小卑微,随着浮生忐忑不安的心一起跳动,时而噼啪爆响。

他知道她在害怕,因为她屈礼跪在地上,身子都在发抖。

他也知道,她在坦诚与欺瞒之间,选择了前者。

僵持了很久,浮生弯着头,咬着下唇,却见一双黑色的鞋站在她的前面。

她被一双大手扶起。慕容瑾御扳正她的头,她的目光对上他的眸子,听他一句一句地说:“无论你做什么,朕都不会怪你。”

看着她空了一瞬的目光,慕容瑾御的双眸染上了笑意。他一把抱起怔住的她,放在床上,眼底染了笑意,说:“那,朕等你。”

氤氲着泪花,许是因为感动,浮生的头埋在他的怀里,两行清泪滑下。每一滴泪里,无不映着满心的感动与欣慰。

这一夜,他是抱着她睡去的。

然而,并没有想象中的温馨,至少对于浮生来说是这样的。

半夜的时候,浮生居然踢被子。

好吧,她是醒着的,只是想从他怀里出来,只好不停地蹭啊蹭,蹭啊蹭。

然而蹭得频繁了,总有被发现的时候。她不知道,慕容瑾御已经看了她很久了。

感觉到他的气场不对劲,她消停了一会儿。一会儿,她又开始往外蹭。

然后慕容瑾御睁开眼睛,借着窗外的月光,盯着她:“皇后,再踢被子,朕现在就把你办了!”

浮生:“……!!!”不动了,不踢了。

慕容瑾御一把捞过她,抱着怀里的人,满意地睡去。

是的,没有温馨,只有惊吓。

其实前半夜他也没睡着。

天知道他其实是在想——怎样对付自己的情敌。

就像父皇说过的:“成全”这种事,是要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才去做的傻事。和情敌斗,阴的阳的光明正大的阴险狡诈的,全都用上,只要不伤到想保护的人,那就去做。抢女人,就是要不辞辛劳不卑不亢不择手段!

我们的皇帝陛下,第一次觉得自家爹说的真的很有道理。

他没有问那个人是谁。问了,反而不好做事。以他的人脉,要找到情敌,不是难事。只是,要怎样对付呢?

杀了?她会恨他一辈子。

暗杀?她会伤心一辈子。

赶出去?她恐怕是舍不得。

骗她?他做不来,而且她还是会伤心。

慕容瑾御知道,一道圣旨,让她与自己心爱的人分离,对于她来说,俨然已经是一种伤害。再在伤口上撒盐,到最后,恐怕她真要恨他一辈子。他才不会去干这种傻事。

否则,鬼才晓得,当她说她有心上人的时候,他多想把那个情敌揪出来宰了。

总之,所有能伤到情敌的方法,都被慕容瑾御一一抹杀掉。理由只有一个:这样做,她会伤心。

所以我们的皇帝陛下,第一次因为要打败一个人,而犯了愁。

看过《一生一世寂浮生》的人也喜欢
我家二爷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已完结
——你说世上最值钱的是什么?——金山银山。——不…
点击阅读>>
血色浪漫(清穿NP)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连载中
数字军团很美好,但大部分清穿文只能收一个,其他则…
点击阅读>>
金枝欲乱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连载中
她是正一品夏侯公主,誉王护之如命的皇妹。八岁的她…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