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殡葬笔记

第21章 鬼姻缘

作者:忆珂梦惜 更新时间:2018-01-04 授权: 返回目录页>>

暗室没有光亮,就进来这里也是蜡烛,每一次爷爷度魂,办完死者后事都要进暗室休息。他说只要静下心来才能休息好,暗室就像与世隔绝的另一个空间,隔音性好。

爷爷给我说这个暗室,其实是有来历的。

他看上这里买来做丧葬店的生意,也就是看上了这间暗室。暗室是哪一个年代存在的,就我爷爷跟原房主人也不是很清楚。

原房主人出国了就再也没有回来,按照爷爷最初的推断,这间暗室是用来预防战争藏身用的。

所以才会修建得那么隐蔽牢固,用坚不可摧来形容也不为过。

爷爷把自己的棺木放在这里,他安心,放心,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被我这个不孝徒给借出去了。

暗室不但结构牢固,秘密通风性能良好。

如果遇到危险,在暗室呆几天,只要准备好吃喝保准没问题。

就着火盆,把一百封情书烧给吴胜秀。

一百封情书还没有烧完,隐隐听见抽泣声。

“吴胜秀。”知道她在,我也就放心了,怕的就是,季晓莹今天出丧,她去捣乱。

吴胜秀出来,手里捧的就是那一百封情书。

情书里倾注了周笑前部情感,还有忏悔之心。

周笑能感动吴胜秀最好。

这样可以省下不少麻烦。

出丧最怕的事,就是出幺蛾子,我想要是没有吴胜秀,季晓莹的丧事应该很顺利。

“好了,都过去了,我可不想你变成摄青鬼,要知道你跟周笑的姻缘还没有尽头,你们俩命中注定有一场鬼姻缘,所以等我把季晓莹的事办完,就免费给你们操办一场阴婚。”

棺盖咔哒一声响,周笑出来,拉住泪水涟涟的吴胜秀对我行大礼。我说:“别,受不起,你们要谢就谢我爷爷。”

吴胜秀跟周笑默默无语对视一眼,冲我苦笑一下,两鬼双双回到棺材里,单等我操办完季晓莹的事,就拜堂成亲。能化解吴胜秀心中怨气,能成就一段阴婚这可是多出来的阴德。

完事我要去季晓莹家了。

不、应该是迟志平家。

在去的时候,在店门口张贴一张纸,纸上说明今天有事做。要买柜台里物件的,就把钱放哪,该买的就买,不用客气。

丧葬店开张以来,爷爷都是这么做的。

人不在,丧葬店门洞大开。

柜台里的东西也不会少,除非那个不开眼的来偷拿死人用的东西,那么他的死期就到了。

要知道丧葬店里除了我们,还有那一溜儿排列整齐的纸扎人。

丧葬店这种地方晦气,一般稍微正常的人是不会赖账偷拿死人用的东西。

所以我大可以放心的去做自己要做的事。

不得不说,迟志平家的确有钱。

老远就看见爷爷张罗人搞的灵棚是最上档次的,高雅华美,结合多姿多色的灯光效果,精彩靓丽。

我来得有点早,宾客还没有来齐整。三三两两的帮工跟宾客在悄声谈话,有闲心的坐在灵棚里烧纸看守引魂灯,整个这一片都被迟志平包了,那边临时开出来一条进出的道,这边是迟志平办丧事专用道。

可见迟志平的背景有多复杂?

比普通遗照大三倍的巨幅遗照高高悬挂在灵棚门楣上,遗照上的季晓莹气质魅力依然,那是风姿绰约一笑百媚生。

有一位西装革履,穿全身黑虽到中年却风采却依旧不减当年的男子,我敢断定,他就是传说中美男子风度翩翩的迟志平。

乍一看,根本就看不出他曾经替人坐牢过。

他站在灵棚门口张望我进入的富豪小区大门方向。

我这是替爷爷做完这场逝者的身后事,所以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对各种有可能发生的意外事件。

深吸一口气,故作轻松,大步流星朝迟志平走去。

就在我要走近迟志平的时候,斜刺刺出来一女人,她妖娆妩媚,比季晓莹年轻更漂亮。

“志平,殡葬师还没来,要什么时候才能下葬?”

她的声音很好听,甜、娇滴滴的。说话,她的手很自然也很随意的挽起迟志平的手,我不由得放慢脚步,刻意的挪开视线看向别处。单等那女的离开迟志平才过去说清楚爷爷不能来的理由,然后张罗出殡事宜安排等。

季晓莹的遗体是火化。骨灰还在殡仪馆,灵车要去殡仪馆接骨灰,然后去埋葬地。

有钱人买的墓地都是有档次有名气的,什么八宝山,凤凰山、还有归来墓等许多奇奇怪怪的名称。

听爷爷说季晓莹的墓地在松陵园公墓。

松陵园建在人工园林处,四四方方几平米的墓地要花掉十几万。真特么的是天价,比我们还心狠,他们才是真正吃死人钱的另类人群。

要我说,这些人工造出来的墓地都没有大自然形成的自由墓地好。

大自然多好,只要不是养尸地,死人也可以自由自在的遨游在天地间。

时间很快过去。

我都要走到灵牌门口了,迟志平还在跟那女的磨磨唧唧的说话。

这样很不好,我径直走进灵棚,立马有帮工招呼说:“请进,拜事还是?”

“麻五丧葬店的。”

帮工一听,急忙跑的出去,对迟志平的亲戚耳语几句。

很快有人去通知了迟志平。

迟志平听殡葬师都来了,急忙跟了过来,看见我,他眉毛一挑很吃惊的问:“你是小麻雀?”

“对不起,我不是小麻雀,是麻小七,麻五的孙子。”

“你爷爷不来?”

“他临时有事,我替他来办出殡。”

迟志平有些迟疑,质疑,不信任。很生气、气呼呼的样子叉腰却不能发怒,极力压住怒气说:“你,能行?”

“不行再说。”我直视他的双眸,深邃的眼眸闪动怒火,却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发出来。

“那行吧,千万别出什么意外……哼……”

能不能顺利完成出殡,我心中有数。

来到灵堂前端,我双手“盘古指。”口念咒语,很低的声音,意在驱邪押煞之功效,即便除了吴胜秀还有别的仇人来捣乱出殡事,我这个盘古指也可以起到立竿见影的功效。

除非,不开眼的新魂不顾轮回之道来硬闯作死,应该不会发生其他怪事。

一切准备就绪。

摔火盆,至亲子女迟志平的女儿迟欣蓉端起火盆在我的号令下摔!

起灵——

接灵车开路,车前一朵白花迎风发出歘歘的响声,我看见迟志平跟那个冒出来的女人一起手挽手去了别的地方。

迟志平是不能亲送季晓莹的这是忌讳。

可他也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这样子很不好。

有人专门负责撒买路钱的,一把冥币撒下,哗啦啦一股邪风吹起漫天舞的冥币打璇璇。璇璇一路直奔迟志平跟那女的身后而去,一地的冥币翩翩起舞,就像无数黄色的纸蝴蝶在人们惊讶难以置信的注视下,飞舞起来,好看也诡异。

见此情景,我掐指一算,暗觉不妙,有问题——

看过《殡葬笔记》的人也喜欢
公交惩罚夜
题材:灵异
进度:连载中
别说灾难无故落到你的身上。当你面临什么,将要受到…
点击阅读>>
深夜末班车
题材:灵异
进度:连载中
深夜的末班车,你敢坐吗?万一,它是来自地府的冥车…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