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快穿)谁主沉浮命浮萍

恨嫁(女尊苏文)【007】

作者:十月的木木火 更新时间:2016-10-20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门户外敞,对风自南北两面对流,阵阵花香袭来,引得蝶儿翩翩。
书桌岸上整齐摆放着叠叠宣纸用四四方方的玉镇压着,砚台上还是崭新的,与毛笔一并理在了一旁。
这原本有个碧意剔透的玉花瓶,此刻被挪放到了桌前那一扇窗前,花瓶里还摆放着清早宫人换来的新鲜花枝,花瓣那头一只迷路的蝴蝶驻足停留,若非偶尔扇动碟翅,一眼望去还以为花朵儿颜色。
遍地垂纱帐,在南北风向里飘摇出不一样的璇怡情怀,在这清透泛着红得纱帐中央,可卧十数人的床榻边上,此时正坐着一对璧人,映在身后不远处那一座玳瑁彩贝镶嵌的铜镜里,并肩紧挨,一人说,一人听。一人笑,一人和,仿若天作之合被铜镜静静地观望着。
穆海棠好哄,那是相对于他而言,只要是羡王,她说的、她想的都是他在乎的且乐意配合的。所以,羡王可以一句话就让他消停,也可以一句话就让他笑得一双眼亮晶晶,仿佛住下了漫天星辰,可以被一个人一句话轻易左右的,就是他穆海棠。

彼时他手中献宝似捧到羡王面前的锦囊带,看得出那精致漂亮的绣工是过去多少年下足了功夫的,绣着一条栩栩如生地银龙,底布则承用了纯黑厚锦缎,无论是质地还是绣工,此物费劲了心思。
“海棠绣工生疏,用了许久才制成这钱袋,王爷平日里衣着偏暗,适才用了这底色,也不知道王爷喜不喜欢…就差封口处收收边,便可佩带。”
这女尊世界中皇家藩王侯爵用得是四爪金或是银龙图,皇女则用三爪,同样凤用在了后宫那些男人身上亦有一定的讲究。
“海棠入门以来,还未曾为王爷做些什么,旁家的正夫们,最迟的初年都给妻主经手过丝线…这都入门一年又半载,海棠惭愧。”
他还说:
“一会吃了药膳,海棠就提笔抄经书。”
正对着的屏风绣着一墙梨花,梨花下是一架做工精美雕着繁琐纹样的矮桌,桌上是用锦布盖着的古琴,十四知道,入门后海棠才开始学的琴,在他身伤养好处理事务的时候,海棠跟着随嫁来的老嬷嬷背着她偷偷地下了苦功学习。无论是为了借此打发沉闷又孤单的时间也好,还是为了刻意去讨好谁,仔细算下来,他确实抽不出多少时间来做什么绣工。
可这孩子却把时间私下里排的那般紧,没有粘着自己的时间里偷偷的花尽了心思捣鼓出这么一件完美的艺术品,却还谦虚的说自己是绣工生疏,要她这个连片叶子都绣不出好的‘真女人’情何以堪。
于是只拉着这总也长不大的孩子到榻边坐下,轻轻拍了拍他的头,由衷的夸赞道:“做的很好,本王甚是欢喜。”
说罢,她弯弯唇角在少年精巧的鼻尖轻轻一点,道:“记好你与本王的约定,日后再不许再这样嚎啕大哭,还像孩童一般就地撒泼不肯起来。”
晶晶亮亮地眼神,他把头点的像啄木鸟,薄薄地唇重复着:“恩!再也不!”再也不。
有了他再三的保证,羡王展颜一笑,他也跟着笑,笑得比羡王还要灿烂。
傻海棠啊。

“海棠,有件事本王一直很好奇。你母亲以海棠为你命名,为何我从未看到你用海棠的图案?却常见梨花。海棠很喜欢梨花?”
“恩喜欢!喜欢梨花。”那是他的秘密,一个如今越发庆幸的秘密。
七岁那年,被羡王误打误撞救下那一次,当时的羡王也才九岁半,他记得。可她,却是压根就不在意那样一件于她而言,平凡无奇的小事了。
记得那一天,她曾牵着他的手,路过外围贾员外家的院墙小巷时,香白的梨花开得正盛,他说他叫海棠,她却说,还是梨花好,她父妃曾说过,一树梨花压海棠。她不懂什么意境,但父妃那么说了,就一定有他的道理。说罢,还试图劝海棠改名,‘以后,你干脆就叫梨花好了,穆梨花’。
是啊,他记忆尤深。
那一天回去以后,他还找父亲哭诉,说,救命恩人嫌弃他名字不好听,一双清澈地大眼傻乎乎盯着父亲的脸,糯糯地问:父亲不是说海棠花是最美的花儿,为什么恩人却说它连梨花都比不过呢?
那时候的他,他想应该是不讨厌也不喜欢的,但却深深的记在了心底,哪怕外面都在传说十四皇女实际上就是个蠢包,文章辞藻狗屁不通,还只做混账事。
当时的他却只知道,无论如何,那个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一次都没有,一次都没有上门来找他,要他报恩的救命恩人。
当女帝有意将他指配给十四皇女羡王时,他没有觉得开心,也没有觉得不开心,只想着就当做报恩好了。
除了他,还有哪家贵子愿意嫁与那名声狼藉的蠢皇女啊!
无论嫁妆、亦或是繁琐小事,他始终记得当年那孩子的无心之言,想着好歹日后就要和那人过一辈子的,于是他刻意的用起了那个花样。
许是怕被那如今已成长为帝都第一纨绔的皇女,再嫌弃海棠花色处处不好,那印有海棠的纹样便就此封存,再不触碰。
然,那时候的自己永远不会想到,会有一天,他暗自庆幸自己曾这般在意这句话,因为一别六年半以后,在皇宫里那夫妻一拜终于忍不住抬头仔细去看,去端详,怀着忐忑对上的,却是如此一双眼!
一双他想,他终身再也忘怀不了的眼神,是那样的沉寂,像是看遍了花开花落,尝尽了起起落落,最终终归沉寂,再也掀不起一丝波纹荡漾!
或许是他太荒唐?
备受万千宠爱集于一身的十四皇女羡王殿下,连摔碰一下都不被允许的天之骄女,怎么可能拥有那般沧桑的内心?
叫人,忍不住,想要哄她笑一笑,把最好的东西都献给她,只求她眼里住下一丝波澜。
是他太荒唐了,一定是。
可是,那一瞬间他真的觉得,自己透过了那一双眼的主人,触碰到了她的灵魂,便也应此,一见倾心,从此沦陷。
无关那张长得比男人还漂亮的脸。
也无关过去的一时兴起的救命之恩。
心,这还是头一回,头一回因悸动而喜悦。
并非痛苦。
在他印象中,他那短暂的一生但凡与心悸扯上关系的,不外乎都是痛不欲生的教训,无不在提醒着他自己那病怏怏地身子处处不如人,打从骨子里发寒的怯意,从此却因着不一样的感觉,像是新生一般,衍生出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勇气同喜悦,日益盛。

收回了思绪,少年笑得很甜,认真的补充道:“之所以不用海棠是因为,在梨花面前,它便显得一般了。”
从那一天,心仿若头一回,为自己活着悸动的那一瞬间,他知道,他真的爱上了梨花,哪怕那一句话‘一树梨花压海棠’,令他无语了多年,亦不平了多年,他仍旧义无反顾的爱上了。
只要,那是她喜欢的。

羡王眯了眯眼,这孩子不似说假话,可是但凡是个正常人,名字以物命名,多少会对那事物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可这孩子说海棠二字时那样仿若路人般的生疏与平静,不知为何,竟让她有些怜惜。
许是她脑洞补得太大,不觉联想到,也许海棠的过去并不如表面上那样的幸福与美好,被小心翼翼的呵捧长大也是会有被不小心看漏的情况,在那样的情况下一定碰见了什么事,才导致这孩子对自己名字命名的花做出这般偏颇的评价。
在十四看来,海棠花和梨花没有谁比谁更高一筹的说法,毕竟连花色、形状都不是一个模子不是吗?如何对比。
眯了眯眼,她看向北面的窗外,那里有个花园,里面种了许多,却独独没有海棠树,她像是对自己说,又像是对这孩子说,道:“一会让管家在院后植些海棠过来,本王倒是觉得,海棠,很美。”
少年先是一愣,旋即傻傻笑开,笑得眉眼都弯了弯好似月半,和道:“好。”
这时,传膳的宫人来了。
一道道热腾腾勾着食欲的药膳摆放上桌,羡王携手羡王妃落座,伺候王妃的宫人偷偷笑得心都开了花:从未见过这般受宠的主子,日后要是王爷被封了太女,又登上了王位,主子就是皇后娘娘了!
这正偷着乐得脑补无限的宫人被主子的声音唤回神智,只听到羡王交代到:“白日里这些纱幔就束起来,重重叠叠反倒使得光线暗淡,对王妃的眼睛不好。”前面说了什么?宫人正出神,听漏了,又不敢覆问,唯有连忙应是,领着几个宫人就穿梭在众纱幔之间,一帘一帘的轻柔束起,仔细听着那头传来王妃轻轻柔柔说话的声音。
“王爷这才头一回来海棠屋里,即植树,又卷帘的…莫非?设计这院子的人,并非王爷?”
对对对!宫人冲着自给的主子挤眉弄眼地精神上助威。主子一直很喜欢这些格局,只是因为主子一直以为这院子是王爷亲自设计的,作为下人,他又不敢实话实说,哪怕不止一次听到那些碎嘴的宫人提及那个替王爷设计后院的门客长得那叫一个英俊潇洒,有多迷人要多迷人。
“设计这院子的人是本王门下一门客,此人非常有才情,风度翩翩又生得极为俊朗,如今更是本王的幕僚之一,你若喜欢,本王可带她来给你见见。”羡王笑得温和有礼,多数时候她都是这样,叫人猜不透她内心真实的想法。
‘你若喜欢,本王可带她来给你见见!’
‘你若喜欢!’
他不禁想起月前那一幕,羡王也是用同样温和的语气说着相似的句子。
‘本王只是说万一,日后除了本王,你还看中了哪家姑娘,不妨说出来……可好?’

海棠因着这么一句话瞬间白了脸色,嘟囔了两字“不用”便压低了脑袋再不多嘴,努力的吃食。
十四也察觉到这份怪异,一时不解,只看着海棠不停地往嘴里塞药膳,愁眉不展的小落魄样,一时也不知应对,只心叹:女尊世界男人的心你别猜!
不过转念一想到,海棠平日里也没什么烦心事,说明他是一个乐观的,此时哪怕想到什么不悦的事,或是钻死胡同又胡思乱想什么,很快便会如过眼云烟一般放晴罢!
再说,此时海棠顾着想别的,一时忘了今日擅闯浴室的目的,对她十四而言那是再好不过的不是吗?
她还没想好要怎么应对这份尴尬,即便她只把对方当做小孩子看,说到底若真要脱光了睡一张床上,海棠到底是个男人,她也膈应不是?虽然是还‘年幼’的男人。
看了一会海棠那总透着一股莫名逗乐的蠢萌相,吃的两腮帮子鼓鼓地,也或许是今日海棠语出惊人,她才后知后觉发现,原来海棠这一年半以来长高不少,都快赶上自己的个头了。
是啊!今年,海棠十五了。
究竟该找一个什么样的良人,才配得上面前这少年呢?
十四陷入了沉思。

守着那小子用了膳食,十四便回了书房招来了近年来被她提拔起来的门客,里面有些人已获得些许不在大权的官位,只等慢慢一步步提拔上去。相对少许则是还默默在她背后的智囊团一般的存在。
看着里面那个头最高,又生得俊朗无双,谈吐之间风度翩翩的少女,也就比她虚长半岁,二八年华若是放在现代,仅仅是个刚结束未成年人的代名词,而这样一个女孩子却要什么有什么。
她只怕能算是女尊国的‘潘安’代言人,不仅仅容貌俊逸,气质也是一顶一,何况这十八岁的少女饱读诗书气自华,无论怎样看都是女尊国众男子眼中一顶一的良配。
不知为何,往日里她也是这么觉得的,甚至盘算过多次,如果能将这少女与海棠促成一对,想必真是天仙配了。她倒是不担心这少女会再娶,毕竟官压一筹,有她替海棠撑腰,真要是海棠看上了这少女,少女想要再娶也得问问她同意不同意不是?
所以,无论怎么看,这都是最恰当的人选。
当然,前提是海棠能看得对眼,看不对眼还不如继续在她麒麟宫养着,至少除了衣食无忧,还贵人一等!
可此时此刻看着这个人,脑海不由自主的却想起了之前海棠低垂下眸子失魂落魄的那一瞬间,心底似乎有什么她不明了的情绪,终于姗姗来迟的爬到了心口,如冰山的一角,缓缓化开。
有些微痛。为何?

她想不明白,或者可以说是她不愿意去想明白,当那阵陌生的情绪涌上心头时,她只是微楞片刻,便果断选择了去忽略它,专心转而与众幕僚商谈有关于女主的一些问题。
作为执行者,任务目标永远是最优先的选项,如今她的任务目标陷入了被动且不利的陷阱里,即便她手伸得再长,自从十一皇女勃然大怒下处死了她埋在柳听雨身边的棋子,再安插一个进去?只怕还没混到近前伺候,柳听雨的孩子就会没了,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有碍任务完成的完美度。
所以十四目标很明确,明面上她需要尽快找出策划绑架的元凶,私下里她更要着重给十一皇女施压,让这女主忙得来不及去儿女情长,更忙不及去纠结什么忠贞爱情下污点的事,那孩子生存下来的几率才会扩大,不失为一个声东击西的好办法。
紧接着再慢慢一步步温水煮青蛙,她试图做到最终让女主对柳听雨放下间隙与猜忌,最大化满足原主的请求,免柳听雨的惊与优。
从制定计划,具细陈列,再到将任务分发下去,忙完时天色已昏暗沉沉,已经很晚,早过了饭食。
问过了管事,确定了那小子早早按时吃了药膳,还在工工整整地抄写经书。
偶尔,十四有这样的错觉,似乎管事总时常有意无意的替王妃穆海棠说好话,但转念一想,这宫里又有几个下人不喜欢那蠢萌蠢萌的傻小子?
虽在下人面前总刻意摆出一副端庄王妃气势,却是个心慈的,从不打骂底下做事的人,时常打赏,人又不刁钻好伺候,也无怪底下人多多少少心都向着穆海棠一点的。
想了想白日里海棠说起皇后找他谈心的事,这事本来吧,确实让她有些愧疚,毕竟她只把这场婚礼当做名义上的走场,可海棠到底是不是她,他是认认真真觉得他与自己是真夫妻的。又听到他乖巧安静地即准时吃药膳了,也规规矩矩认真抄写佛经了,心下真是有些愧疚的。
有关海棠,十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愧疚的原因,使得她总是脑袋不大灵光,时常会有种无措的感觉。想起海棠那一双总是熠熠生辉的清澈大眼,她招呼了管事,“去传王妃歇下吧,经书白日再抄写,夜里秉烛伤眼。”
管事应下。
回去的路上,十四尽可能放空思绪,直待在自己的卧房里躺下,右手才忍不住按住了那一颗越发奇怪的心脏。
于是这一夜她发现,奇怪的除了自己那颗借来的肉身心房,还有,她失眠了!
难得身边没了外人,可以尽情歇息养神的她,失眠了?
翻来覆去久久,愈发莫名异常。
正当她准备放弃,打算起身去展一展拳脚,累趴了总能倒头大睡时,轻碎的步子在这深夜里格外的入耳清晰。
那糯糯地声音自屋外传来:“王爷?王爷睡着了没?”
他只细声问了一遍,便自觉的推开了屋门,一路踮着脚尖小跑进来,直接往她床上钻,这动作简直是一气呵成,娴熟得不得了!
唉!

看过《(快穿)谁主沉浮命浮萍》的人也喜欢
(快穿)攻略哥哥篇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嗷,哥哥粗来啦~~1.吸血鬼2.将军3.X文4.…
点击阅读>>
传统女穿越一妻多夫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现代职场大文秘穿越到一妻多夫制国家试图寻找一个肉…
点击阅读>>
快穿之肉好好吃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什么?我只是晚上躲在被窝里看肉肉,结果一觉醒来却…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