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快穿)谁主沉浮命浮萍

恨嫁(女尊苏文)【006】

作者:十月的木木火 更新时间:2016-10-20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凤麒云!你几个意思!是你干的对吧?”
这一笑激怒了女主,直接一拍桌子连名带姓喊出来,那双恨毒的眼神好似恨不得把她大卸八块。也难怪,自己的后宫没管理好,叫人钻了空子给偷绑了出去,一失踪就是两月,刚找回来又查出已有两个月身孕,正巧那个时间段曾明恋柳听雨的凤麒云羡王爷人在帝都附近徘徊,想到从前原主爱这男佩到发疯程度的尿性,着实有作案嫌疑,但是,就为此,女主怀疑她的后宫给自己带绿帽子也只能说是脑洞开得太大。
羡王面色不改与十一皇女对视,语气也一如既往的温和亲切,话题却是单刀直入,再不拐弯抹角:“听说皇姐的侧妃柳氏,在失踪前与皇姐如胶似漆,既诊断出怀胎两月,这孩子自然是皇姐的。皇姐你应当清楚,柳听雨是个怎样的人,若失踪两月时间真给人占了便宜,只怕早已以死明志,即便过了那自寻短见的冲动劲,也怕是心灰意冷无颜再面对你。你自认为够爱,却连这点基本的信任都舍不得赋予对方?皇家不比小家小户,但凡有点风吹草动,循着风声都能穿透宫墙官纬,何况你那碗落胎药端得连被架空了政权的太女都知晓,这份多疑已然成为一个笑话。你此行的目的所谓何来,真当我是蠢到了猜不出来么?”
她抿了口茶水,润润嗓子,见女主只是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自己,没有打断的意思,她也乐意配合,继续温吞吞地说道:“不过幸亏这事十一皇姐的爱夫还不知情,真得感谢了那不长眼的宫人领错了药碗,给端皇子妃那里去,正逢胎月十足,父女平安,倒是可喜可贺,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日后皇子妃被那一碗药补得再难有孕,真是一大憾事。”
彼时十一一脸惊骇,她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将茶碗放下,她手肘搭在桌边,指微曲,轻轻敲击茶碗盖,慢条斯理的继续:“得不到的,便是床前明月光,心口朱砂痣。得到了,就是六月雨阴晴不定,说变就变,这样的人,听说,是皇姐最为厌恶的?”
“你是谁?”十一猛地一拍桌子,完全将皇女形象抛之脑后,指着十四的鼻子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根本不是我十四皇妹!”
她指尖敲击的节奏依旧沉稳有序,含笑反问:“皇姐觉得本王不是凤麒云,依据呢?”
“你根本就是…”穿越者三个字话到嘴边硬生生被咽了下去,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一转怒态,一张倾国倾城的脸此刻竟阴涔涔地笑起来,“这还用问?若非妖魔附身,我那一向不晓事的皇妹怎会突然转了性子?辞藻不通、文理不懂,又怎会出口成章?”说实话这样的表情并不适合她,太阴暗。
说罢,十一竟高呵一声“来人啊!”,待人上前,她看向羡王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死人一般,那股子居高临下的漠视,冷哼道:“此人不是羡王!还不速速将这妖物拿下!”
随着这一声号令,彼时指尖停下了有规律的敲击,遂懒洋洋的往椅背上一依,盯着梁上某暗卫不小心露出的衣角,朱唇轻启:“从不知皇姐亦有这般纯真美好的一面…本王,今日算是长见识了。”说罢笑意更甚,将视线拉回在那双总莫名仇视她的眸前,完全无视了十一带来正欲擒拿她的几个宫卫,笑着说道:“不过是以往志不在政权,随便玩玩罢了。这宫里哪一个不是人精,难得稀罕个蠢的,觉得有趣而已。皇姐不也享受过这么一段装傻充愣的岁月么?本王算算,好像也没过多少年。”
说话的空隙,有人试图逼近羡王,便被梁上黑衣三五下打趴在地,反观羡王,好似压根就没瞧见一般。
十一一时咬牙,暗悔自己怎么一激动竟忘了这档子事,这羡王深得皇宠,在宫里里里外外遍布暗卫,这些暗卫还各个身手不凡。
她起初并没有怀疑羡王不是原装货,只当南下治灾是背后有高人指点,那次死里逃生必是走了狗屎运。
可如今上门听她一席话,那是越发不对劲,那蠢货何时变得这么有脑了?当床前明月光心口朱砂痣从蠢货口里蹦出来时,她顿悟了!
这特么也是穿的!
这还得了?
她本该是天命所归,是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
有着超越古人的智慧,有着源源不绝的才思文涌,举世无双!
但无论她再怎么完美,再如何的谋略超群,羡王的身份却是她最大的障碍,一个足以一失足成千古恨的障碍!
从前的羡王是个蠢货不足为虑,当芯子换一个人做那就截然不同了,此时的她羽翼还未长开,而羡王却拥有着最强的暗卫差遣,更何况羡王坐拥三军将士!三军是什么概念,三十万人啊!她却还是个未承爵的皇女,只有诸侯才有资格坐拥军士,又或者是拿了兵符的将门武官,然她却只有正夫的娘家小舅子,还是远在边关的一军,虽说骁勇善战一个顶三,可到底羡王仍旧比她更具优势。
只消羡王派出顶尖的暗卫来暗杀她…
她便是有再大的雄韬伟略也没有机会施展了!
简直该死!
所以,这个人绝不能留!

十四看着女主一瞬间面色是变了又变可谓精彩至极,虽不知道女主的心理活动,但也猜得出个大概来,不知为何,她发觉这才坐了一小会,就有些坐不住了,脑袋里总是会时不时的想起穆海棠来。真是奇了怪了,听闻那小子哭闹撒泼打滚,起初是觉得傻蛋至极,惹人发笑,可慢慢地就变了味,逐渐趣意冷却,扬升起来的却是几分担忧。
十四也搞不懂了,见面吧,嫌他难缠,这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给自己争取了点修养身心的时间了,却又担心那孩子太过死脑筋,真把自己给哭坏了。毕竟在她心目中,那单薄仟瘦的小胳膊小腿糯糯地,可不就是弱柳迎风能形容么,也不看看自己身子弱成什么样?还成天蹦蹦跳跳,还敢叨念着要生娃!简直胡闹!
想着想着,十四越发觉得跟女主在这里耍嘴皮是浪费时间,她得过去盯着那娃娃吃药,吃完了药还要再多罚他抄几遍经书!十几岁的人了竟学着三五岁的娃娃满地打滚嗷嗷嚎啕,以后谁敢娶他过门!
恩。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管家何在?”羡王起身,招呼管家准备送客,见十一皇女还恶狠狠地盯着自己,她笑了,朝管家补了句:“今日十一殿下登门,给本王送了一口白玉棺材寓意‘升官发财’,此物甚得我心。你把殿下安全送回后,再着库里挑一些寓意多子多孙的礼品送过去。”
十一急忙拦住她:“等等!我有话问你!听雨被劫持一事,究竟是不是你做的!”
“不是。”
“凤麒云,不管你再怎么演戏,能做这混账事的,翻遍帝都,最有嫌疑的就是你,如今当个缩头乌龟敢做不敢当又算什么!你是不敢承认对吧!我告诉你凤麒云!如果让我知道是你伤害了听雨,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看着淬了毒的眼神,想来之前说了一大堆是白费口舌,人家压根没听进去,这问罪的架势仿佛在说她就是觉得柳听雨给她带绿帽了,这绿帽还是羡王给带上去的一般,简直胡搅蛮缠!
“不是我做的,为何要承认?”羡王终于收起了笑意,绷着一张脸,要不是碍于她的任务目标是受害人,她此刻真想…
唉,算了。
“侧皇妃被劫持一事我会派人追查,局时,抓到真凶便交由皇姐你来处理。这是皇姐的家事,我本不该过问,但为着这份误会,缉凶一事本王自会尽力。同样的话我不会再说第三遍,凤讳宣,你闷心自问,如果你真的爱他,在这件事上难道相信他有那么难吗?那孩子百分百是你的种,如果你再疑神疑鬼的又端去一碗去胎药,正好亲者痛仇者快,设下这个圈套的人想必巴不得看你谋杀亲子。我言尽于此,你觉得我虚伪也好,在演戏也罢,我只是不希望他柳听雨择你非我,到头来不过是个笑话。”
言罢,她大步一迈,留下四字:“管家,送客。”

话虽那么说,实际上十四清楚,有些事有些人,那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柳听雨选择十一皇女或许是因为原主与她对比起来,差得太多,可看过原著的十四却知道,柳听雨选择的不是优秀,而是爱情。
早在女主穿越来以前,那小子就对十一皇女一见钟情了,那时候十一皇女母妃被打入冷宫,失去靠山的她又生得一副善良且软弱的性子,什么蛇与农夫的典故在她身上上演了是一出又一出,可总不会吸取教训。对外,又因着软弱更无靠山,总被欺负。
柳听雨是在那时候怜惜上了她,也对上了眼的。
后来,女主穿越来了。
性子那三百六十度大转变下,柳听雨依旧如一,为了他选择的爱情,甚至为女主的变化找了一堆又一堆的借口说服自己,当执着成魔,甭管是不是最初那个人,在他眼中唯凤讳宣不改。
所以,即便未来最坏的可能,真的被十四一言成谶,明月光、朱砂痣化为六月的雨了,想必柳听雨仍会为自己的执着找一堆又一堆的借口。
想着想着,就走到了穆海棠所住的院子。
远远就能听到屋里头那缺心眼的傻小子还在嗷嗷哭。
一边哭一边嚎:“她明明…提醒过我洗脸…怨我…就这样跑出来…给她丢尽了脸面…别管我!让我哭死算了!”听这上气不接下气的,十四不查,眉头已然深皱。
大步流星朝着院里迈去。

看过《(快穿)谁主沉浮命浮萍》的人也喜欢
短篇集合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圣斗士的一点点小同人。
点击阅读>>
快穿之肉好好吃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什么?我只是晚上躲在被窝里看肉肉,结果一觉醒来却…
点击阅读>>
(快穿)百无禁忌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作为XX公司的首席快穿手,顾然欣(bei)然(p…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