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霹雳)长生禋

龇铁与少年

作者:紫焱 更新时间:2016-10-19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三天后,母女二人出发了。距离琅笈玄会召开还有大半年的时间,以练峨眉的速度,两日之内赶到足矣,不过这回有练无瑕在身边,她便打算带着女儿走着去,好一路让女儿见识见识萍山之外的世界。

“除萍山之外,苦境尚有众多得天独厚的灵山洞府、仙人遗迹与妖巢怪穴。种种天工造化、玄奇诡怪,非亲眼所睹,绝难想象。”练峨眉向女儿解释道,“若还有剩余时间,吾们拜访你珍姨家,俗世风光,虽异于修行人的世界,但也颇有可观之处。”

珍姨指的是金八珍,出身商贾世家,少女时一心向道,曾远赴玄宗与练峨眉一同修行过些年月,是萍山练云人少有的同性好友。只是资质有限,修行多年也只长春术颇有成就,道法稀松平常,倒练出了一身女子中少见的好武功。后来练峨眉离开道境玄宗选择萍山为修行道场进一步参悟大道,金八珍则早早的回去继承家族做了生意人,两人之间常有联系,虽则鲜少见面,但情谊之深却也非寻常可比。

练无瑕没有见过金八珍,却听练峨眉提过不少回,能让寡言的练峨眉提上不少回,这位“珍姨”在母亲心中的地位可见一斑。想到这次终于可以见到这位只闻名而素未谋面的人物,练无瑕心里也不由微微激动起来。

至于那只让练无瑕放心不下的小鹿,被练峨眉塞了一颗灵丹后便陷入了酣眠,直到吸收完丹药中的灵气后才能醒来。以灵丹中所蕴含的灵气与青崖每天所能吸收掉的量来看,至少三年内不用担心它会醒过来了。

于是她们走过了许多地方,饱览了许多风光,也结识了许多修行者。澄心明台闲云缥缈,傲峰的冰雪皑皑寒澈……一幕幕尽是练无瑕过往经历中想象不到的、与萍山截然不同的奇美壮丽,她静静的吸收着这些见闻,整个人的心也随之开阔起来。这也正是练峨眉想要的效果,她既有心让练无瑕做自己的衣钵传人,自然不会让她止步于萍山之内的天地。

见识的增长只是一方面,听说哪里有妖魔肆虐,她也会带着练无瑕一起去斩妖除魔。练无瑕在不杀生这件事上有着奇异而倔强的坚持,但这并不影响练峨眉历练她。修行数十年,练无瑕的修为已不算低了,在混战中渐有自保之力,锻炼实战能力之余也能尝试与萍山上的和平生活截然不同的生存方式,从而对道法体悟更深——至不济,也能在练峨眉除魔时在旁观摩一二。

时间过得飞快,去金八珍家小住的计划是来不及实施了,练峨眉计算了一下日期,便将最后一站直接定到了太吴山。

与众多仙山名川相比,太吴山本来只是座普通的高山而已,只因数百年前的一场地动意外的改变地形,在山下的地层里聚成了一道灵脉,正好是最契合阴鬼妖物功体修行的阴寒属性,故而几百年间陆续迁来了大量妖物。时至今日,太吴山已是方圆千里内名声响亮的妖山,妖物一多,便难免有聚啸山林、伤人性命诸如此类的事情发生了。

修仙者的血肉在妖物眼中是上等的佳肴,幼童先天真元未破又皮娇肉嫩,两项叠加下来,练无瑕在满山的妖物看来简直是绝顶的美味,即使有练峨眉在旁震慑,仍有不少妖物不怕死的向小姑娘扑过去。经过之前与妖物搏斗的经历,这一现象师徒两人早就见怪不怪了。多数妖物只跑到一半便被练峨眉一掌轰成了渣,偶尔酌情漏过那么一两只给练无瑕练手,也是完全在练无瑕可以承受的范围内。不过若说区别也不是没有,练无瑕掌风一推,将一只小妖扫开后,望着依旧前仆后继而来的山精妖怪们,抬头看了练峨眉一眼,后者亦是皱起了柳眉。

太吴山上的妖物,似乎格外的悍不畏死,是地气的影响,还是……

练峨眉向天望了一眼,面色微凝。时至黄昏,虽然天光仍明,却也掩不住自天地间隐约渗出的、令人心生恶怒之感的阴寒又磅礴的邪力。她倒是忘了,今夜将有天狗食月之天象,天地阴气大盛,妖物受其影响,妖力大增之余亦会兽性大作陷入癫狂。

太吴山上妖物众多,伤人最多的则是盘踞在岩穴深处的一只千年修行的蛇妖,此妖麾下小妖众多,此刻随着天地灵气的变化,众妖盘踞的岩穴上方的天空中渐有妖气冲天之势。练峨眉修为高绝,自是不惧的,但练无瑕修行未成,带她同去一个照应不到难免会有闪失。一念及此,练峨眉玉如意一挥,一道清光打入地面,对养女道:“在此地等我,千万莫要踏出法阵半步。”

练无瑕也感觉到了天地灵气的变化,虽没有不适之感,却也明白以自己的那点小斤两,跟着母亲只会拖后腿,当下乖乖的呆在练峨眉布下的禁制之中打坐。无形的法阵完全隔绝了她的气息,即使有妖物从她旁边经过,也只会觉得这是个气息未明的孩子,想要袭击,也在一脑袋撞在法阵的壁障上碰了一脑袋血后悻悻的离去。

天完全的黑了,上方的月亮仿佛被什么无形的巨兽啃噬,慢慢的由圆转缺,席天卷地的森寒阴力自地脉深处、天穹之上无处不在的汹涌着。像是感应到天地间沸腾的邪力,各式各样的妖邪之光密密麻麻的亮起,那是妖物正贪婪的吞吐着灵气。时不时有虎啸狼嚎从远近各处响起,幽暗渗人。

练无瑕睁开眼睛,眼见外面的妖气几乎凝成了实质化的瘴雾。她担心法阵抵受不住毒瘴侵蚀,便抽出一条从前练峨眉炼制给她的可以隔绝毒气的萍水纱蒙住口鼻。动作间碰到了袖中的小包裹,眼神不由微微黯然。那里面装着的是她上山前做好的糕点,本打算和母亲晚饭时分享的,现在母亲不在,她也没有了胃口,倒是做得多余了。天上的阴月尚未升至中天,剩余的夜晚还有很长,也不知道母亲什么时候回来呢?

耳中捕捉到一点异响,练无瑕迅速向一侧看去,见一只奇形怪状的小妖兽没命似的向着她的方向闷头冲来——“哐”地一声,重重一头就撞在法阵上又被重重的弹飞了出去。那力道,练无瑕看着都觉得脑门疼,那小妖兽却似乎不管不顾似的立刻打了个滚翻起来,锲而不舍的继续冲了过来。

这样的力道,恐怕会直接把脑浆装撞出来?练无瑕想着,在小妖兽即将撞上法阵的一刻探手出阵把它拎了进来,同时急急收手,躲过了紧随在后的一箭。

练无瑕侧头看着小妖兽,不得不说这妖兽长得是真的怪,钢针一样直竖着的漆黑短毛,野猪般的头颅和獠牙,却生着一对兔子样的长耳朵,光色黏腻的幽绿竖瞳,短短的四肢上是锋利的小爪子,此刻因为被拎在半空而拼命的挥舞挣扎着。练无瑕随手把小妖兽放在地上,对方立刻蹿了出去,这回总算学乖了一些,知道前面的法阵撞不破,于是飞快的舞动着小爪子开始刨地道。

乖一些。

练无瑕一指头点在小妖兽柔软的肚皮上,这一指带了点真气,戳得小妖兽呜咽一声,终于停止了折腾,悄悄地伏在她身后,竖瞳满是敌意的瞪视着此刻站在阵外的敌人。

练无瑕也抬起头,望向了阵外。手持弓箭的少年看去也只有十六岁上下,黑发黑眼,眉目虽然年少,已能辨出几分刚毅之色,却穿了身与个人气质不符的鲜红的衣衫,衣领竖起遮住了侧脸。练无瑕注意到他身周似有无形之力,将空气中翻腾的黑雾隔绝在外,修为当是不同凡响。他似乎也没想到会在这妖山之中遇到陌生人,本来严肃的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比起明显在猎杀妖兽的他,这个在深山中似是凭空冒出来的庇护妖兽的小道童显然更为诡异。

少年也在打量着练无瑕。隔着法阵,察觉不到她的气息,只看形貌只有五六岁,蒙着大半张脸,看不出长什么样。衣着倒是明显的道童打扮,但因着这打扮和过小的年纪,益发的连是男是女都分不出来了。不过以刚才躲开那一箭的身法来看,这道童年纪虽小,武功倒是不弱的。

“这位……”少年刚一开口就噎了一下。道兄?不行;道长?太小了;小兄弟?万一是个小姑娘怎么办?小妹妹?那也太亲昵了,而且怎么听都带着股爹亲招牌式的搭讪感,实在是太不庄重了。

他纠结了一会儿,还是没想出来个合适的称呼,便含混道:“这头龇铁是吾父吩咐吾捕来的猎物,请你交还与吾吧。”

原来是他的猎物,难怪小妖兽逃得那么拼命。练无瑕瞥了眼龇铁,后者正龇着牙怒瞪着少年,长耳朵立得笔挺,口涎沿着獠牙一个劲的往下滴,看起来愈发的丑怪了。可是再丑再怪,它的命也是自己的,不该是任何人的猎物吧。

练无瑕这样想着,便摇了摇头示意拒绝。少年没想到她这般不讲情面,有心强夺,却也知道对方身周的法阵不是他的修为所能破的。抓不到小龇铁等于完不成父亲的任务,完不成父亲的任务等于有负父亲的期望,有负父亲的期望等于让父亲失望,让父亲失望等于他不是父亲的好儿子……

一连串“等于”下来,少年整个人都昏头涨脑了,不由急道:“吾可以用别的东西交换!”

练无瑕依旧摇头。她又不是龇铁的主人,就算交换,也不该找她来换。

见她油盐不进,只是一味的沉默,少年一时大急:“这头龇铁妖力很浅,根本没法用来炼丹啊!牙口倒是锋利、跑的也还算快,不过比起虎豹来说还是差远了。只要你愿意还给我,我可以拿一头两百年修为的虎妖来换!”

练无瑕仍旧摇头。

少年急得满头是汗:“这头龇铁究竟有什么好的,值得小道士你这么护着?百无一用不说还喜欢偷东西,刚才就偷吃了父亲猎来的五百年狼精的内丹……”

练无瑕一凛,隐约间想到了什么,还未及想清,只觉视野一暗,头顶阴月被吞蚀去了最后一丝光华,天地间瞬间再无半点光明,只有妖兽们嗜血的嚎叫声在山林夜空中久久不息。

练无瑕看到少年忽然脸色一变,看不清他的动作,手中长弓已经拉满如圆月,寒光闪闪的箭尖直直指向她。

看过《(霹雳)长生禋》的人也喜欢
家教之沉沦
题材:同人
进度:已完结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东西……o(╯□╰)o崩…
点击阅读>>
[综]影视大集合
题材:同人
进度:连载中
一句话简介:梁雨微穿越影视剧1.写一些我喜欢的电…
点击阅读>>
一家人
题材:同人
进度:连载中
终极系列的文章啊,还有一些漫画~~从19离开,到…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