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快穿)攻略哥哥篇

将军

作者:苏尽染 更新时间:2016-10-19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第七章

几日后,李老选了个吉日便带着媒人和子萧去了将军府。

“夫人,李侍郎带着李公子来了。”小厮向齐夫人禀报

“什么?快,快快请他们到前厅坐着,让底下的人上些好茶和糕点,小心伺候着,我马上就到。”齐夫人第一次作为主人的身份去见外客,心里有些慌,“快快帮我梳洗一下,李妈,将老爷送我的那套头面给我戴上。”

“夫人别急,您现在是将军府的当家主子,可不能慌了神。”李妈到底是府里的老人了,在一旁提点,齐夫人听了,深吸了几口气,好歹把心平了下来。

一盏茶后,李妈扶着齐夫人到了前厅。

“李侍郎。”齐夫人率先打招呼

“齐夫人。”李老点头回应

“齐夫人好!”李子萧站起来笑着问好

齐夫人打量他一下,倒是个好相貌的,也点点头笑着回了,“好,这是李府的三公子吧。”

“是啊,他年纪轻轻可是从三品了!样貌也是生的极好的。”旁边一个妇人插话。

“这是?”齐夫人有些疑惑。

“咳,是这样的,我今个来是想向您提亲的。”李老咳了一声,端着声音说道

“提亲?”

“是的,为我这三子提亲,求娶您府的二小姐齐清蔓”

“蔓儿?”齐夫人有些惊讶。

“您府上的二小姐那可是素有美名的,相貌也是一等一的好!这侍郎府的三公子啊也是个可心的,这两人可是绝配!”

那妇人在一旁可劲夸两人,齐夫人一下子还没回过神来,这,这李侍郎怎么就看上我家清蔓了?

“您将军府的长子是李侍郎的弟子,又和三公子关系亲近,这若是结了亲啊,可不就是一家人了嘛!”

齐夫人听着媒人的话没有回答,心里思量起来,李侍郎虽是个三品,但也算是有实权,如今将军府是高了他一品,但到底开始没落了,和他们结亲也算门当户对,再者这李府历代清白,只有个李夫人,蔓儿若是入了府也是可以当家的,不会被欺辱了去,我们高他一品,也算让蔓儿有些底气,这三郎样貌不错,听说品行性子也是个好的,如今小小年纪就是从三品,以后也不会让蔓儿受苦,这李府又向来是不喜欢多妻妾的,蔓儿又不怕有人抢了宠爱,齐夫人是越想越觉着好,面上也带了笑意。

媒人一看齐夫人这笑脸就知道事儿靠谱,赶紧顺杆往上爬,“哎哟,哎哟,瞧这夫人开心的,这三公子怕是过不了几日就该改口了吧。”

李子萧被这一打趣颇有些羞涩,面上带了红,齐夫人心里暗暗点头,是个单纯的,于是开口,“这三公子人是极好的,就是这亲事——”

“若是您没意见,我过几日就把我这三子的庚帖和您换了,早些把亲定下来,我侍郎府是绝对不会亏待了清蔓的。”

“诶诶诶,瞧这李老爷急地哟,您就赶紧应了吧。”

齐夫人顺着她的话说,“好好好。”

“好嘞,那赶明我挑个好日子就把两家的八字对了,这亲啊,肯定能成!”

几人又相互恭维了几句,李老便带着人走了。

齐夫人看那李老一走就赶紧招呼李妈,“去去去,赶紧把这事儿跟蔓儿说了,哎哟,这可是个天大的好事!蔓儿这亲事可算是有着落了,”齐夫人心里喜得不行。那李妈支了杏儿去了清蔓的院子。

清蔓正在房里练字骤然听到这个消息,身子一晃笔都拿不稳,“什么!”

月儿赶紧扶住她,“小姐,小姐您别急!”清蔓挣开她的手就往外走,“小姐,小姐您去哪呀?”清蔓理也不理,手不停地绞着帕子。

“娘!”

“诶!蔓儿来了,快,快到娘这来!”齐夫人一脸笑意地招呼她。

“我不嫁!”清蔓一进门就直接说道。

“什么!”齐夫人一拍桌子站起来

“我不嫁!”

“你怕是糊涂了!那是侍郎府的三子,你哪里不满意?”齐夫人被清蔓这一激声音都气得有些不稳。

“夫人,夫人先别气,小姐历来是个懂事理的,这其中怕是有什么隐情。”

李妈拍着齐夫人的后背安慰,齐夫人听了顺了口气,好歹是软了声音

“蔓儿,来和娘说说,你为什么不嫁?”

清蔓涨红了脸,怎么也说不出的理由来

“小姐可是有心上人了?”

李妈在一旁猜测,清蔓一惊,嘴唇嗫嗫了几下,狠下心

“反正我就是不嫁!”

“混账!”齐夫人气得眼睛都有点翻白眼,“你”她抖着手指着清蔓,“由不得你!把她带出去!好好回屋反省反省!”齐夫人气得直喘气,李妈赶紧给她顺顺

清蔓犟着脖子就是不肯松口,“我不!这亲事不能结!”

“来人啊!把这逆子带出去!”齐夫人大声招呼下人

“小姐,小姐,您先出去,别和夫人顶了。”月儿在一旁劝,旁边的下人也在一边犹豫,不知该不该动手。

清蔓站起来,深吸了口气,“娘,这个亲事不能结,我不会嫁的。”

说完转身出了门,走到院子正中一掀衣摆就跪了下来

“小姐,您这是做什么?”

齐夫人看到了更加生气,“让她跪!”说完颤着身子就站起来,也不要李妈扶就往里间走。

“小姐!”

月儿在一旁着急,又不知该怎么劝,她是知道小姐的心意的,但又断不敢在这大庭广众下说出来,清蔓直直地跪着,眼睛盯着齐夫人的房门,紧抿着唇不说话。月儿一跺脚就赶紧出去找人帮忙,景逸不在府里,她没法子只得去找了齐霜和莹儿,两人一听都赶紧起身去了齐夫人院子。

“姐!你这是作甚!”

莹儿焦急地在一旁问道,就想伸手把清蔓拉起来,清蔓把手一拂,理也不理

“姐!”

莹儿从没看过清蔓这样倔强的样子,求救地看着齐霜

“清蔓,有什么事儿好好和娘说,你先起来。”

齐霜在一旁柔声劝解,莹儿看清蔓还是不理人,急的眼泪都在打转

“到底怎么了嘛?姐,你和我说说!”

“清蔓,乖,你先起来,你身子不好,受不住的。”

“小姐,您听听话,别犟了好不好。”

不论三人说什么清蔓都不理,莹儿和齐霜没法子,只得先去了齐夫人房里,了解了解事由。

两人听后也有些不解,这倒是门好亲事,怎的清蔓反应这样大?齐霜沉思了一会,继而一惊,莫不是,莫不是,她额上惊出了一头冷汗,往外看了看,又不敢和齐夫人说,莹儿在一旁劝齐夫人想让她叫清蔓起来,齐夫人也正在气头上,让人将两人也赶了出去。

莹儿出来在清蔓身边陪着,又是撒娇又是告饶的,清蔓头也没转下,还是板着脸盯着房门,莹儿气的一跺脚就跑回自己院子。

只齐霜在一旁欲言又止地看着她,看清蔓一脸坚决就知道这次二妹必是不肯妥协的了,现下就是看二娘和二妹谁先坚持不住

她叹了口,“你这又是何苦。”她摇摇头,也走了,经过清蔓身边时低低说了句,“你太傻了。”清蔓眨眨眼,眼睛有些湿。

跪到傍晚,清蔓身子有些摇晃,膝盖已经疼得没有知觉了,景逸这时才听到消息赶回了府,刚进院子就看见清蔓直着身子跪着,心里一疼,继而又是一怒

“起来!”

景逸厉声吓道,清蔓一惊,唇抿地愈发紧了,咬紧牙关就是不回话。

“我说起来!你这像什么样子!”

景逸伸手就要拉她起来,清蔓狠狠地一挥手摆脱了他,转过头直直地看着景逸的眼睛

“我不!”

景逸被清蔓这一眼看得心惊,他从没看过清蔓这个样子,她眼里有股子狠劲,像头狼一样狠狠地就抓了自己的心一把,两人僵持着,清蔓毫不退让地看着景逸,他终是受不住清蔓眼里沉甸甸的情意偏过头,一咬牙转身走了。

入了夜,清蔓的身子晃得更加厉害,唇也有些发紫,牙齿不停地打哆嗦

“小姐,小姐我求求您,别跪了好不好,您的身子真的受不住!”

月儿哭着陪在一旁劝她,清蔓知道这时候自己决不能放弃,自己就是在赌,赌母亲的不忍心。

清蔓在院子里跪了一宿,齐夫人在房里也是一夜没睡,直愣愣地坐在床边看着门口。

景逸身子隐在树后,板着身子站着,眼睛一直盯着清蔓,他只觉着心里乱得很,脑子里什么也办法思考,就这么默默地陪着站了一夜。

天刚刚泛白的时候,清蔓终于挺不住,眼睛一黑就直挺挺地往后倒

“小姐!”

月儿连忙接住,景逸想冲过去,却踉跄了一下,才发现自己腿已经站的发麻,他低头用力锤了几下,就大步出去从月儿手里接过清蔓,带她回了院子。

齐夫人一听清蔓晕了,急的立马站起来,眼前却是一黑,又软着身子倒下,半天回不过劲来。

景逸刚把清蔓放到床上,清蔓就醒了,景逸惊喜地看着她,想说些什么,嗓子却哑得说不出话来。

清蔓微微晃了晃头,好不容易眼睛可以聚焦了,又撑着身子要起来

“小姐,小姐你这又是要去哪?”

清蔓挣开两人的手颤着起了身

“不许去!”

景逸再次紧紧握住清蔓的手腕,语气有些凶狠,清蔓挣了两次挣不开,于是转过头盯着景逸的眼睛

“我不!我要嫁的人只一个,旁的人,我绝不嫁!”

景逸惊地退了几步,清蔓咬着牙站了起来,一步三晃地往外走,景逸看着清蔓的背影,不知怎的觉得鼻子有些发酸,怎么今天眼睛雾蒙蒙的?啊!定是昨夜没睡的缘故。

“叮,好感+15”

清蔓走几步喘一会,好容易到了齐夫人院子里,又走到中间跪下了,齐夫人喝了碗参汤气终是匀了,又听见清蔓在院子里跪下,眼泪一下子没忍住掉了下来。蔓儿是她一手带大的,从小身子就不好,平时就是咳两声自己都心疼的不行,昨个跪了一宿,还不知道要病成个什么样子,她一直都是个懂事的,怎的这次就这样倔!这做母亲的永远都赌不过儿女,她心里是又急又气又心疼,在屋里怎么也坐不住了,让李妈扶着就去了院子里。

她站在房门口,看着清蔓颤着身子,脸都发白了,心里疼得不行,急急地走过去,用力就是一巴掌,清蔓被打地趴到地上,齐夫人一下子就哭出声来,抱着清蔓不停地掉眼泪

“你,你这个拎不清的!就知道气我,你这身子自己也不晓得心疼,若是跪坏了,哪个管你!”她一边哭一边又心疼地帮清蔓揉膝盖,“疼不疼?疼也好!你怎么就,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她气的又用力按了下她的膝盖,清蔓疼得直抽气。

“知道疼了?疼还跪这么久!你身子这么弱,要是伤了根本哪里补得回来!”两人抱着哭了好一会,直到清蔓受不住晕在齐夫人怀里,才赶紧被抬到屋子里。

“大夫,蔓儿怎么样了?”齐夫人焦急地询问,莹儿齐霜和景逸都到了屋里

“哎,怕是不好。”大夫摇摇头

“什么?!”

“哎,这令女的身子本就虚弱,又这样跪了一夜,还是受不住啊,以后身子怕是更弱了。”

“那,那可还调理的好?”

“看吧,我先开些药,先吃吃看,以后切不可多思虑、多喜怒,心情平静生活安稳应该还能有所缓解。”

“这,这。”齐夫人听了直掉泪,景逸身子晃了一下,转头看着床上的清蔓。

清蔓唇还有些泛紫,头发紧紧地贴在额上,景逸的目光细细地划过她的脸,觉着自己的心被什么握得紧紧地,又酸又涩。

清蔓在床上昏了三日,景逸也一宿一宿地站在院子里,他也不去看清蔓,只直挺挺地站在自己院子里,脑子里什么也没想,只觉得心里发慌,睡也睡不安宁,倒不如在院子里站着。清风看大少爷白日里要去李老那练武,晚上又一晚不睡也心疼的不行,就在一旁劝,景逸只摇摇头也不说话,清风没法子,只能在一旁陪着。

直到第四日深夜,清蔓才幽幽转醒,景逸这才觉得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地,眼前不由有些发黑,头也疼得不行,好似这几日的不适一下子都涌到了身上,他受不住,转身回房,一下子就倒在床上睡着了,清风这才松了口气,连忙帮他脱了鞋,擦了身子,退了出去。

看过《(快穿)攻略哥哥篇》的人也喜欢
浮生陌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我是骗你的,从一开始我接近你,就是为了杀你,你…
点击阅读>>
传统女穿越一妻多夫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现代职场大文秘穿越到一妻多夫制国家试图寻找一个肉…
点击阅读>>
乱世家族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以感情为主,灵异为辅的中篇小说在混乱的书市中我一…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