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七枝灯

寂魂(六)

作者:南山有台 更新时间:2016-10-25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赫连成许不了利益,便不得不放弃了。
他懂得拉拢人才,却也并不强求,所以留在他身边的皆是可信可用之人。

可是相应的,他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在他的心中,唯有利益才能让人永远的归依。我远远地望了一眼还在昏迷的死士,赫连成早晚会知道,这些人愿用命跟着他死搏时,全为了一份信义。

毕竟,无论多大的利益,在生命面前都微不足道。

我用指尖轻点了一下微凉的茶水,在石桌上写下了“青城”二字,神神秘秘地说:“青城有一歌女伏音,乃天上若神转世,得之可得天下。”

“歌女?”赫连成果然皱起了眉头,就连南玉也是。

我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她肯不肯帮你,全凭你的造化了。望公子听贫道一句,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

“裴叙谨遵道长教诲。”

答应时倒是诚诚恳恳的,但当那个人真的出现后,一切都会变得身不由己。

那日,烟雨碎了一江朦胧。阴霾天空,隐约雷鸣,风雨至,留君在此。

“就像是天定的缘分,朕去找她,她便出现在朕的面前。”赫连成说到这里的时候,一贯清杀的眼睛忽然变得迷离起来,隐隐有一抹柔色泛了出来。

初次相见,总是那般刻骨铭心。

南玉为赫连成出谋划策,赫连成也善待于他。

到了青城,他让那些手下到处去找访名医,希望能治好南玉的双腿,尽管南玉拒绝多次,但赫连成还是坚持。

所以赫连成来到青城之后,并没有急着去找伏音,而是带着一行人去拜访当地有名的医师,就算是有点儿名号的江湖郎中,他都亲自前去。

但那些人都确诊南玉的腿是没有救的。

南玉觉得没有什么,反倒是赫连成大失所望。
他吩咐了人送南玉回客栈,自己独身一人来到望月河边散步。

冥冥中有凉凉的江风袭来,冥冥中让风中携来了凄凄艾艾的笛声,冥冥中让赫连成抬头向江中心看过去,冥冥中让迷迷江雾在此时悠悠散开,冥冥中偏让伏音站在了船头。

这就是赫连成口中的缘分。

我可以想象当时的画面到底是有多美妙。
那一袭湖蓝纱的女子,若水的眼睛盈着点点波光,黑发垂至脚踝, 额间一颗美若珠光的海珠泛着青色,流溢出令人心安的温柔。

清瘦的身影立在画舫船头,扬起的手腕是欺月的白,纤长的手指轻轻按在笛孔上,那样的不染凡尘,婉若寒露,仿佛靠近她就是一种亵渎。

她的笛声让人听着心安,拨开了重重江雾,震彻了赫连成的心扉。

那一刻涌入心间的是自他出生以来都未体会到的感觉,赫连成自己都说不清那是怎样的感觉,让他想要解掉腰间的刀,想要将余生都伴着这溶溶的乐音一起醉倒在青城的一壶酒中。

可赫连成太理智了,他知道自己永远都没有这样的权利。前朝的纷争,他不愿与我多提,但我从那日战场上就可以看出,如果他不杀人,便有人来杀他。

那日战场上要置赫连成于死地的不是敌人,而是他所效忠的圣上。
赫连成算是皇上的侄子,赫连家是有名的武将世家,赫连成他爹被皇上追封为常安王,这个老东西是出了名的愚忠,将自己三个儿子都送上了沙场,一个接一个地死掉了。

赫连成出生的时候,他爹已经将近知天命之年,多年饱经风霜而百病缠身,怕是以后**都困难,更别提运动了。于是赫连成就成了他家的独苗苗。

人老了,当初的雄心早被战场磨得无影无踪,前后经历三段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景,他爹就盼着赫连成能平平安安地长大,待他百年之后也有个儿子送终。

可赫连成自小就是不凡,比如说,别人三岁的时候还在跌跌撞撞地牙牙学语,他三岁的时候都可以灵巧地爬到树上偷鸟蛋了。

他自小习得一身好武艺,一手紫羽鬼刀耍得潇洒又狠绝。我那时从战场上见到赫连成用刀的时候,也小小的惊叹了一下。我曾认识一个仙家将银梨穿云枪使得极其漂亮,此人贵为天界第一将军,赫连成的刀法和她比起来竟相差甚少。

届时若赫连成功德圆满,得道成仙,必定又是天界的一个得力干将。我稍稍抹了把汗,想着日后天界又多了一个好手,实在为我魔族人堪忧。

赫连成他爹在赫□□及冠那年死去,赫连成继承他爹的爵位成为了常安王。那是正赶上敌国来犯,气势汹汹地拿下了殊月边界七个城池,急得皇上差点没背过气去。

赫连成在这危急存亡之秋自动请缨,仅仅一万精兵,将敌国打得是落花流水,叫苦不迭,节节败退。仅仅三月之久,赫连成将七个城池一一收复,自此在殊月国声名大噪。

其中最精彩的就是收复鹤城的战役。

彼时赫连成所率领的军队被敌国逼到了鹤山密林之中,退无可退,进无可进。敌军不想跟赫连成硬碰硬,落得两败俱伤,便卯足了劲儿得要把赫连成一干人等全部憋死在深山里。

鹤山内鸟兽踪绝,赫连成一干人还在林中迷了路,眼看就要弹尽粮绝,在鹤山却凭空冒出来一个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缓步出现在远方的迷雾之中,脚踏千里芳翠,有落花惊鸟纷至沓来,震落瘦枝上凝了多日的清霜。

此男子自言单名南玉,号衡芜。自小便深居鹤山,以弄花逗兽为乐,不问俗世。
那时的南玉只对赫连成说了一言:“王爷为何在此犹豫不决?”

赫连成受南玉指点,决定不再束手待毙,他亲自率领一小股精兵,由南玉带路摸出了丛林,潜入驻扎在山下的敌军大营,以背水一战的决死心态偷袭了敌营,放火烧了他们整个营地。

矫矫火龙从鹤山的山脚喷吐着巨大的火舌,火势凶猛而强烈,将敌军军营以及赳赳的士气烧得一干二净。

自那之后,南玉成为了赫连成麾下的军师,而赫连成被追封为护国大将。

若是赫连成有一身好本事便罢了,可他人长得也英俊,这让他不仅成为殊月第一勇将,还成了殊月国众女子爱慕的对象。

若他英勇,可能会招人喜欢;但若他成为了女子心中仰慕之人,便容易招恨了,这影响到整个殊月国的嫁娶问题。曾有一个名门女子立了牌坊说今生非赫连成不嫁,害得多少爱慕她的男子恨极了赫连成。

诸如此般,由赫连成牵扯出来的风流债着实不少,也让他一直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经年不衰。

就这样,赫连成的威望一日比一日盛,风头甚至盖过了当今圣上,麻烦也随之而来。

人红招黑,这话一点都不假,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缺少看不起你的人,也不缺少嫉恨你的人。

说是有人掌握了赫连成通敌卖国的证据,皇上要将赫连成一干人等下狱听审。南玉得知后,预想一旦进入大牢,很难再有出来的机会,就怂恿赫连成跑路。

事实证明,赫连成逃跑是对的,殊月国的皇上压根就没想听审,就想把他除掉。成败皆在一日之间,朝盛夕衰,昨日赫连成还是高高在上受万人敬仰的常安王,今日便成了全国追捕的逃犯。

在其间,魔妖趁乱挑事,废了南玉一双腿。

赫连成在这样的时刻都没抛弃南玉,亲自背着南玉一路南下逃到了孤漠山。若不是南玉和赫连成心中都有各自欢喜的女子,我真要怀疑这两个人是断袖了。

我刚刚说了赫连成不懂那些死士对他的情义,但看他在这样危急的时刻就算逃跑也要背着南玉的时候,我又觉得赫连成或许是懂的。

他不是一个无情之人,这让他成为了一个好的将军,也成为了一个好的君王。

赫连成南逃,日夜担忧昏君的统治会令殊月国江河日下,所以心怀苍生牵念子民的赫连成,遂揭竿而起,平定天下,开一代盛世朝荣。

当然,这是官方的说法,按赫连成自己所说,他是这般解释的:“说朕背叛?哪里有什么背叛呢?他见不得朕安逸,朕便不想让他好过。”

殊月国的皇上对他的赶尽杀绝让他知道自己多年来的忠心报国皆是给狗吃了。他爹死后,赫连成孑然一身,生无可恋,他觉得自己若不把殊月国搞得天翻地覆,就枉负了他一世英名。

他原本想好了,将这锦绣江山易个主,舒了自己心中的窝囊气之后,他求个一生富贵,转身深藏功与名。后事如何,便让后世去评说罢。

只是苍生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自己也没给自己这样的机会。权力一旦拿起,便再难放下。

他从青城遇上伏音的那一刻,他便知道这个女子会是他一生的魔障,让他洗戮红尘后终化成三千劫灰,在安宁中不得安宁。

看过《七枝灯》的人也喜欢
极品三母女
题材:仙侠
进度:连载中
冰旋穿魂到现代,和闺蜜一起收养一个弃婴。从此两人…
点击阅读>>
女配仙谋
题材:仙侠
进度:连载中
俗话说,穿越风险大。人妖殊途,男女有别,老少不同…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