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七凶之女娲石

第二章 绳技

作者:繡眼 更新时间:2017-04-24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自上官昊教授御寒内功后, 张翠华逐渐不再冻昏, 只是功力尚浅, 仍然畏寒, 自从宋金交战, 潼关被锁, 双方兵马也开始涉入山林寻找破敌快捷方式, 这让两人只能朝更险峻陡峭的深山躲藏。悬崖峭壁,对上官昊来说本非难事,但考虑到张翠华乃是平民, 本想绕路而行,却不料恢复体力、修练内功后的张翠华,竟脚步轻盈, 身手灵巧, 脚尖轻点几下,已攀上高树, 跃上悬壁。

这让上官昊吃惊万分, 他原以为张翠华只是普通的小姑娘, 没想到竟有如此身手?

爬上高崖后, 上官昊好奇询问:“张姑娘, 妳是否有练过轻功身法?否则寻常人是爬不上来的, 定要绕道而行。”

张翠华先是点头,又摇着头说:“其实,也称不上是什么轻功, 我自小与先父跟着杂耍团四处卖艺维生, 我在团内擅走绳索、使绳技,也会使得‘水火流星’招揽客倌,所以自然身手比一般姑娘来得敏捷。”

上官昊点头称奇,“原来如此,可惜纵有闪躲身法,却欠缺内劲,若是辅以内功,想必妳的脚步会更加快速,往后便不用怕金兵追赶了。”他知晓软兵器难练,而双流星更是少有人练成,想不到眼前未满二八的小姑娘,竟深藏不露、身怀绝技?

两人继续迈步前行,找到一处可躲藏的密林后,上官昊生火给张翠华取暖后便离去觅食,张翠华趁此时修练上官昊所教授的内功,以期早日耐寒不畏。

待张翠华修完一个段落,天色渐暗,仍不见上官昊归来,原本担心是否遇险?但上官昊身手厉害,就算不幸遇上金兵,应该足以脱身,况且此处已是深山僻林,连个山村居民都未见一个,料想应该不至于遇上金兵,想着自己老是依靠上官昊寻找食物饮水,自己应该也帮忙做点什么。

张翠华站起身,遥望顶上树冠,见到几棵松树上结着球果,或许球果内会有松子可吃,从怀里拿出之前趁上官昊不在时,暗藏的废弃绳索,一端系上石头,当她挥动绳索,准备掷出时,正巧上官昊归来,看到张翠华手握绳索,欲往树上投去,担心她又要寻死,急忙出声制止。

“张姑娘不是已经答应我不再轻生吗?怎么……”

未等上官昊说完,张翠华笑道:“道长莫慌,翠华并非要自经,只是见树上有松果,想打下来看有没有松子可吃。”

听张翠华这么说,上官昊这才放下心来,见张翠华挥转绳索,奋然掷去,准度奇佳,竟一投就中,打落一颗球果。

看到松果掉下,张翠华快步过去捡起,扳开果鳞,果然内有松子,高兴地递给上官昊,“道长,你看,这松果内有松子,道长你不喜荤腥,不愿吃鱼兽,那翠华就帮道长打些松子给道长吃吧!”

上官昊正要开口回话,又想到了什么,将嘴边的话吞回,点头答谢,“多谢张姑娘。”

张翠华笑脸盈盈,回道:“道长不必谢我,道长帮翠华这么多,反倒是我该感谢道长才是。”张翠华很高兴能帮到上官昊,继续挥动绳索,将树上松果一一打落。

上官昊放下猎来的兔尸和水袋,坐下休息,看张翠华使绳厉害,准度奇佳,没一个失误,不由得啧啧称奇,若是指点一二,练成武学,使张翠华有自保能力,就不必担心张翠华受人欺负。

上官昊想了想,他奉师命下山,眼看期限将至,他无法一直待在张翠华身边保护她,若冒然离去,又恐张翠华遇险,虽已教授内功抗寒,而张翠华的身法和绳技了得,但绳索多以远身攻击,倘若被人近身袭击,难以招架抵挡,既然要救,就救到底,何况已教了内功违反门规,再多教一、两项也是一样,倒不如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天。

张翠华打落附近的球果并端在怀里,拿来放到上官昊面前,笑着说:“道长,你看,有这么多,就算吃不完也可以带在身上。”说罢,张翠华拿起一颗松果,扳开松鳞,要帮上官昊挑出松子,上官昊摇手示意,“不必麻烦,我自己来便是,你快去料理兔子烤了吃吧!”说完,拔出腰间小刀,递给张翠华。

张翠华点头,接过小刀,剥去兔皮,串过树枝,架在火上烧烤。

两人吃完歇息,张翠华本欲将小刀奉还,只是上官昊摇手回绝,他认为张翠华已不会寻死,料理兽鱼需要刀刃,干脆就送了她。

正当张翠华又受了上官昊的好意,不知该如何是好时,上官昊卸下背后剑匣,打开剑匣,内有一把剑,剑柄处隐约看到有两把较扁平的剑柄合并一起,一边青、一边朱,两剑柄首各系有一条剑穗,剑穗颜色与剑柄相同。

“道长,这是……?”张翠华不解,她平日见上官昊就算睡觉也背着剑匣,头一次看到卸下打开,不明白上官昊意欲何为?

“张姑娘,妳绳技了得,若系上石块击打可充当武器,但绳索多远攻而不利近身,在下身负师命,无法久待,若冒然离去,又恐姑娘无力自保,故打算再教妳剑术防身,并送龙凤双剑使用。”

“什、什么?这、这怎么能……”突受大礼,张翠华更是不敢接受,为了救她,已让上官昊搁下事务、违反门规传授内功,适才还送了小刀,现在还要教她剑术与宝剑?这叫她如何承受这份恩德?

“我知道妳怕我受罚,更怕难以回报,但我上官昊救人不是为了回报,只要妳平安活命,也不枉我费心解救,这是我的一番好意,妳就不必推托了,取剑吧!”

说完,上官昊握着自己的绿柄宝剑,走向一旁较为空旷之处,准备教授剑术。

张翠华望着双剑摇头,不敢受恩,也不愿收礼,“不,我怎能让道长割爱舍剑?道长这么宝贝双剑,还安放在剑匣内,我、我怎能就这么取走?”

上官昊脸色淡然,似是不在乎双剑赠人,“妳不必感到歉疚,我师门北斗道底下有七观,七观各自修习七种武器,而我师从修习剑术为主的‘文曲观’,观内藏有大量宝剑供弟子随意取用,这龙凤双剑只是我下山后获得,尚未缴回,不属于师门所有,今日就赠送予妳,妳就收下吧!别违了我一片好意。”

张翠华见上官昊坚持赠剑授术,感激再三,连声答谢,照着上官昊的指示取剑,张翠华握住剑柄,将剑拔出剑鞘,赫然发现鞘内有两把剑,剑身有刻纹,青剑刻龙,朱剑刻凤,张翠华望着青剑吃惊道:“咦?这剑……”

“是‘游龙’。”上官昊出声解释,“青柄剑为游龙,另一把朱柄是‘飞凤’,这龙凤双剑共纳一鞘,故剑刃较软薄,重量较轻,即便是年轻女子也能使得。我看妳挥打绳索如鞭法,脚步迅速如飞燕,学双剑应能得心应手,但今日妳初次学剑,所以妳就先选一把用吧,我先教妳基本剑法与剑诀,之后再教妳怎么使双剑剑法。”

张翠华恍然大悟,既然凤代表女性,那就先取飞凤剑用吧。

上官昊见张翠华握剑走来,准备好习剑,开始教授基本剑法,首先说明着:“剑为‘百兵之君’,又有三面刃,所谓‘百日刀,千日枪,万日剑’,亦即剑法的变化多端,要熟练须花费一番功夫,而剑的主要攻势有三种,即砍、割和刺。再细分下去约有二十种方法,比如:错、挂、攅、劈、沉、弸、斩、拨、截、刺、削、砍、戳、摸、撩、缠、抛、托、剪、挑、栏等。所以妳不必求快,稳扎稳练才是要紧。”

上官昊这般滔滔不绝,让张翠华听得双眼睁大,满脑困惑,她没想到剑法这么复杂难练,杂耍团内虽也有人耍剑,但可没像上官昊说的这般复杂,心想杂耍技能和正宗武学果然有差。

“我现在一一演示给妳看,妳看完之后,再照着做,我会在旁指点。”

张翠华点头,睁大眼睛,聚精会神,专心观看上官昊的演示。

“砍,即为纵向下挥;割,即为横向挥剑;刺,以剑尖刺入。”一一做完动作,上官昊说:“这三种主要攻势一般人都懂得如何使用,接下来我要说明剑术二十字诀,仔细看好。”

“错,即剑身猛向前,向下微斜;砍,剑身由斜向前或左右;挂,剑身由前猛向外、向后带拨;戳,剑锋向前或左右连连直贯……”

上官昊一边说着,一一演示着剑术二十字诀,看得张翠华是头昏眼花,轮到张翠华实际演练,第一次学习正宗武学,刚开始笨手笨脚,无法到位,在上官昊耐心的纠正指导之下,总算有点模样出现。

上官昊见夜深寂静,月亮高悬,他们凭着火光授剑、习剑多时,是该早些休息。

上官昊出声,要张翠华停止练剑,“张姑娘,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往后妳就多加练习,之前授妳抗寒内功时,已经说明过人体经脉和穴位,明日我再教妳点穴与解穴之法。”

闻言,张翠华瞠目结舌,惊问:“点穴和解穴?为何又要教我这个?道长这般倾囊相授,教翠华不知该如何报答?”

上官昊轻轻摇头,示意他并不要张翠华的回报,“不必愧歉,妳既是游走四方卖艺维生,难免会遇上武学之人,若遇上不肖之徒,光只有外功、内功还是不足,倘若遇上点穴高手,恐怕吃亏,所以我要再教妳点穴与解穴技能。另外,我师门内功除了有蓄劲、抗寒之能,还能自解穴位,就算被人点了穴,也能解穴脱困。想必这些技能日后对妳也有所帮助,所以打算再传授给妳,妳学会这些之后,普通武学之徒也无法对妳不利。”

张翠听得吃惊愣眼,眼眶发红,泪水打转,突然低头抽泣,看得上官昊紧张起来,连忙询问:“怎么了?为何哭泣?是教太多让妳有压力难以负荷吗?”

张翠华只是摇头,没马上响应,哭了几声后,这才哽咽回话:“不,道长人很好,不嫌弃翠华,还这么关心我往后的安危,教我这么多东西,如师如父,道长这番大恩大德,翠华今生今世难以回报……”说到最后,猛吸一声,低头啜泣。

“妳……”上官昊轻叹一声,“我说过,不必回报我什么,好好活着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这样我才有信心再去救更多的人。”

闻言,张翠华又哭得更难过,这下上官昊不知该如何是好,也不知该如何止哭,只好岔开话题,说:“夜深了,早点歇息吧,明日还要赶路,看能不能早点送妳到京兆去。”

说完,上官昊收起宝剑,随意走向一棵树头坐下,闭目盘坐。

张翠华哭声渐歇,抬头望着歇息的上官昊,眼神流露感激与爱慕。

一路上,张翠华见上官昊正直良善,以礼相待,颇有好感,原先寻死念头也淡消而散,答应上官昊求生。她娘亲早亡,这世上待她好的就只有亡父与杂耍团团员,可惜金兵攻城,瞬间让她失去一切,她对上官昊来说,只是路过搭救的陌生女子,却不辞辛劳带她长途跋涉,阻止自尽、守护安全、寻觅饮食,还违背师门教她内功与剑术,更赠双剑防身,又考虑她日后的遭遇,要再教点穴技能。

头一次,有个这样的陌生人对自己这么爱护关怀,种种的好,张翠华对上官昊感激在心,其实心里早已暗生情愫,但自知自己已是污浊之身,且上官昊修道绝欲,明白这是段无法开花结果的感情,始终不敢吐露爱意,怕徒增上官昊的困扰,只好将这份倾慕之情暗藏在心中。

张翠华双唇微动,吐出小小声的话语。

“上官昊,谢谢你,我会好好活下去的……”

看过《七凶之女娲石》的人也喜欢
极品三母女
题材:仙侠
进度:连载中
冰旋穿魂到现代,和闺蜜一起收养一个弃婴。从此两人…
点击阅读>>
乳雪
题材:仙侠
进度:连载中
你是和尚,就该守着青灯古佛,就该长伴孤独寂寞,就…
点击阅读>>
穿梭在仙武世界里的牛人
题材:仙侠
进度:连载中
高三学生易城意外得到一款时空之门,可以随意穿越各…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