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霹靂》平凡老百姓VS武君羅喉

第五章 这一切都是我活该

作者:若幽蘭 更新时间:2016-10-23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虽然整到了那宫女我是很高兴啦……只是那宫女吓得花容失色往后猛跌时,手裡依然死死抓著我的手腕,就这样的连我也扯下水中。哎呀呀……就说咱是病人了,嘴上耍点小把戏还没问题,要挣扎那类劳啥的就做不到了哪!

「咳、咳咳咳咳……」还好我还算懂点水性,顺手把那宫女丢在池子中央的造景山石上。我试著爬上岸,但总觉得力不从心,最后还是勉力爬了上去,狼狈至极的模样,我放纵自己瘫倒在地上。

静静地看著遮住了午后阳光的身影,他嘴角扬著的是满意的轻笑,而我也吃吃地笑了起来,虚哑的嗓音,我毫不在意的笑道:「呼…呵呵呵……武君还可满意这闹剧呢?」

「哼……不至於无趣。」略微瞇起的血红双眸,他的笑很轻,低沉的嗓音就像陈年的名酒醉人,像这种如廝罪过的存在,真不知会迷倒多少女性?

「哈……那我可要多谢武君抬举了……」自嘲的笑意渲染著自身,我眼看著自己抬起的手异常苍白了起来,舔了舔有些乾涩的唇,我翻身坐起,想起身回房去换套衣物,却发现自己的左足踝发出阵阵刺痛。

啊……是碎石啊……看来是那池子裡的碎石片,尖锐的很,穿透了软皮靴正直直的欿在左脚脚踝上,一踏著地,我便痛得失去了气力,整个人直往后头倒去。这样摔著一定会很疼的,一定。

只是没有如预期般更加剧烈的疼痛感袭来,我茫然的看著一把将我拎起还让我倚靠在他精壮臂膀上的人,硬是扯出一抹笑意询问道:「喔?武君怎麼这时如此善良的帮了我这下人呢?」

「妳是我的侍女、我的玩具,除了我,没有其餘的人可以伤妳。」理所当然的平淡,他笑得很轻,眼底是满满的恶趣味,左手只是轻轻一动,气劲缠捲上石片,仅只是眨眼的一瞬便抽去欿在我足踝的石片。

「呀……说得真好,那刚才我被那女的欺侮时,您还真有兴致看戏呢……」瞬间的刺痛,让我不禁无声抽气,但仍是我蹙起眉看向那高傲的王者,不甘就这样的被耍弄调侃。但我现在连使力都不能,只能倚靠在武君那强而有力的臂膀才能勉力站著。

「不过……武君您不怕您这战甲被我这低下的人弄湿麼?脏了会很可惜呢……我可赔不起喔。」低声的嘟噥著,鲜血染红了丝帛,缠在银铃环上的丝帛早以被石片给割出些许的裂痕,最后还是不支吸水后的重量而滑落。

显露底下那还算整齐却也险些见骨的伤口,殷红的血正泊流著,腥甜的香气。

「武、武君陛下!」诧异的惊呼自一旁传来,宫女似乎中於从小强兄的恐惧中回復过来,脸上的妆被水给糊了,比我还狼狈,还好我不喜上妆,不然方才那一落水更会让罗喉看了个笑话。嘖!就是不喜欢罗喉用那种訕笑的表情对著自己啦!

「您、您您您……」宫女似乎是吓得语无伦次,您了老半天就是还没下文出来,我驀地扬起一抹奸笑。敛下眼睫,我故意将声音放软,娇软得连我自己鸡皮疙瘩全都竖了起来:「武君……既然奴家都被都被那下女给弄伤了脚,不好行走,可否请您帮个小忙,送奴家回房?」

从撑著自己肩膀的大掌传来那微乎其微的颤抖,以及罗喉那充满著错愕与不适的眼神,我知道自己成功的雷到武君罗喉啦!口桀口桀口桀……我真没想到我可以成功呢!等等,我的羞耻心跑哪去了?算了!口桀口桀口桀……

「嘛……这点小忙,您不会不帮吧?」温和无害的微笑,我对著罗喉轻笑著,手裡也扯著罗喉的衣袖晃了晃,而罗喉也明白了我这小小的恶趣味,一双勾人心魂的腥红瞳眸带著些许笑意瞇起,爽快的答应:「自然是行……不过,吾可要妳附出相对应的代价。」

「全依您了。」用著这普通至极的脸来装小鸟依人是一种噁心到了极点的事,但要雷人?效果可是相当的显注且有趣,但我到底还要不要羞耻心呢?要不要呢?在他的面前……我的羞耻心、尊严、隐私那啥的根本全是浮云啊你妈的……

就这样的,在宫女的注目之下,罗喉一把将我抱在臂膀上,带著我离去。

「啊……啊啊……」

还伏在造景山石上的宫女彻底傻住,下巴往下掉得彻底,只能发出无意识的音节好一会,便晕死在那。此时,一隻乌龟慢悠悠的爬上了宫女的脑袋瓜顶,十分愜意的闭起眼,享受著美好的下午暖阳浴。

其实我很讶异罗喉会答应,一刚开始我就準备好了两个选择,一个是他若答应就演到底,另一个是不答应就罢了,就装幽怨的瞅他一眼,乖乖拖著伤脚回房。当罗喉带著我回到房间时,他毫不客气的将我砸到床上,力道之中我能察觉出暗藏著的报復意味。可是浑身湿漉混杂鲜血染脏了床铺,脚伤越发刺痛,但我全不管,只有放声大笑了起来。

「噗……哈哈哈哈──不行!那女的脸有够好玩的啦!哈哈哈──呃!呜……好痛……可是又好想笑……呵……」抱著踢到的伤处,我已不知眼角的泪到底是因為疼痛还是因為笑过头而来。一旁的虚蟜倒很著急的要我别乱动,手裡捧著一盆乾净的水,擦拭著伤处。

而罗喉却坐在一旁的红木椅上,轻啜著茶,却在喝下时,眼底闪过一丝诧异。

「嘻嘻──那茶是冬瓜茶唷!很甜吧?」笑瞇了眼,我屈膝坐在床上,任由虚蟜替我上药、包扎,还去差人送热水来。但罗喉的诧异没有持续多久,只有视线淡淡地扫了过来,检视著我。这样默然的凝视,让我总觉得很不自在,只能不满的回瞪一眼,便逃亡似的看向仍在一旁焦急不已的虚蟜。呀……要回瞪那伟大的武君罗喉可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呢……只是我赌气的部份更多,他这种极度腹黑的个性是怎样嘛!戏裡面可没提到多少他喜欢整人呢!

「虚蟜……」

「虚蟜……在……」

「帮我倒茶来。」

「是……」

「来,把茶给我喝了吧你。」

「……咦?」

听著虚蟜错愕的声音,我笑咪咪的看著他,语气轻快道:「我刚刚那句有说得很清楚喔……来!快点喝吧!看你急成这样,喝点甜的可以让精神放鬆点呢!」

「咦……咦?」求助似的望向罗喉,罗喉却丝毫没有给虚蟜一个明确的指示,只有微微扯动嘴角,似笑非笑,搞得虚蟜更是急得活像热锅上的蚂蚁,最后只好咕嘟一声的将茶全喝了下去。手裡还捧著茶杯,虚蟜那可怜兮兮的茫然眼神往我瞅了过来,而我只是回以灿笑,看虚蟜那手足无措的模样继续微笑著。

我说……虚蟜你著急的模样也太可爱了吧?

「噗……」

「呵……」

我与罗喉同时轻笑出声,看著虚蟜那不停看向我又看向罗喉的著急模样笑了出来,天啊……这虚蟜可真是好捉弄啊!难怪罗喉你特别重用他,既听话又忠诚,还可爱的紧!哈!

原本想著反正闹都闹够了,罗喉这日理万机三不五时兴起战争害正道忙得到处跑的君王也该早早离开。可是當我撐著身體鑽去屏風後方更衣回來後,卻看見这次的罗喉居然反常到停驻在我房内,甚至开口询问我一些不著边际的问语。

反常的令我困惑。

是啊,很困惑的呢,尤其是看他随手扯了一张椅子,坐在离我最近甚至不用伸长手就能抓住我的位置,兩人之間的距離幾乎近到能聞到對方身上的氣味。可是反常如他卻嘴角噙笑问我对文书有没有兴致、房内用品是否足够时--我脑内唯一能有的感想就是罗喉这傢伙脑袋烧坏了。

而且这距离非常非常危险,不管是被杀掉还是推倒根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好生恐怖!

「呃……我说、武君你是不是发烧还是什麼的?怎麼会有空閒来跟我閒聊这些?工作呢?政务呢?战争呢?别告诉我你今天休假,我还想去调戏其他小宫婢的。」内心纠结万分,我颤抖著自儿的小心肝,诚惶诚恐地发问。

「怎麼?吾难得有兴致与妳谈谈,能有此荣耀,还不表示点什麼敬意?」

「哎--您就别在这种事情上為难小的好不?想当年--啊、是当时。」瞧他半点怒意或不耐烦的神情也没,可见今日心情相当不错。当他心情好我自然也不吝嗇嘴贱一番,否则真难对得起平时他百般戏弄我的时光:「也不想想把我抓来这的是您,害咱在这儿度日如年,要说不想当年都难呢,还尊敬?」

「真不怕吾降罪於妳。」不是疑问而是肯定,面对罗喉的说词,我也露出一副怯生生的官场样,哎呀我滴娘的扯开嗓子低呼:「唷……小人怎麼会不怕呢?当然是怕著啊、还请武君明查哪--」

说完,我还倒是模仿起某些戏剧裡特容易出现的兰花指,笑得很是諂媚。但是这种矫揉造作的方式真不习惯,没一会我就自儿就先笑起场了。

「噗哈、这种话我敢肯定你这君王没少听几句。」反正对我来说这世界就只是场梦,活著就继续,死了就回到自己那无趣的世界,反正也不怕以后梦不到霹靂布袋戏相关的梦,能调侃武君就是给他调下去!

但这世界真的是场梦吗?虽然也纳闷自己这次的梦有点长久,还真实到不可思议,但这样的梦以前也不是没有梦过,大概也只是另一场长久型梦境。

本来看罗喉听了我那些话,眼底多少是有著想教训我无礼的意思,可是他腥红色的双眼却突然染上一抹阴鬱,没一会就换上些许的笑意。看著他眼底的笑意,我确确实实的看得出神了,那是一种很好看的浅淡笑意,一双漂亮如红宝石的虎目微微瞇起,白净的脸上,冷峻的邪魅笑容因為这分纯粹的笑而柔化:「留妳果然不错。」

「蠢到敢向吾如此笑闹无礼,就以女人来说妳还真是头一个。」轻如微风的低笑声响起,就连躲在外头偷听的婢女都脸红了。嘖嘖嘖,连我这个小笨蛋都能发现身影了,姓罗的哪可能不知道?可是听著他这样笑我也顺著棍子上,丝毫不顾自己的说词是多麼得寸进尺。

「怎麼?第一个有赏吗?我想吃甜糕喔。」

他随手抽起桌上的茶杯,把这等粗糙的甜茶当作名茶般愜意的品茗,可是吐出的言语却是令我错愕:「吾看就罚妳禁足好了,伤势未痊癒就继续禁,等妳好了--吾那百坪有的书房就让妳一人去扫。」

「啥?哪有人这样的!不要啦--对不起我错了武君请你饶了我吧!而且你禁我足干嘛你又不是我妈!」惊恐之下,我根本完全忘记面对罗喉该有怎样的礼仪,反而更像是对待自家死党那般的放声抗议。我敢说,我此时的神情绝对惊恐万分到活像罗喉下令处死我一样,没得出房到处晃悠这种事情最讨厌了!

「虚蟜,替吾看著,痊癒后多禁足一周。」

金黄色的身影轻盈起身,轻盈的衣襬在他转身的那一瞬擦过我脸庞,轻巧、滑顺的衣料一併夹带走罗喉那脸幸灾乐祸的浅笑与满足--满足个屁啊你!此时的我為啥还有那心情企图用著文青口吻来去形容这浑蛋的衣服质料多好还有他那张贱脸!我擦!老天爷我到底是欠了您跟那颗金光闪闪的胡萝卜什麼天大冤仇?

為了不被真的禁足,我用著如廝殷勤盼望的水汪汪眼睛凝望著虚蟜,虚蟜他……撇过头了。

「是、武君,虚蟜……听令。」

「欸欸欸--」

绝望,天、要亡我也。

可是真要讲好像全都是我活该……呜呜呜……我上辈子肯定没烧足香,不然怎会被这样欺负……

我不要被禁足啦--

看过《《霹靂》平凡老百姓VS武君羅喉》的人也喜欢
家教之沉沦
题材:同人
进度:已完结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东西……o(╯□╰)o崩…
点击阅读>>
[综]影视大集合
题材:同人
进度:连载中
一句话简介:梁雨微穿越影视剧1.写一些我喜欢的电…
点击阅读>>
一家人
题材:同人
进度:连载中
终极系列的文章啊,还有一些漫画~~从19离开,到…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