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穿越成为猎户买来妻

第四章

作者:风舞薇筠 更新时间:2016-10-12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不知不觉,风少筠玩穿越已二十多天了。
虽然不能体验下翻云覆雨的辉煌穿越历程,但是也小过了把翻手被子覆手褥子的颓废瘾。
自惊遇风流寡妇后,刚回棚子,还没来得及关上木扇门就“阿嚏”了三声,向众人宣告:我感冒了!
于是直接被一惊一乍的小翠幽禁在床头方寸之地,一被压一被,用她的话说:“要逼汗。”
虽然没有啥湖锦苏绣的精致,但陆家山窝子的物什也显示出了自己的地域特色,两字——实在。
那缝合地相当密实的棉被中起码塞了五斤棉花,厚实的两条上下一压,少筠本就不够结实的小身板就直接陷到了褥子中,连吸下O2都得弄个大喘气。
正当她被被子给压了个脸红脖子粗,小嘴只能嘘嘘喘气时,正赶上李黑心踩点来给其换药的时辰。
关键时刻,李大大夫体现出了其高深的医学素养,望闻了半响,就开出了方子,还特嘱咐小翠他们:“被子,再添一条。”
算你,狠!瞪视着李黑心那施然远去的身影,少筠在脑中开始论证关于“封印大开,以暴制暴”的可行性课题。
在此间不短的光景中,李黑心始终坚定其反派立场,对眼前这个柔弱无依、善良温婉的小女子加以惨无人伦的迫害。
在他一再施以毒手下,少筠额角的伤疤还是以其惊人的生命力终于愈合鸟。
还记得最后一次换药时,李黑心同学两嘴角往下搭拉着,慈眉善目的表情也无心一表了,离去时的袖子挥得也失却了往常的潇洒,走的身影真真是那个失落啊。
与此同时,少筠也第一次和着小翠一起,用亮晶晶的眼神目送他远去。
然后叉腰长笑:哦哈哈哈哈……我头上的日本国旗终于摘掉了。

自从少筠可以下地后,小翠就秉持着“打倒狐狸精,推倒路人甲”的行动宗旨,将“陆人甲攻防保卫战”捣鼓开来。
完美的战略就是要将自己优势发扬最大话。
仔细研究了下当前的小身板,让少筠支起家庭生计半边天,和老公同奋斗的计划直接流产。
“没事,娶妻娶贤”小翠安慰道。
是的,贤内助还是比较有市场的。
“洗衣,会不?”
摇头,全自动的会开。
“做饭,会不?”
叹息,有电饭锅会按。
“刺绣,刺绣总会了吧?”
蹙眉,踩缝纫机还凑乎,当初交了800报班学的。
“那你到底会啥?”
小翠头顶冒烟,嘴角抽搐,濒临暴走边缘。
少筠伸出双近日肥硕不少的白嫩素手,十指纤纤,两指轻搭,细转慢拧,柔声曼语道:“搓麻。”
只见小翠白眼一翻,“嘭”一声巨响,倒地不起鸟。
少筠见了,赶忙蹲下,急呼之:“小翠……小翠……快来人啊,小翠晕了。”

哎……
第一百零一声叹息,幽怨的眼神才刚酝酿出点水花,就被镭射扫到,直接认罪式的低下头来。
小翠一边在旁做针线,一边不时抬头练习眼刀。
少筠十分憋屈的扯衣角,开始深刻理解一直被她用眼刀□□的李某人的苦处。马有失蹄,人有失误,人家……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嘛。
话说,上次小翠同志轰轰烈烈的倒地后,在少筠的大力呼救下,正猫在附近林子树梢上研究鸟窝制式的小石头英勇的冲了进来。
然后,他负责托脑袋,少筠则专职掐脸蛋,哦不,是掐人中。
在她的奋力一掐下,人是醒了,不过也落下了一个比较严重的面子伤残。
第二天一早,小翠冲进门时,少筠抬头,震惊,抽搐三连动。
好,好,好有型的月野兔式额饰啊。
就是位置偏了点,下移到了她菱红小嘴上方。
昨天的血印子光荣结痂了。
她咋忘了,在躺床上挺尸的二十多天里,貌似还没剪过指甲。
然后,小茅草棚中再次洋溢起中日友好的大和氛围。
继少筠日本国旗降下后,小翠开始了其蓄东洋胡的新造型生涯。
鉴于此事对一个豆蔻少女的深重打击,这两天,小翠只能窝在家里做针线,边干活计边用眼神谴责罪魁祸首。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泪汪汪的咬嘴唇,少筠拿出李某人常摆出的委屈造型。
不怪你怪谁!瞪!!
5555555……低头,忏悔ING~小李子,如果可以穿回去,我一定会少瞪你两眼的!

托腮帮子手由左手换成了右手再换回左手。
无聊啊,真真是相当的无聊。
距离小翠伤愈已经两天了。少筠同志和陆人甲同志的同居生涯也开始两天了。
遥想当初,不顾她的极力挽留,小翠依旧狠心抛弃之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
小翠画外音:诬陷,跟你说了,是我嫂子怀上了娃,身子重,家里地里杂事多了,我走不开。
少筠撇了小嘴:那还是抛弃,解释就是掩饰。
小翠,颤抖,出离愤怒,“噶嘣”又倒地了。
反正,小翠回家鸟,遂一直埋伏在暗处的陆人甲开始了其光荣的登场。

话说,陆人甲同学登场的第一天。
日上三竿,少筠依旧埋头,裹着被子,继续床上蠕动进行中。
但见,褥子中的某人心中自半个时辰前就开始了热切的呼唤:小翠啊小翠,你咋还不来喊我起啊,昨晚临睡前吃的小脆瓜已经被消化完了……好饿啊!
翻来覆去,覆去翻来,痛定思痛,终于第一次在没人吼的情况下,少筠决定自力更生,自己主动起床。
我爬我爬,扒下裹在身上的被子,摸索了半天,抓到衣服,套进脖子……折腾许久,恩,终于穿好了。
起了身,更觉的饿了。
正当她陷入“出门求救乎,还是坐以待毙乎”的挣扎中时,终于听到门口传来小翠的天籁之音了。
伴随高分贝的一句:“你自己媳妇还有啥不好意思的!”利落的一飞踢,一只盔甲鹿呈抛物线现身在她的面前。
看着小翠挥挥手,一副这里交给你的表情,华丽地一转身,弃之而去。
少筠心里大叹世态炎凉,真是无情无意啊,枉我和你朝夕相对二十多日。你好歹把昨日说好带来的小脆瓜留下啊……
迁怒,瞪视陆人甲,还我小脆瓜!
陆人甲在她杀人的眼神下,虽显局促,神色也不比初时相见那般自若,左瞄瞄右瞄瞄,隐有初见恩客的小清倌样儿。
他这份无辜相唤起了少筠久违的罪恶感,算了,看在你是我当前饭票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有容乃大。
恩,消下了火气的她,突然一个激灵,鼻子微微一抽搐,再抽搐……
转头,把目光聚集到陆人甲的右手边,再狠狠嗅下,然后两眼一线。> O
确认目标,扑之,心道:啊……你终于来了,偶的大米饭啊……我想死你了……
陆人甲一反刚才的局促相,立时一个转身,顺势一退,“嗖”的一下快步后让。
少筠狠狠地瞪他,暗暗腹诽其还她扑空。
许是此刻对吃的怨念眼神杀伤力太大,陆人甲顿住身形,就立时将手中的饭篮子揭开盖子,取出饭菜,一一上交,并体贴的放于桌面上靠近少筠的地方。
至于某只饿昏头的主则一边深呼吸,一边摆出垂涎的样,享受地闭上了眼,鼻子持续抽动中~
鲜笋煨竹鼠,将选肉质肥美的竹鼠,先用七成熟的热油浇至色泽金黄,再伴已刚出土的新笋熬上,入色收汁,出锅时竹鼠色泽光亮,肥而不腻,新笋清香鲜嫩。口水一滴~
猴头菇暴炒野猪肉,取野猪后腿精瘦肉若干,先调味淹制,待入味后,用热油锅暴炒,至快出锅时加入新摘的菇子,掂翻几下即可,肉质精到,味鲜肥嫩,猴头菇香滑清爽,入口即融。口水两滴~
清拌荠菜,地头里摘下的荠菜,青绿者为佳,洗净剁碎,拌以香油少许,清香扑鼻,佐饭佳品也。口水三滴~
再是一碗碧青的田螺汤,吐泥养净后,一碗山溪水,文火慢烧,末了几撮细盐,即可出锅了,天然鲜香,汤水清单。口水四滴~
最后则是一大碗公的米饭,所装的白饭粒粒晶白透亮,带着缕缕白色雾气,散出丝丝糯米清香。口水聚成一地是也~
吃,真乃人生第一快意之事!
快速咽下口中泛滥的洪水,抬手,取筷,然后……愣住。
抽搐,再抽搐……
真是好大一只大碗公啊,少筠将两小爪子摊开并一起,汗,还是盖不住它的一半。
再加上碗面上堆成小山丘的饭,使出吃奶的劲,试捧了下,结论:连碗带饭起码五两以上。
心下开始怀念起小翠来,那时节眼楸啥她就给夹啥。现在,看下放下碗就“嗖”一下又跑离一米远的陆人甲,指望他喂饭,比白日做梦还渺茫。
少筠只能一手支棱着**两木叉子的筷子,与诸多让自己口水分泌加剧的菜式斗法。
无耻鼠辈,谁让你离我那么远!站起来夹,够不着,怒,立凳子上,再夹。
死肥鼠,斗不死你小样的,哼。
另一手小护着自己的饭,再抓起汤勺,舀上口田螺汤,与筷子合伙同心协力把荠菜扒拉上一勺子,放碗边上。谁让你离我最远,瞪。
一阵筷勺齐飞,钟鼓齐鸣,兵荒马乱,终,大功告成了。
呼,真满足也。
摸下已显出几分肉感的小肚腩,为自己穿越来最丰盛的一顿打了个“90”的高分,随便满足地打上两嗝。
瞄下一旁已神色自若地收搓着桌面的陆人甲,心道:孺子可教,回复的功底不错。
不过,话说回来,人不可冒相,这个挂名丈夫的手艺不错嘛,比小翠要强多了。恩,看来这换人还是挺上算。话说,她嫂子咋不就早一阵怀上呢!
小翠颤抖:你,你,你就为一顿饭把我给抛脑后了!
少筠斜瞄:怎么可能,欠我两小脆瓜,我可一直记着呢。
小翠抽搐,再次倒地不起鸟。
“吃的多了点,散下步吧,免得积食”少筠一步三晃地摇出茅草棚子,开始像旁边的小林子转悠去。
在她身后,陆人甲则望了下桌上几只连底都舔的清洁溜溜的大碗,用略带景仰的目光送其远去,貌似那份子连自己都不定能吃下。
于是乎,此后,风少筠与陆人甲的同居生活就从这顿饭开始,正式步上了轨道。

看过《穿越成为猎户买来妻》的人也喜欢
一生相伴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连载中
你会一直陪着我吗?小女孩问到。少年很是随意的答,…
点击阅读>>
悠哉兽世:种种田,生生崽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连载中
一跤跌倒兽人世界,被一头花豹强掳回家,白箐箐的心…
点击阅读>>
我家二爷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已完结
——你说世上最值钱的是什么?——金山银山。——不…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