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穿越成为猎户买来妻

第三章

作者:风舞薇筠 更新时间:2016-10-12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想当初,风少筠初来乍到,处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地试探来试探去,折腾了半天才知道,整个村子还是她对这前身最熟悉,起码知其“太平”程度非同凡响。
据小翠说,这付身子的前主人刚被人伢子送来,就一副痴痴呆呆的样子。听得人伢子说,十六岁,没名字,就叫丫头。然后陆人甲花了五钱银子将其领回了家。
接着,隔壁的陆大叔同志见买来的陆二媳妇样子傻傻,就把陆人甲拉出去说服教育,试图让他去退货重买。
至于前身呢,就呆坐在陆人甲的土棚子里,过了半天,不知为啥,猛然就用自己的小嫩额头对着墙冲了过去。
讲到这,小翠不无庆幸的说:“幸亏土墙结实,棚子没塌。”
“是啊,真是幸亏啊。”少筠微微汗颜了下,自己的身价居然还不如一个土棚子。
小翠用挑剔的眼神瞄了少筠的身板半天,说她打顶满算十三四,估计是人伢子为卖上价钱才谎抬了几岁。
末了,她还拍拍胸口,一脸庆幸道:“那时候你看上去呆呆笨笨的,人伢子以为你傻,又不知道你识字,不然起码2两起价。”
少筠对眼前这位顿时无语,敢情这丫头把买她当拣了一大漏。
反正,最后就一句话:没人知道我原来是个啥德行,那我还装个屁。

时空大神又一次欺骗了少筠MM纯洁的感情。虽然身处礼仪之邦,但小村子里不时兴什么吾啊汝的酸腐话,她自也不必假装斯文,拿出当初在4S为退300押金的吼功啊,一来二去,就用那个小嫩嗓子和村里的几个娃给吼成一片。
虽然小翠放现代也就一读书的小女孩年纪,但村子里小字辈都已叫她“姑”了。闻之,让少筠不由感慨农村的早婚早育。
村里的娃平时帮家里做好了不多的活计,父母就只交代一项使命——照看弟弟妹妹。故常见一个还在吸鼻涕的七八岁小娃娃背上系着两三岁的弟弟妹妹在地头林子里疯跑。
虽说这儿的孩童大都能干,但时而还是会发生一些小小意外。据小翠说,前儿,银发他们几个玩过了,回到家才发现妹妹丢了。结果全村发动,点着火把一直找到天黑下来,才在个柴草垛子边上找到睡成小猪的娃。结果自是负责照看的哥几个被排排罚跪在村中场子上,随便吃了顿竹子炒肉丝。
时间长了,村里几个小孩也慢慢褪去了初时的隔阂,常到少筠这里来蹭零嘴。后来,干脆将小弟弟小妹妹交她这里,让帮着照看。一时少筠养伤的小棚子都成了临时托儿所了。直到陆大媳妇他们发现了,自然是一番小惩。此后,他们虽不敢将照看弟妹的重任交付于她这,但还时常来这顺些吃食。
其中最常出没在这小茅草屋的,就是小翠的大侄子,大名——陆石发。初闻这个名字时候,少筠直抽抽。金发,银发可以理解,招财嘛。这石发算是怎么回事啊?
对此,小翠无奈的一声叹息,满心无奈:“金、银、铜、铁、玉被村西头那几户给占了,所以我们这村东头就只抢到了水、火、木、土、石。”
多博大精深的取名哲学啊。
每次,小石头都是在门口,固定在离门坎一米远的地,伸长了脖子张望下,看到小翠在,就直着嗓子吼下:“姑,陆二叔去哪里,你见着他了不?”
一日,小翠不在,少筠见他探头探了三四回了,就招手到:“你姑出去了,你进来等下,她马上就回。”
结果这娃“咯噔”下,小黑脸立马就红了,然后就“唰”一下跑了,活象背后被酷斯拉千里追击。
弄得少筠还正在招着的手僵在半空,心想:难倒怕被我吃了不成,不必反应如此激烈吧。
N久之后,她才得知这乃是隔壁陆大叔伟大的家庭教育方针作祟。
话说,某天,她不过顺势牵了下小石头的手后,他瞪了半晌,猛的又来了怎么一溜烟。
过了老半天,他又跑了回来,抬起头,一脸郑重地对少筠道:“如果你有了娃,我会负责的。”
当时小六同学的脸都黑了。此是后话,暂且不表。

深呼吸,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深山老林的空气就是好。
蓝天白云,绿树成荫,最是一片好风光。
正当少筠得意之时,“阿嚏”老天爷立略施小惩,告诉我们做人不能太嚣张。
“小筠,告诉你要多穿点……”本来圆脸的小翠虎着脸,狠狠瞪她了下,手上却十分麻利地把带出来的袄子给套上去。
“呵呵……”干笑两下,对此少筠颇感无奈。如若放在一个月前,有人对她说,她会被一个十六岁的小女孩子管得死死。她必然嗤之以鼻。但温水煮青蛙真真诚不欺我。真没想到有一天会被一娃当妹妹照顾,而貌似自己还颇为适应,惰性啊惰性,让人唾弃的惰性。
看着小翠和着遇到的男女老少们打着招呼,少筠只是适时发扬门童的风格,在旁陪笑即可。
走了没多久,她顿感疑惑:“小翠,你喊刚才那个‘陆二哥’,怎么上次叫陆人甲……恩……那个陆甲鑫也是‘陆二哥’,咋分的清?”
当小翠头转过来时,她就后悔问了。
小翠的眼神已不再是看笨蛋的鄙视,而是升华到看白痴的同情阶段了:“刚才的是村西头的‘陆二’,你家相公是村东头‘陆二’。”
语毕,状似十分忧心地叹了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气。
哦,原来和角头大哥一样,是按着地盘来的。
话说,我咋知道你们是这么排的呢?!

“哎……哟……”好长而华丽丽一颤音啊。
转头,只见一花布□□中年阿姨,扭着不细的水蛇腰,挥着香气扑鼻的绣花手绢来到她们面前:“这莫不是甲鑫他媳妇啊?”
“阿嚏”伴随着手帕上的那阵刺鼻香粉,少筠机凛凛地打了个喷嚏。
参考无数的穿越文,这样的隆重登场,这样的经典扮相,这一切都明明白白地说明,此人的身份乃——妓院的***是也!
狠狠甩掉脑中第一反应,少筠闭眼默念三遍:我是田园穿,我是田园穿,我是田园穿!
冷静下来,仔细打量后,一番综合分析,她终于发现了此处背景乃一垛柴草边,与他文的红楼依绿还是有许出入,附近也没有前呼后拥口唤“客官”的香粉大军。
结论:我的穿越仍是有违穿越铁律的非正常穿!
打量,思考,依旧一片茫然。在来探视她的妇人大队中,并不记得有见过这位阿姨。且从其眼神中,少筠可以看出不容置疑的敌意。
“原来是东头三嫂子啊。”正当少筠陷入记忆探索之旅时,关键时刻,小翠一侧身,以老母鸡姿态挡在她面前。
“花大妹子,你也在这,哦呵呵……”花布阿姨摇曳生姿,以香帕掩唇,一阵巫婆三段式标志尖笑。
在炫耀完自己非常人的肺活量后,花布阿姨以超雷达眼神上上下下把少筠的小身板扫了两遍后,遂满意的收回目光:“难怪才五钱银子。”
说完,十分得意的挺了下她颇为可观的上围。
XX的,我小虽小,但还有有发展潜力的,总比你下垂好。
少筠按捺住自己虽已温良不少,但依旧棱角菱菱的脾气,低眉虚掩住自己眼里的笑意,故做怯意地躲在小翠身后,心中默念:人在屋檐下,莫当出头鸟……再者,有人已然火冒三丈,愤愤难耐了。
果然,小翠象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冲了出去:“再怎么说,都比当年某些连彩礼不要,反而倒贴的人要清白。”
果然,阿姨啊,你难道不知道小翠最忌讳的字眼就是——花。
居然在她当面提,少筠倍感佩服的用瞻仰的眼神看着这位花布阿姨,勇士啊!
“你,你,你……”花布阿姨一阵哆嗦,扭曲了一张粉脸,更引得无数□□簌簌下落。
在狠狠地瞪了她们两眼,花布阿姨猛一跺脚,蛮腰一扭,走了。
“哼”小翠继续标准茶壶造型,对着花布阿姨的背影用目光凌迟她。

火药味啊,好浓的火药味啊。
目送花布阿姨远去后,少筠心中隐隐感到,似乎此次短兵相接的内情不同一般。
“小筠,你听我说”果然,小翠同学一脸郑重的拉过她,咬牙切齿道:“你一定要看牢陆二哥,千万不要输给那只狐狸精。”
哦,貌似这个八卦很强大。
似乎根本不必经她诱导,小翠比竹筒倒豆子还利索地全部抖落出来了,题名为——寡妇风流二三事。
原来之前所认定的花布阿姨,今年贵庚才二十有二。知道此节后,少筠不免再次感叹下,古人真是看老啊,先前还误以为她四十有二了呢。不过以现身芳龄十四,叫她阿姨还是是抬举她的嫌疑。
这陆何氏故事渊源流长,在小翠嘴里整一浸猪笼的准对象。
何家乃县城一大户。至于什么县城,就文前头提到过的逛下一刻种的那个。
总结下小翠长达半个时辰的发言主旨大约是:一富家女勾搭上了一下人,娃有了,下人跑了,老爷怒了。用了点权势,发了批嫁妆,坑了单纯的陆三同学,让他当了个现成的爹。
我们善良的陆三同学是个好同志,买一送一就当开了个大礼包,全收。但娃没落地就飞天了。准浸猪笼对象娇生惯养,极难伺候。陆三同学为维持家计,冬日里孤身进了老林子,被群狼给啃了。
陆三媳妇完成三级跳荣登“三寡妇”之位。夜半寂寥难耐之下,陆三寡妇就开始了其不甘寂寞的勾搭生涯。从每月初进村的草药贩子陈三麻子到每月末进庄的挑货郎李二拐子,陆三寡妇以着宁可杀错不可放过的革命精神,统统一网打尽。而她最近的攻略目标正是少筠家里那位前途光明、金光闪闪的猎户——陆人甲同志。
怒了,你瞄上谁不好,居然跟老娘抢饭票。
小翠说完了,看少筠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半天没吱声,以为她被这个情势给吓住了,忙解释道:“那只是骚狐狸一相情愿,陆二哥没半点这想头。”
那就是通奸未成,还处于□□阶段了。
少筠低眉顺目,极力掩饰住嘴边不断扩大的笑容。
真是,真是……太有爱了。有竞争才有进步嘛,哦呵呵呵呵~

看过《穿越成为猎户买来妻》的人也喜欢
我家二爷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已完结
——你说世上最值钱的是什么?——金山银山。——不…
点击阅读>>
金枝欲乱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连载中
她是正一品夏侯公主,誉王护之如命的皇妹。八岁的她…
点击阅读>>
血色浪漫(清穿NP)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连载中
数字军团很美好,但大部分清穿文只能收一个,其他则…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