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染心

第六章

作者:新弦旧曲 更新时间:2016-10-16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你说她的眼睛是怎么回事?”晚上请来的大夫竟然还是中午那个。钟岳不可谓不忠心,对他而言既然是主子吩咐的,要请当然是请最好的大夫。中午打听了好久,才确定这钟大夫虽然年纪有点大了,但确确实实是这儿最有威望的老大夫了。
因此晚上过来的时候,虽然人家老大夫看到他的时候有些不情不愿,但最后还是被他一边花言巧语一边金钱诱惑过来了。当然免不了钟岳再三保证,今天中午那种状况只是偶然事件,绝不会再发生。
幸好这一回褚宇斐的态度真算得上不错,加上染欢也很配合地安静坐着,对于大夫的问题有问必答,因此很快就把完了脉。
对于褚宇斐的问题,老大夫也很苦恼。“从脉象上看来,这位姑娘虽然体质偏寒,身子底差,有点营养不良,但是这些都不是造成她失明的原因,她脉象平稳,最近也不像受过什么刺激……”
“她是四年前就看不见了。”褚宇斐截断他的话。
“四年前?”老大夫擦了擦汗,中午因为问了这句话惹得两位都不正常了。晚上再过来大概是因为有心理阴影,竟然忽略了这个问题。听到褚宇斐的话,喃喃地说,“那就难怪,久积成疾,老朽看不出来。”
褚宇斐面色一沉,“当真?”
老大夫一看他的脸色就有些瑟瑟发抖,求救的眼光向钟岳望去。
钟岳忙站在一旁打圆场,“爷,也许只是暂时看不出来。不如我们回晋城之后去春草堂看看,既然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也不急于一时。”
一旁的老大夫忙不迭地点头,“老朽医术浅薄,帮不了两位,就先行告辞了。”拎起一旁的药箱就要走。
“钟岳,送客。”褚宇斐虽然面色不豫,终究没有留他。看起来也是没什么能力的样子,还是这里的名医呢!钟岳说得也有道理,回到晋城不怕找不到好大夫么。

钟岳跟着走下楼去,老大夫忙推辞道,“不用了,这儿回去不远,路老朽比这位公子还熟,就不劳费心了。”
“好吧,”钟岳也不坚持,摸出一锭银子递过去,“辛苦了。”
“不用了。”钟大夫摇摇头,不敢接受。
“没关系的,”钟岳温言道,“累先生跑了两趟,非常过意不去。”老大夫看他语气真诚,便不再推诿,再三道谢而去。
把人送到楼下,钟岳也折回来。“公子,还有什么吩咐吗?”
被褚宇斐抱在怀里的染欢挣扎了下,轻轻推搡着他,低声说,“你刚刚答应让钟岳帮我送信的。”
“没说不帮你。”褚宇斐思考着要不要先捎口信回去让春草堂里的那帮老家伙琢磨琢磨,这样的话他们一回去就能着手治疗。
松开手让染欢自己坐着,他让钟岳取些笔墨过来,才低头问,“你说吧,我帮你写好给他们送去。”
染欢想了想,也不知该从何说起。过往那些事,师兄也一直都是知道的。如果告诉他,必定会让他更担心吧!
“你告诉他们,我见到以前的朋友,先离开锦城了,让他们不必担心。”
褚宇斐刷刷写下几个大字,装在信封里交给等在一旁的钟岳,“你把这封信送到郊外的戏班那儿。”
“交给谁?”钟岳看了看上面没有启信人的姓氏,顺口问。
“我的师兄,叫谢儒浩。”
钟岳应了声好,正要离开就看到主子无声的说了几个字。“明天……”,脑中灵光一闪,既然染欢小姐最初是被爷强行带回来的,如果现在让她的亲人知道了下落,万一找过来难免会造成麻烦。所以爷是打算启程了之后才让那些人看到这封信?难怪做事谨慎的主子会在信封上留白,根本只是让自己随便找个地方扔下让那些人发现就是了。
当下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心里思索着怎么能够不阻碍主子的计划,又能让染欢小姐的师兄及时得到消息。今天中午出去买东西的时候路过就看到有几个男人一脸焦急的在找人,看他们的描述,大概就是染欢小姐吧!
第二天,天还未亮,轻雾笼罩着整个锦城。城里的人家大都还未起床,路上也只隐隐可见赶路的客商。
“东西都收拾齐了?”被安置在舒适的马车内,染欢听着外面那两人不停地把东西放上来,不时交谈着什么。
看不见天色,但是从客栈被抱下来的时候周围都很安静。空气也夹杂着一股寒意,现在时辰应该还挺早的吧!大概是因为前天晚上和昨天睡得太多了,到了晚上的时候竟然难以入睡。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没几个时辰又醒转,更惊讶地发现在本来只有自己的床上多了一个人——褚宇斐。
虽然是受了些惊吓,一不小心把他惊醒了,但是其实对自己来说也没有多大所谓吧!过去的十多年,她也常常是跟着一帮师兄弟们躺在一起的。有时候只是一间空房子,地上堆叠些被褥,大家累了便乱七八糟的躺在上面。
唯一不同的是,那时候她身着男装,而除了师傅和大师兄,没有人知道她的秘密。
轻轻抚过身上的衣服,穿在身上暖和却不厚重,手感佳质地轻柔,哪是以前的麻布做成的衣服可以比拟的?果然还是官家公子的派头,买这一身衣服的银子,足够整个戏班子的人生活大半年了吧!
“在想什么?”思索间,褚宇斐掀开车帘走了进来,带来一阵冷风。
“没什么。”染欢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膝盖上他塞过来的毯子,这样的生活,真不是自己能够想象的。
“困了的话你可以躺下来休息,这儿够大。”褚宇斐坐到她对面,两只冰冷的手互相擦了擦,抑制住想要抱她的冲动。刚进来,连衣服都是一阵寒意。
“我不困。”前头的钟岳吆喝了一声,马车微微震动起来。听到马嘶鸣一声,似乎转了个方向,然后又回复平稳。不知道是因为钟岳的驾车技术好还是因为身下垫了厚厚的毯子和坐垫,马车并没有颠簸的感觉。染欢不由地又想到以前赶路的时候,满满的一车人挤得空气都是浑浊的味道。简陋的车厢,坐不了多久整个人觉得骨头都要被晃散了。有时候为了赶路,还是日夜兼程。
云泥之别。她有些不懂,他过着这样的生活,为什么非要执着于自己。
“你为什么非要我跟你走呢?”
沉默了半响。褚宇斐有些恼怒她竟然问出这样的话。“我以为五年前就告诉过你了。”
“我不理解。”染欢仰起头,以前在晋城的时候也是卖艺。唱戏,弹琵琶,甚至陪像他这样一时兴起觉得唱戏人有意思的有钱公子聊天。那些日子很累很累,除了吃住,所有的钱都掌握在师傅的手中。她曾经羡慕那些坐在轿子里的小姐们,当她苦苦练功手指一次有一次被割破的时候,她们只是悠闲地在院子里扑蝶。有时候路过看到了唱戏的,还要啐一口,或者骂一声不男不女。她也羡慕过那些公子哥儿,天天无所事事可是衣食无忧,似乎到处招惹是非才能使日子充实起来。她甚至羡慕那些穿街走巷的货郎,他们挣得不多,但是自己是自由身。她一身男装走过热闹的街市的时候,曾经向往过书屋里那些琳琅满目的书籍和精致的砚台,也曾经看着小摊子里的劣质饰品流连忘返。
可是当她走过更多路时,才知道那些日子也是多么的不容易。她曾以为那时候的生活,已经是站在了最底层。却想不到,人还能卑微到尘土里。甚至在后来更多的日子里,他们再努力,辛苦挣来的钱还不够支付吃住。
“什么不理解?”
“如果是我,必定不会为了一个人放弃那样的生活。”以前因为是男子装扮,染欢的声音一直是清朗中略带低沉,丝毫不会让人怀疑她的身份。她已经那样过了二十几年,完全成了一种习惯。只是当换回女装时,又似乎可以从中感受到一丝轻柔。
而此刻,她就轻易的说出这句对褚宇斐来说无比伤人的话。我不会为了一个人放弃那样的生活。不会放弃。即使是他想按过不提的时候,她也总会提醒自己,似乎在告诉他当初的决定多么可笑。
当年你也是这么想的吗?他没有问出口,只是极力压下心中的伤,“我不是你。”
“也许吧!”从他的声音总觉察到他的心情似乎不怎么样,染欢也没有追根到底。或者说她只是随口问问而已。“也许是因为你从来没有过过苦日子。”
“我没有过过苦日子?”褚宇斐猛地凑前她,死死地拽住她的衣襟,口中喷出热气。“拜你所赐,我怎么会不知道什么叫苦呢?是,我愿意为了你放弃我原本的生活,可是你领情了吗?”
原本的生活。该是爹疼娘爱的吧,只要在功课上让他们满意了,天天便是在外面混日子。父母一心想让他考取功名,他不愿意,便诈病躲过了三年一次的会考。他和一帮朋友游手好闲,整体寻找有新鲜感的东西,直到遇上了她。
他原本也以为只是为了消遣而已。没想到越接近越沉沦,一天一天,只想让她看到他,只想逗笑她,让她舒开一直紧皱的眉头。到最后,只想牵着她的手一直走下去。
甚至那时候的她,还是世人眼中的“他”。想起自己不管不顾地去跟父母坦白,却惹来劈头盖脸的责骂。在自己坚持的时候,被父母用尽所有的威胁。
却不料,最后让他们分离的,是她的退却。
她竟然连自己的真实身份都不告诉他。不知道那些一眸一笑,是不是伪装?
他心一沉,让自己平静下来。望着一直没什么反应的染欢,更觉讽刺。当年那一场爱恋,在五年的刻骨思念中,已经变成了一种执着。
不愿放手,抵死缠绵。

看过《染心》的人也喜欢
(快穿)攻略哥哥篇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嗷,哥哥粗来啦~~1.吸血鬼2.将军3.X文4.…
点击阅读>>
帝释天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人生岂止爱与恨。搅了半世风云,落了一地尘埃。先帝…
点击阅读>>
小红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小红是只小白狐狸,因着全身雪白只额间一点红,取了…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