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染心

第五章

作者:新弦旧曲 更新时间:2016-10-16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心思既定,他搬来一张椅子,就这么坐在床前看着她。
没想到她这一睡就是好几个时辰。直到夜幕降临,钟岳已经回来了两次,陆续把路上要用的东西都放到马车上了。床上的人除了踢了几次被子,转了几次身之后,一点也没有要醒来的痕迹。
钟岳又来敲了敲门,“爷,饭菜已经备好了。”
看了看睡着的染欢,他把被子捂紧,悄声走了出去。
“知道了,催什么呢!”他不满地盯着钟岳。
钟岳缩了缩头,低声辩白。“天气这么冷,饭菜很快就冷了。”
褚宇斐哼了一声,不再理他。
出门在外,虽然是主仆,钟岳也一向是跟他同桌而食的。一来因为经常在外奔波,一起夜宿荒郊野外都过惯了,也不在乎这些礼仪;二来用餐时间也常常是钟岳跟他汇报事情进展的时候。
“爷,我们真的要往回走?”钟岳直到现在还是有点纳闷主子突然之间下的决定。他们的目的地离这儿不过是两三天的路程,一路上千里迢迢过来,主子却突然要收手。
“有问题吗?”褚宇斐慢条斯理地吃着饭,那笔生意对他而言可有可无。他一直以来到处走,只不过是希望有一天,能够刚好遇见她。
既然找到了,干吗还辛辛苦苦地赶路?何况,何况她现在看不见了。
想到这儿,褚宇斐刚刚轻快的心情又有点打折了,“赶紧吃,吃完了之后请个大夫回来。”
“是。”钟岳想起今天中午那个被吓到的老人家,不知道他还肯不肯出诊。
“顺路看看有没有卖腌制的水果的点心铺,买些回来。”
“嗯。”其实钟岳已经跑了好多回,今天主子的要求特别多,毯子,坐垫等等都扛回来了。虽然他还想问爷你从来不用这些东西的啊!不过想想一个好的下属,只要办好主子交代的事就可以了,其它不必理会!
“待会儿下楼去厨房看看……”话未说完,就敏感地听到隔壁有了动静。
“我吃完了。”他把筷子搁下,大步朝染欢睡着的房子走去。
推开门,就看到染欢伸出手臂到处摸索。
“找什么?”他走进去,一边问。
染欢背脊一僵,慢慢注意到他的语气已经恢复了正常,清了清嗓子才低声问,“有衣服吗?”
她现在身上穿的还是被撕坏的那些,只是松松地挂着。所以她现在根本不敢起来,只是双手在床边摸索,希望褚宇斐至少给她几件完好的衣服。
褚宇斐从钟岳放着新买来的衣服的包袱里取出一套淡紫色的裙子塞到她手里,“你自己穿得了吗?”
染欢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好说话了,只是点了点头,“能不能,回避一下?”然后摸上手上的衣服,突然愣住了。
让她惊讶的不是那一模起来就知道价值不菲的布料,而是……
“这是女装?”
“有什么问题吗?”正打算走开的褚宇斐停住脚步。
“我从未穿过女装。”染欢的声音低低的。虽然有时候在戏台上她演的也是女子,但那也只是在外面套上去的外衣而已。从她有记忆以来,便一直是以男子的身份活着。
久到,连她自己有时都会觉得,自己真的是个男人。只不过在反串着女子的角色。
“你不会穿?”也是,至始至终,他从未看过她身着女子衣裳的样子,心底不免又软了几分。虽然她瞒着他,可又何尝不是瞒着世人?若是以女子之姿行走,更不知会是何等的难事。
“我不穿这个,”染欢没有回答,只是把衣服放在床上。“你给我一套男装吧,旧的也无妨。”
“现在只有这个衣服了。”看到她身上的长衫,总有一种她还在唱戏的错觉。从此以后,她可以依靠他的肩膀。“我去找个人帮你。”
要么不穿,要么穿回女子的衣物。搁下这句话,即使不情愿,染欢还是在老板娘的帮助下穿上了那一身裙子。
“姑娘真是漂亮。”老板娘看着一身淡紫色衣裙的她,有些可惜。多么秀气的人,竟然是个瞎子,连衣服也穿不了。
“谢谢你了。”染欢客气的道谢,伸手抚上脸。漂亮吗?从来没有人这么夸她,其实她长得顶多算得上清秀罢了。一晃已经这么多年没有看过自己的脸了。恐怕除了年岁增长,慢慢老去之外,怎么可能更漂亮呢!
“不客气,那我先出去了。”收了人家一笔银子,老板娘自然也是尽心帮她穿好衣裳,还好心地提醒她,即使看不见也可以通过手摸来分辨里外衣。
第一次穿这种女装,加上看不见自己的样子,染欢总是觉得费外别扭。只是坐在那里也会不自觉地扯扯衣裳,坐立不安。褚宇斐走进来刚好看到她坐立不安的样子。他把找出一件披肩给她披上,又穿上长外套,才终于觉得差不多了。“还冷吗?”
染欢摇了摇头。其实她并不怕冷,无论是当初在晋城,还是后来到处走,都是穿着两件衣服就在雪天里唱戏。冷对她来说,也已经是一种习惯。
深入骨髓。
褚宇斐看着她沉默的样子,有些气闷。
“明天早上我们就上路。”
“上路?去哪里?”染欢有些惊诧地抬起头,看不见褚宇斐在哪里,只是直直地望着前方。
褚宇斐的心又痛了下,总觉得她双目无神看不到他的样子让他很不舒服。当下就移坐到她身边,声音也柔了几分,“回家。”
“回你家?”染欢浑身一冷,慢慢地问。
“嗯。”那个他一手创立的家,也是一直为了寻到她而建立的家。
“我能拒绝吗?”染欢不带什么希望的问。昨天见到他开始,就发现他脾气差了很多。决定事情也独断了很多。而自己现在行动不便,去到稍微陌生的环境的话连自理都难。既没把握说服他,又没办法自己离开。
竟然一直都是这么没用。
“不能。”果然,褚宇斐回答得很干脆。拿起她的手握紧,“欢欢,过去的事我已经决定了既往不咎。”他的拇指轻轻蹭着她手心厚厚的茧,她过去想必也吃了不少苦吧?“从今以后我去哪里你就在哪里。”
既往不咎?染欢哑然。从头到尾,他都认为对不起他的人应该是自己吗?她也想辩驳,只是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终究只是沉默。
两个人各想各的,一时之间室内安静了下来。直到敲门声响起。
“谁?”褚宇斐扬声问。
“公子刚刚要的粥,小的给你们送上来了。”是店小二的声音。
“进来吧。”褚宇斐一边扶起染欢,“走吧,先去吃点粥。你一整天没吃东西了。”
苦于不熟悉这间房的布局,染欢任由他一只手牵着自己往前走去。听到他这么说,猛地停住脚步。“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送粥进来的店小二正是当初带褚宇斐他们来房间的那个。他知道这位公子爷不喜欢别人打扰,轻手轻脚地把粥放在桌上就要退出去。这时听到染欢的问话,连忙笑着答道,“已经是酉时了。两位请慢用。”
“我又睡了半天?”之所以说“又”,是因为她上午醒来被强迫着看大夫之前才知道自己睡到日上三竿。没想到再次醒来已经是日西时分,难怪褚宇斐说是“一天”了。
褚宇斐拉开凳子,特意发出声音让她知道凳子的位置,等她做下去之后才揭开一旁还热气腾腾的锅盖,用小碗盛出一碗粥。
“大概是你以前太累了。”他不以为意。多睡些又何妨。睡了这么一天,她眼下的乌黑还没有散去。
“你有没有回去跟他们说我在这儿?”染欢可以想见,失踪了一天一夜的自己,他们肯定急疯了。
“谁?”褚宇斐头也不抬,专心地把汤匙里的粥吹凉。
“我师兄他们。”
“来,张嘴。”确定不会烫人后,他把粥送到染欢的嘴边。
“你有没有说?”染欢稍稍偏开,固执地问。
褚宇斐手一顿,有些不悦。“现在的情况不过是跟五年前一样罢了,你担心什么?”带着她走,只不过是继续五年前未完的事。
“现在不是五年前。”染欢的声音也冷下来。
“我一会儿让钟岳过去告诉他们。现在,张嘴。”
既然他退了一步,染欢即使心中焦急也不敢再做要求。毕竟,现在形势是自己就如同被绑票。
吞下他喂过来的粥,她慢慢摸到微烫的碗,“汤匙给我,我自己来。”
除了当初卧病在床,连手都抬不起来的那些日子,她从来没有依靠别人喂过。何况,她连上台都可以做到,为什么要他喂?
“你还想今晚有人去送信的话,最好听话点。”褚宇斐拨开她的手,不紧不慢地说。
威胁她?如果她坚持要自己吃,他就不让人给师兄他们送信吗?
染欢没有问,只是沉默地吃着粥。过了一会儿,就推开他的手,“我吃饱了。”
褚宇斐挑眉看了看碗里的粥,又看了看锅,“你的食量什么时候这么小了?”当初记得跟她一起吃饭的时候,她能吃完两碗白饭。还说是因为练戏不能多吃,不然要吃更多。
为此,自己还特意要厨房煮个大锅的。
“慢慢的就吃不多了。”染欢站起来,“你还是快些找人给我师兄送信吧!”
“急什么,反正我们走之前会留口信给他们的。”褚宇斐冲了一杯热茶,握在手里。
“你言而无信?”染欢有些头疼。早一刻告诉他们,师兄和净儿的担忧便早一刻消除。不知道是不是现在他们也在找着她?
“钟岳还没有回来。”褚宇斐淡淡地说。他不可能扔下她自己去告诉那帮人,也不可能让客栈的伙计去送信。这样的话只怕等不到明天,那些人就会来客栈闹得沸沸扬扬了。他记得那个师兄跟她一向是交好的。
染欢习惯性地抚着手,自己现在也无计可施,唯一的希望就是等他口中的那个“钟岳”快点回来了。
看着她因为担忧而皱起的眉头,褚宇斐不免有些讽刺。“你对他们倒是挺好的。”
染欢有些不解他的话,“是他们对我好。这么多年,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照顾,我也不可能过的这么好。”
“你过得好?”褚宇斐冷哼一声,“一天到晚到处奔波,为了一点钱卖艺,连看不见了还要上台。我倒看不出他们怎么照顾你了。”
“不用你看到,我自己知道就好。”染欢不理会他有些讽刺的话,这些天之骄子,恐怕永远也不明白人为了生存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看着她受伤的样子,褚宇斐有些懊恼自己的话。“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没怎么,突然就看不见了。”染欢垂下眉,淡淡地说。
“突然看不见?之前没有任何不适吗?”褚宇斐没有注意到她的回避,只是想把事情弄得更清楚些。所谓对症下药,即使是大夫,也要弄清楚病发生的原因。
“没有。”
“怎么会这样?”褚宇斐沉吟了会儿,“那看不见之后呢?有什么状况吗?”
“没有。”
“等大夫看了再说吧!”褚宇斐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低声宽慰她。“你不用担心,无论如何我都会让你好起来的。”
“其实也无妨,我已经习惯了。”染欢倒不是很在意。
“以前有没有看过大夫?”
“没有。”
“眼睛看不见,这么大的事他们都不给你找大夫?”说什么对她好?也不看看现在把她弄成了什么样子。
“呵呵,”染欢对他的怒意不以为然,“如果连三餐温饱都解决不了,饿着肚子的时候你还会觉得请大夫比较重要吗?”
“那笔钱呢?”褚宇斐终于忍不住问。所有的一切,都表明她过得不好。那当初他给的钱呢?即使不能让她富贵一生,也够一般人家过一辈子了。
“被抢了。”染欢云淡风轻地说。
褚宇斐顿时噎住了。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看过《染心》的人也喜欢
(快穿)攻略哥哥篇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嗷,哥哥粗来啦~~1.吸血鬼2.将军3.X文4.…
点击阅读>>
第一凤妃倾天下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她原是21世纪的美女总裁,一朝穿越变为傻子,看其…
点击阅读>>
带着超市来穿越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团圆夜,别家都在屋里吃着饺子看晚会,咱家也是,不…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