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染心

第四章

作者:新弦旧曲 更新时间:2016-10-16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我不要看。”染欢转过头,又不免忐忑。有些事如果注定瞒不过,也不知是该自己先说,还是等着被拆穿?
自己说,又要怎么说?
“由不得你。”褚宇斐不明白他在坚持什么,但是在这件事上,即使是要押着,也不能任由他。
钟岳和请来的大夫一起,尴尬的在门外进也不是,出也不是。从来都是只听说人家病了请不到大夫,没见过大夫来了还不愿意看的。而且那两个人说了半天也没有达成共识,不知道该听谁的。
“我的事,怎么由不得我?”染欢怒极,一甩手,“我现在就要回去。”
褚宇斐双手交握,“你怎么还没有学聪明呢?”说完,不理会他的挣扎,把他按在凳子上,再腾出一只手轻松把他双手按住,一边对钟岳使了个眼色,“过来。”
钟岳忙带着大夫过来。
“给他看看,眼睛怎么会看不见了。”他的眼睛极其灵动,无论是在戏台上的一眸一笑还是聊天时不经意地转动,都曾让他无比着迷。
而且……他们这么多年未见,他怎么就可以看不见自己了呢!
“好的。”老大夫忙把药箱放下,伸手去把脉。
半响,他看着褚宇斐难看的脸色,有些忐忑的问,“这位姑娘眼睛看不见多久了?”
“你眼睛长歪了还是老眼昏花?你说他是什么?”褚宇斐声音有些不悦。染欢最恨的就是别人说他像女孩子,偏偏因为在戏台上常常是女子形象,加上本身性格温和,以前就常常被师弟们调侃。
“这位姑娘,不对吗?那这位小,小姐是什么时候开始看不见的?”大夫有些茫然,吓得赶紧把手缩了回来,求救的眼神望向一边的钟岳,没想到对方也是一脸古怪的神色。
这几个人都是怎么回事……
他一把年纪了,如果不是看在对方丰厚的酬金上,根本不会在大冷天的出外诊。现在看来,果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啊,这笔钱真是不好赚。
“姑娘?”褚宇斐重复一遍,看着大夫。
老大夫机械地点点头,莫非问题出在这两个字?他又觑了一眼那个一直被压制着的病患,虽然穿着男装,看起来也很秀气,的确有几分像书生。但是作为行医多年的人,还是可以看出对方的女子特征。再说,刚刚把过脉象怎么可能搞错呢!
搞错?突然他灵光一闪,看着面前看起来明显是一脸狂怒的主子和那位搞不清状况的小厮,莫非他们一直以为人家是男的?
“你说。”褚宇斐狠狠呼出一口气,紧紧盯着一旁的染欢。
秘密被揭穿的染欢索性也不挣扎了,此时不气不恼的,未见丝毫心慌。“还要我说吗?大夫说的你不相信?”
“滚出去!”褚宇斐爆喝一声,恨恨地看着他,恨不得生吃她的肉。“你厉害啊!连这个也骗我?还有什么是真的?”
眼见主子要爆发了,钟岳虽然一头雾水也深知保命要紧,立即一手拖着茫然的老大夫往门外转移。爷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但是不至于杀人毁尸吧?那位公子,呃,姑娘,看起来跟他是故人,应该不用担心吧……
还是自己保命要紧,明哲保身永远是第一要事。
听见门关上的声音,褚宇斐瞬间爆发了。他狠狠拽住她的手往里面拖去,染欢跌跌撞撞间就被他甩到了床上。他手一拉,染欢便落入他怀中。还未来得及反应,只觉得一股拉力扯着自己往前,身上的衣服被抓起。然后是清脆的布料撕裂声,刚刚穿在身上的外衣已经被撕破了。
染欢慌忙挣扎起来,“住手!你想干什么!”
“你不是不想说吗?”染欢看不见他的表情,只听到他抛出冷冰冰的一句反问。既然不想说,不如自己看清楚。
“好,我回答你。”染欢感觉到他的手又拉住了自己的中衣,微微颤抖起来。“我是女子。”
“太迟了。”听到她的话,褚宇斐的手顿了顿,“不验证一下,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又一次骗我?”唰的一声,里面的衣服也被从领口处撕开,破碎的衣服从肩上滑落。
“你住手!”染欢的声音已经染上了几分惊吓,,双手挡在身前。“我没有骗你!”
褚宇斐看着她惊慌的表情,冰冷的空气瞬间就让她全身蜷缩了起来。微微露在外面的双肩,皮肤细腻,骨架纤薄,怎么看都是个女儿身吧!
他看了看她仅剩的白色里衣,神色几度转换。终于还是一咬牙,格开她的手,用力一拉,把她身上唯一的遮蔽物也拉了下来。雪白的一篇展现在眼前时,不由地有些恍惚,屏住了呼吸。慢慢地望过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块翠绿的玉被长长的红绳穿起,垂落在锁骨下。而胸前的突起上,缠上了厚厚的白布。
果然。
果然是骗了他。
一年的相处,五年的寻觅。
竟不知他是女儿身。
说不出此刻心中是什么滋味,褚宇斐只是大力地扯过一旁的被子,扔在她身上,骤然起身离去。
门被摔上,发出依依呀呀的响声。直到此刻,染欢才缩到被子里,任由泪水流下来。
————————接受事实的分割线————————
屋里的人哭得凄切,屋外的人也是满心烦躁。
一个人在楼下站了许久,褚宇斐才回过神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的小雪已经沾满了他的衣服,头发。想要动一动,发现手脚已经被冻得麻木了。
这里的天气,跟锦城很像。
发现一件事的真相,却让他更觉得悲哀。早在当初,她便欺瞒了自己。他想起当年,自己只不过一时无意,脱口说她背影看起来很像女子,接着几天都被她无视。那时候以为是她满心不悦,现在想来,也许只是心虚吧?
她知不知道,如果不是这些隐瞒,他们之间,也许根本没有别离?
等了半响,手脚渐渐恢复了,才走进客栈,楼上寂静无声。心念一动,想起刚刚自己粗暴的行径和她惊慌委屈的眼神,扬声喊,“钟岳!”
片刻间,钟岳从楼梯口转了下来,“爷,什么事?”
“你去找间成衣铺买些女子的衣裙。”他下巴朝楼上一点,示意道。“就是她那样的身高,你多买几套,还有暖和些的襦衣。顺便看看马车上有什么短缺的东西要补充上,明天一早上路。”
“好的。”钟岳听完他的吩咐,没有任何异议就闪身出了门。
褚宇斐独自站了一会儿,还是上了楼。
推开门,房里没有任何声音。
应该是睡着了吧。他看着床上被子卷着的那一团隆起,连头都蒙在里面了。
默默地看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把被子稍微往下拉了一点,然后左右两边压平,不让冷空气进去。没想到却看到了满脸的泪痕。
怎么看起来好像比我还委屈。他不自觉地低叹一声,擦去她脸上的泪。手下肌肤良好的触感使得他不停来回摩挲,不忍停下。
那些发生的事,似乎都还在眼前。
他还记得最初,便是被她抚琵琶的身影吸引。
他其实不通音律。只是偶尔路过,便看到了她在台上的身影。低垂着头,五指轻轻挑过琴弦,完全似是漫不经心,偏偏那倾泻而出的曲子,自有一番风情。欲语还休。
第一天,听过便罢了。没想到再一次看到她的时候,竟然是穿着一身夸张的红色戏衣,在台上出神的表演。明明那天身着长衫时样子温文儒雅,整个就是多情的书生;想不到扮起旦角来也是风情万种。由好奇到慢慢地接近,他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观察她。
不想就这么不可自抑的爱上了她。自此以后,那叮叮咚咚宛若珠落玉盘的声音便常常在他耳边响起。
染欢。染欢。他细细地描绘着她脸上的轮廓,眼神又坚定了几分。既然当年误认你是男儿身的时候都没有让我退缩,那么这么多年的分别也算了罢。
毕竟,是我迟了一天。
他忍不住又想起当年去到约定的地方,却是人去楼空的时候。从此寻寻觅觅,幸好你终于回来了。他低下头,在她唇上轻轻一吻。
“那我就既往不咎了。”
这么多年,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重逢的时刻。一次次失望之后,忍不住想着,如果再见到她,要怎么狠狠地对她。
却没想到,刚遇到,来不及惊喜,便给他这么多意外。
失明,女儿身。
只是看着她的眼泪,便什么都舍不得了。
只想宠着她。
只要她愿意。

看过《染心》的人也喜欢
传统女穿越一妻多夫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现代职场大文秘穿越到一妻多夫制国家试图寻找一个肉…
点击阅读>>
(快穿)攻略哥哥篇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嗷,哥哥粗来啦~~1.吸血鬼2.将军3.X文4.…
点击阅读>>
快穿之肉好好吃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什么?我只是晚上躲在被窝里看肉肉,结果一觉醒来却…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