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染心

第三章

作者:新弦旧曲 更新时间:2016-10-16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爷?”想了半天还是本着“主子没有回来,属下不可以先休息”的原则,苦守在客栈外的钟岳目瞪口呆的看着褚宇斐抱着一个男子走进。“这……这是?”饶是在身边服侍多年,在外人眼中最懂主子的心的钟岳此时也傻了。
这是什么状况?出去一趟带回来一个书生文弱的公子?
不是听戏吗?这是……抢人?
“没事。”褚宇斐淡淡的两个字就让钟岳收起了一切好奇心,闭紧了嘴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上了楼。
“爷,要不要属下去多要间房?”钟岳眼睁睁看着主子把陌生的公子抱回了自己的房间,不放心地跟上去请示。
“不是让你休息了吗?没你的事了。”褚宇斐觉得今天的钟岳特别啰嗦,不由得多瞪了一眼。
“是。”钟岳不敢再多言,马上小跑了出去,顺手把门带上。
房内,褚宇斐轻抚着染欢的脸,细细描绘着他的五官。刚才在路上他就一直挣扎,到最后甚至用长长的手指死命地掐他。不得已,只好点了他的睡穴。
直到现在,才能够好好看清他的脸。五年,时间似乎没有在他身上留下痕迹。也是,当年他才十九岁。如今也不过是二十四岁。正是自己当年的年纪。
手指轻轻滑过他的脸颊,触感细腻,让他留恋不已。慢慢往下来到他的颈边,忍不住就握紧了。
是恨吧,恨不得……掐死他。
手一点一点地拢紧,床上的人呼吸慢慢急促起来。看来即使是在睡梦中,也已经感到极不舒适,皱起眉头微微挣扎。
“很难受?”他倾前身子,明知道对方听不到,还是忍不住喃喃地问。有我难受吗?他茫然的想,手终于是一点点的放开了。
站起身来,他正想离开,眼角的余光就看到一丝鲜艳的颜色。
低下头往床上一看,竟然是他一直紧握的右手。他拉开一看,掌心被划开了一道浅浅的口子,有些血已经凝固了。他脸色微微沉了下来,起身用手帕沾了水,拧干才过来帮他把手擦干净,然后轻轻上了一层药。
终究还是见不得他受伤。褚宇斐忍不住想,即使是惩罚,也必须是自己给予的。别人,即使是他自己,也不可以伤害他。
慢慢地等到药水风干,仔细地帮他把被子盖好,褚宇斐才熄了烛火,脱了外衣也钻进被窝。
染欢的身上总是有一阵香气。他想起那时候自己这么说的时候,被他追着打了一顿。慢慢地靠过去,搂着他的腰,把头靠在他肩上。好久没有闻到这个味道了。褚宇斐有种预感,今晚大概能睡个好觉吧!

这一晚,染欢又想起了久未忆起的往事。
“你叫什么名字?”
“染欢。”
“染欢?这么奇怪的名字。”对方皱起眉头,不过随即又朝她粲然一笑,“没关系,那我就叫你欢欢吧!你的琵琶弹得真好。”
“混口饭吃而已。倘若学艺不精,怎么能吸引别人来听?”摸着手心的厚茧,她其实是有些不屑的。这些公子哥儿,顶多心血来潮听几次,赏几个钱,哪里人多便往哪儿去,哪能听得出曲子的好坏?更不知道为了台上的那一刻,她苦练了多少年。
她的话,多少有些敷衍的意思。只不过刚才他给的打赏的钱多罢,他既然凑前来跟她套近乎,师傅便暗示她过来陪聊。
“也对。”没想到他却是认真的点了点头,“不然的话我怎么会独独觉得你弹得最特别呢!”
“公子谬赞了。”
“我叫褚宇斐,既然我叫你欢欢,你叫我宇斐就好。”他的笑容看着眼里,灿烂得有些过分。
自己那时候回答的是什么?记不清了。场景又跳跃到她在台上唱戏的热闹景象。台下的人那么多,层层叠叠,可是只是抬眼的一刹那,便可以看清那个男人的神色。
欣赏,着迷。
是那时候更清楚彼此的差距的吧?一个楼上一个楼下,怎样的笑容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偶尔的撩拨,不过是公子家解闷罢了。
一出戏唱完,她轻甩水袖,弯身道谢。转入后台,刚想卸下脸上厚重的妆,便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匆匆走到师傅面前。
于是师傅走过来,“染欢,先别换下,褚公子让你加弹一曲。”
安排的下一出戏,原本该是师兄和小师弟们的。
有钱罢了。她早就知道,到处流浪的戏子,跟青楼歌妓并无他别。给钱,唱戏。甚至有些有钱的公子哥儿看上了戏子,也是可以买下来的。
还不如青楼吧!好歹,那些姑娘们还是有几分姿色的。而这些同门师兄弟,大都也是师傅捡来的。为了挣口饭吃,日晒雨淋,常常挣得的,也不过是些碎银。看戏的人哪会像逛青楼那般一掷千金,只为了佳人一笑。
不过她终究是什么也没说。既然是师傅的吩咐,她照做便是。于是将就着一身大红戏衣,抱着一旁一直跟随着自己的琵琶,幕布一掀,又来到了台前。
台下稍微起了些嘈杂的争吵声,似乎都在好奇,竟然衣服未换就上来献艺。
染欢不为所动,轻轻试了几个音,便微微低着头,一心一意抚弄着手下的琵琶。
自从她十二岁登台以来,已经过了七八年了吧!一把琵琶,一身戏衣,便是她所有的寄托。熟悉的曲子,即使不用思考,手都已经抚出了曲调。
转轴拨弦间,往事又过了多少?记忆慢慢模糊起来,只知道漫天的大雪,遮住了视线。突然一脚踩空,整个人往前扑去。额头已经出了一层细汗,人也恢复了些许的意识。
刚醒来就发现房中有人走动的声音。染欢一惊,昨晚的记忆全部回笼。忍不住低声问,“是谁?”
“啊,公子你醒了?”正在把新茶换上的钟岳听到他的话,惊喜地问。主子出门前特意让他在这儿守着,看有什么吩咐。
虽然不知道主子和这位公子是什么关系,但是看主子和他相处了一晚就知道这人身份特别。似乎看起来两个人还是旧识。
“你是谁?”染欢警觉地问。昨晚自己睡了过去,也不知道被褚宇斐带去了哪里。伸手摸摸身上被子的触感,就知道不是自己平日住的环境。
他又怎么会把自己送回去呢!
“小的叫钟岳,爷让我在这儿伺候公子。”钟岳恭敬地说。
“爷?”染欢有些疑惑,转念一想就明白了。“褚宇斐吗?”
钟岳不敢直呼主子名讳,只是点了点头。
染欢自然看不到他的反应,慢慢坐起身。昨晚一夜未归,师兄跟净儿他们肯定都急坏了,得赶紧回去才行。
“他呢?”
“爷刚刚出去了,公子有什么吩咐?”
染欢思忖了下,“你把我的棉衣拿过来吧!”
钟岳的神色有些为难,“那个……你昨天穿的那件好像被公子扔掉了。”今天主子让他进来把东西拿出去的时候还小小吃了一惊。
还是这样子么?染欢不由地冷笑,一把掀开身上的被子。“那么,替我向你家主子说一声,在下先走了。”
钟岳连忙走过来,“公子请稍等,待爷回来再说吧!”
“凭什么要等他回来?”染欢不无讥讽,“还是他说过我不可以走?”
钟岳摆摆手,“公子误会了,爷没有这么说。”
“那就行。”染欢淡淡一笑,弯下身穿好鞋子后站起来。
“小心!”才走出两步,就听到钟岳大声提醒。然后就感觉到自己不知道撞上了什么东西,脚上一阵麻痛,整个人不由自主地蹲下来。
果然,果然离开了熟悉的环境,什么也做不了了。
“公子,怎么了?”钟岳紧张的凑近他身边,有些疑惑这么大的桌子,他竟然直直撞上去?
“没事。”染欢忍住痛,慢慢地在伤处用手揉了揉。
“小岳,去把药酒拿来。”正当钟岳犹豫着要怎么办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爷,你回来了?”钟岳有些惊喜地喊道。主子出门之前让他好好看住这位公子,虽然没有明确说不能让他走,但是神色严重,他便一直小心翼翼地在这里守着。没想到人家一醒来就要走,让他不得不烦恼怎么留人。在这么重要的关头,主子回来得真是太及时了。连忙听从指示跑道隔壁房间,把每次出门都备在包袱里的药酒取来。
“现在这是闹哪一出?”站在门边的褚宇斐走了进来,俯视着低头揉着脚腕的染欢。
听到近在咫尺的声音,染欢手抖了一下,忍着痛站了起来。
“逞强么?”褚宇斐冷眼看着他,身上仅穿一件中衣,头发还散披着。身姿单薄,看起来竟像个娇弱的女子。
是因为在戏台上演太多了么,总觉得他一举一动都有些女子的娇柔。
染欢不理会他,依旧摸索着往前走去。突然感觉到前面有个阴影,不由地伸出手摸了摸。空空如也。
又是错觉吗?就像一个人闭着眼睛走路,常常走着走着就会慢下来,无形中有种压力觉得前面有阻碍物,不敢前进。可是睁开眼看看,什么也没有。而有时候,有真的是有东西出现在面前。
褚宇斐看着他,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的动作……很奇怪。就像刚刚下床,明明大桌子就在眼前,他却眼也不眨地撞了上去;又比如他现在,应该是要走出去吧可是他却是直直地往墙的对面走过去。说不出的怪异感。
看到他伸出手胡乱摸了摸,他忍不住走上前,一把扳过他的身子。“你搞什么?”
蓦地,眼光直直对上他的。原本灵动的双眼,如今依旧黑白分明。只是即使眼睛对着他,也丝毫没有焦距。
“你的眼睛……”他有些惊愕。
染欢却似毫不在意,“如你所想,看不见了。”

看过《染心》的人也喜欢
(快穿)攻略哥哥篇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嗷,哥哥粗来啦~~1.吸血鬼2.将军3.X文4.…
点击阅读>>
第一凤妃倾天下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她原是21世纪的美女总裁,一朝穿越变为傻子,看其…
点击阅读>>
带着超市来穿越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团圆夜,别家都在屋里吃着饺子看晚会,咱家也是,不…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