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染心

第二章

作者:新弦旧曲 更新时间:2016-10-16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哎呀,欢欢,你刚才弹得可是迷死人了!”虞默掀开帘子走进来,正巧看到染欢坐在简陋的桌子前慢慢卸下头上的发饰。
“怎么这么快?一会儿结束的时候不是还要出去吗?”不免有些意外。所有的人员要在最后的时候一起出现在台上,是谢儒浩一贯的坚持。虽然他个人觉得没什么必要,但是向来唯师兄的话为尊的染欢,可从来都乖乖遵守的。
“我不去了。”染欢慢慢的摸索着把拿到手上的头饰放到桌上的木盒子里,“我已经跟师兄说过了,今天有点不舒服,我先回去吧!”小小地撒了个谎,其实只是今天突然心情有些烦躁,想要一个人呆着。
“要不要紧?”虞默蹙眉看着她单薄的衣裳,“你呀!也别太卖力了,反正就挣口饭吃。多穿两件衣服不行啊?”
“多穿两件,这袖子哪里还舞得起来?”染欢扬了扬长长的水袖,“唱戏最讲究的就是身段轻盈,再说了,师兄弟们个个都是如此。”
当初的时候谁不是冷得瑟瑟发抖。有时候实在忍不住了,也会跟教戏的师傅辩驳。总是不明白师傅对自己诸多的要求。现在想来,幸好当初坚持了下来。否则,否则今天又当是在何地呢!
“我不跟你说这个了,每回都是一套一套的。”虞默撇了撇嘴,“也不想想自己的身子是什么状况?硬撑着有用吗?”每回只要有戏,必定是一次都不落下。为了不在台上走错步子,甚至要在没有开幕的时候一次次地摸索。
这个性子,真不知道要说她顽固还是坚强。
即使离开了这个戏班,他带着他也能过活。甚至能过得比现在好。可是好说歹说,她就是不松口。
“趁着现在还能唱吧!”染欢已经把头发散了下来,用一方青巾束起。然后走到一边慢慢开始清洗脸上的颜料。“再过几年,就算想唱也怕力不从心了。”
再过几年,对周围事物的感应能力会逐渐下降,无法再跟其他人一起唱戏,甚至,连一个人走到台前也不行了吧。而这,才真是难以接受的呢!就算现在,也要麻烦别人配合她,事先熟悉地方,要别人帮她上妆。
师傅曾经说过,上妆也是入戏的一部分。如今她连这个都做不了,再过几年,该是何去何从?
“什么意思?”虞默脸色一凝,也知道染欢的心病。
“没什么。”染欢从袖口摸出一方手帕擦去脸上的水,摇了摇头。去了妆,便显出了因为长期化妆而显得白皙的脸。黑白分明的眼睛,只是有些无神。褪去外面罩着的戏衣,露出里面藏青色的长衫。鼻梁高挺,眉毛浓密,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一个儒雅的文弱书生。
从刚才坐着的凳子上拿起一件棉衣,染欢拿起桌上自己小小的包袱便掀开布帘走了出去。
虞默追出来,“你现在回去?”现在离散场还有半个时辰左右,但是看她的样子,似乎是想离开了?
“嗯。”冰冷的空气刺骨,染欢也不由地抖了抖。虽然用幕布遮起来的后台有点粗糙,但是相比起室外还是暖和些。
“我先送你回去。”她今天晚上确实有点反常。虞默也不想深究原因,想想她平日温顺的样子,偶尔的要求根本让人拒绝不了。
染欢脚步一顿,摇了摇头,“没关系的,我一会儿雇辆马车回去。你今天得留下来帮师兄,咱们说好的。”
当初虞默要跟着她不肯离开时,她就再三拒绝过。后来是因为实在赶不走,师兄便提出折衷的办法,让身怀武艺的虞默保护戏班里众人安全。只是他们既无余钱,偷抢之人也不会打主意到他们身上。加上身份低微,过日子也小心翼翼从不惹事,唯一需要用到武力威胁的,便是遇上无赖的雇主,在完成演出后不愿付钱或者减扣一部分。所以每次他要留下来帮谢儒浩善后。
“我先送你回去,再回来一样的。”让她一个人回去,住的地方又是荒郊野外,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其实我只是想一个人,染欢心里想着,始终还是没有说出来。想来他也是关心自己,便有些妥协的说,“算了,与其这么麻烦我还是等大家一起回去吧!你别跟着了,我一个人静静,去外面等你们。”再说,等他一来一回恐怕大家都散场了。
虞默想了想,“好吧,你的东西给我。”他走过去接过她手上的包袱,“不要走远了,有什么事记得叫我。”
“嗯。”染欢应了一声,慢慢地沿着木板搭成的阶梯走了下去。
说是戏台,其实原本只不过是个砌好的石台子。因为要做寿请人来唱戏,才临时在上面用木板铺成了更高些的戏台。而幕布后面,是连着林家院子的后门。
虽然没看到门,但是染欢也知道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就是白天经过的街道。不过既然答应了,她也没有打算自己偷偷回去。只是凭着白天净儿领她过来说的记忆,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
咔嚓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染欢侧耳细听,除了前面的吵杂声,又什么都听不到了。错觉吧?
“有月亮吗?”她突然抬头,仰望着天空。还记得,下过雪之后,如果有月亮的话地上就会特别明亮。
“应该是没有吧!”她低声说。有雪又有月亮的夜晚,多半是因为雪是突如其来的。而在这里,小雪已经断断续续下了几天,寒冷的空气中也夹杂着水气。这样的晚上,不会有月亮罢!
跟在她身后的褚宇斐冷冷地盯着她的身影,右脚又不小心踩到一根枯枝上,发出啪的一声。
“是谁?”染欢转过身,是虞默又叫人跟着她吗?
“怎么,几年不见,故人都不认识了?”被发现了也无妨。褚宇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着他?刚才他是从后面绕过来的,没想到后台被一些幕布隔开,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他去了哪儿,不由地有些心慌。正在犹豫间就看到他走了出来,还跟另一个男子说了一会儿话。他的本意就是来找到,不料在看到他的刹那,竟然只是默默地跟着走。或许是潜意识里想知道,没有他的日子,他都是怎么过的吧!他笑了笑,摒弃脑中不切实际的想法,问得有些讥讽。
“褚……”染欢说了一个字,突然就停住了。原本垂着的手紧紧扯住自己的棉衣,像是瞬间被泼了一盘冷水,寒意从心底冒起,连吹过来的冷风也没有感觉了。
“不错嘛,还记得。”褚宇斐慢悠悠地走过来,看着他青白的脸色,有些意味不明。“脸色这么难看?你不会以为我已经死了吧?还是说看到我羞愧难当?”
染欢轻轻别开脸,“褚公子言重了。”
“言中了?”褚宇斐挑起他的下巴,“想不到多年不见,重逢就说中了你的心事。那你说,是前者,还是后者?”
还是那番可以把人往死里逼的歪解能力。染欢挣扎了下,却感觉到他手上的力道更大了。
“染欢不过是个戏子,岂敢猜度公子的去向?”嘴唇抖了抖,终于还是把话完整的说了出来。
褚宇斐眯了眯眼,黑暗中只有前面传来的一丝丝光线,看不清对面人的神色。不过那句“戏子”还是成功的挑起了他的注意力。
“你不说我都忘记了。”他放开手上的钳制,“那么一笔银子,足够你安稳坐着看别人的戏了。怎么如今还是亲自上台?”
银子。手掌已经被指甲狠狠的划破了,有些濡湿的感觉。应该是血吧?染欢有些恍惚,想不清站在面前的人是谁。
褚宇斐却等的不耐烦了。
“还是说,已经花完了?”他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的确,如果是一掷千金的话,估计一次半次就没了。”
“关你何事?”一次两次地提起银子,染欢终于忍不住了,冷冷地说。
褚宇斐调笑的脸色马上阴沉下来,如覆寒冰,让人不寒而栗。只可惜此刻的染欢看不到他的表情,依然定定地站在那里,跟他对视。
“好一句关我何事。”褚宇斐怒极反笑,“就是不知道阁下还记不记得,”他故意顿了顿,一字一句的说,“记不记得在月下起过什么誓?”
不记得。不想记得了。
今生今世,不离不弃。
那一晚他们说了那么多,如今染欢记得的却只有这八个字。
不是因为想念,而是因为每次在绝境中都忍不住记起,曾有一个人怎样的给过她希望,然后又完美退场,撤手不理。
让她,比过往任何时候还难熬。
回过头总是忍不住嘲笑自己,原来不知道,不离在前,不弃在后。唯有先得不离,才有资格对别人说不弃。
“记得。”那些事,她早就不想记得了。可是,还是听到自己清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只是当时年少无知,请褚公子也忘了吧!”
年少无知。
“在你心中,也只值这四个字吗?”褚宇斐的声音已经听不出一丝感情,冷冽地问。
染欢浑若不觉,慢慢地点了点头。
如果不是年少无知,怎会把自己陷入那样的境地。
“果然是冷血无情呢!”褚宇斐伸出冰冷的手抚上她的脸,一样没有丝毫的温度。“这么多年,我常常想,再见到你的时候,要怎样做才能让你抵完当年的债。”
染欢一动不动的站着,甚至连头都不偏一下。
“欢欢,你在哪里?”前面传来一个略有些稚气的女声。
是净儿。染欢回过神来,刚想出声回应就被一只手捂住了嘴。
褚宇斐凑前她,“你的小情人?”
染欢摇摇头,想要挣开。净儿既然来找她,该是有什么事吧!
“好吧,”褚宇斐一把拉住她的手,“我们回去再研究一下怎么还债。”
染欢站在原地,一边使劲挣开他的手,无声地拒绝。
“由不得你了。”褚宇斐手指一动,迅速封住了她的穴道,然后把她抱起,越墙而去。身后只留下两行脚印,和苏净儿的呼喊。

看过《染心》的人也喜欢
第一凤妃倾天下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她原是21世纪的美女总裁,一朝穿越变为傻子,看其…
点击阅读>>
(快穿)攻略哥哥篇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嗷,哥哥粗来啦~~1.吸血鬼2.将军3.X文4.…
点击阅读>>
带着超市来穿越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团圆夜,别家都在屋里吃着饺子看晚会,咱家也是,不…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