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染心

第一章

作者:新弦旧曲 更新时间:2016-10-16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楔子

元宵刚过,晋城的人们还沉浸在节日热闹的气氛中。城南一处红墙绿瓦的大院前,又悬起了灯笼,门楣厅堂都张贴着喜气的红联。
此时已近亥时,前来贺喜的客人慢慢散去。只是杯盘狼藉的大厅里,空气还浮动着一丝沉闷的躁动。
唯一称得上安静的,便是今晚新房所在的“斐然居”。喜房内,桌上一对尺来高的红烛已经燃去了大半,滴落的烛蜡轻轻浅浅的在流过,然后凝结。喜糖莲子等小碟瓜果整齐的摆放在周围,中间还有小巧的雕花酒壶和两个精致的酒杯。
房里很安静,如果不是看到那个披着红盖头穿着新嫁衣,微微垂头坐在床沿的单薄身影的话,甚至会让人产生一种室内无人的错觉。
染欢双手交握,安稳地坐在床沿,从刚开始总是紧张地凝神听着外面的动静,到现在又累又犯困,已经说不清是失望还是忧心。
“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感觉到自己心脏越来越激烈的跳动,她默默安抚自己。那个人应该是她最信任最无惧的,会为了她的蹙眉而耿耿于怀,为了她展颜一笑而费尽心思。而如今,他不过是因为担心自己再次离开而把婚事提前而已。
就当是安慰他那些日子的担忧吧!只可惜婚宴太过紧促,以至于他天天在外忙乱,而她至今未能跟他好好解释,那些天她被带走,真的是身不由己。
想清楚了,她便安心许多。一直紧绷的神经松懈了下来,忍不住就困顿地靠在床边。今天寅时就被喜娘拉起来上妆,到如今已经支撑了七八个时辰。这一合上眼,没一会儿功夫就沉沉睡去。
褚宇斐推门进来时,看到的便是这幅新嫁娘倚床而睡的景象。他忍不住屏息向前,静静地站在她身边。修长的手指搁在她的肩膀,抚过那大红的嫁衣。那是他让七个人连赶三天的工才做出来的。虽然只是按他的描述而裁,衣服却是极为合身的。玲珑有致的腰身不盈一尺,自然的剪裁让她看起来更加娇小。
他的手往上,到了肩膀,倾斜的红盖头便遮住了视线。手微微顿了顿,才慢慢拉开遮在她头上的红绸缎。
安静地陷入沉睡的脸便出现在他面前。虽然他们早在六年前就相识,也有过无数晨夕相对的日子,这一刻,他依然觉得自己心跳在难以抑制的加速。
“欢欢。”他细细地抚摸着她小巧精致的脸,直到冰冷的手指让她不适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要走呢?”他想起三天前大家兵荒马乱地找她,自己忧心难眠,生怕她出了什么意外。
最后她却是在跟另一个男人谈天说地。
“纵使我有千般不好,既然你答应了嫁给我,我便再不会放手了!”他微沉的目光扫过桌面的酒杯,伸手拧住她的鼻子。
春宵苦短。他脑中忽然闪过这个念头。眼见她因为湖西不畅而微张开嘴巴呼吸,忍不住就凑了上去,细细咬住那微启的红唇。
“唔。”斜躺着的人儿不愿意了,一只手用力地推开他的脸,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褚宇斐脸色沉了几分,暗哼一声倒了一杯酒过来。自己先仰首喝了一口,再俯身哺进她口中。
火辣辣的液体流进口齿之间,染欢不舒服地扭转头,试图阻止。无奈褚宇斐一只手紧扣住她的下颚,不让她再有机会挣扎。
就这么被喂下了好几口酒,染欢才终于睁开了眼睛。双眼带着浓浓的迷雾,微微侧转着头露出颈部优美的线条,似乎不知如今身在何处。
知道她看不见,这样朦胧柔顺的眼神只是因为她刚刚醒转。褚宇斐没有出声,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宇斐?”她的声音软软的,还带着睡意。他未退开,隔着温热的气息闻到了她口中淡淡的酒香。
他心一动,又含了一口酒,徐徐印上她的唇。
这一回染欢没有拒绝,微微皱着眉头把酒咽了下去,又怯声问:“宇斐?”虽然闻到了专属于他的特殊味道,但他的沉默还是让她有些心慌。
“嗯。”本来想不理她,看到她有些惴惴不安的神色终于还是忍不住应了一声。
她一向白、皙的脸此刻染上了一层红晕,不知道是因为究竟的作用还是他的靠近。
“好热。”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炙热的视线,染欢觉得酒气上涌,浑身更是燥热了几分。忍不住伸手扯了扯衣裳最上面的扣子,想让发烫的肌肤透透气。
而她这一无心之举,在褚宇斐看来却是一种无声的诱惑。
眸中神色变得幽深,他蓦地把她抱起,转了个身,稳稳地把她安置在床上。
这一番折腾,染欢便清醒了不少。感觉到两人偎依在一起的身躯,染欢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颊。
“宇斐,你不高兴吗?”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他身上没有喜气。再想想她回来那天他说过的话,隐隐地有些不安。
“为什么这么问?”他的手在她背上游移,仿若不经意的问。
“感觉。”
沉默了一阵,感觉到他越来越激烈的举动,染欢有些慌乱的握住他的手。
“我知道你那天为了我失踪的事很着急,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离开的,是周小姐把我从那里带走了……”
“那为什么我找到你的时候,你那么悠然地跟别人聊天说笑?”她又怎么知道他的心慌意乱,和没有照顾好她的自责。
如果不是自己离开,怎么不告诉他一声?
拙劣的谎言,一如五年前。或许无心的那个,从来都是她。
“我被她带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后来正好碰见师兄他们……”混乱的情况,三言两语真是说不清。
“你觉得我还会相信吗?”他细细勾画着她的眉眼,指腹在她的脸上摩挲。
“为什么不相信?”染欢有些失望。他们之间有那么多的问题,曾经让她再也不敢轻易靠近他。即使在他以为她失信独自离开的五年,也从未放弃过她。
而如今不过是因为离开的三天,她无法向他报备,所有的解释他便再不相信?
“因为你总是能够轻易放开我的手。”所以他只能倾尽全力抓稳她,否则一转身就找不到了。
“我没有。”染欢否认,“我既然答应了的就一定会做到!”
“五年前你也答应过。”褚宇斐冷冷提醒她。“不过没关系了,良宵苦短,这种事情留到以后再议吧!”
…… (关灯河蟹)
等到她困乏的睡去,褚宇斐才轻轻搂过她,擦去她眼角的泪水。
如果不是爱之深,他又怎会如此患得患失?如果不是她总如清风过境难以挽留,他又怎么舍得禁锢她的自由?
过往的一幕幕在脑海中不断放映,把他带回那些寻找她的日子。

第一章

宫城团回凛严光,白天碎碎堕琼芳。
十一月的锦城,白雪就已经覆盖了整条街。天冷,人们便歇得早。正是戌时,城里完全没有了白日的喧嚣。家家户户房门紧闭,只听得偶尔有风吹过,和着雪落的声音。此时,远处那一声声婉转的唱腔,便清晰地传入了众人的耳中。
“说什么花好月圆人亦寿?山河万里几多愁。金酋铁骑豺狼寇,他那里饮马黄河血染流。尝胆卧薪权忍受,从来强项不低头。思悠悠,来恨悠悠。故国月明在哪一州?”凄凄切切,声音里满是悲壮。
当然,也还有高高挂着灯笼,敞开大门迎客的,比如客栈。
锦云客栈门外,一个正要往客栈走来的男子也听到了,不由地微微一愣。他身穿银白色襦袄,底下微微露出白色的长衫,气质沉稳,只是全身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
“主子还有什么吩咐?”刚把马车停妥的钟岳快步走过来,低声恭敬地问。
褚宇斐沉吟着,没有答话。侧耳细听,却再也听不到唱词。只余下一阵热闹的喧嚣之声,夹杂着掌声和欢呼。
大概是幻听吧!怎么可能这么巧,怎么会有如此的运道。心下这么告诉自己,又不免再想,要多久,要走多远的路,才能找回他?
“客官要住宿吗?这边请。”一直在店内打盹的店小二听到门外的声响,也走了出来探看。虽然未想到这个时候还有客人投宿,但看看停在外面的马车,就知道来的是个有钱的主。当下殷勤地迎出去,却没想到两个人站在店门一动不动。不由地有些纳闷。
褚宇斐看到店小二不由地脱口就问,“刚刚是有人家在唱戏吗?”
“啊,客官也喜欢唱戏?那可真巧了。今天是林老爷的生日,请了一班子人,听说要唱上一整夜呢!可不,整条街都能听到声音。”店小二见刚刚还目不斜视面无表情的爷儿问他话,赶紧笑着说。
“离这儿很近吗?”是疯了吧,明明只是听了一句,只是一句,千万里迢迢,怎么可能是他?可是他的声音,每晚都入梦乡。如果不是他,又如何会让他心悸?
只要存在可能性,他就不想放弃。
“嗯,转过前面那个街角,隔壁街上最大户的人家就是。”店小二把他们领进客栈,一边笑着回过头来说。
“给我们两间上房。”钟岳打量了下客栈的环境,幸好还算得上干净整洁,店里的家具都还是半新的。
“好的,两位爷请跟我来。”眼尖的店小二马上就明白了,刚才朝他问话的那位看来是主子,而这位年轻稚气一些的则是他的仆从。
上了楼,店小二带着他们又拐了个弯才推开一间房,拿着烛火走进去。“爷请看,这间房满意吗?”
“嗯。”褚宇斐不甚在乎的点点头,只要不是他府里的屋子,对他而言都没什么区别。他对身边的钟岳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的掏出一锭银子递给店小二。
“谢谢爷,有什么事要做的话唤我一声就好。”店小二盯着手里的银子,喜笑颜开。这大方的打赏几乎足以抵过他一年的工钱了。
“刚才你说的那个戏班子叫什么名?”褚宇斐有些心神不宁,那个声音在他脑海中不停地回旋。
“不知道,那个戏班子没有打什么名号,他们是这个月刚来到城里的。第一天就在街上免费唱了几出戏,唱得真是好。”店小二赞不绝口的说,抬头看看对方似乎不感兴趣的样子,赶紧转了话题。“所以后来不少富家老爷都请了他们去唱戏,今天正巧是林老爷生日呢,足足要唱一天一夜。听说过几天他们又要搬走了,碰上了就是有缘,既然爷儿喜欢,不妨明日也去他们戏班里听听。”
店小二直觉以为对方是对刚才听到的戏有兴趣,热络地说。
“在哪儿?”褚宇斐截断他的话。
“呃?”店小二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问的是什么。钟岳在一旁解释说,“爷问你他们的戏班在哪里?”
“哦,他们的戏班离这儿比较远,大概二三十里的郊外,租了个院子。平日里很热闹,两位爷如果要去的话,出了城问人很容易找到的。”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褚宇斐挥挥手,有些摸不明白自己的心情。
“好的,这位爷的房间就是隔壁那间。两位有什么事儿喊一声就好。”店小二轻快转身走了出去,又细心地帮他们把门掩上才喜滋滋地下了楼。
房间内,钟岳手脚勤快的把桌上的茶壶酒杯都用热水烫了一遍,从行李里摸出带来的茶叶泡好,给褚宇斐倒了一杯。“爷,喝口茶先歇歇吧!”
为了赶上客栈,今天他们已经赶了整整一天的路。
“你也去休息吧!”褚宇斐有些烦躁地站起来,推开房间里唯一的一扇小窗。来时还飘着的小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偶尔有风吹过,还可以听到雪块掉落的声音。
周围听起来似乎很安静。但是褚宇斐练功多年,耳目比一般人要灵敏些,专心的话隐隐还可以听到远处传来的琵琶声。
琵琶……
曾是他最爱的乐器,也是他最擅长的东西。刚才的声音,现在的琵琶。怎么不让他有所希冀?
是他吗?会不会,他也曾经站在这个地方仰望?极目远眺,想要看尽远处那隐隐有着灯火的地方。手一挥,啪地一声打在窗边,有些疼。转身看到钟岳还站在一旁。
“我出去一会儿,你不用跟来了。”
“爷!”钟岳纳闷地看着他匆匆离去,看起来比平时多了几分焦躁不安。他知道主子似乎很喜欢听戏,但是从来不特意去听。只是每次经过有人唱戏的地方,都会不由自主的驻守倾听。
而现在,主子是要去听戏?
他摇摇头,转过身关好房门暗暗提醒自己:作为一个称职的下属,一定不能猜测主子的心理!既然如此……我还是先去睡吧。
按照店小二刚才指点的方向,刚刚从街角转过来,轻易就看到了前面映着灯火的人家。褚宇斐挑剔的眼光打量过去,朱红的大门有些斑驳的痕迹,但丝毫不减院内的热闹气氛。听到前面传来的琵琶声,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得越来越快,终于忍不住顺着声音找去。
幸好林家的院墙并不高,很轻易就能从外面翻进来。而院子里人都被台上的表演吸引,竟然没有人注意到有外人进来了。
“欢儿。”褚宇斐喃喃地念着,目光死死地盯着台上的人。
竟然真的是他。
他忍不住想,如果他真的拒绝了来这个偏远的城镇;如果不是为了躲避府中那让人窒息的一草一木,他们是不是又会错过?
夜里的空气透着一种刺骨的寒意,一般人早裹了厚厚几层的衣服。可是台上的那个人,依然是一身单薄的戏服,低垂的头掩去了他的表情,只有流畅的琵琶声,从指间流出。
不用看他的脸,褚宇斐也知道,这个就是他辛苦追寻了五年的人。
在台上唱戏的时候,总是像过着自己的日子投入;而弹奏琵琶的时,却总是爱低着头。喜欢用一只手搂着琵琶靠在肩膀上,手抚过琴弦的时候有个优美的收势,身子挺直,仔细看来还有点微微前倾。
他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直到琵琶声歇,台下的掌声响起。
找了多久?一千八百多个日夜,在那个熟悉地地方,总会有些东西勾起他的回忆。忍不住就想,他会是在哪一个角落,现在过着怎样的生活?自己给他的那笔钱,足够他放弃唱戏为生,买一个宅子,舒服地过日子。
这是他一直想让他过上的日子。可是在那些追寻不得的日子,却总怕,因为有了这笔钱,他可以生活在任何一个角落,而自己终其一生也找不到。
幸好此刻他还站在台上。所以他才能,再一次用同样的方式和他相遇。只是目光掠过他瘦弱的身躯,又不由地抽紧。为什么他还要唱戏?
他一直希望的,不就是有一天能够远远离开吗?
他想起自己那时候看的第一场戏,身边的小厮给了两串铜板吧?五两银子就可以把整个戏班子请回来了吧。他自嘲的笑笑,这些年,他有多少一抛千金的时候?
而现在,他会不会后悔当初一个人离开?
他突然很期待看到那一幕。
紧紧的锁住他的身影,他知道每当奏完,那个人总会微微含笑,鞠躬着跟台下的人道谢。
你看,戏子么,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卑微的讨好。
果然,染欢从台上的椅子上站了起来,双手稳稳的抱住琵琶,黑白分明的眼睛微微从台下众人身上扫过,嘴角慢慢上扬,泛起一个微笑,福了福身,“谢谢大家。”然后慢慢的退到幕布后,走了进去。台前,另一拨人走了出来开始下一轮的节目。
他没有看到自己。
褚宇斐突然觉得身体僵住了,有点气闷。刚才的忐忑,是期待吧。他一直想看的,就是对方在台上看到他时惊慌失措的表情。没想到眼神掠过,根本……没有在他身上停留。
果然,戏子无情么?
既然见不到,那就走到他面前,让他好好看看这一刻的自己。
注1:开篇第一句诗出自唐李贺 《十二月乐辞•十一月》
注2:唱词出自黄梅戏《生死恨》

看过《染心》的人也喜欢
(快穿)攻略哥哥篇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嗷,哥哥粗来啦~~1.吸血鬼2.将军3.X文4.…
点击阅读>>
第一凤妃倾天下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她原是21世纪的美女总裁,一朝穿越变为傻子,看其…
点击阅读>>
带着超市来穿越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团圆夜,别家都在屋里吃着饺子看晚会,咱家也是,不…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