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失恋治愈系之爱到荼靡

遇见

作者:泠洛尘 更新时间:2016-10-15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今天,是分手后的第108天,三个月前的某一天,我们还为结束彼此的单身生活忙碌操持着,却在纪念日的那晚,缠绵悱恻之后,他吞吐着烟氲,淡淡地提出分手,那声音那语调就像他吐出的烟圈那么飘渺,而且轻巧。

我憋着无数的控诉和疑惑,淡淡地说了两个字“好吧。”然后收拾行李,订机票,走人。如果这里是我的主场,可能局势会是另一番光景。

本以为这是我最后一场恋爱,做到了每一个剧情都预示着大团圆结局,却在最后被男主角摆了乌龙,而且憋闷又莫名。

如同人生每一段挫折,我必须为自己设定终结日,否则镜中那个形容枯槁的模样将无休止地枯槁下去,当我们没有勇气终结生命的同时,生活还将继续,所以不能让痛苦没完没了。

一个自我封闭了三个多月的人,每天睡醒怕睡着,睡着怕清醒,总之是没勇气开始一天也没勇气结束一天,唯一的存在感便是电脑和网络,而一早打开电脑却触目惊心,往日的沟通工具:开心网、□□、微博,无不留存往日的影子,而舞台依旧,主角却发生了改变,我的戏在那个人的剧中落幕,幕前依旧风生水起,而幕后再也没有掌声。

突然来了一条陌生人的私信,点开是一张侧脸的头像,发了一句普通的寒暄语,你好。

如果放在平时,对于此类没有内容的寒暄会置之不理,今天却格外有这个兴致去看个究竟。

微博是未经认证的一个九零后女孩,辽宁阜新人,职业中学毕业,大约几个月前开通微博账号,而关注只有一个人,他就是木子。
这让我更有兴趣研究下去,同时心里的忐忑也在攀升。

最后的结论是我被小三,撬了。

对一个骄傲地活了大半辈子的人而言,一时间我只能用五雷轰顶的姿态捧着iphone背靠衣柜坐在地上,顾不得地上的冰凉,眼神涣散地有些模糊,渐渐地湿润了。

iphone的提示声此起彼伏,像警钟一样响个不停,我一个激灵像丢□□一样将它抛出去,这就是在这个通信无所不在的时代玩人间蒸发的后遗症,然后我看着它从死机到复活,随着震动和炫铃舞动着,比我的生命力要顽强。

“喂,妞儿!”若不是通讯发展限制,酒姐那颇具气势的脸正一副气急败坏模样,冲我呐喊,或许唾沫穿越横飞到我脸上也未可知。

我下意识挪了挪听筒,声音颤抖地说出一个字:“姐!”

本想鼓起中气显得精神些,谁知多少日没有开嗓,声音从嗓子眼儿里冒出来就好似湍流的河水遇到了生锈的水龙头,蔫儿了。

与木子初识学会的第一件手艺就是织微博,酒姐就是我在微博上认识的传奇人物之一。作为女人她早早地完成了女人的使命,为□□为人母,相夫教子;而作为商人,她总是有着对新生事物敏锐的触觉,并从此中尝到了不少甜头,如今做着最时髦的网络营销人,名利双收。

她有着豪爽简单的性格,说她简单并不是单纯,而是那种包容性很强的大而化之的气度,所以她人缘儿好,微博覆盖到哪儿,她的好友便遍及到哪儿,前呼后拥,一呼百应,生意经自然而来。

还没等我张口回答,她的急性子又赶上来了,“快出来,十分钟后,我车在你门口等。”

“等?等等……”自闭让人变得迟钝,更何况我还在哽咽。

不容我哭诉,她便抢过去说:“你唱intel广告歌呢?陪我去杭州出差,喝酒!对了,打扮打扮,别给姐丢人啊。”

忘记提了,酒姐视为朋友的人,定是她的酒搭子,那都是以她为中心,以酒能喝得、心事能吐得为两个基本点的群体。我们初见时是在一次网商大会上,她在微博上一呼,我在微博下一应,就这么一呼一应便勾搭成奸,逃了半场会,下去搞博友私会。我们从下午聊到晚上,从茶室聊到酒桌上,于是,虽说第一次见面是由茶开始的,我却只记得那一箱一箱的啤酒、红酒以及各种酒。

本以为那是考验我酒量的最后一次,却未想到有酒姐在酒桌,你永远不知道人生的最高峰在哪里。

108天里,我的变化惊人,最惊异的是身材,瘦了许多,只有那件深灰色细绒无袖短裙还算修身,宽宽的黑色同质感腰带修饰了下蛮腰,搭了一双很简约线条的象牙白罗马式高跟凉鞋,欧范儿的设计感十足。

头发已经很长了,黝黑黝黑垂在肩上,直愣愣的线条,很强势。我洗干净了脸,素颜,只求衣着上撑得起酒姐的脸面,并没心情漂亮。

黑色的大奔停在家门外,在阳光下灼灼生辉,转眼已是初夏。

车里坐了三人,酒姐悠闲地侧身躺在副驾,亚麻色的**浪长长地披落双肩,风韵的身姿越发霸气,她是个可以在商场上镇压群魔的人物,只有我们私下喝酒时才能见她如大姐般的母性温情。

酒姐摇下车窗,摘下她的chanel,眯缝着眼上下打量,然后无奈地摇摇头,让她公司的业务经理给我开了车门,挪进去让出位子给我。

她的公司里是一色的小美女,朝气而动人,开车的是她新招的助理,生于80、90的临界点,让我瞬间联想到出门前那个微博头像,出于礼貌含糊地颔首招呼,她只侧身微微一笑,热情的温度控制得有距离感地恰到好处。

车在高速上行驶,我静默地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回想往日逝去的情感也如这一路的风景,再美丽也会转瞬即逝,心情无尽悲凉。

“妞儿,带你出来玩,开心点撒。”酒姐操着川音,我心情沉重,淡淡地“嗯”了一声,继续望着窗外任思绪飘零。

突然脸上一冰,我下意识地缩了一下,一个激灵,才看到酒姐正反手拿她的手机放在我面前,“别魂不守舍的,给你介绍帅哥哈。”

我按她的示意接过手机,屏幕上是一个人的微博简介,俊逸的脸庞、魅惑的桃花眼和薄厚适中微微嘟起的唇,显得格外——性感魅惑。木子也曾有这样的俏颜,但相较于他,外表更富沉稳,内涵且不提。

他的简介里罗列了许多唬人的title,对于经历过木子作为天才音乐家参加各类颁奖礼,又伴随他的经纪公司从无到有到风生水起的我,真是小巫见大巫,加之他自大地自称为“Ares”,一个不自量力把自己称之为神的男人,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并不好。

“这都不满意?”酒姐转身笑着问我。

我抬头看她一脸认真期待,点点头,“嗯,不是肌肉男不考虑。”

“口味这么重,你这身板吃得消么?”酒姐知道我不好驳她好意故意说笑,她也打趣我,车里女孩子都矜持不住,笑作一片。

出发时已是午后,一路奔波进入有名的堵城,开到饭局已是傍晚,海底捞里氤氲着火锅香,红黑色映衬下的灯光也显得暗淡,Ares坐在主座一旁的侧边位置,长长的桌上只有他一人冷清的等待。

酒姐安排我坐他身边,我由衷地排斥,硬是让了她的客户经理小萱坐在我们中间,酒姐和她的助理坐在我们对面最中心的位置上,不多久应局的人陆续赶来,一个长桌坐得满满当当十多号叫得上名号的互联网人士,顿时热闹起来。

见识过酒姐的人气,她开始一一介绍,介绍到我的时候,开场白让我差点没一口菜噎死。

“这是个花痴,喜欢肌肉男,做投行的,叫涂幂。”我一边呛着一边看她恶作剧的表情,有种欲杀之而后快的冲动,不过,很快就被另一种挖个地洞的冲动打断了。

“看我行不行?”坐在一旁长相很是秀美的一位男士站了起来,冲我举起酒杯,一旁有人起哄,“不脱看不见。”于是他开始佯作撩衣服,正值夏天,一件单衣,看得人热闹,我也举起杯跟他碰杯一饮而尽。这开了个不好的先河,一旁观望的男士都纷至沓来,邀我喝酒,气氛一时被酒姐烘托起来。

推杯换盏之后,酒开始上头,忽然觉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对,为什么我的酒杯总是满的,再一杯酒下肚,我放下杯子,这才发现坐在一旁有人默默地为我斟满。

带了酒意便放开了几分胆量,半开玩笑道:“你干嘛总是盯着给我加酒?”

“我没有,没有啊。”他笑面迎人掩饰着尴尬,我这才仔细看清了他的面貌,比头像上多了一副眼镜,掩盖去些媚气,只是依然没有好印象。

酒终人散,送走一行人,我们开车走上归程,酒姐意犹未尽地唱着小调,兴奋地跟小萱谈论着席间的趣闻轶事,助理秀秀继续沉默地开车,而微醺的我被手机提示音振醒,又是一条私信:希望还能见到你——Ares

我冷笑一声,并未引起注意,只有秀秀微侧了下头,应该也不是因为我。

看过《失恋治愈系之爱到荼靡》的人也喜欢
乱
题材:其它
进度:连载中
那股来自朝阳之地的逆流,以一种全新的姿态降临乱世…
点击阅读>>
父与女
题材:其它
进度:连载中
LizzleBordentookanaxeHit…
点击阅读>>
火影之最强六式
题材:其它
进度:连载中
主角因被电击变成了植物人,而灵魂穿越了火影不擅长…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