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桃花依旧(宝莲灯同人)

第九章

作者:林青衣 更新时间:2016-10-16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飞在空中,我似乎都能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嘭、嘭、嘭……我一直没有停下,不知自己在想些什么。今天感受的东西太多,我似乎有些反应不及。心中一团乱麻,不停地出现方才的片段,忽而想到和瑶姬的比试,忽而想到他们二人相拥而立的画面,忽而想到杨天佑为瑶姬欣然赴死,又想到杨天佑说的那一番话……
我感觉我的头有些晕、有些疼,再加上正午的艳阳,我似乎都飞不稳了。我摇摇头,定睛看了看下方,见已经不是村镇,而是是树林,于是放心的落了下去。
脚踩上了地面,耀眼的阳光被浓密的树枝、树叶遮去大半,落在地上已经只是星星点点的光亮。少了烈日的肆虐,我感觉好了一点。长出了一口气,我也不想飞了,于是也不去辨别方向,慢慢的向前走去。
细细的把今天发生的一切回想了一遍,我又见识了许多以前没有接触到的事物。而且我也做了一件没做过的事,我竟然放过了犯了天条的瑶姬,这算是失职,甚至是包庇了吧。想到这个,奇怪的是,我心下虽有不安,可更多的却是欣喜。我吐了吐舌头,忍不住笑了。虽然如此一来,如果被发现,我绝对会受到惩罚。可我却并不后悔,因为我觉得我没做错!
忽然,我一脚踩空,险些摔着,我稳住身形,定睛一看,不禁哭笑不得。确是我想得太入神,竟踩进了河里。幸而河水不深,我也只是踩到浅处,不然我只怕要栽进河里了。
收回已经湿透的脚,也懒得弄干,反正这么热。看着清澈的河流,顿感一片清凉扑面而来,好生舒爽。
闭上眼睛,深吸口气,再伸了个懒腰,立时精神不少。我于是就寻了棵大树,面朝河水,靠坐下来。
呼……我舒了口气,希望老天保佑他们,别让我白忙一场。不过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毕竟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看那杨天佑的年纪,最多天上再过两三个月也就差不多了!可是,到时候他们的孩子怎么办,既失父又失母?不过到时候他们也长大了,应该没问题才对!
我点点头,觉得不错,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动了动身子,让自己靠的更舒服一点。凉风徐徐、流水潺潺,清新宁静,真是好舒服啊!我闭上眼睛,一动也不想动了。
忽然,我想到一件事,顿时心中一惊,立时睁开眼,坐直了身子。等到杨天佑老死了,瑶姬舍不下他,等他投胎转世后,再结为夫妻,相守一生,这样循环下去,这……这怎么办?就算不如此,万一瑶姬殉情怎么办?看他们今天的样子,我一点也不怀疑她做得出来。那,那不就是害了她吗?
想到此,我有些坐不住了,于是站了起来,来回踱步。半晌,我停下脚步,不禁摇头笑了,我这确是想多了。以我目前对他们的了解,应该不会如此这般。毕竟瑶姬比我更明白违反天条的后果,这一世,已经是他们偷来的了。为所有人好,他们应该不会一错再错了。万一,万一到时候他们犯糊涂,我必定不会再放任自流了。便宜行事,只此一次也就够了。少不得到时我这个“帮凶”多看顾他们一下,谁让我躺了这浑水呢!
想清楚这些症结,我释怀不少。事到临头好生解决就是了,何必为还未发生的事情担忧呢。醒过神来,烦忧尽去,我这才定神打量了一番我目下身处的地方。草木繁盛,苍翠葱郁,草丛中零星散布着一些红的、黄的野花,再加上一条清澈的小河流……真是好一番美景!
只是……我四处看了看,这里似乎不很熟悉,应该没怎么来过,难道我飞错了方向?想到这个,我不禁哭笑不得。可是,好像真的错了。没办法,为了“拨乱反正”,我只得找了一棵附近最高大的树,飞上了树梢,以辨明身处何方……
站在树顶,我前后左右仔细的分辨了一番,不出所料,果然飞错了方向。原本女娲宫的方位在瑶姬家所在村镇的东南方向,我却往南直飞至此。索性距离不远,我也不着急回去。弄清楚了方位,我抬头看了看天色,金乌已然西坠。居然已经这个时候了,看来我胡思乱想的时间不短啊!摇摇头,飞身下了树顶。
我今天也不想飞了,所以决定走回去,反正路程也不远。慢慢的走在林间小路上,心不在焉的,却又不清楚到底在想什么。就这样一路走,一路胡思乱想,也不知走了多久,桃林已经近在眼前了。使劲摇了摇头,想把心中的纷乱赶走。忍不住一笑,我这是怎么啦,以前从来不会如此的啊,真是奇怪!
停下脚步,定了定神,看清位置找准方位,进了桃林。天色已经不早了,日薄西山,晚霞满天,桃花开的正艳,耳边尽是鸟鸣声。一时间我静心感受晚霞沐浴之下的鸟语花香,也无暇去胡思乱想了。
眼见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茅屋已经近在眼前了。我已准备召唤出丹心,照例要活动活动手脚。想到丹心,不禁想起今日与瑶姬的一场大战,真是酣畅淋漓啊!想到这里,我脚下一顿,不对啊,如果不是瑶姬最后偷袭,那就应该是我胜了。我居然可以胜过天庭第一女战神,那可见我功力进步不小。哈……想到这里,我不禁轻笑出声,我在凡间这一年多果然收获不小。
我沉浸在这意外的惊喜中,没注意有一个人正靠着茅屋站着。
“想到了什么,这么开心?”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一下子回过了神,我定睛向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这一看之下,确是惊喜不已:“大金乌,你怎么在这里?”竟然是好久不见得大金乌,他正斜靠在茅屋的木门上,难得的一副慵懒的样子,脸上还带着淡淡的微笑。
见他居然是一副与他往日严谨肃穆大相径庭的样子,我不禁觉得好笑。举步向他走去:“今日贵客临门,有失远迎,见谅见谅!”
我边走边说,到他面前,还作势一礼。见他已经站直的身子一怔,面上一僵,我已经笑出了声来。不待我笑罢,他轻嗤一声,语带调侃道:你这满身的尘土,在地上打滚了不成!”
我登时一滞,低头一打量,不禁赧然。果然是满身的尘土,着实狼狈。定时坐在地上并在林间穿行所致,而我一路神思不属,竟然没有发觉。真是……
看着大金乌偏头忍笑,我直觉面上发热。我不自然的咳了一声,一指屋前空地上的石桌,“你远道而来,先请安坐稍歇,我去泡茶。”说完便抬步入了屋内,不理会他压抑的笑声。
不过片刻,我换装梳洗后,果然一手执壶出了屋子。石桌上早已摆了两只茶杯并几样点心,只缺了一壶茶。我身形一滞,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原以为他老成持重,不想竟是这般促狭!
他再没有笑,也不说话,只面色温和的给我斟茶捧杯,让我心下舒服不少却仍不理他。直到他连着斟了三杯茶,还双手奉上一块点心,我才感觉心中平顺了。我们静坐片刻,我终于想起正事,正色道:“对了,你是有事找我还是专程来探望我呢?”
他摇头失笑,“你呀,在凡间才呆了没多久,竟学的这么调皮刁钻了!我是来看看你,顺便给你送点东西。”
“噗”闻言我想到自己刚才的举动,忍不住失笑。笑罢我不禁暗自反省,今日我果然是有些得意忘形了,着实不该。被他点破,又刚做完‘亏心事’,我心中有些不安。
“夕华”突然听他叫我,我忍不住一颤,有些不敢看他。
“你怎么啦?身子不适?”他声音有些急切,不待我抬头,他的大手已然覆上我的额头。
他的手分外温暖,让我的心安定不少。我拉下他的手,笑道:“放心,我没事,刚才只是有些分神而已。”
他不错目的盯着我半晌才叹气道:“我不是指责你,只是……”他面色纠结,终究只急道:“我并不善言辞,若是有什么不中听的,你就当我是放……”他猛地一滞,继而面色讪然的偏过头去。
我也是听到一怔,半晌才反应过来他的未竟之语是什么。再看他的样子,我心下感动。却终于忍不住掩唇笑了,“神将地位尊崇,何须如此妄自菲薄!”他听了无奈地看着我,面色有些哭笑不得,终于还是摇头失笑。见他如此,我更是笑的肆无忌惮。
半晌,看我笑意渐收,他咳了一声,肃声道:“东西我放在茅屋内了,你自己去看吧。”
我难得这般大笑,肚腹都有些发疼,我按住腹部,“什么我自己去看,你来者是客,我怎么也要请你进去坐坐吧,我们一起进去吧。”我歪着头,有些中气不足。
他摇摇头:“不用了,我已经在这里呆了近一天,现在也见到了你,我要回去了。”话音刚落,作势起身欲走,被我一把拉住,他微微一僵停下不动。
“既已耽搁的许久,又何妨再多呆一时片刻。敢是今天我怠慢了你,让你负气而去,那可真是罪过罪过!”说完我作势双手合十,兀自拜了又拜。
“你……”他面色惊异的指着我,欲言又止。
“你既说我学的调皮刁钻了,我总不能白担着这个名啊!”我斜睨着他,忍着笑故意道。
他登时哭笑不得,指着我不知该说什么。
我一把抓住他的手,“好了好了,不说笑了。你且放心,在这三界,我只对你一个调皮刁钻,绝不会失礼于人,更不会落了天庭的威仪的。”我面上带笑,声音却满是郑重。
他怔怔看着我,眼色复杂,半晌才沉声道:“那些有什么要紧,你只要开心便好。”
他的话不多,却听得我心生暖意,更坚信没交错朋友。
“你给我送的东西,是什么、怎么用……我一无所知,你就这样走了,那我可怎么办?你就指点指点我吧。”我转了话题。
听了我的话,他似乎放松了些,转过了身。见我拉着他不放,一副一松手他就跑了的样子,他无奈的摇摇头:“好好好,我不走,你无需像抓贼一般。”
我笑着松了手,他抬起头侧过脸,嘴角微微勾起,咳了一声,道:“进去吧,我给你介绍介绍都送来些什东西,怎么用,以免你弄混了,用错了,再变笨、变得更调皮就不好了!”
我白了他一眼,“好啊,那就让小女子见识见识,看看您这样稳重、聪明的神将会准备什么精妙物什送给我?”话音未落就率先往进走,他也紧跟着我进了屋子。
外边太阳已经落山,屋子里一片灰暗。这于我们却无碍,但凡有一定法力的神仙、妖怪……均能在黑暗中视物,哪怕是漆黑一片的地方。所以,我一眼就看见了桌上的一个一尺见方的紫红色的大木匣子,上面嵌着许多小小的银色箔片、绘着精致的图案,只我不懂得是什么图案罢了。我心下暗叹,我果然不够精细,方才进来梳洗更衣,竟没发现。
眼见此物精致好看,我心中喜欢,再者,也好奇究竟里边有何物。我走到桌前,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面而来,沁人心脾。我偏头看看旁边的大金乌:“这就是你给我送来的东西,让我好好看。”也不等他说话,就伸手打开了木匣。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块叠着的暗金色的布帛,我挑眉拿开了布帛。码的整整齐齐的十二个半尺多高的碧绿可爱的玉瓶排成四列占了多半空间;剩下的地方,是一个长方形的小白玉盒,玉盒下方是两个一般大的锦盒,排在一起正好与木匣一般宽。
一样样看着都那么精巧可爱,我心中喜欢。摸摸这个,看看那个,一时犯了难,不知该先开哪个好。手上一动,发觉手中有东西,这才想起那块布帛还在手中没有看。
展开一看,我的脸一定红透了,只觉烫的厉害。布帛上清清楚楚的记着木匣里的东西、用途……我真是糊涂,大金乌怎么会那么疏忽,不将礼物介绍清楚。我居然还以此做借口留下他,难怪他笑的那般戏谑。
我也不去看他,故作镇定的咳了一声,折起布帛,低头去看匣子里的东西。十二个玉瓶里是十二种花蜜:昙花、牡丹、杜鹃、梅花、荷花、茉莉、兰花、海棠、丁香、桂花、芙蓉、茶花。我一一拿起看了看,每只玉瓶上都刻花的种类,栩栩如生。白玉盒里是一串玉铃铛,翠绿的丝涤织成绳结,串着一只小巧玲珑的墨绿色的玉玲铛,玲心下面缀着一缕与绳结同色的流苏,精致可爱,让我爱不释手。
依依不舍的将玉玲铛放入白玉盒中,放在石桌上。两只锦盒中一只放着一个褐色的小木瓶,我拿起来拔下瓶塞,一股淡淡的药香,应该是清心丹了。那另一只锦盒里是什么呢,布帛上没有写?我看向大金乌,他正带着一丝浅浅的笑容看着我,眼神温暖。
看着这样温柔浅笑的大金乌,我也笑了,点了点锦盒,问他:“这是什么?”
他却一挑浓眉,转头看向别处,一抬下巴:“这个等会告诉你,你且看看那个。”
我好奇的转身看去,墙角床边放着两个足有半人高的坛子,非金非银,无有任何标记。我走到坛子前,伸手掀开坛盖,一股浓郁的酒味扑鼻而来。我手一僵,这是……琼浆玉液!他拿这个来干什么?
盖上坛盖,我苦着脸,转身看着大金乌。他正低着头,抿着嘴,艰难忍笑。我盯着他,看着他面上越来越大的笑容,慢慢握紧了拳头……

看过《桃花依旧(宝莲灯同人)》的人也喜欢
家教之沉沦
题材:同人
进度:已完结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东西……o(╯□╰)o崩…
点击阅读>>
[综]影视大集合
题材:同人
进度:连载中
一句话简介:梁雨微穿越影视剧1.写一些我喜欢的电…
点击阅读>>
一家人
题材:同人
进度:连载中
终极系列的文章啊,还有一些漫画~~从19离开,到…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