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FZ+鲁鲁修]时冉

厌恶的理由

作者:扫帚三剑客 更新时间:2016-10-15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尤尔达杂乱的心境一下子就被这朝思暮想的声音给治愈了,神谷浩史,是神谷浩史的声音。啊——我家大骗子。

眼睛看向了声源处,毫不意外的看到了那恶劣的笑脸,嘴角弯起,直直地盯着那个体形修长的身影。

“我家大骗子。”尤尔达立刻就将绮礼扔到了一边,边喊着边快速扑向了折原临也的方向,“想死你了”那神谷浩史的声音。折原临也配合的伸手接住了尤尔达,因为她的乱入硬生生地就止住了折原临也对那边的关注,使得他不得不停下来先好好替尤尔达顺顺毛。虽然因为折原临也的出现,尤尔达心里已经是乐开了花,但她即使是这样,也是绝对不会作死的将后面那句补充的话说出口。

“是想死你那神谷浩史的声音了?嗯?”

“咦?难道我不小心将心里的话念出来了?”尤尔达疑惑道,然后很诚实的继续说,“其实我更喜欢福山润和樱井孝……啊……宏的说。”

才怪。尤尔达一下子身体就变得僵硬起来,只能是硬着头皮呵呵呵呵的干笑了几声,试图敷衍过去。嗯,可是折原临也是谁?会被忽悠过去的可能性为零。

“没关系,我也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折原临也眯眼笑着,看起来格外‘仁慈’?接着他果然是没有跟尤尔达计较,又继续将话语对上了吉尔伽美什那边,“指的是……”

可能是因为这种小心翼翼的生活有些深入人心了,以至于她在第一时间感受到了远坂时臣周身气氛的不对劲。

紧了紧手,尤尔达立刻警觉的挡在了折原临也面前,怒视远坂时臣,“我从不开玩笑,敢动手就杀了你。”阴沉着脸,尤尔达第一次没有了开玩笑的成分。

“指的是你作为英灵参加圣杯战争的实质意义。”

斜眼瞟过折原临也,看向他的眼神一时间变得意味不明,尤尔达顿了顿,没等他继续开口就接着说,“英灵的存在……”

“闭嘴。”远坂时臣脸色极为难看。“尤尔达,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远坂,你就不能体谅一下我不想要远坂家消失的心情吗?”

“是为了献祭。”尤尔达在折原临也之前说了出来。

尤尔达背脊一凉,漆黑的瞳孔一缩,几乎就是在下一瞬间,就感觉到了死亡的来临。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沸腾了起来,体内的鲜血在咆哮。快点……还有更多,不够,这些远远不够,冷眼看着吉尔伽美什,再次感受到那磅礴的杀气,尤尔达丝毫没有退怯的意思。这很明显的,她想要和吉尔伽美什战斗,这挑衅的姿态不难理解。

可是……可是她是不可能打得过他的,不可能,绝不可能。

为什么?为什么总是我。为什么我会来到池袋?为什么我会……会这么的不正常,喂喂,喂正常点,你是战斗狂吗?告诉我,这都是因为这是尤尔达的身体在作祟对不对?

不,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尤尔达死了,你亲眼看着她死的不是吗?冷眼旁观不是你的长项吗?

为什么?明明我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都很正常的。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父母性格温和,从不发脾气。母亲做的饭菜很难吃,但又喜欢做,经常用这一招威胁我和哥哥。啊,对了,我还有个万人迷哥哥,还记得我以前经常喜欢托着自家哥哥到处炫耀呢。爸爸待人极好,每次考试考砸了都是他帮我脱离妈妈的魔爪的。哥哥虽然在学校很受欢迎,但为了不让我在学校受欺负,所以没有同学知道我有那么一个哥哥。我的家人啊,他们都很温柔。

其实我一点也不讨厌妈妈的饭菜。

就是这么一个家庭,我做了这么多事想要回去的家庭。

啊,我记起来了。尤尔达这个人身上的所有不都正是我所梦想的吗?

我会死的,一定会死的,不可能打得过英灵的,更何况面前这个人不是别人,他是吉尔伽美什,是王啊!

其实我小时候,还很讨厌爸爸那温和的性子的,觉得这样的爸爸没有其他小孩子的爸爸帅,不够酷。啊,对了,我曾经还因为妈妈做的饭菜不好吃而吵过架,因为哥哥在学校里的冷处理而进行过冷战。我……我现在真的长大了,不会再任性了,所以,所以……不要丢弃我好不好。

冰凉的泪水从脸颊滑过,眼泪滴答坠落的声音显得那么明显,强行压制着内心的孤独。无措地半掩着眼睛,抬头望天,企图止住泪水。

“尤尔达,尤尔达,我家面瘫……”

这个声音?啊,我认得,是我家大骗子。

可是我真的好累,一点也不想回应,该怎么办呢?

耳边轻柔的声音一直没有停下来,一声又一声,不厌其烦的。

……

“喂,我家大骗子。”

“嗯,我在,有什么事,你说。”

“我是不是很奇怪?我不是尤尔达。”

“呵呵,你不是尤尔达,那你是谁?你的名字是什么?你以前在哪里?你的生活?你还能是谁?我家面瘫。”

“真奇怪啊,我就像是个怪物。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叫嚣着‘杀了他,杀了他’,你说,我如果真的杀了人会不会一发不可收拾下去,成为一个杀人魔?我不要这样。这太奇怪了不是吗?我不要。就像个野兽一样,我现在在看到一个陌生人的第一时间竟然是‘他能杀吗?’很奇怪对不对。”

“没关系,你只是在害怕,过去了就没事了。不要再去回想。我家面瘫。”

尤尔达冷下了脸。

“你根本就不相信我的话。”

“我相信。”

“折原临也,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我只剩下你一个人了。”

“嗯,我听到了。”

“你还在吗?你在吗?”

“嗯,我在。”

“我家大骗子?”

“嗯,我在。”

“你说谎。”

……

“啊——”尤尔达是在自己的卧室里醒来的,虽然和在池袋时的房间没有一丝的变化,可尤尔达偏偏就是知道,这不是在池袋。她,她还在冬木。

她没有死!

估计没有人会想死吧,至少尤尔达是认为自己属于大多数的那一类。即使这个世界并不完美,或许还有很多的缺陷,自己的生活也不尽如人意,但,想死什么的,真的从没有过。

但,那究竟是不是真的?迷迷糊糊中的那一段谈话,我为什么要怀疑折原临也?

也是啊,吉尔伽美什说的真是没错,还是因为动漫里的那个临原折也给了我不好的印象?即使是一起生活了三年时间,也还是更加偏向于那种怀疑的趋向?不管是不是,折原临也的恶劣性格,这是尤尔达在这三年亲身感受到了的。那么为什么,被作弄的对象没有事自己?

尤尔达永远不会知道,她现在的眼神有多么的冷漠。

没有折原临也,真的就不行的。所以只有他,只有他不能……

眯了眯眼,尤尔达至今还仍旧残余有当时的感觉。吉尔伽美什磅礴、凌厉的气势印刻在了脑内。掩于金色光芒中,却丝毫没有被阻拦其存在。那张华贵俊美的脸上充满着残邪气息,肆意妄为的姿态。啊——真是糟糕透了,真是令人讨厌到了极点。下意识的用右手抚摸上了左手的咒印,真想就杀了他,嘛,够了,已经等不到以后了。

从床上起来,走到衣柜边,随便选了一件衣服就往身上套。说实话,她从来没有对这方面的事情操心过,反正我家大骗子都会准备好不是吗?在走出房门前,尤尔达以外的在镜子面前停了下来,打量着镜子里的人。

不得不说,尤尔达确实是很漂亮。因为常年面瘫着脸,更是有一种绝对的冷艳范。顶着这张脸也差不多有三年了,所以尤尔达很清楚,如果只是一个照面,会觉得无比惊艳,尤尔达的冷厉、高贵几乎可以令任何人着迷。

‘但如果相处久了,永远看着这么一张脸一个表情,怎么都回觉得厌烦。永远冷冰冰的这种气质也无法让人猜出你的想法,不知道她你的喜怒。’这些是折原临也的原话。虽然刚开始尤尔达极不赞同,但久而久之却真的发现了这种趋向后,她就养成了远离镜子的习惯。

‘似乎感觉尤尔达长大后更迷人了呢,哎,说什么呢,自己不就是尤尔达吗?除了尤尔达,我还能是谁?’

唉——

这句话好熟悉啊!

走下室内的楼梯,看着侧身盯着电脑屏幕的黑发男子,皱了皱眉,然后什么也没有问就先像平常一样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临也。”

折原临也露出了笑容的脸,精致白皙的面孔更是显得妖孽。

“已经不是早上了,你睡了一整天,现在还是晚上。”

尤尔达和折原临也之间总是有着说不完的话,有一句每一句的一人回一句,有时候说完了就忘记他们到底讨论了什么东西。嘛,就是这种在谈话中,双方都可以得到满足,有这种效果就对了。

……

“哎,我都说了这些是与我无关,那什么Archer会对我抱有那种敌对的态度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嘛,最后我家大骗子不是没有让我死嘛。我呢,只要了解了这个结果就行了,其他的不想知道。前面的事也不要再管了,原因什么的,真的不重要。或许是因为本小姐长得太漂亮了,人家一见钟情了呢?”尤尔达摆开双手,胡扯起来真是毫无压力,说得没心没肺的。

折原临也一时间笑得有些僵硬,“就……就凭你这张面瘫脸?”接着又故作惋惜的说,“也就你家大骗子我才会觉得顺眼。”

不知道尤尔达有没有想错,折原临也总是喜欢打击尤尔达对外貌的信心。

“开玩笑,是货真价实的美少女。”尤尔达不乐意了,极为认真地辩解,想要郑重其事一点,可就在这张脸的衬托下,竟多出了一丝威胁的味道。如果是不了解尤尔达的,或许一直就会这么认为了,可是她面前这位是谁?他可是将尤尔达所有的秘密,包括暗恋鲁鲁修,讨厌同人志,有严重仇国情绪……都挖掘的一清二楚。

“是……是,是货真价实的美少女。”折原临也伸出手重重地在尤尔达头上揉了揉。

尽管语气有些敷衍,可尤尔达还是觉得很高兴,于是得寸进尺的继续说,“我和那颗头比起来,哪个更漂亮?”

本来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尤尔达还是兴高采烈的。虽然她承认问出这样的问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自己仍旧对那段梦中德对话有疑惑,想知道答案的心情却是真的。但当亲眼看到折原临也在问完话后,就陷入了沉默,似是不想继续搭话的样子,尤尔达的脸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眼神暗了暗,微低下头,眉目低垂,黑色的长发挡住了面部,双手颤抖着握紧。

真的,好想将那颗头颅给毁尸灭迹了!

“好了,我也不想知道了。”尤尔达面目表情仍旧没有变化,声音也是过于平淡了,就好像话中说得那样毫不在乎,所以折原临也也没有发现她有一丝不对劲。天知道尤尔达此时心里有多么气氛,不知道,不知道自己和那颗脑袋,到底谁更重要,但又害怕自己赌错了,导致真正的失去折原临也。

尤尔达心里因为骗过了折原临也而不禁冷笑。

好本事啊!明明想要做的话,要骗过折原临也也不是不可能的,可是总是不由自主地就将其掩盖了下来,不想,就算是折原临也也好,她也不想被了解个彻底。

这是一种溶于身体的排斥反应,正如吉尔伽美什所说的那样,这种排斥心理总是无意中的针对着周围的所有人。

这是绝对不能让折原临也知道的事实。

“你的房间是不是一模一样?”

“嗯。”

“哎,总发现你的话少了。有什么是想不通吗?说来听听。”

啊,他总是这样,轻而易举的就猜到了自己的心思,而自己却对他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

“没什么。”

“是嘛。”折原临也只是弯起了嘴角,“尤尔达也有秘密了。啊,对了,刚才你不是问了我问题吗?我啊,还是觉得我家面瘫要重要多了,这本就是显而易见的是嘛。”

啊,是嘛。尤尔达其实并没有听到后面的话,只是礼貌性的示意了一下。

……

尤尔达关上门,就直接背靠在了门上,将整个身体都放松了下来,一直顺着门整个滑落在了地上。用手捂住了脸,除此之外,尤尔达真的是无法通过其他办法来表现自己的心情了。这种本该仅仅维持在表面上的冷漠,已经逐渐在往内部浸透,可偏偏尤尔达毫无反抗的力量。,只能任由其命。

吉尔伽美什一脸惺忪的样子,十分惬意的斜靠在了少发上。

尤尔达的这个房间本就很大,地面上是羊毛的地毯,所以尤尔达总是习惯性的赤着脚,因此,从外面踩了以前回来,白皙的小脚就已经变得通红,她只觉得自己现在怎么看怎么狼狈。

“我很好奇啊,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吉尔伽美什勾起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尤尔达没有一丝的惊慌,反而是表现得平静过头了。

“原来英雄王也如此的八卦?还真是长见识了。”

“杂碎,不要用这种语气来称呼本王。”

本王、本王,这种称呼,也不怕被认为是神经病?尤尔达讥笑,“想要本小姐像时臣那样毕恭毕敬?哼……不用担心我也是背地里打算买了你吗?”

两人同样的是属于几位华贵的样貌,看起来是赏心悦目了。但不要忽视了‘美丽的东西永远都存有剧毒’这句话。

“啊,啊。吉尔伽美什。”

尤尔达回答,“我知道。”

“尤尔达自认为自己很强吗?”吉尔伽美什自然不会看错那个时候尤尔达一瞬间的认真。

“也不是,不是说这个世界上什么人都有吗?我就是属于喜欢找死的那一类。总是被英雄王杀死,总比跳楼要强太多了。”尤尔达灵光一闪,改变了一下语气,继续说,“我的魔力接近亿兆,用来当你这种魔力消耗量极大的Master再好不过了。我从出生开始,身体内的魔术回路就开始对体内的血液进行加工,所以我什么都不做就是个魔术天才。不过,使用能力得先自残这一点确实是过于麻烦了点。”

虽说这话有点自夸自卖的意味,但偏偏她说得又是极为认真。

“呐,吉尔伽美什,你能够和我一起搅乱这个已经浑浊不堪的所谓‘圣杯战争’吗?破坏与杀戮,进而毁灭,这些全部都可以满足你。”

啊,已经够了,不想要继续依靠着折原临也了,不想再看到他,不愿意去面对。说我任性也好,反正就是不要。

看过《[FZ+鲁鲁修]时冉》的人也喜欢
采薇
题材:同人
进度:已完结
卿尚小,共采薇,风欲暖,初成蕊,问离人,山中四季…
点击阅读>>
[综]影视大集合
题材:同人
进度:连载中
一句话简介:梁雨微穿越影视剧1.写一些我喜欢的电…
点击阅读>>
驯养母狗记
题材:同人
进度:连载中
故事背景以现代社会为基础,假设为人形女犬的合法存…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