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FZ+鲁鲁修]时冉

恶劣的家伙

作者:扫帚三剑客 更新时间:2016-10-15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因为接下来要发生的‘圣杯战争’,凛和葵夫人不得不离开搬到禅城家里去。

夫人?不,尤尔达似乎应该称呼她为嫂子才对。

来到远坂的宅子后,在大概是当天就有见到凛和葵了,至于樱,如果尤尔达没有记错的话,她在一年前就被送到虫叔家里了才对。

想起在看动漫时,那一堆一堆的恶心家伙,尤尔达就一阵恶寒,所以在之前一早就否决了走间桐这条线的方案。至于搭救樱小美女脱离苦海这种事?啊,抱歉,她不是圣母,也对萝莉没有兴趣。要拯救就早点祈求一个宅男过来吧,反正她是不想去和间桐有任何瓜葛的。

虽然尤尔达对这两人没有什么印象,但似乎她们对原身的印象还不错?说实话,在没有利益可图的情况下,尤尔达还真不想与她们有太多的接触,就算凛是‘FS’的主角,可是尤尔达也没有要考虑到十几年后的打算。太多的牵扯,最终受到伤害的只会是尤尔达,所以她总是会避免与这里的人深交,当然,折原临也绝对是个意外中的意外。

因为本身对剧情的执着,尤尔达十分无耻的正大光明的在一旁围观了一场剧情,以达到自己私人的满足感。

凛和动漫中的形象几乎是一模一样,抬着下巴撅起嘴,不屑却又无可奈何,以及与时臣如出一辙的优雅都让人不自觉地忽略了她的那一丝傲慢无礼。

“凛。”尤尔达瘫着脸说。

凛在看到尤尔达的瞬间有些错愕,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但下一秒就立刻恢复了正常。继续目光凶狠的瞪了绮礼一眼,在看向尤尔达的时候目光微变了变。

按理来说她应该喊尤尔达姑姑的才对,可是让你面对着一个外表绝对是只有十几多岁的大美女,喊姑姑,这还是着实有些考验承受能力的。因为尤尔达的这张面瘫脸,一些不太熟悉她的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孤傲冷清’之类的词,在这种时候确实这种称呼是有点煞风景了。

“尤尔达姑姑。”凛喊犹犹豫豫了好久才喊出了声,这时仍旧又觉得不妥,反正就是怪怪的。别说是她了,尤尔达人也是觉得特奇怪,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就高了个辈分,任谁都要有个适应的过程吧。

撇了撇嘴,尤尔达打算装做没有听到,好减轻一点心理压力。目光顺着凛,看到了她硬生生的拽着的特大号行李箱。皱了皱眉,什么都没有说就从凛身边走过,走到了门外。好吧,这人确实有点无良了点,明知道人家小孩需要帮助,还直接无视。

时间非常紧迫,所以今晚召唤完Archer就得去找到折原临也。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样才好,不,她只是害怕失败,害怕失去了回家的机会。

回家?就这么执着于回家吗?不,其实到了这个时候回不回家都已经无所谓了,之所以还是不想放弃,只是觉得太过不可思议了,不管怎么看,她始终不是这里的人,这里的世界不属于她,没有归属感的生活,这真是太糟糕了,她永远都不会清楚自己下一秒会不会就无家可归。

“姑姑。”凛稚嫩甜腻的声音在身后传来,其实尤尔达完全可以装做没听到了,但不知为什么,还是停了下来。就是因为这个动作,当尤尔达意识到想要逃离时,已经来不及了。

尤尔达转过身说,“凛,什么事?”

“姑姑是master对不对,姑姑会亲自参加‘圣杯战争’是不是?”凛显然是从绮礼那里得到的这个消息,得到了这个念头,尤尔达对言峰绮礼的厌恶更是深了一分。但好在在面瘫脸的掩饰下,尤尔达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变化,凛更是想不到那里去,自顾自的说,“姑姑,你一定会没事的对不对?爸爸一定会保护好你的,至于绮礼,他最讨厌了。”

尤尔达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淡淡的看了凛一眼。

“我教你一件事。”

凛疑惑的说,“什么事?”

凛这迷迷茫茫的声音,让尤尔达有些不忍侧目而视,顺了顺心思,尤尔达轻声开口说,“姑姑不管在这场战争后是生是死,都不会再与你见面了。”黑色的眼眸深邃的不见底,其中掩藏在最深处的是最疯狂的,那是一种接近毁灭的意愿。尤尔达从来到这个世界后就已经和以前不同了,而并不是在于折原临也呆在一起后才变的。

尤尔达不知道,在她已经习惯了这个世界后,回去这种事就已经变得毫无意义了。在那个世界里,这个时候的她将会是个任何事都与社会乃至周围的人格格不入的异类。

“所以,凛。记住改变也是需要付出的。”

尤尔达眼角微微变得有些湿润,如此清晰的感觉不是察觉不到,但尤尔达内心的选择更倾向于独自承受,默默的将眼泪擦掉。她可真是的矛盾体!一方面从不让自己吃一点亏,只计较于利益问题;另一方面又宁愿独自猜测和痛苦,也永远不会去想着要与他们分担。

……

“召唤的咒语记好了吗?”时臣站在尤尔达身边轻声问着,绮礼和璃正也站在不远处观望。尤尔达实在是想想不到这多出两个人旁观的意义何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以平复自己内心的紧张心情。这……这是不是就代表着这一场戏正式由此拉开序幕了?

睁开眼,尤尔达一时间,眼神变得微微显露暗红色的眸子中是一股想要将世界撕毁的疯狂。嘛,既然得不到,那么就毁掉吧。

“时臣,这三年时间究竟对我们造成了怎样的隔阂,没有原来记忆的我不能看得明白。”尤尔达适时的快速收回了目光,没有了那刀片般锋利的凌厉,尤尔达着张面瘫脸也顿时显得颇为慈眉善目了。尤尔达长了一张美人脸,漆黑的眼睛和头发,配上那面红齿白的立体五官,整个人给人的视觉冲击感就是在那一瞬间,优雅的举止,艳丽华贵的的气质,张扬至极。

“我也不想看得有多么明白。听说,谎言要更容易接受,所以,时臣,不要告诉我真相。”尤尔达一边说着,一边就伸出了印有圣痕的手,“哥,至少我相信,你是我哥这一点一定是没得错的.”尤尔达一字一句的说的非常清楚,除却掉那张面瘫脸的话,倒颇有一丝引诱的味道。

折原临也因为能够很好的把握好人类的劣根性,所以才能将他们耍的团团转。要我说啊,他之所以能做到如此,完全只是因为他更能够抓住人的阴暗面。

“哥,我已经是没有退路了。”对,就是这样,所以不管我之后做了些什么,你都要知道,这和我本身没有任何关系。这只是被迫的。尤尔达就是推卸责任这一点,最为拿手。

“素之银铁。地石的契约。我祖我师修拜因奥古。涌动之风以四壁阻挡。关闭四方之门,从王冠中释放,在通往王国的三岔口徘徊吧。宣告——汝身在我之下,托付吾之命运于汝之剑,遵从圣杯之名,若遵从此意志此理的话,回应吧。在此起誓,吾是成就世间一切行善之人,吴是肃清世间一切罪恶之人,使汝之双眼混沌,心灵狂暴。被狂乱之槛所囚的囚徒。吾是此锁链的操纵者,缠扰汝三大之言灵七天,通过抑制之论前来吧,天平的守护者呦!”咒语像是在吟唱一般的脱口而出。

眼神仅仅的盯着祭坛上的蛇蜕化石,轻抿了抿唇,看得出,尤尔达似乎是很高兴。那是一种从脚底一直蔓延至全身的愉悦般的颤栗之感。周围这严肃、紧张的气氛丝毫也不能影响到尤尔达。那双空洞无机质的漆黑眸子直指人心,似是看透了一切,又似是完全堕入了黑暗。

就在尤尔达略微有些放松了的这一刻,身体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全身上下大量的魔力正在流失,一时间竟然身体有些发软,没有力气。因为身上无比充足的魔力,第一次遇到这种魔力将近被抽光的状况,着实是有些难受,疼痛感布满全身,相比起完全集中在某一处的尖锐痛感,显然是这种感觉更加令人恶寒和不堪。

尤尔达感觉自己的力量,在那个未出现的英灵面前被完全压制住了。呼出来的气体久久不能散开,紧紧地缠绕在周身。

不同于未经历这场召唤前的玩笑态度,这一次尤尔达真的是有些退却了。

这位远古的王——吉尔伽美什,远比自己想像中的要恐怖上千倍。哈,开什么玩笑?之前是谁说要使用他的那对‘对界宝具’的?喂,尤尔达你是在做梦吗?真是天真、可笑。

在召唤的魔术阵之中,周身闪耀着刺眼光芒的王者缓缓地睁开了眼。冰冷的红眸淡淡的扫向这个房间的任何一个角落,以及尤尔达这个Master。

‘这位就是吉尔伽美什,最古老的王。’

尤尔达几乎是在他出现的那一瞬间就呆滞住了,知道吉尔伽美什完全站立在了面前才反应过来。面瘫脸的好处在这个时候彰显无疑。她想,无论自己用着张脸摆出怎样一副深情的模样盯着别人看,都不会被看出来她是在真花痴的。于是尤尔达一下子就将他的恐怖丢在了脑后,即使是正对上了吉尔伽美什那双凌厉、残暴的眼神,也是丝毫没有要收敛的迹象,继续正大光明的欣赏这王的美貌。

不得不说,崩坏‘FZ’这个行动,福利什么的真实好的没话说。不知道,如果之后还是回不了家,那么可不不可以在远坂家顺一笔财产,然后和我家大骗子一起私奔?嗯——这种想法简直是太邪恶了,私奔的对象什么的,还是要换成鲁鲁修才行。

时臣,好样的。这一切可都是为了你的面瘫妹妹。

“Archer。”尤尔达适时的收回了目光,看表面上似是很郑重、严肃。

吉尔伽美什抬了抬眼,眸子微缩,冷漠的神情种透露着一种将谁也不放在眼里的狂妄。啊,首先不论这样究竟是对是错,他有这种睥睨天下的资本。他再一次落到尤尔达身上的眼神,褪去了最初的不解,看起来是极为轻蔑的意思,“你就是Master?”

这……这充满了怀疑的语气立刻就让尤尔达炸了毛。

自从来到池袋后,就一直在临原折也的保护下的尤尔达从未有过机会受到这种目光。本身这个身体的各种天才,早就让习惯了的尤尔达有些俯视众人的飘飘然的感觉。来到了冬木,又立刻成了御三家中远坂和爱因兹贝伦的人,身份高贵不说,能力出众,又有谁能寄予她这种即使感?

她什么时候接受过这种待遇?吉尔伽美什的态度当真是让她恼火。

于是,尤尔达怒了。

“啊,对了,我就是你的Master,怎么?你很不满?”

尤尔达瘫着一张严肃的面孔说这种娇惯的任性话语,绝对的奇怪啊!想必是除了折原临也外,根本没有人能够知道尤尔达面瘫是因为摆不出表情的原因,她其实也是受害者的说。所以在吉尔伽美什和远坂时臣看来,尤尔达此时的模样只能用阴森这个词来形容。

她内心还是很阳光的。口胡,哪有?

她这并不是单方面的不顾后果什么的仅仅宣泄不满。尤尔达想的很清楚,这个王压根就是看戏的,这场战争对于他来说就是如此简单,愚蠢。开玩笑?这场战争的结束本就是要以英灵的祭祀作为结尾,再怎么厉害,只要一个咒印就足以杀了他。

尤尔达绝对不承认,这是自己心里隐隐的自尊心在作祟。那种东西?在尤尔达心里只是可有可无。连人格都已经舍去了,还假惺惺的想以此表示自己其实还是一个人?哎呦喂,做给谁看啊!

尤尔达当真是个极其薄凉的人,在这个世界里,要说在乎的人,那只是折原临也。

时臣在听过尤尔达的话后,就立刻面带怒色的将她推到了身后。那淡漠到冷漠的神情,尤尔达绝对是没看错一分。远坂时臣啊,在她对吉尔伽美什‘大不敬’的那时,是真的动了杀意的。啊,这就开始露出了马脚?我可是还没玩够呢。其实尤尔达在亲眼看到之前还有存过一丝侥幸的心理,觉得折原临也可能搞错了什么地方。但尤尔达错了,她不该低估了折原临也,也不该高估了远坂时臣对远坂家的狂热。

在远坂时臣的角度来看,激怒了可能获胜的最大保障,那么就等同于是,变相的放弃了‘圣杯战争’。放弃了‘圣杯战争’不就是相当于放弃了远坂吗?

“吾王,臣等一直在等候您的驾临。”

尤尔达认清了事实后,也没有多过纠结。凝眸正准备看向吉尔伽美什,瞬间就被一道耀眼的金色光芒迷晕了眼。一根长矛的头部从虚空中冒了出来,速度之快令人咂舌。眯了眯眼,目光无法正确的锁定住方位,来不及想什么,只得最保守的估计着离开原地就行了,连移开的方向都还没有确定好,身体就本能的朝着习惯的右手边倒去。

“砰。”的一声,只看到长矛几乎是半身全部没入了自己之前呆的那个地方。她几乎是不用想就可以清楚地猜到,这位王在攻击之前,绝对是没有考虑过他的Master的人身安全的。

尤尔达感慨这具身体的智力真不是盖的,在那么短的一段时间内尽然能够考虑到那么多的东西。

“啊啦,我可以将这理解为开战吗?”尤尔达眯了眯眼,面瘫着脸说。

看过《[FZ+鲁鲁修]时冉》的人也喜欢
[综]影视大集合
题材:同人
进度:连载中
一句话简介:梁雨微穿越影视剧1.写一些我喜欢的电…
点击阅读>>
驯养母狗记
题材:同人
进度:连载中
故事背景以现代社会为基础,假设为人形女犬的合法存…
点击阅读>>
采薇
题材:同人
进度:已完结
卿尚小,共采薇,风欲暖,初成蕊,问离人,山中四季…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