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浮华如梦:漫长的婚约

第019章 风云渐起

作者:彦妮 更新时间:2016-08-12 授权:蔷薇书院 返回目录页>>

婉玗跟着张玉良除了大厅,在门口又碰见刚才那个副官,鹰钩的眼,瞧着她。

“孔小姐可还好?”副官先开的口,面上带着笑意。

婉玗未说话,反倒是玉良开了口,“刘副官什么时候也怜香惜玉起来了?怎么在外头站着不进去喝两杯?”刘副官低头笑了两声,道:“军令在身,恕不能进去了。”

突然一个人从人群中撺掇出来,按住玉良的肩头,上前就是扬手作势要打下去。说时迟那时快,玉良一手拦下,顺势一推,来人扑倒在地。

这才瞧清,竟然是个约莫三十开头的女人,披头散发,做事疯魔,嘴里不停叫嚣着:“你们这群丧尽天良的人,杀了我夫婿,我要你们血债血偿!”说完又爬起来要打,却被赶来的士兵给拦了下来。

玉良竟一点的都不吃惊。

他冷眼瞧着那个疯魔的妇人,面色已经是冷峻到了极点。周边的记者早已经蜂拥而上,围着他们狂拍照。玉良不耐烦的摆摆手,身后韩义立刻心领神会,一帮黑衣人冲了出来,将记者相机全部没收,就地砸烂。

“也不看是什么地界上,谁准你们拍照了!”韩义一声吼,黑衣人立刻将记者一众驱散开来。

刘副官看这个场景,冷笑一声道:“不愧是江州的玉面张,怕这世上也没什么事是你摆不平的吧?”

玉良乜斜一眼,道:“好说。无非是江湖中人,混口饭吃。”

那妇人又开始声嘶力竭的嘶吼,“人在做天在看!杀人偿命,你杀我夫婿,我要你血债血偿!”刘副官走上前,伸手就是一巴掌,打的妇人一口血渗出嘴角,他怒吼道:“梁思政的死,大帅自会查清,休得你在这里胡闹!”

梁思政?

玉良挑眉,果然,梁大帅是有备而来,方才那一声叫刘副官,若不是梁语嫣叫住,十有八九就是要放这泼妇进去大闹了吧。

玉良神态悠然的踱到妇人身边,那妇人手脚给人死死钳住动弹不得,眼神却是极其憎恨,瞧着玉良走进,就像是两眼冒着火,恨不得一把火把他烧个精光。

玉良伸手拨开妇人蓬乱的头发,露出一张扭曲挣扎的脸。

“可惜了,还是个美人。”玉良叹道,突然猛的一手掐住妇人的脸颊,力气之大,手指都陷入脸颊几寸,妇人惊的瞪大了双眼,竟忘记了挣扎。

婉玗瞧着也是一愣,下示意脱口叫了一句:“玉良!”

玉良却像是没有听见般,一直盯着妇人的眼,道:“美人又如何,一样没脑子!自己男人死了就去做了别人的棋子。有力气在这里叫,还不如省点力气好好回家照顾你那几个儿子!”

说罢他松开手,回过头瞧了眼一旁看好戏的刘副官道:“你们梁大帅备的大礼还真是个大惊喜,改日张某定当登门拜谢了。”

说完他回过头瞧着身后站着的婉玗,道:“走了。”

一辆黑色林肯缓缓开来停好,婉玗瞧了一眼那妇人,又瞧了一眼一脸深意的刘副官,钻进了车子。玉良随后上车,却突然探出了脑袋,瞧着那刘副官,笑道:

“说到惊喜,我倒是挺佩服刘副官的。据我所知,那梁思政应该对你还有提携之恩吧,打他遗孀这种事,也就你能下得去手了。”说完,林肯扬长而去,留下刘副官一脸铁青色站着。

车上一时无话,玉良面无表情,做闭眼凝神状。韩义跟随玉良十余年,自然是知晓他的脾性,见玉良此状,就知道他已经是真的动了气,正在极力压制。

“玉良……”婉玗倒是开了口,她瞧着玉良的侧脸,刚毅却疲惫。

玉良微微睁开眼,他的睫毛很长,像小扇子忽闪。

“你真杀人了?”她知道他的身份,那些或污秽或黑暗的东西,他来做。

“你觉得呢?”玉良反问一句,“是我杀的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有什么差别,人最后还不是死了。”

“当然有区别。”

“哦?你倒是说下有什么区别?”玉良语气平淡,嘴角扯着笑,见婉玗未出声,道:“我手上血债多了去了,多一条又如何?反正我以后死后都要进入阿鼻地狱。”

玉良抬眼瞧着婉玗,见她紧紧裹着那件黑色的长袍,思量片刻后,道:“这个世道就这样,你不去招惹别人,别人却想着法子置你于死地,躲都躲不过。”

说罢就不在做声,又闭眼养神起来,婉玗似懂非懂,却也不知开口说什么好。

下了车,玉良差人将婉玗送回房,又叫来了韩义。

“去问下今个送未来嫂嫂衣裳的下人。”

“也是。”韩义随声附和道,“这衣裳也扯的太巧了。”

“那梁大帅一看就是有备而来,这事上谁最得力,谁的嫌疑就最大了。”玉良往椅子上这么一趟,道:“看来这张家是没几天安宁日子过了。”

“要我说,爷就娶了那个梁语嫣得了,漂亮又有家世,那梁大帅又眼巴巴的瞧着……”韩义见玉良眼神不对了,吓得不敢说下去。

果然,玉良一本书砸了过来,道:“胡说什么呢?你要喜欢让你娶了回去!”

“哎哟,我可消受不起!”

婉玗回到房间,脱下扯坏的裙子,她仔细瞧着那个接线处,惊讶万分。

平整的线脚,没有一点扯破的痕迹,唯有一些残余的线头,线头处也是略微平整的断痕!侍女小兰对于婉玗早回一脸错愕,更对她披着大少爷的长袍回来更是摸不着头脑,直到婉玗脱下那身旗袍。

她凑上前去仔细瞧,惊呼一声:“哎呀,这哪是扯破的呀,分明是有人故意剪破的!”

婉玗想了想,将衣服拿给小兰,道:“好好补起来吧。”

“小姐?”小兰有点不解,“这个不要给大少爷瞧瞧嘛?这分明就是有人做了手脚,要加害小姐的,故意让小姐在大家面前出丑,一定要让大少爷查出来,好好替小姐出这口恶气呀!”

“你拿去补就是了。”婉玗垂下了眼,脑海中倒是想起玉良方才同她说的话,道:“我不去招惹别人,也没法躲开别人这般步步紧逼。”

“小姐……”

婉玗不再多言。

父亲、小太太和安可没多久也回了张家瞧她,毕竟是自家的女儿出了事,哪还有什么心思还坐着吃饭。

“怎么会出这种事?”父亲有点恼羞成怒,小太太也哭哭啼啼开了腔:“我们一来这张家就没得安生,先是瑟瑟给推下海,后来又是毒死人又是剪衣裳的,这不是明摆着有人针对我们孔家嘛。”说着过来握着婉玗的手,道:“真是苦了我们瑟瑟,这一条条的事情,放在别人身上早就是心惊肉跳了。”

“瑟瑟……”父亲叫了一句,“若是你不想,要不就……”父亲话说了一半又停住了,早半个月前,他还是满心欢喜的期待着自家女儿嫁到张家,可现在这个情况,都已经危及到女儿的生命安全,再好的打算都应该放下。

“没关系的。”婉玗突然开了口,她淡然一笑,“若是这些事就叫我退缩了,那我当初何必坐船过来。”她反手握住小太太的手,道,“我身边不是还有你们在么?也没必要心惊肉跳的,小心便是。”

玉芳来瞧婉玗时,已是傍晚,今日的晚霞也是特别,红艳似火,烧的这天红彤彤的一片血亮。

婉玗依着窗正瞧着这玩笑,玉芳就来了,早已换上了一件深蓝色的袍子。

婉玗见他笑了笑,道:“方才在那大厅,谢谢了。”说罢起身拿出了那件早已经叠好的黑色长袍,道:“本来打算明日洗好还给你的,但还是想着先还给你吧。”

玉芳并没有接,只是静静地瞧着她,那目光,像是轻柔的纱披下来。

“那你为什么又改了主意。”

婉玗被他问的一愣,为什么呢?她本想明日给他的衣服,为什么今天他走进来就想给他,是生气了吗?还是对方才在大厅里尴尬的一幕早早做个了断?

她也不清楚了。她发现她最近同玉芳说话越来越紧张了,每次见他,总觉得心里塞满了欢喜。

欢喜嘛,那种感觉,让她想起了自己的欧洋哥哥。

她是怎么了?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玉芳最终还是接过衣裳,柔声道,“从香江到江州这段时间,你一直没得什么安稳,是我做的不好。”

婉玗摇摇头,瞧着玉芳的脸笑道:“张家儿媳妇的位子,看来是挺难做的,虽称不上杀机四伏,但还是要机智过人才行。”

“机智过人……”玉芳喃喃了一句,跟着笑了笑,眼前这个姑娘竟然还能说起笑来。

“对呀,这么好的位子,连江州军梁大帅都眼巴巴的想把女儿嫁进来,其他家的好姑娘肯定也不再少数,对吧。”

“算吧。”玉芳轻描淡写,“我对其他人,没什么兴趣。”

婉玗一听,脸就染上淡淡的红 晕。

看过《浮华如梦:漫长的婚约》的人也喜欢
我家二爷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已完结
——你说世上最值钱的是什么?——金山银山。——不…
点击阅读>>
金枝欲乱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连载中
她是正一品夏侯公主,誉王护之如命的皇妹。八岁的她…
点击阅读>>
血色浪漫(清穿NP)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连载中
数字军团很美好,但大部分清穿文只能收一个,其他则…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