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浮华如梦:漫长的婚约

第012章 来人

作者:彦妮 更新时间:2016-07-11 授权:蔷薇书院 返回目录页>>

婉玗落水的消息,早在事发当天就已经一封电报传到张家去了,可是玉芳当时正谈着南江铁路的工程事项,一时脱不开身来。

情急之下只能遣了弟弟张玉良来看看。

孔文山把婉玗设计擒拿杀手的事同玉良说了一遍,玉良哼笑了一声,瞧着坐在床上的婉玗,冷言斥了一句。

“你也真是胡闹,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

婉玗没有理会,道:“那你找个什么法子去抓人?只要是我还没死,那个人就没完成任务,一定会再来的,我不过是给他造个机会罢了,而且唐尼在房间里,不会有什么事。”

玉良在江湖上也混迹了这么多年,大大小小棘手的事处理不少,练就了他冷静果断处事的头脑以及那双凌厉的狐狸眼。

他抬眼瞧着面色任然虚弱苍白的婉玗,瞧着她低垂的眼帘,蓬松散乱的长发随心扎着,淡青色的长衫罩在身上,瞧着就像是朵刚摘的小花。

他心想着眼前这个像小花的姑娘居然拿自己生死去赌注的人,不知是傻还是真。

看起来就像是傻。

船长斯蒂夫走上前了询问玉良那个疑犯该怎么办,毕竟这已经是江州,张家的地界上了。斯蒂夫在这片地域的航线上行走了多年,对张家的事情还是知晓一些,如今他的船员犯了事,对方还是张家,这让他有点棘手。

玉面张的名号,可不是因为张玉良长得好看得来的。

“你直接交给我就好。”玉良吃了一口茶。

“那警察那边……”毕竟船上多富贵,记者也随船来了不少,斯蒂夫怕此事影响力不断散播开来。

“其他的事你不用管。”玉良接了话,“不过,以后江州这条线,你就不用再跑了。”惩罚还是要的,不能坏了规矩。

现在国内战乱,江州到香江的航线吃香的不行,多家轮船公司都纷纷盯着这块油水大的航线,如今玉良这句话,无疑是将斯蒂夫踢出了香江线,三振出局。

斯蒂夫听罢叹了一口气,没敢吭声。一旁的唐尼瞧着这个场景,轻声哼笑一下,却正眼撞到了玉良那双凌厉的眼。

“你的身手不错。”玉良瞧着唐尼道,那凶手是个彪形大汉,看身形也是练过功有底子在身,眼前这个年轻的外国人居然能做到近其身,并且一招制敌,身手可想而知。

唐尼挑眉。

他听过张家的事,也听过玉面张的名号,可是瞧见张玉良本人还是头一回,他从世人对玉面张那形形色色事情的描述里,以为这玉面张虽不是什么三头六臂、嗜血成性的怪物,但也应该是个虎背熊腰,凶神恶煞般的人物。可如今看来,就是个这么从容舒缓的一个人,冰凉凉的坐着,连说话的语调都不带情感。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你越是仔细瞧,静下心去看,就越是摄于他那散发的威而不怒的气势里头,他就像是一头蓄势待发的猛兽,眼神瞧着你时,就向猛兽锁定了你,下一秒就可能把你撕裂开来。

让人心悸。

船靠岸的汽笛声呼呼的响了起来。

经过一天一夜的安稳休息,婉玗面色稍有缓和,安可坐在她身边,背唱着自己从学堂里学的新儿歌,咿咿呀呀的,逗得婉玗直笑。

小太太在一旁拿出张玉芳送她的那件黄色真丝旗袍,让婉玗套上,见她皱眉,小太太噌了一句:“哎呀,小祖宗,待会下船见得可不是什么旁的人,张家在江州是有头有脸面的人家,穿的清寡让别人瞧着可不好。你父亲看着也不乐意不是?”

婉玗转念想起父亲在家那晚说为她准备嫁妆的那天,心里泛起涩意。确实,她即使自己不顾,也还要顾及到父亲的脸面。

婉玗洗簌好,换了衣裳出门,迎面碰见张玉良,他还是一身的黑色长衫,正侧过头和父亲低声交谈着,见她们来便抬头止了话。父亲面上还留着隐隐担忧的影子,而玉良面容却如常样,还稍显的温和,估计是瞧见婉玗这身衣裳。

玉良脸色温和的时候,长相还是极为俊美的,眼睛也是像极了哥哥玉芳,大而明亮,浓眉大眼,星目流芳。

“你瞧着我干嘛/”婉玗倒是给他看着心里发毛。

玉良收了眼神,笑了一下,道:“我还以为你又要穿回学校那身蓝褂子呢,穿的这身衣裳,一下都没瞧出是你。”

婉玗怒气的瞪了他一眼。

“婉玗!”

突然有人叫了婉玗一声,婉玗回过头,瞧着来人正是青瑶,她今天穿着蓝色的长褂子,笑吟吟的就跑来了,她身后梁语嫣也跟着走了过来。

婉玗第一次这么近的瞧这梁语嫣,确实是个漂亮的姑娘,鹅蛋脸,柳叶眉,看着很是乖巧懂事,让人亲近。

青瑶走过来拉起婉玗的手瞧着,没有一点生分,道:“看你你脸色好多了我也放心了。”

婉玗笑着不说话,倒是梁语嫣开口打了罩面,“青瑶这几天可都没休息好,还好事情查出个水落石出还了她清白。”说到这,她的眼波一转,瞧着婉玗身边的玉良,道:“想想张家都出面了,还有什么事情摆平不了的,对吧?玉良。”

梁语嫣最后叫了玉良一声,婉玗吃了一惊。

只见那张玉良神情倒也是自在,只道:“哥哥重托,玉良不得不来。谁会想到从香江到江州这短短几天的航程,居然还给人闹出这一番浪来。”

梁语嫣听了笑道:“几年不见,玉良还是这么冷冰冰的性子,一点未改,不知你哥哥可还好?听说他受伤住了院。”

玉良乜斜一眼,这种密而不传的事情,梁语嫣居然知晓。

“好说,小伤一件。你怎么回来了?”

“我倒想留在金山,父亲催着我回来。”梁语嫣叹了口气,“他脾气太执拗,我也说不过他。”

就在梁语嫣和张玉良搭话的同时,婉玗瞧见了唐尼,他穿着一身水手服,就和她刚上船瞧见他时一个模样。唐尼也瞧见她,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

婉玗走过去,笑道:“你不下船去看看嘛?”一般船靠岸不会太快走,水手都会下船走走,买些补给品。

唐尼耸肩摇摇头,“我没有什么要买的。”

而且斯蒂夫已经收到轮船公司发来的信息,这艘船靠港后立刻就要离开。

“再见啦。”唐尼笑道,“记得把你的‘简爱’看完。”

婉玗笑道:“会的。谢谢你救我一命。”

“你不是说那是义务嘛?”

婉玗笑着没有做声,她还是有明辨是非的能力的,就算救她是本能,但帮她禽人定是出于善意了。她把性命放在他手上,她还是相信过他。

父亲已经开始下甲板,回头叫着众人,婉玗回身和青瑶说了些话也跟着下去,玉良就站在她身后。

下船时天已是微微暗,水面还腾了水汽,飘飘袅袅。

婉玗下了船,迎面瞧着一众黑衣大汉一字排开,而张玉芳穿着棕色的西服,笔挺的站在最前面,一双明亮的眼眸里写满了担忧瞧着她。

玉芳见婉玗走了过来,从梁伯手里取了薄外套就给她披上。

婉玗竟然觉的自己有点怀念瞧玉芳明亮的眼睛,总是柔和似水。虽然张玉良眼睛很像玉芳,但他的眼睛里总冰凉凉,像个冰窟窿;而玉芳的眼睛里总是给人温和的感觉,像个小火炉揣在了手上。

“瑟瑟?”玉芳试探性的叫了几句出神的婉玗,婉玗回神。

“嗯?!”

“来的路上让你辛苦了,你们先回去休息,其他的事等我来处理。”说完便欲带着一行人离开。

突然一对扛枪士兵迈着小步哗啦啦的走了过来,驱散了下船的行人后也是一字排开,婉玗一行人停下脚步去瞧。

走在最前的来人穿着笔挺的暗绿色军装,圆滚光亮的脑袋,大腹便便的走来。

“江州军司令么?”父亲小声问了一句。

玉芳点点头,并不多言。

原来是来接梁太太和自己的宝贝女儿梁语嫣,可是梁语嫣和父亲寒暄后,竟是直径朝着婉玗一行人走来。

她见着玉芳,笑的灿烂。

“玉芳哥哥多年未见,还是如当初一般俊俏模样。”

玉芳笑答:“梁小姐倒是出落大方起来。”

一旁的梁大帅瞧见玉芳,也大步走过来打招呼:“原来玉芳贤侄也来了,怎么也来接我家语嫣嘛?哈哈哈!”

玉芳顿了会,一手轻轻揉住婉玗的肩头,婉玗反射的把肩头一缩,却被玉芳按了下来,玉芳瞧着有些吃惊的梁大帅,笑答:

“大帅,我是来接我未婚妻的。”

梁大帅收了笑,自讨了没趣,面色自然也就不好看起来。

“你哪里来的未婚妻?怎么你爹从没说过。”梁大帅看了眼站在玉芳身边的婉玗,见她侧着脸,面容憔悴,模样倒是瞧不真切。

“你是哪家的姑娘?”梁大帅问着婉玗的话,语气越发不好起来。婉玗还未开口,玉芳倒是替她答了,“她来自香江孔家,是我自小指腹为婚的姻亲。”

梁大帅还要问着,梁语嫣打断了他的话:“爹,我们赶紧回去吧,这个船坐的我头疼,几天没睡好。”梁大帅听着女儿开口说话,也就闭了口,带着一队人风风火火又走了。

玉良瞧着这场景没有说话,只是乜斜着眼光瞧着自家哥哥张玉芳。

他难道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一个多危险的决定么?

看过《浮华如梦:漫长的婚约》的人也喜欢
我家二爷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已完结
——你说世上最值钱的是什么?——金山银山。——不…
点击阅读>>
金枝欲乱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连载中
她是正一品夏侯公主,誉王护之如命的皇妹。八岁的她…
点击阅读>>
血色浪漫(清穿NP)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连载中
数字军团很美好,但大部分清穿文只能收一个,其他则…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