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浮华如梦:漫长的婚约

第007章 父亲的秘密

作者:彦妮 更新时间:2016-07-01 授权:蔷薇书院 返回目录页>>

婉玗跟着张玉良出了门,如今是四月天,晚风徐徐吹来,夹杂着丝丝的寒意。张玉良出了门,眨眼功夫就见有七八个大汉从黑暗处走出来,统一的黑马褂,站在他的面前没有出声。大汉背后,一辆黑色的林肯缓缓开来,司机停稳车,下来开车门,很恭敬的站在车门边等候着。

婉玗仰起头看着玉良,恍惚间,她想起了欧洋方才的话,那个偌大的张家,那些暗地里的事,或险恶或污秽,全都是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来打点摆平。以前婉玗还奇怪,为什么张玉良年纪轻轻就冷酷严峻。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成熟,现在看来,她倒是有几分理解玉芳说的那句话:

“这个都是做给旁人看的。他过得一点也不比我轻松。”

玉良似乎也察觉到婉玗的目光,他突然侧过脸去瞧她,夜幕初上,月光倾泻,玉良的脸庞被那银白的月光晕染的柔和起来,而此时他的目光同那月光般,又轻又薄又柔。

一时两人都愣住了神,没有说话。最后还是玉良回过神,他抬眼看着那些大汉,摆了摆手,道:“我走会路。”车门边的司机立刻心领神会。关上车门钻回车里。

玉良又看了一眼身旁的婉玗,眼神已经恢复如常。他提脚下台阶就走,婉玗忙跟在身后走过去。七八个大汉很识趣的落在十步后,不紧不慢的跟着。他们身后,那辆黑色的林肯车也是缓缓的开着。 玉良走了一段路,顿住了脚步去瞧婉玗,皱着眉头道:“你到底有什么话要同我说?”婉玗像是被人提溜到辫子般往后跳了一步,她的眼睛转悠来转悠去,开口道:“刚才……在沈庄……”

提到沈庄,玉良的眼里渗出了笑意,“哦,你是指那……个……呀?”他故意把“那个”两个字拖得很长的尾音,看着婉玗脸被烧的通红。 可是他的笑意并未入眼。

“你可是我未来的嫂嫂,难道香江的女人都和你一样,有了婚约还可以这么随便的和旁的男人吃饭说笑的?”

婉玗抬头瞪了他一眼,亏她刚才还对他心生怜悯,“你别乱想,我和他只是朋友。”婉玗说着这句话,心里不知为何像被针扎了般,带着尖锐短暂的痛。

“最好是一般的朋友,要是还想着旁的,哼。”玉良哼了一声后没在说话,可婉玗觉得他不说话沉着气更是令人可怕。像是在沈庄里他刚走进来般,浑身都带着肃穆威严,让人像是一股寒意,从脚底板冒了出来。不自觉就害怕起来。

“我是不怕的!”婉玗突然不知哪里来的气,她手里揣着拳头,骨节发白。 玉良微挑起眉头瞧她。

“我不是你们那的三从四德的女子,我同张玉芳还没成婚,即便是成了婚,我还有自己的交际圈子,我有我的朋友,有我的亲人。难不成我嫁了张家,就不能做孔婉玗了,就不能同旁的男人说话了!张玉良我告诉你。”婉玗抬头看着玉良满是惊讶的眼眸,冷笑一声,道:“我来是想告诉你,我去沈庄吃饭的事,没同我父亲说的,我怕父亲以后若是知道了会担心,本想请你不要在父亲面前说,现在看来,倒是我自作多情了。你根本就不停旁人的话!现在知道了,我还求你做甚?”

说完婉玗就转身要走,玉良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婉玗挣脱几下,玉良松了手,轻笑,声音低沉的只有他两才能听清:“你这个未来嫂嫂还真是厉害,我又没说要告诉旁人去。你着急什么?怎么就喜欢动不动甩手走人?” 婉玗扭头怒目去瞪他,玉良不以为意。“我又没说要你离了你的朋友,你有手有脚,我一天到晚事多的忙不过来,大哥都不管你,我又管什么劳什子的事?但是,你别动什么歪心思,我的眼睛亮着呢。”说完,玉良本是轻松的口气突然一紧,他眼中的神情也凛冽的几分,缓道:“我哥性子温,但我可不是。”

说罢,玉良抬抬手,后头一直跟着的黑色林肯车开上前,在他身旁停住了。司机很恭敬地开门,玉良未抬一寸眼皮瞧她,探入车里扬长而去。 婉玗站在路边瞧着那隐入夜幕的一群人影,突然,她的身子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婉玗回到屋里时,安可已经不在客厅。想必是被父亲领回房里休息去了,父亲虽平日里纨绔了些,但是对安可还是疼爱的,教育全部照着西式的来,最近他手头宽裕了,竟真给安可请了个跆拳道的师傅。 此时楼上依稀传来父亲的声音,还有小太太的。声音倒不是吵架的尖锐,而是低沉的,商量的口气。

“不是说都还清了么?”小太太叹了口气,“这些都是你的私藏,你平日里宝贝的很,如今卖了做什么,现在家里又不缺钞票了。”

“你懂什么。”父亲的口气有些不耐烦,低沉中夹杂着干涩,“这些都是给瑟瑟准备的。”婉玗心中一顿,在父亲书房门前停住脚步。

“我这个人本事不大,祖上的基业到我这辈就没留下多少,当初张炳奎还在白手起家时,我那会儿富裕,觉得让瑟瑟嫁过去是委屈了她。可如今我败落了,受了不少张家的恩惠,光小王爷那笔就亏得有了张家的照抚……若不是我动了那开源码头的心思,张家也不会出面给我去谈,玉芳也就不会受那么重的伤。诶,终归是我的糊涂。”

门外的婉玗听罢心里像生起了一块石头,堵在了心眼上。原来玉芳是出面给父亲拿下那开源码头,难怪父亲那天万分焦急的找她,进了病房却是满脸的歉意,欲言又止。

屋内也沉默了一会,小太太的拖鞋“啪啪”的拍打了两声,顿住了,缓着嗓子道:

“以张家如今的地位,居然还记着当年的口头约定,还真是难得。我见那张玉良冷脸冷眼,听说他最是挂记他大哥,听闻大哥挨了一刀就连夜从江州赶来。方才进了屋子,我还怕他来打人,原来是来送这个的?”

“我和那张炳奎是老交情,他人亦是不坏却也精明算计,现在老了隐退下来,偌大的家业给了两个儿子打理,如今他要找一个儿媳妇,江州即美丽又富贵的适婚女子不胜枚举,可如今他还愿意来找我,并不是因为有着姻亲的心思,而是看中我这个没落世族大家的名份罢了。”说到这,父亲又叹了口气,“我原先还顾虑,怕瑟瑟因此嫁过去要受委屈,可如今见了那张玉芳,我心里倒是安定不少,想必玉芳日后待她也不薄……只是江州离我太远,瑟瑟若是清寡的嫁了过去,保不定会受其他人的闲气,我能做的也就是多给她备点钱财物资,好叫她在那边过得舒坦些……你放心,你和安可的那份我也记着,我不是什么顶有能耐的人,平日里胡闹对不住你,你受了气我也知晓,等我死了,家里若是有些产业,都会有你和安可的……”

“你胡说什么呢!”小太太打断父亲的话,声音中带着疲惫,“你少在我面前说些可怜话,你少气我,少去找那些红狐狸黄狐狸,我心里也就好受些……”小太太佯装愠色的白了丈夫一眼,翻开手上的合同书,这份开源码头产权转让书正是张玉良方才送过来的,小太太随手翻了翻,眼神在最后一页顿住。

如今那开源码头的所有人一栏,填写的名字竟然是孔婉玗!

站在门外的婉玗却不知晓屋内小太太的震惊,她垂下头,只觉得心中堵塞难受,抬脚走回自己的房里。

父亲的话还萦绕在耳边,句句真切。之前她居然全然不知自家的处境,只觉得平时父亲纨绔败落了家,如今有张家这么煊赫的人家来结姻亲,心里只想着巴结,硬是要用她来换钱去花销。却不知父亲自己也在叹息无能,也还念着将要远嫁的女儿。当初小太太因为卖了他的翡翠白菜他恼羞成怒的和小太太大吵一架,可现在为了让她往后的日子舒坦些,他竟然要把他那些心爱的宝贝玩意儿拿出去卖了。

婉玗走到房里,安可正躺在她的床上睡着了。她伸手去给他拢被子,抬眼时瞧见落地镜子里的自己,干净的面容,漂亮新款的服装,可她竟觉得镜子里的人一点都不像是原先那个愣头青,敢怒敢言,追求平等自由的女孩。 婉玗不想多看,她拉开椅子坐下,铺开信纸,打算给小情人写信,可如今她的心情乱成一团,提起的笔迟迟没有落下。

总归是过了五天,婉玗没有去瞧张玉芳。

一来是她学校里忙,一个女教员辞职了,她舞蹈班的班务全部由婉玗代管,直至学校物色一个合适的老师接手。二来是她真的不敢面对张玉芳,他是那么温和的一个人,为了她们孔家还挨了一刀,玉芳不同她说,这让她更加歉疚。父辈间的联系已经要蔓延至她这辈,她终归不是什么内心强大的人,冥冥中命运的羁绊让她害怕了。

可是,谁又能逃的掉?

看过《浮华如梦:漫长的婚约》的人也喜欢
我家二爷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已完结
——你说世上最值钱的是什么?——金山银山。——不…
点击阅读>>
金枝欲乱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连载中
她是正一品夏侯公主,誉王护之如命的皇妹。八岁的她…
点击阅读>>
血色浪漫(清穿NP)
题材:古代言情
进度:连载中
数字军团很美好,但大部分清穿文只能收一个,其他则…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