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天劫录之考古情缘

偶遇师兄(捉虫)

作者:梦随风逝 更新时间:2016-10-11 授权:晋江文学城 返回目录页>>


凌峙桀缓缓的走在大街上,看到一群群背着书包的学生从自己身边走过时才想起现在正是放学的时候。匆忙的给倪阳去了个电话,提醒他帮自己收拾下书包后又开始了漫无目的的闲逛。
打从自己被师父赶下山后,他就觉得生活过的很无聊;所以,直到现在,他都不明白师父干吗要自己下山。说什么历练,历练个屁啊!如今天下安定、太平盛世,师父还当是从前的乱世,妖魔辈出,要有人去降妖伏魔!现在连只小鬼都很难看到,更别说那些大魔头了,下山历练纯粹就是无聊来的。还有那个学校,教的那么简单,师门随随便便一篇入门心诀都比它难懂,这简直是在侮辱他的智商嘛。“唉——”凌峙桀不禁意间长叹口气。这种日子何时是个头啊!
正在感叹日子过的没趣时,身边走过两个男子。两人打扮得非常前卫,一个弄了个刺猬头,T恤衫牛仔裤,耳朵打了N个洞,就连鼻孔也没放过;另一个稍微正常点,剪了个时下流行的鸟窝头,也是一身T恤牛仔裤,只不过本该挂在耳洞与鼻洞上的佩饰全跑衣服裤子上了。两人边走边谈论着晚上的车赛,还饶有意思的开起了赌。
凌峙桀等两人擦肩而过后才回头看向他们。秀气的双眉微微一蹙,随即浅浅一笑;正感无聊呢,没想到老天就送来了这么几个有趣的东西给自己。当下也不逛街了,闪进一条无人的小巷,一个瞬移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水清柔愉快地在厨房做着晚饭,倏然感到屋里一阵微弱到不仔细就无法察觉到的力的波动,脸上瞬间绽放出了无比艳丽、幸福的笑容。因为她知道,自个儿的宝贝儿子凌峙桀回来了。
“叮咚——”
“来了,等一下。”水清柔关上煤气,出来开门。
“伯母,您好啊。”倪阳肩上背着两只书包,笑着向水清柔打招呼。
“是阿阳啊,快进来坐。”水清柔将倪阳请进大厅,对着二楼喊道,“峙桀,阿阳来了,快下来陪陪人家。”边走进厨房继续烧菜,边道,“阿阳啊,既然来了,就一起吃饭吧。今天你伯父有应酬不回来了,多双筷子的话也会热闹些。”
倪阳看到下楼的凌峙桀向自己打了个上来的手势后拎着书包往上跑,嘴里回答道:“好啊,只要伯母您不嫌麻烦就好。”
“呵呵,怎么会呢。你先和峙桀聊聊,等下吃饭我再叫你们。”水清柔开心道。倪阳从5岁开始就和峙桀在一起,几乎可以说是峙桀的影子。自己也算是看着他从那么小的孩子长成现在如此高大英俊的帅小伙,心里早把他当成了半个儿子看待。
“喏,翘课王,这是今天的笔记跟作业。”倪阳一进凌峙桀的卧室门,就将书包扔到房里的大床上,整个瘫在了沙发里。
凌峙桀瞟了眼被倪阳丢在书桌上的笔记,换上家居服,不解的看着在沙发上打瞌睡的倪阳,问道:“下午有体育课吗?”
“没有啊,怎么了?”倪阳抬了抬眼皮,反问道。
“那你怎么一副累死了的样子。”凌峙桀边整理书包,边道,“我在外面晃了一下午都不觉得累。阳少,你不会是缺乏锻炼吧。”
“要你管。”倪阳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对了,下午翘课有碰上什么好玩的没?”
凌峙桀歪着头想了想:“去冯老大那儿算不算?”
“冯老大?”倪阳闭着眼皱了皱眉头,显然还没搞明白那个冯老大是什么东西。不过,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呢!冯老大,冯老大!等等,峙桀嘴里的冯老大不会是自个儿认识的那个混黑道的冯进吧!一想到或许有这个可能,倪阳也不顾是否惊世骇俗,猛地睁开眼,紧紧盯着在书桌边写作业的凌峙桀,惊呼道:“凌峙桀,你说的冯老大是不是叫冯进?”
“冯进,谁啊?”凌峙桀不知道的摇摇头。不过这也实在是不能怪她。虽然在人家的地盘呆了这么长时间,可和人家老大说的话总共没超过三句,再加上和他一块儿去的家伙没一个跟他说起过冯进的光辉事迹,估计是在场没一个人觉得混黑道光彩吧;总之就是没有人跟他正式介绍过冯老大,就连话说得最多的顾亦桢都是张口闭口的“冯帮主、冯老板、冯老大”,他会知道下午和他们谈话的人就是冯进,可就真不正常了。
难道是我想错了?倪阳低着头开始检讨。可是思来想去也没想出整个上海滩除了“飞虎帮”的老大姓冯外,还有哪个大佬姓冯了,倒是生意场上有不少冯老板。
“想什么呢,那么入迷。”凌峙桀打开笔记本开始抄笔记。对他而言,上课可以不去,但笔记不能不做,多少还是要尊重一下上课的老师的。
“没什么,随便想想。”既然想不出,倪阳也懒得再花心神胡猜,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一本书翻了翻,“对了,下个月学生会要改组重选了,你心里有没有什么人选?”
“没有。”凌峙桀想也没想的回道。
“是吗。说实在的,我也想不出什么好点儿、像样的人选。”倪阳心不在焉的翻着书,道:“不过我很好奇,今年改组的这届学生会主席会是谁?是(3)班的凌雨音,还是(5)班的凌雅劼。”
“不知道。”凌峙桀耸耸双肩,无所谓道,“反正他们谁做主席都和我无关。”
“峙桀,阿阳,吃饭了。”就在倪阳还想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时,水清柔那灵动、清脆的喊声顺着楼梯飘进了他们两人的耳朵里。
★ ★ ★
“饭好了,可以吃了。”八亦居里,张茜让女生们帮自己把菜端上桌后,冲着二楼的一众男生喊道。
“吃饭了吃饭了。”余费仁一甩手中笔,第一个跳上楼梯的扶手滑到了餐桌边。
“要死了你,好好的楼梯不走,非要滑扶手,坏了怎么办。”孟凌霜万分不满意的白了他一眼,顺手拍掉了他偷拿肉片的贼手,“去洗手,不洗就别想吃晚饭了。”
“老哥,你作业写完了没?”顾亦桢一手抓紧其兄的衣角,被拖出了房门,“做好了就借我看看吧。”
“去你的。上次借你看,结果借来个绕操场50圈的体罚,这次你休想了。”顾亦闻狠狠瞪了他一眼,脱下外套扔了给他。
顾亦桢一个没注意,整个人趴在了地方。
穆峻小心翼翼的从他身上跨了过去,还好心的提醒道:“天凉了,睡地板小心别感冒了。”
闹闹哄哄大半个小时,一伙人才在餐桌边坐定。
余费仁不等张茜给他盛饭,抢了穆峻手里的饭就往自己嘴里塞。
“余费仁,你今天好酷啊。竟然敢抢冰块的饭,是不是吃了什么补心脏的东西?”孟芷薏一眼的金星乱冒,以无比崇拜的眼神看向他。
“呵,呵呵。”余费仁经他这么一说,才拿眼偷偷瞟向仿似画面定格般愣在那儿的穆峻。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就见汗一滴滴的从余费仁的毛细孔里渗出来,一滴滴的自额角划过脸庞滴落而下。
“完了完了,穆大冰块要发飙了。”秦筱竹一脸惋惜的看着一大桌子还没动过多少的菜,考虑者是否要换个地方吃饭。
穆峻愣愣的看着已经空无一物却仍然摆着拿碗姿势的左手,额际青筋暴跳。他闭上眼,深吸口气,心中不停的告诫自己不要生气,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生气,那对谁都没好处,尤其是自己。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到手里多了样热乎乎的东西;睁眼一看,竟然是碗冒着热气的白米饭。
张茜看了一眼众人后,道:“今天,有件事要跟你们说。挺重要的,我们边吃边说。”
“重要的事儿,什么啊?”孟芷薏好奇的眨了眨眼,歪着头算着日子,道,“出任务吗?可离放假还有好长一段日子耶,离中考都还有一个月哎。”
“茜姐,别吊人胃口了。快说吧,晚上还有事呢。”余费仁以最快的速度把饭菜倒进嘴里,含糊不清的催促道。离他的赛车时间只剩下三个小时了,他还有些东西没准备好呢。
张茜最后替自己盛好饭,慢条斯理的坐下,边吃边道:“是这样的,下个月开始,整个高中部因为三年级备考大学要进行学生会改组。现今学生会里的所有职务都将在选举中诞生,一共12人;所以,在座的男士女士都必需进学生会。”
“为什么啊?”吴严辉不明白的看向张茜,问道。
“哎呀,你好笨啊。这点事儿都想不通,还自夸天才,不要脸。”秦筱竹不留情面的横了他一眼,嘲讽道。
吴严辉吞下嘴里的蟹□□,佯装虚心的求教道:“那你说说原因吧,我们的女诸葛秦筱竹秦大小姐。”
“这还要筱竹来说?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呀。”孟凌霜讽刺的冷哼一声,道,“其实叫你们进学生会是我们几个一起讨论的结果。原因很简单,就是在学校有个光明正大讨论各类问题的地方,明白了?”
“就为这?”余费仁不可置信的惊呼,“这也太……太……”太了半天也没想出个适当的词儿来。
穆峻放下已经空了的碗,在替自己盛了碗汤,皱着眉道:“我没记错的话,学生会应该是由12名成员组成的吧。我们只有11个人,那这多出来的一个人要怎么办,拉进来吗?”
“没这必要。”张茜慎重道,“这最后一个名额是学生会会长的,历来都是内定的,我们完全可以不用管它。当然,如果适合,不妨把他吸收进来,毕竟我们亚洲小队还缺一人嘛。所以,你们给我听清楚,记仔细了。”说着,伸出手指了指顾亦桢、余费仁这两个在成绩上明显不足的帅哥,道,“从现在起到下个月学生会成员改组之前,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都必须当选。”
“不管什么手段都可以吗?”顾亦桢小心翼翼的问,“绑架、威胁、利诱、用钱砸,甚至是杀人放火这些违法犯罪的事?”
张茜肯定的点点头:“只要你们认为有效,就算把自己卖了当男妓都没问题。”
“喔。”余费仁了解的点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如果没当选呢?”
“没有当选!”张茜轻轻抬眼斜睇着他,笑的仿若春花烂漫,轻柔道,“我已经准备好了几十种家法、酷刑,有本事你们就给我试试看。没关系,放着也是种浪费,你们说是不是,亦桢、阿仁?” “呵呵,呵呵。”顾亦桢扯了扯嘴角,笑的比哭还要难看,“这个,这个就免了。茜姐你放心,我们一定会进学生会的,你就放心好了。”
“是啊是啊。”余费仁一听要动用家法,立马昂首挺胸,一脸不成功便成仁的慷慨就义、英勇赴死的样儿,说道,“我们一定誓死完成任务!”
“死就不用了。你们死了对我也没什么好处。”张茜很满意他们的回答,“那么现在就好好努力吧。”
“是,是;一定,一定。”顾亦桢一脸冷汗的端着碗猛扒饭。
余费仁放下碗,喝了两口汤,在等了几秒钟后,见饭桌上的气氛又恢复如初,瞟了眼挂钟,才笑嘻嘻道:“我吃好了,晚上有约,先走了。晚上关门不用等我了,钥匙我带着。”话还没说完,人已经窜出了大门。
“等等我。”仍在细嚼慢咽的顾亦闻见余费仁一闪出了大门,也不管自己的肚子有没有饱,扔了碗就追了出去。
★ ★ ★
“我吃好了。”凌峙桀轻轻放下已空了的银碗筷,接过女仆递上的毛巾,擦了擦嘴,慢悠悠的问一边的倪阳,“好了没?”
倪阳心急火燎的把一碗汤倒进嘴里,边擦嘴边点头:“好了好了,现在就走吗?”
凌峙桀颔首。
“晚上有事?”水清柔关切的看着他们。
“嗯。”凌峙桀微微笑道,“有朋友请我去看山道赛车,我已经答应了。”
水清柔了解的笑笑。年轻人嘛,都喜欢这种比较刺激的玩意儿。不过走前还是要叮嘱一番:“那你们自己小一点。”
“嗯,我们走了。”凌峙桀和倪阳一起走出大门。门前已经停了两紫罗兰色流线型布加迪威龙,世界上最名贵、最豪华的跑车。
倪阳一声口哨,接过凌峙桀抛来的车钥匙,上了车。一阵悦耳的轰鸣声,车如离弦之箭奔驰而去。
山道上已经站了不少人,男的女的、性感的、妖艳的,什么样的穿着、打扮都有。每个路段、弯道都有不少人聚在一起,三五成群的低声闲聊着,探询着。倏然,山底开始传来一阵阵惊呼声、口哨声,一辆紫罗兰威龙如一泓紫芒飞上山顶。一个拐弯,在一群跑车尾部停了下来。
所有人的视线瞬间被吸引了过来。在街灯下散发着妖冶紫芒的威龙如一头飞驰在非洲草原上的猎豹,雄健而优雅。车门开处,一头长发的凌峙桀钻出了车子。
“不怕我把你的宝贝车子撞了。”倪阳靠在车窗上,一脸玩味的看着车外的凌峙桀。
凌峙桀拢了拢被山风吹乱的长发,浅浅一勾嘴角:“撞坏了我就可以再要一辆新的了。我想想,英女王那辆车不错……”
“停,别说了,算我怕了你了。”倪阳一个Stop,制止了他的说话。
凌峙桀眼中闪过一抹狡色:“玩完了把车开回去。”
“你呢?”倪阳微蹙双眉,不懂他又在玩什么花样,“不和我一起?”
凌峙桀摇摇头:“我还有事儿,办完了我自己会回去,不用等我了。”
“要是你老妈问起来我怎么回答?”倪阳问道。他老妈可也是个难缠的主啊!
凌峙桀愣了愣,没想到他会这样问,想了想道:“等下我会打个电话回去,这下O.K.了没?”
倪阳歪着脑袋思忖了片刻,同意道:“O.K.没问题了。你自己小心点。”
凌峙桀挥了挥手,缓缓朝山下行去。现在的他,心心念念惦记着下午回家路上碰到的那两个人。
“嗨,阳少,今天怎么想着来跑两圈了?”凌峙桀前脚才走,后脚就有人钻进了副驾驶座,“这车看着真不赖,就不知道跑起来怎么样?”
“人家的车,别给我弄脏了。”倪阳一把夺下他嘴里叼着的烟,扔了出去,“小马,我说过几遍了,别在我车里抽烟,你皮痒找揍是不是!”
“别,别,小弟我错了,下次不敢了还不成。”小马一见倪阳抡起了拳头,立马讨饶道,“别人的拳头我小马还挨得起,您老的拳头,呵呵……”说着,一脸不敢领受的摇摇头。
倪阳狠狠地瞥了他一眼,问道:“知道今天谁和谁不?”
小马朝一边围在辆白色法拉利旁的一伙人努努嘴:“是何老三,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竟然跟几个高中生较起了真儿,注下的很大呢。看他那样儿到挺自信的,不过那几个高中生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
“知道是哪个学校的?”倪阳整个人趴在方向盘上,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周围越聚越多的人,问道。
小马歪着脖子想了半天,才道:“好像是鸿文的。”
“鸿文的!”倪阳眨了眨言。竟然是同校的,怪了!怎么他不知道鸿文里还有人玩这个,“哪个班的?”
“嘿嘿,阳哥,您也太瞧得起我小马了。”小马自嘲的笑道,“要不是鸿文的校服太有特色,恐怕我都不记得他们是哪个学校的了。”
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时,又是一阵轰鸣声自山脚下传来。一辆靓绿色的宝马带着一股清新的绿线自下而上如一只离弦之箭飞驰而来,一个刹车停在了众人的眼前。一时间,众人的眼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宝马车找了个空位停妥后,车上下来俩人:一色的齐腰长发,一色的满清皇族校服;一个风神俊朗,一个儒雅非凡,正是余费仁和顾亦闻。
“咦,竟然是他们。”倪阳恍然的看着两人,“我说呢,怎么可能会不清楚鸿文里有谁玩车呢,原来是转学生。”
就在倪阳打量余费仁、顾亦闻和他们的车时,两人也同时在研究着车队尾部的威龙。无论是颜色还是车型,布加迪威龙都毫无疑问的是这里最抢眼的一部跑车,就连清新的靓绿色宝马都不是它的对手。
“没想到啊没想到。”余费仁一脸羡慕的猛盯着威龙,喃喃道,“这辆车要是给我,那我死也甘心了。”
“你做梦吧。”顾亦闻不屑的瞥了他一眼,继续欣赏着威龙,“布加迪威龙的这款车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全世界应该只有五十辆,属于铂金纪念版的,是为了庆祝建厂百年而特意请世界顶级设计师设计的,五十辆车五十种颜色。不过我没想到,竟然会在中国看到这部五十辆车中最经典的紫色威龙。”
“嘿,小子,你竟然真的来了。”何老三看看人到的差不多了,边叼着烟蒂晃晃悠悠走到余费仁面前,招呼道。
“怎么比,划下道儿吧。”余费仁再深深看了眼威龙,才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问道。
何老三赞赏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两颗因长期熏烟而变得蜡黄的门牙,道:“那就坡道加一程高速,兜一圈回到这儿,谁先到谁赢。”
余费仁点点头,有意的指了指队尾,问:“那辆威龙是你们的?”
“那不算。”何老三有些敬畏的看了眼队尾,“不过他也一起跑,是我们请来的。”
顾亦闻有点不理解。这种违反交通规则的车赛还能请几个不相干的来壮胆?
余费仁却皱了皱双眉,看来这辆威龙不简单。这种比赛,请人都是为了增加精彩度,被请的人都有职业级水准,甚至更好。
“没有问题的话,就开始吧。”何老三询问道。
余费仁点点头,坐进了驾驶座。
车子开始缓慢的驶向□□。
“要开始了,我也要走了。”小马看着缓缓驶向□□的几辆车,打开了车门。
“你小子,晕车还往这种地方跑。”倪阳开玩笑的嘲讽他。
小马无奈的耸耸肩:“谁叫我喜欢呢。阳少,祝你好运。”
“谢了。”倪阳挥挥手,开着威龙慢慢跟了上去。
★ ★ ★
凌峙桀迎风而立,长发在夜风中微微摆荡着,他的脚下是一片虚空。听着震颤天际的轰鸣声,看着渐渐消失的车影,他淡淡一笑,转身向着林中而去。就在方才,他的神识告诉他那些中午就被他看中的猎物们正在不远处的一座山头上做着一些血腥的事情。同时还有另一股修真者的气息赶了过去,所以现在他到也不急了,毕竟能不动手就不动手是他的一贯作风。
晃晃悠悠来到了目的地,就看见林中飞剑狂舞,法诀乱窜。“呵呵,还蛮激烈的嘛。”凌峙桀笑眯眯的走了过去。他可不觉得那两只小妖有什么难对付的,能让人应付的如此累,可见来人的境界也不怎么样了。八成又是哪个门派刚入世的弟子,才学了点皮毛就整天想着什么降妖伏魔,造福苍生;急忙忙、兴冲冲的一见妖气就赶来送死,也不问问人家什么道行,看看自己哪个境界;罩不罩的住,打不打的过。
凌峙桀不是好人,所以不会想着救死扶伤什么的只有好人才会做的事。他是来捉妖好去向师父交差的,因为他不想挨骂。不过现在看来,这里好像轮不到他来插手了。在打斗范围内看了半天的凌峙桀正准备走人,一阵熟悉的念咒声阻挡了他离去的步伐。
“是同门的人。”这个念头在咒语念完前闪进了他的脑海里。良久,良久……唉,真是麻烦啊,怎么会碰上同门的师弟师妹呢?这下想一走了之都没可能了,早知道就不来了。一边后悔得想着心事的凌峙桀紧皱双眉,一脸心不甘、情不愿地向前走去。不是他良心发现想去做好事,而是他不想挨批。同门有难若不出手相救,回去一样会挨师父骂,还是知门规、犯门规,罪加一等的那种。要是师父一个脑筋搭错,说不定就得去后山住他一年半载,其名曰——面壁思过。一想到面壁思过,原本紧皱的剑眉皱的更加紧了,脚下也不知不觉快了起来。
绕过几棵大树,眼前倏然亮了起来。只见一男一女正在与两个长相英俊的青年斗法,不远处的枝叶间还坐着个英气逼人的青年人。青年人静静的端坐在枝叶间,闪闪有神的双眸瞬也不瞬的紧盯着正在比斗的少年男女,准备着随时出手救人。
凌峙桀一见枝叶间的青年,稍稍松了口气。在瞥了眼场中的四人,缓缓走到青年坐着的树下,轻柔道:“飘遥师兄。”
“小师弟!”青年楚飘遥寻声向树下望去,语气中有着难以抑制的惊喜。随着一声“小师弟”,楚飘遥轻身飘了下来:“小师弟,真的是你?”
“嗯。”凌峙桀微一点头,眼中闪现着罕有的喜悦之情,“飘遥师兄怎会在此?”
“呵呵。”楚飘遥朝场中正打斗的两人努努嘴,“带师侄们下山历练。”
凌峙桀一副“我猜就是如此”的神情,将目光放到了打斗场上,“师侄们真是烧了柱好香啊。”
“你小子损我呢。”楚飘遥随意的调侃了一句,将精力重又放回了师侄们身上。说实话,他心里清楚,师侄们决不是这两只精怪的对手,最后还是免不了自己出手。不过现在嘛……偷偷瞟了眼静立身边的凌峙桀。常听师父说小师弟如何如何了得,不过他楚飘遥可不太信。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虽和小师弟同拜一个师父,两人感情也算不错,不过争强好胜之心人皆有志,更何况正值青春年少、血气方刚的楚飘遥。
楚飘遥微微一笑,计上心来,对着凌峙桀道:“小师弟,下场玩玩。”
凌峙桀回过头看了他片刻,浅浅一笑。右手一抖,一声清越的龙吟声,一柄古朴、锋利的长剑刹时出现在掌中。
“秦音,元儿退下。”楚飘遥在凌峙桀下场的瞬间出声喊下了仍在游斗的一男一女,见两人已在自己身边站定,笑道,“你们可要看仔细了,峙桀师弟可不是经常出手的。”
“是,师叔。”两人恭敬道。
凌峙桀剑收背后,右手前伸微微一收,轻轻吐出一字“封”。
随着字音落下,刚才还在那左窜右跳的两名青年突然不动了。那个还在天上的红衣青年就这么直挺挺的从上摔了下来,看的一边的三人直瞪眼珠子。
“师叔,这样也行吗?”站在楚飘遥左边的黄衫少女元儿有点脑筋转不过来问道。
“为什么不行?”凌峙桀好笑的看着她,反问道。
楚飘遥右边的青衣男子秦音歪着头,想了半天,似乎想通了什么,点点头,对元儿道:“师妹,我们好像太局限了。只要能把对手打倒,不管什么招式都能用。”
“那你拿剑干吗?”楚飘遥一脸想不通的盯着他背后的剑猛瞧。
“剑。”凌峙桀看了看左手的剑,不好意思地笑道,“习惯了。”
楚飘遥将秦音与元儿支到一边总结经验后,对着两个不能动弹的人,问道:“你准备怎么处置他们?”
凌峙桀看着两人,其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当初只是无聊想来跟他们玩几手消磨下时间,可真没想过要把他们怎么样。眼珠子转了几转,主意自然打到了身边这个师兄的身上:“师兄你看着办吧。煎、煮、炒、焖、炖,我一概没意见。”
“你小子,就知道把难题留给我。”楚飘遥狠狠瞪了他一眼,不满道:“接下去你准备去哪儿?”
“回家,睡觉。”凌峙桀难得的露齿一笑,一个旋身,飘然而去,远远传来话语声,“明天还得上课呢。他们虽是妖类,但总算素无恶行。你小师弟我最近正无聊的紧,师兄知道我的意思了。”
“小子溜的到快。”楚飘遥无奈的摇摇头,招来秦音与元儿,“走吧。”
“咦,刚才那为师叔呢?”元儿左瞧右望了一阵,不见凌峙桀的人影后,问道。
“师弟的历练还未结束,所以先走一步了。”楚飘遥走到两妖身边,解去封印,回道。
“师叔为何放了他们?”秦音不解的看着远去的两妖,问道。
楚飘遥朝他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手一挥,带着两人瞬间消失无踪。
元儿跟着楚飘遥,发现他们走的不是去下个目的地的路,疑惑的问道:“师叔,我现在去哪儿?”
楚飘遥神秘的一笑,有些慵懒道:“去个好地方,有吃有睡,还不用付帐。”
“有这么好的地方,师父怎么从没跟我提过?”秦音皱着眉,回想着下山前师父跟他说过的每句话。可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有这么个地方来。
楚飘遥这下笑的更神秘了:“到了你们就知道了。”

凌峙桀摆平了他的师兄楚飘遥后,一个瞬移回到了自个儿家的前花园。绕过正中的巨型人鱼喷水池,就看到倪阳从停车库里走出来。
“嗨,峙桀,真巧,我刚停好车。”倪阳一甩车钥匙,将它抛给迎面走来的凌峙桀。
凌峙桀轻松接过钥匙,与他并肩走进大厅:“怎么样,谁赢了?”
“呵呵,真没想到,那帮小鬼那么厉害。”倪阳一脸的意犹未尽,还沉浸在刚才赛车时的亢奋中。 “小鬼?”凌峙桀看向他,有点不懂他话里的意思,“年纪很小吗?”
“和我们差不多吧。”倪阳蓦然将眸光锁定他,“其实你也认识的。”
“我认识的!”凌峙桀被他说的更蒙了。他怎么不知道自己认识这么几个厉害人物。
倪阳笑的一脸的开怀,道:“哎,能看到何老三吃瘪也算是收获颇丰了。那帮小鬼,还真是越看越可爱啊。”
凌峙桀淡淡的瞥了并肩而行的倪阳一眼,没有接话。对于他这种吊人胃口的小把戏,最好的办法就是晾着他;更何况他也就是这么随口说一句罢了。
倪阳见凌峙桀良久都没反应,回头看了看他。心中不自觉的暗叹口气,埋怨起自己明知引不起他半点兴趣,却还要飞蛾扑火般耍这些小计量。这不,让自己难堪不是。“是新转来的转学生,叫什么就不清楚了。”
凌峙桀微挑了挑眉,很快就想起了下午打架惹事的那伙人。记得他们中一人曾说要参加什么赛车,还带赌资的。于是才恍然倪阳嘴里说的小鬼是哪两人,就是嚷着要参赛的余费仁和一心满脑子只有钱的顾亦闻了。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他们,凌峙桀就觉得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被触了下,暖暖的,嘴角也不知怎么的,微微扯出了个淡淡的弧线。
大厅里,此时一改往日的宁静,显得热闹非凡。餐桌边这时正坐着二男一女,个个捧着个饭碗猛啃,而凌夫人水清柔则一脸笑意的忙里忙外。
凌峙桀一愣之余,饭桌上的人已经跟他打招呼了:“嗨,峙桀,你可真慢啊。”
“飘遥师兄!”凌峙桀蹙了蹙眉,道,“你不是带师侄们在历练吗,怎么跑这儿来了?”
元儿与秦音一见到凌峙桀这个小师叔,饭也顾不上吃了,丢下碗筷就是一个后辈礼。
“不用多礼了,又不是在师门,你们继续吃吧。”凌峙桀摆了摆手,在师兄楚飘遥身边的空位坐下,问道,“师兄这次来,准备住几天?”
楚飘遥抬眼看了看坐在身边的凌峙桀,扒了几口饭道:“哎,峙桀,做师兄的真是羡慕你啊。天天可以吃到这么好吃的饭菜,哪像师兄我,都几百年不知道吃饭是啥滋味了。”
“几百年不知道吃饭是啥滋味”这句话在凌峙桀耳中听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这些以得道成仙为目标的修真者而言,一旦自身修为境界跨入避谷期,就可以不需以进食来维持自身的能量消耗。可在倪阳这种普通人听来,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倪阳自己找了个自认为最佳的位置坐了下来,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对面那位自称几百年没吃过饭的青年猛瞧。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研究半天没研究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倒是把对面的楚飘遥看的是浑身的不自在。
楚飘遥实在受不了倪阳那灼热的目光,终于在扒光了第五碗饭后停下了筷子。看了看仍盯着自己猛瞧的倪阳,将头凑到凌峙桀耳边,轻声问道:“小师弟,我衣服上没什么不妥的地方吧?”
凌峙桀闻言仔细打量了他一番,不解的回道:“没什么不妥的地方啊,师兄。”
“喔,那就好,害我穷紧张了半天。”楚飘遥长长吁出口气,放下心道,“那对面那位仁兄干吗一直看着我呢?”
“对面?”凌峙桀顺着楚飘遥的视线将目光移了过去,就发现倪阳那看稀有物种似的眼神,稍稍想了一下,就明白了一切,“我说阳少,你是不是该回去了。”
“嗯,是应该回去睡觉了。”倪阳有一搭没一搭的随口应道。至于他这个人,却还是四平八稳的坐着,一点想回去的打算都没有。
凌峙桀挑挑眉,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代替了下面要说的话。他一把拽起仍旧赖在椅子上的倪阳,将之塞进了他开来的悍马里,还不忘替他发动起来:“好了,下面的路你自己走了。小心驾驶,不送了,拜。”
“拜。”倪阳耸耸肩。这摆明了送客的事他在看不出来就是傻子了。虽然还有一肚子的话想问,但来日方长,也就不必急在这一时了。
凌峙桀目送倪阳消失在夜色中后重新在楚飘遥身边坐下,还不忘从冰箱里拿了碗冰镇银耳莲子羹。慢慢的将一碗羹喝完,才抬头看着师兄楚飘遥,问道:“师兄接下去有什么打算?”
“打算没有,计划也没有。”楚飘遥实话实说,“如果小师弟有什么建议,倒是不妨说出来,让师兄我参考参考。”
凌峙桀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站起身,边走边道:“意见没有,建议倒是有一条。这儿是世俗界,说话的遣词用句最好是先斟酌一下再出口,免得让别人误会。好了,我明天还要上学,先睡了,晚安。”

看过《天劫录之考古情缘》的人也喜欢
(快穿)攻略哥哥篇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嗷,哥哥粗来啦~~1.吸血鬼2.将军3.X文4.…
点击阅读>>
快穿之肉好好吃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什么?我只是晚上躲在被窝里看肉肉,结果一觉醒来却…
点击阅读>>
传统女穿越一妻多夫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现代职场大文秘穿越到一妻多夫制国家试图寻找一个肉…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