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男频 > 地狱守门人

第九章节 白狐狸

作者:镜花水月 更新时间:2016-06-03 授权:酷读网 返回目录页>>

狐狸在中国神话故事中一直占据着特殊地位,美丽动人的九尾妖狐一直是文人墨客最喜欢的故事题材,也是许多古代爱情故事中当之无愧的女主角。不过这个世界上真正的白狐并不多,以蓝狐和赤狐为主,然后就是黑白色的杂毛狐狸,真正的纯白狐狸少得很可怜。

原因很简单,皮毛对于动物来说不仅仅是保暖,还是天然的保护色,纯白的颜色太引人注目了,这对于低调才是王道的动物来说,被豺狼虎豹野狗万众瞩目,这意味着和死神跳舞!

科学家做过研究,在拥有天敌的情况下,白色皮毛动物的生存能力远弱于灰色皮毛的同类,数量会越来越少直到消亡,而灰褐色同类则能得到更好的繁衍,甚至壮大自己的族群。就像兔子一样,野生的几乎没有白的,都是灰褐色为主。狐狸同样如此,成年体重都只有十来斤的狐狸,在丛林中同样属于弱势群体,某种程度上来说和兔子的境地是差不多的!

不过听郑德彪说这只白毛狐狸看一眼就能让人昏迷,恐怕一般豺狼虎豹看着它都得绕道走,也算是其中的异类,怪不得外公要去看一看!

乱葬岗的阴气本来就重,阴雨天起了雾,就像窗户上蒙了一层青纱,几十米外都看不清楚人。不过想想我也是有法力的人,巴不得冒出来两个不长眼的家伙出来让我收拾,感觉就像新买了玩具枪的小孩子,总想要找机会打两颗塑料子弹!

壮着胆子自告奋勇的带路,一路滑滑溜溜的往乱葬岗走,反倒是外公走得四平八稳,让我多少有些纠结!

郑德彪没有撒谎,我们很快在一座倒塌的坟前找到了他丢失的猎枪,可惜在泥水中泡了一晚上里面的火药都湿了,只能当棍子用。在几米外,一只白毛狐狸吊在一根歪脖子小树上,地上有黯淡的血迹。同样被雨水淋了一夜,这只白毛狐狸已经奄奄一息,嘴里发出一阵虚弱的叫声,看向我们的眸子里全是哀求,我竟然读懂了它的意思,它想让我们放它一条生路!

“你的腿受了伤,我们带你回去治伤,不剥你的皮!”外公看了一眼白毛狐狸已经有些分叉的尾巴,强压住心中的震惊对白毛狐狸说道:“愿意跟我们回去就点三下头,不愿意就摇三下头,我们帮你把绳套解开放你走!”狐狸能听得懂人话?我有些奇怪的看着外公,不过那只白毛狐狸犹豫了片刻,脑袋立刻点了三下,我才相信它真的像传闻说的那样,已经通灵了!

“放它下来!”外公打着黑伞说道:“动物也是一条命,更何况已经通灵更不能以畜生对待。它的腿被铁丝吊了一晚上已经勒断骨头,要带回去养伤!”听到外公的话,我连忙点头,小心翼翼的跑了过去,抱住这只浑身皮毛发亮的白狐狸,然后小心翼翼的解开绳套的另外一头,将白毛狐狸放了下来。

仔细检查它的伤腿,一圈铁丝深深勒进小腿中,腿上全是血,把皮毛都弄脏了!

没有药和镊子,我也不敢随便给它解铁丝,一不小心就会把它的腿弄废。不过这只白毛狐狸很通人性,躺在我的怀里瑟瑟发抖不叫也不闹,一副很乖很听话的样子。这让我想起了兰雪,那种温温柔柔的气质,真的很像!

虽然这只白毛狐狸只有六七斤的样子,不过山路本来就不好走,抱着它一路跌跌撞撞就像溜冰一样,好不容易才回到外公家。看着我抱了一只漂亮的白狐狸回来,兰雪脸上闪过一丝惊喜,连忙从我怀里把白狐狸接过去,然后小心翼翼的帮它把腿上的铁丝解开。

兰雪的包里带着不少药,取出一个药瓶子倒出一些粉末敷在伤口上,用纱布包好。被淋了一晚上的雨,白毛狐狸奄奄一息很可怜,兰雪看着难受,又从包里面取出一颗塞进白狐狸的嘴里,让它吞下去。

不过吃了药,白狐狸的精神好了许多,缩在兰雪的怀里两眼泪汪汪,然后用脑袋去蹭她,一副很亲昵的样子!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兰雪和白狐狸其实是同类,天然有一种亲近的感觉。狐狸本来就是极聪明的动物,这只已经通灵了智慧更不能以常理度之,虽然没有找到美丽的妖狐仙子,我也觉得很满足了!

“好漂亮的白狐狸,拿回去给我闺女做副衣领!”就在这时,小舅从外面走了回来,看着缩在兰雪怀里的狐狸笑呵呵的说道:“娟娟马上就十八岁生日了,到时候送给她当礼物一定很开心!”听到小舅这么说,我的心里突然很不舒服,眼睛看着外公。

万物有灵,这只狐狸既然通灵了而且心地善良,否则以它的本事把郑德彪害死简单得很。可是它并没有这样做,因此我对它的印象很好,完全当成了另外一个兰雪。可是小舅突然这样说,让我有点慌!

相处了半个月,我知道小舅不喜欢我,不过我也不是那种喜欢拿热脸去凑冷屁股的人,就这样不咸不淡的处着。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谁对我好我对谁好,谁对我不好我防他一辈子。这不是我小心眼儿,而是吃太多亏了,被人欺负怕了,这种性格已经深入到了骨子里,一时半会儿也改变不了!

我不是个有本事的人,就像石磊蟑螂他们摆明了坑我,我也没有本事去报仇去坑回来。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他们拉入黑名单小心提防着,仅此而已!

“胡闹!”外公气得胡子乱颤,狠狠的瞪了一眼小舅张嘴就骂:“血淋淋的皮子穿身上就时髦了?也不知道哪里学回来的破烂玩意儿,下次再提这事别怪我不客气!”小娟表妹在读书,一直想要一件狐狸做的裘衣在同学面前显摆,为这件事情小舅提着枪进了几次山,都没有打到狐狸。

现在突然看到一只雪白的狐狸,小舅立刻动了心思!

可是外公是玄术高人,一直反感小舅这么做,为此还吵了几回!

“你搞了一辈子封建迷信就不是破烂玩意儿?”听到外公这么说娟娟,小舅一下子火了,对着外公大吼大叫:“娟娟是你亲孙女,要一张狐狸皮子怎么了?你看山里人哪个不打狐狸?得,你情愿给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野种也不给我是吧?那看谁给你养老送终!”小舅骂了一顿,又把桌子上的碗摔了两个,然后跑到晒谷场上骑着摩托车“突突突”的往山下走了,很快消失在连绵秋雨中!

听到小舅和外公吵架,我的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那一句“野种”让我对他仅存的尊重烟消云散!

我知道他对母亲嫁给我的父亲有成见,但是没想到成见竟然这么深!

“官迷!”外婆从厨房跑出来,气得把锅铲都摔了,骂骂咧咧的说道:“一辈子就想当官,就想你姐姐嫁给那个缺心眼儿,你也不看看自己是啥玩意儿,是那当官老爷的料?”外婆骂了一阵对我说不要放在心上,小舅就这个脾气!

不过无论如何,那层窗户纸都撕破,有些东西不可能挽回了!

来铁峰山这么长时间,虽然外公外婆极力隐瞒当年的事情,不过和其他老人闲聊的时候,我大概知道了当年发生的事情。

原来小舅那时候刚从学校毕业分配到地方工作,一个叫做李文的地税局副局长对他很照顾。那个时候李文都快四十岁了死了婆娘,对我妈喜欢得很,李文委婉的表示他上面有人升官快得很,只要撮合他和我妈的好事亲上加亲,到时候肯定少不了小舅的好处,有他李文一口肉就有小舅的一口汤喝,绝对亏待不了他!

刚好那个时候小舅喜欢上了一个有钱有势的姑娘,家里一贫如洗的小舅只指望着升官发财出人头地,才能配得上那姑娘。听到李文这样说,小舅简直是瞌睡送了个枕头,眼巴巴的跑去撮合。结果我妈和他大吵了一顿,收拾简单的行李跑到东城去了,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因为这件事情,外公外婆对我妈愧疚得很。可是小舅不这样想,事情没办成李文根本不待见他,不仅没有升官发财反而处处使绊子,白白苦干了两年硬是原地踏步,最后和那姑娘的好事儿也黄了!

无奈之下小舅只得辞了铁饭碗外出闯荡,这一闯就是十几年。等到好不容易赚到钱了早已是物是人非,当初喜欢的那个姑娘女儿都快要嫁人了!

事情分两面,小舅有小舅的苦,我的心里何尝不恨他?

如果不是他利益熏心,我妈也不会离家出走二十多年,到现在了无音讯连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知道事情真相之后,我一直憋着这口火,努力想要让仇恨淡化。毕竟事情都过去了二十多年,现在提起来没什么意思,反而会把仅有的这点亲情冲淡!

可是“野种”两个字,让我深深的怒了!

也许是从小没爹的缘故,我对这两个字特别敏 感,甚至敏 感得有些病态,就像龙之逆鳞一样。我不是龙,但是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兔子急了也咬人!

不过设身处地的一想,要是真的闹起来反而让外公外婆不好处,一边是小儿子一边是唯一的外甥,帮谁都不好。无奈之下,我只能强忍着火气。仔细想想,这里终究不是我的家,就算是外公外婆对我再好,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外甥又远了一层关系,我要是闹得他们家庭不和睦,反而不好!

想到这里,我立刻对外公说道:“我去大舅那里呆一段时间,有什么问题再回来找你请教!”骂完小舅,外公心里也有些难受,听到我说的这个办法,他的火气又冒了起来!

不过终究是自己的儿子,我始终都是一个外人,外公咬咬牙就同意了!

下午的时候,天放晴了,兰雪已经把我们的东西收拾好,几件换洗的衣服而已,本身也没有什么行礼。看到我们要走,外婆气得直流眼泪,看着她这副样子我也不太好受。走回睡觉的房间,从背包里面取出装钱的盒子,数出三千块钱放在枕头底下。

看我这样做,兰雪抱着白狐狸有些担心的说道:“我们没有多少钱了!”我们本来就没钱,飞机票花了一千多,然后刘老头的事情花了六千。虽然李德才给了我三千块,自己仍然贴进去三千块钱。再加上来路的花销,我们只剩下五千来块钱。

听到兰雪这样说,我小声对他说道:“外公外婆也没有什么钱,我们有手有脚的总不至于饿死!”不过看着手里只剩下两千块钱,兰雪的担忧未必没有道理,我又从枕头底下拿了五百块钱出来,给他们留一半吧,等以后有钱了再给他们寄一些。

将两千多块钱放进钱包收好,背着自己的背包走到外婆的面前,看着她哭得伤心,我也有些难受:“没事儿,我去大舅那里住几天,赶集的时候你们也可以来看我!”从外公那里要了大舅的电话号码,摩托车已经找好了,正是那个猎户郑德彪的儿子郑云。

他要下山给父亲买点补药,下雨的时候路滑不敢走,现在天晴了刚好要下山,可以带我们一程!

坐在摩托车上,冲外公外婆他们挥了挥手,看着慢慢变小的山村,我同样有些黯然神伤,心情很低落。吹着凉凉的风,两个多小时就下了铁峰山,让郑云在镇子外面停下。我在这里下车,郑云有些疑惑,外公担心我找不到路,特意让他我们送到大舅家的!

“不用,我们找得到路!”听到我这么说,郑云急着给父亲买药开着摩托车直接走了!

“主人,我们不去大舅家了吗?”兰雪把小狐狸放进背包里藏好,有些不舍的对我说道:“其实外公外婆对我们挺好的!”

“我们已经闹得小舅和外公不愉快了,难道去大舅家还闹得他们兄弟反目?”摸了摸兰雪的脑袋,我洒脱的一笑:“算了吧,这里终究不是我们的家,给别人添麻烦不好!”

这里不是我的家,但是东城就回得去吗?牛鼻子老道,还有石磊,这两座大山,我一座都搬不开!

看着一辆载客的客车从远方开了过来,我的心里突然有些苦涩,那种无处可去的尴尬真的让人绝望!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算一步吧,天大地大哪里不是家,总不至于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看过《地狱守门人》的人也喜欢
成人三级
题材:悬疑
进度:连载中
某新东方老师关于成三的名言...
点击阅读>>
罪城
题材:悬疑
进度:连载中
每个人都背负着原罪,有人隐忍,有人爆发而人与人串…
点击阅读>>
男人与狗
题材:悬疑
进度:已完结
当一个冷笑话成为现实的谋杀,我祈祷上帝,这不该发…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