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男频 > 地狱守门人

第八章节 中邪

作者:镜花水月 更新时间:2016-06-03 授权:酷读网 返回目录页>>

山中岁月容易过,虽然没有电脑没有网络的日子十分枯燥,小舅对我也是不冷不热的,有一种难以掩饰的厌恶。不过外婆外公对我很好,又有兰雪陪着,再加上我把精神全都放在了《六甲天书》的研究上,时间倒是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四月初,已经是细雨纷纷的清明时节!

夏天的天气就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山里的气候更加反常,说晴就晴说雨就雨,没有半点规律可言。不过在这些反复无常的日子中,我终于有了气感,闭目凝神,仿佛整个天地间都是由无数流动的线条组成,玄妙无比,有着自己独特的规律!

所谓修行,炼的其实就是一口气。上古那些修真之人,他们的称号并不是修真者,这是玄幻修真小说的叫法,真正的称呼是“炼气士”。炼气士背负青铜宝剑竹簪束发,一身粗布道袍追逐着天地玄妙而行,脚步踏尽了所有名山大川深涧幽谷,就是为了寻求心中的道!

这一切的一切,都由气感开始!

拥有气感,我感觉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尝试着再次与枣木牌中的清宫元德真君沟通,一股玄妙的气息从里面传来,这位强大的存在很快回应了我。那一刻,我觉得这块枣木牌中是一座山,一片海,一片让人无法攀登的绝颠,就像外公说的那样,这位真君强大得离谱,只要能够让他显化,绝对不用怕那位茅山的牛鼻子老道!

和灵物沟通其实就像两个男女谈恋爱,一厢情愿终究难成好事,就算是采用水滴石穿的功夫去磨,恐怕也需要好几年才能感动对方抱得美人归。可是互相都来电了,那事情就好办了,就像干柴烈火一见钟情一样,爱一个人也许只需要一瞬间!

得到这位真君的肯定回应,虽然只是很模糊的意念,我依然开心得不行。除此之外,我隐约感觉到通过微弱的联系有一丝微薄的法力传递过来。抬手一挥,桌子上的道书在自己的意念操控下一页页翻开,枣木牌围绕着我笨拙的飞行,我欣喜若狂,这就是道家最基本的境界驭物,和气感一样,是修行的开始!

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外公,外公激动得胡子乱颤,握住我的手仔细检查了一番,确认我的体内真的有微弱的法力之后,高兴得一连喝了两大碗白酒,要不是外婆将他的酒坛子端走了,非得喝醉不可!

喝完酒,爷爷跑到最里面的一家屋子拿出三个盒子给我。看到他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我的心里暗喜,难道是什么法宝?要不然不会藏得这么郑重!

可是打开一看,一个盒子里面装的是黄豆,颗颗饱满光泽莹亮,也不知道是怎么种出来的,看起来格外精神。另外一个盒子里面装的是糯米,第三个盒子中装的是一捧沙子,我一下子傻眼了,这算哪门子的宝贝?

按我的猜想,就算不是罗盘桃木剑这些宝贝,好歹给几张灵符什么的也好啊,给我一把黄豆一把糯米一把沙子,这是什么道理?

“糯米是对付粽子的最好武器,这把沙子克制鬼魂!”外公严肃的说道:“含沙射影这个词语总听说过吧?鬼是灵体,凡物沾不了身,可是他们就怕这种由大公鸡血浸泡过的沙子,一洒一个准!”其实在华夏的术士中,沙子一直承担着极其重要的角色,很多邪法都需要依靠沙子来作为媒介施展。同样的道理,也可以用阳刚之物祭炼过的沙子来破邪,效果好得很!

至于那把黄豆,外公很严肃的说道:“这东西是施展幻术的重要媒介,等到时候你就知道它的厉害了!”听到外公这么说,我突然想起《六甲天书》上一门叫做撒豆成兵的障眼法,需要用一种敕咒加持过的熟豆子才能施展,难道这就是用敕咒煮过的黄豆?

拿起一颗一看,果然散发着一股香味儿,不过不像是熟豆子的香味儿,反倒是一种迷魂香的味道!

仔细感应,这颗豆子中有一股磅礴的法力和外公身上的气息很像,果然是施展障眼法的豆子!

“撒豆成兵是一门障眼法,不过障眼法用得好胜过百万雄兵!”外公郑重的说道:“当年姜子牙大战申公豹,眼看就要落败一把豆子撒出去生出无数道兵,硬是把申公豹吓得屁滚尿流,反败为胜!”听到外公这么说,我连忙将这三件东西小心收起来,虚心向他请教具体的用法!

得到外公这三件珍藏的宝贝,我突然有些哭笑不得,这和我想的法术差距好大!

外公似乎看出我的疑惑,也不解释什么,只是让我每天都好好的用法力温养一番这三件宝贝。别看它们看着普通,等到时候就知道厉害了!

这个世界的东西,其实是一物克一物。就像斗兽棋一样,最强大的大象能够横扫狮虎豹狼,却被老鼠克制到死死的!这三样东西说起来普通,但是能够专门针对一些脏东西,值得我收藏起来!

在来的路上,我一直在猜测外公到底会什么法术。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刚来半个月我就看到外公的真本事了!

铁峰村其实很小,现在不过三四十户人家而已,稀稀落落的散布在几个山头中,站在门口能够看到的不过五六户人家。出事的是山中一个猎户叫郑德彪,昨天晚上打猎回来就一直发烧说胡话,找村里的赤脚医生打了针也不见退烧,他的家里人立刻意识到是撞邪了!

在铁峰村,最有本事的人就是外公,郑德彪的儿子很快就求到外公这里来。看着窗外连绵不绝的细雨,外公说了一句“清明节到了外面不干净”,然后拿起自己的行头跟着那个满脸愁苦的年轻人往山下走,让我也一起去看看。

光说不练假把式,这一段时间到底学了多少东西,拉出去遛一遛就知道了!

山上都是石板路,下雨路滑,外公一个人打着黑布伞走得很稳。反倒是我没有走过这条山路,一踩一滑很是费力,反而不如外公这个年近七旬的老人利索,路过水库的时候还差点滑下去洗澡。幸好他们没有在意这些细节,要不然非得尴尬死。

跟着外公来到郑德彪家里,还在门外我就感觉到屋中有黑气弥漫,空气中有一股隐隐的恶臭,就像腐烂尸体的味道,也像久病在床的老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腐朽气息。感觉到不对,我开口问道:“生病的是个老人吗?”

“我父亲今年四十二!”年轻人本来对我不怎么在意,不过看在外公的面子上连忙说道:“他的身体很强壮没病没灾的,突然就这样了!”听到他这样说,我突然心里有一丝明悟,多半是撞邪了!

不过我也不太肯定,毕竟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不敢妄下结论!

走到这户人家的家里,那股腐臭的味道更浓了,让我差点把吃下去的饭都吐出来!

在一个昏暗的房间中,我们看到了病人。这是一个黝黑的汉子,精瘦精瘦的看起来很强壮,不过他现在的样子实在惨到了极点,脸色蜡黄没有半点血色,身上晦气很重,臭得就像粪坑儿中爬出来一样!

“这几天不要去西边的林子里打猎!”外公看了一眼郑德彪,让他儿子拿一个碗过来,然后从身上取出来一个葫芦拧开盖子,倒出一碗清水让他喂给中年汉子。清水刚一入口,中年汉子身上的晦气就淡了大半,然后从床上爬起来一顿狂吐,一大堆污秽肮脏的东西吐了出来,然后大口大口喘气!

看到父亲醒了过来,年轻人连连道谢,他家的婆娘连忙跑到厨房煮了两碗醪糟汤圆给我们喝!

“你在林子里遇到了什么?”外公象征性的喝了两口放下碗,对郑德彪说道:“跟我仔细说说,不要遗漏!”

郑德彪吐了一阵,把昨天晚上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原来他想要进山打两只兔子,结果发现一只漂亮的狐狸,那毛白得像雪一样,看着就诱人。狐狸皮子本来就值钱,一张能卖一两千,因为这个原因铁峰山的狐狸都快被杀绝了,每年到了季节好多皮货商人上门来求货,关系不好的还买不到。

像这种通体雪白的狐狸,一张皮子起码能卖五千块,这对于山里人来说可不是小数目。看到白毛狐狸郑德彪起了贪心,对着狐狸开了一枪。山里的猎枪都是自制的,打的不是铜头子弹,而是从前膛往里面填火药,然后塞入铅弹或者钢珠,一枪打出去就像泼水一样,方圆几米内的活物都休想躲开!

不过那只白狐狸命大得很,听到枪响就往旁边跑,竟然避过了这一枪。郑德彪有些沮丧,一枪没打死知道这是山神老爷保佑,不想让他杀生。不过人一起了贪心,别说是子虚乌有的山神老爷,就算是爹娘老子都挡不住,郑德彪提着猎枪跟着狐狸追,一路追到了乱葬岗外。本来这个中年汉子还有点害怕,不过想想五千块钱都够小儿子读一年高中的花销,一咬牙就追了进去!

也是郑德彪运气好,那只狐狸跑着跑着竟然踩中了其他猎人下的一个活套,触动绳索被吊了起来!

看着白狐狸踩中陷阱,郑德彪心中大喜就想过去抓活的。被枪打死的狐狸皮子都烂了不值钱,如果抓住活的剥皮价格还要翻一倍。眼看就要得手,惊慌失措的白狐狸突然转身对着郑德彪回眸一笑,然后郑德彪就双眼发直倒在坟地里,大半夜才醒来。昨天晚上山中本来就下着雨,在乱坟岗里躺了大半个晚上,就算不被脏东西附体,这一场雨也够人受的,结果一回来就倒在床上发烧说胡话,直到现在才被外公救醒过来。

“这只白狐狸没有坏心,你是被迷倒让坟地里的邪气冲了,不过我们还是去看看才知道是什么情况!”外公取出一张符让中年汉子贴在门上,嘱咐他这段时间不要出门,让他好好在家里养病,等去乱葬岗看了再说。听到外公这么说,我的心里也很好奇,狐狸精迷人心智的传说一直存在,每个地方都能听到好几个版本。

小的时候看了《聊斋》,巴不得有个美丽漂亮的狐仙变成美女来一场来找我,可是我不是书生也不是富家公子,那个时候纠结的不行。等到年岁大了,这个幼稚的想法渐渐没了,不过山里真的有那种白如雪的狐狸吗?回眸一笑就能把一个壮汉迷倒,这真的是狐狸成精了吗?

我的心里突然好期待,纠结多年的问题终于要有答案了!

看过《地狱守门人》的人也喜欢
成人三级
题材:悬疑
进度:连载中
某新东方老师关于成三的名言...
点击阅读>>
男人与狗
题材:悬疑
进度:已完结
当一个冷笑话成为现实的谋杀,我祈祷上帝,这不该发…
点击阅读>>
绝佳拍档
题材:悬疑
进度:连载中
街上出现了一具被解肢的女尸命案现场的戒指究竟是证…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