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帝宠之嫡妃难惹

第016章 应付裕如

作者:莫如 更新时间:2016-05-15 授权:蔷薇书院 返回目录页>>

待信王话音一毕,殿中沉寂肃穆的气氛顷刻为之一变,舒畅起来。

百官喜乐的赞赏、附和之声此时彼伏。不过,有人是真心赞誉,有人是不甘寂寞而盲从他人。神圣的殿堂,不知不觉中已被群臣演绎为京城里一处街头的市集一般,喧哗扰攘之声,不绝于耳。

“这法子当真不错,正可解眼下燃眉之急。”这位大臣面色一喜,不住地点头激赏。

有人拈须眯眼,口中念念有词,“不错,不错,王爷好计谋啊。”

亦有人极尽赞誉之词,简直对信王爷钦佩至极,奉若神明,“王爷不愧为国之栋梁,总能在十万火急之时,挺身而出,对一切事情皆能应付裕如。”

有人欢喜,自然便会有人不豫,甚至更有人恼怒不已。

不豫的,正是吏部尚书兼太子太傅的赵绍翁,太后的兄长,皇后的父亲,以及皇帝龙君宇的舅父兼岳父。

这位实力派的朝中重臣,平日跺上一脚,朝中百官也要抖上三抖的人物,今日却被死对头信王,在朝堂之上百官面前占尽了风头,内心如何能镇静的下来,连面上也带出了三分不悦来。

赵绍翁当年与信王同为先皇的托孤大臣之一,也皆与新皇龙君宇关系匪浅,不分轩轾。却又因各自不同的立场与利益,向来是不怎么对付的,处处存了一较高下长短之心。两人处在相看两厌,又彼此制衡的一种态势之中。

而另两位托孤大臣,没有那般的尊荣可享,自是不得不畏慑于两人滔天的权势,皆隐隐以两人为首,朝臣百官更是莫不如此。

如今虽还了政,但两人当初的那份威慑力与权势还犹在,且丝毫不减当年。

依旧身居显位的两人,手中的权势与在群臣间的威名俱甚于初掌朝政的皇帝,于庙堂之上举足轻亦是不言而喻。且朝中内外,更是遍布亲信、门生与故旧。没有人会想不开,嫌命长地敢与任何一个争锋。

甚至,在朝中百官的心目中,年轻的皇上是可以漠视、开罪的,但这两个大人物必定是要高高捧起的。

两人俨然是东炎朝,凌驾于皇帝之上的尊贵存在,是朝堂之上的两根巨柱,无人能撼动。

而恼怒不已的人,便正是这位朝堂之上最高处,位极至尊,却又享受不到至尊者所应有的尊荣与尊崇的皇帝,龙君宇。

此时年轻的皇帝,纵然极力地隐忍着,但他浑身上下所释放出来的偌大气场,以及黑沉的面色,仍旧泄露了他此刻内心正在汹涌着的情绪。

定睛盯着与百官客套的信王,龙君宇心中怒不可遏,非要等朕亲口询问于你,方肯说出来,不就是为了彰显你于国家于社稷何等重要,而朕又是多么的年轻无能吗?

眼下,因百官的开怀称颂正不无得色地与群臣互动的信王,自是无法知晓青年皇帝在心里,又给他记了一笔。

君弱臣强。他的恼怒入情入理,亦在所难免。

任何一个约略有点血性的皇帝,都会怒从心头起,恨向胆边生。更何况龙君宇还是一位意欲收拾东炎旧日河山,励精图治有一番大作为的皇帝呢,自然更视之为心腹之患。

从亲政那一刻开始,无处不在的压抑与悒怏便朝他不断袭来。但凡他欲做什么事都极其不爽快,不是这一个拦着,便是那一个说不可,无一处无一刻不觉得束手束脚,为人牵制。

忝居至尊之位,却处处受制于臣子。

他心里有的,不单是手中的皇权遭到侵犯的恼怒与愤懑,更有着拨乱反正,与指挥若臂般驱使群臣的决心。

诚然如此,但他还得忍着、耐着。只因他势单力薄,还不足以与根深叶茂的两人中的任何一个相争。不过,他一直在努力设法缩小与他们之间的差距。

好在,尔今他已无须等候太久。

手执拂尘,侍立于皇上身侧的内监大总管王福玉,觑见主子的面色,连忙极有眼色地亮开了他破锣般的嗓子,震慑失控中的百官,“肃静,肃静,大殿之上,禁止喧哗。”

依旧在畅所欲言的群臣,被这一道大喝,惊得登时便禁住了声。一个个的,这才猛然意识到高堂之上还端坐着一位皇上呢,这般喧哗扰攘委实于理不合,于皇上不敬了些,深悔自己刚才的失态。

很快,乱了的队列自觉地重新整好,大殿中也随之恢复了之前的庄严肃穆。

良久,龙君宇方才面色稍霁,扫视了一眼令他欲咬牙切齿的群臣百官,做出了总结陈词,“这的确不失为一个好主意。钟颜卿你是户部尚书,这是你分内之事。朕在与你找个帮手,礼部尚书夏侯易,你便协同钟尚书一起办理此事。至于什么章程,你们自行商议着办,朕只要结果。前方将士正紧等着粮草活命呢,便只与你们两日时间,至迟两日后,便须把与那些大粮商,所商谈的最终结果呈报上来,届时朕自有决断。”

“臣等遵旨。”两人出列,交口叠声地磕头应命。

起身的夏侯易心里有着好奇与疑惑,这桩事由主管钱粮的户部尚书钟大人办理已然是妥妥当当的了,皇上为何非让自己也跟着掺和上一脚。但这疑惑才只能存在腹中,在这朝堂之上,他自是不便问的。

事情终于尘埃落定,朝堂之上的百官终于松了一口气,拎了一个早晨的心又放回了腹中,只是身上的里衣都染了一层薄汗。

而紫铭轩里,却一反平日的云淡风轻,气氛有几分凝重。

秋荷正挺直了脊背,跪于青砖铺就的地上,只觉得腿上传来丝丝凉气,面色却尤为郑重,“奴婢做下了一桩错事,还请小姐责罚。”

面对秋荷如此反常的举止,正于榻上练习着针线玩的蓝烟,随即停住手中的针,颇有些惊诧地抬起了眸。

见她神情肃穆,蓝烟倒收起了方才的漫不经心,也不叫她起来,而是把手中正绣着的帕子放在身旁的针线簸箩里,方正色道:“说吧。让我听听你到底犯了什么样的大错。”

“昨日近午时分,容妃娘娘宫中的阮姑姑又来了,还带了一大群人抬着许多东西,说是容妃娘娘给小姐的赔罪礼。那时,那时小姐刚歇下,奴婢,奴婢便自作主张地,打发了那些人。”秋荷面含愧色,垂了头,言语略有些凝滞不畅,至此话头戛然而止。

虽然是为了小姐才那样做的,但终究是自己不该瞒了小姐,自行其是。还给小姐惹下了不小的麻烦,损了小姐的声誉,也扰了小姐的清静。

蓝烟不置可否,清幽的声音道:“就这些?”

秋荷这才仰头,快速地凝了一眼蓝烟,一脸的正色,与往日的随意慵懒大不相同,不觉心中一窒。忙把昨日那一行人来去的始末,通头至尾,无一遗漏地据实述说了一遍。

一时,屋里沉静如水,只闻窗外嘶声力竭的声声鸣蝉声。

停顿片刻的秋荷,接着不无沮丧地道:“奴婢担心容妃把昨日的事情加意宣扬出去,对小姐不利。今儿一早,奴婢便遣来燕与秦芳出去打探,据她们回来说,宫里果然有些对小姐名声有损的微词传了出来。这都是奴婢自作主张惹下的祸事,求小姐责罚奴婢吧。”

说着头猛地朝地上叩去,蓝烟并未拦着,在她叩了三个头后,才颇为清冷地道:“起来吧。这还算不得什么祸事。不过,你也的确该罚。错也认了,头也磕了,便再罚你一个月月钱。你可有不服?”

“奴婢再没有不服的。本就是奴婢做错了事,小姐怜惜却只罚了月钱,已是奴婢莫大的福气了。”秋荷一副心悦诚服的样子,蓝烟也安心了。虽知她不会使自己失望,但还是不想她真的在心里存下芥蒂。

蓝烟深知,身旁越是心腹的丫头,越不能一味地任她胡闹没个轻重。哪怕是极小的错,不及时煞住纠正过来,结果便是,不以为然的她,会胆正心盲地朝错误的方向愈走愈远。某一天,若是犯下了无可补救的大错,便万事皆休矣。

她必须要让秋荷明白“不以恶小而为之”的道理。要知道,大错便是由一个个不起眼的小错最终所铸成的。况且,她们所身处的后宫,即便你白璧无瑕,也有可能成为别人晋身的踏脚石而被炮灰掉。

一个够不上级别的小错处,完全有令你万劫不复的资本。

千躲万避,到头来还是没能幸免。真可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事已至此,便也罢了。

现今,她与容妃的梁子算是结下了,不能得罪的了也得罪了,以后的日子恐怕是清闲不了了。但她也不会盲目妄动,现在一切还言之过早,且骑驴看唱本——走着瞧罢了。

扶起地上的秋荷,蓝烟瞧见她额间叩出了些许血迹,心下微酸,拿了帕子擦拭了那斑斑血迹,又为她上了药。

看过《帝宠之嫡妃难惹》的人也喜欢
第一凤妃倾天下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她原是21世纪的美女总裁,一朝穿越变为傻子,看其…
点击阅读>>
(快穿)攻略哥哥篇
题材:穿越
进度:连载中
嗷,哥哥粗来啦~~1.吸血鬼2.将军3.X文4.…
点击阅读>>
游方趣志
题材:穿越
进度:已完结
你与我五文,我与你一个故事。或悲或喜,或圆或缺,…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