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怦然婚动:鲜妻吻不够

第23章伤成这样还占便宜

作者:G T M 更新时间:2018-03-15 授权:广州畅读 返回目录页>>

  “我一会再处理。”厉炎夜摇头,“主要是你没事。”

  看到夏云初脸上的泪水,厉天昊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啊……云初,我这样……吓到你了吧……”

  夏云初拼命摇头,声音还是有点哽咽,“不会不会,我早就不怕了……天昊你安心静养,什么都不用怕。我们会保护你的!”

  夏云初看见这样的厉天昊,心里早就暗暗下了一个决定,一定要好好保护他,厉冷行那批人真是太可恶了!绝对不能让他们靠近天昊!

  厉炎夜有些吃惊又有点感动,这个女人,好像有几分是真心想保护哥哥的,不然刚刚不会几乎被厉冷行砍伤了。不过转念一想,说不定她是为了守住厉家的财产,不想它落在别人手上而已。

  一颗心顿时冷却下来。

  “你先带炎夜出去处理一下伤口好吗?陈医师在不在?他今天有事出去了,不知……回来没……”厉天昊说到最后越来越吃力,喉咙沙哑干涸得厉害。而且他不想这样暴露在夏云初面前太久,或许他是自卑的。

  夏云初虽然也担心厉炎夜的伤口,但是他本人不肯走,自己也没办法。

  “陈医师还没回来,我叫王医生过来。”厉炎夜等到另一个家庭医生过来,再三确认厉天昊没事之后才愿意去包扎伤口。

  因为方便,所以就去了他们的婚房。

  当然,夏云初并不知道这同时是厉炎夜的婚房,只是觉得不用在意这些,让他包扎好伤口再说。

  王医生坐在椅子上,将止血和清创的东西拿出来,“二少,麻烦把衣服脱掉。”

  厉炎夜慢慢将西装脱掉,里面的白衬衫早已被鲜血染红,看得夏云初又是心里一紧。将衬衫也脱掉之后,一个肌理健美,充满阳刚之气的男性身材就展现在两人面前。

  古铜色的身体混杂着刺目的红色,这是一种另类的野性血腥之美,夏云初既觉得有点被吸引,又觉得莫名地娇羞。

  王医生先替厉炎夜消毒清创。

  军用小刀本就十分锋利,厉冷行下了这么大的力度,刀子没入了厉炎夜肉里几公分。因为离开的时候还把刀子划了下去,自然地拉长了一条十厘米的血印。

  触目惊心。

  夏云初看着厉炎夜发白的唇色,顿时眼眶发酸,喉咙发涩。

  好不容易,王医生才把最后一道包扎工序完成,叮嘱了厉炎夜一句。“二少这几天别下水,主要是别让伤口沾水,洗澡也是。如果不方便可以叫人代劳。我先去看一下大少。”

  厉炎夜淡淡地嗯了一声,“去吧。”

  刚刚为了避免伤口周围出汗,王医生特意叫夏云初把空调调低。她看着裸着上身的厉炎夜,担心他会着凉,便拿过身边的一条毯子给他盖上。

  女人动作轻柔,害怕碰到他的伤口。看着女人的小心翼翼,厉炎夜不由抬头看了夏云初一眼,心里猛然一震。

  她眼里含着泪水,却又倔强地不肯落下,是因为担心自己吗……

  此时的夏云初没了平时的张牙舞爪,变得温顺,格外楚楚动人。厉炎夜喉结上下滚动,别样的情绪让周围的气氛升温。从而男人最原始的欲望也开始升腾,他只感觉身体紧绷得厉害。

  “夏云初,你在害怕吗?害怕我就这样死掉?”厉炎夜的声音低沉又磁性满满,看向夏云初的目光倒显得有些邪狞,眸子如星辰般明亮。

  夏云初微颦起秀气的眉毛,抿着红唇,开口道:“这次若不是你,恐怕我就没命了。谢谢你,厉炎夜。”那股后怕还在,而且看着厉炎夜的伤口,当时要是刀子落在夏云初身上,她可能就没命了。

  真的,挺感动的。这种感觉就好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然后存活下来一样。觉得温柔又不可思议。那是最可靠的东西。

  厉炎夜玩味一笑,他没想过这女人会跟他道谢,而且当时看见那刀子落下的时候,身体已经做出了最自然的反射性动作。他不想让这个女人死在自己面前。

  “是吗?那你打算怎么报答我?总该有些实际性的回报吧?”

  厉炎夜说话的时候,坐着的位置,正好对着夏云初的胸脯,可能因为情绪波动,此时妙曼的胸也不断起伏着。

  厉炎夜突然想试试那里的手感。

  也许是厉炎夜的目光太过炽热,经过那件事情的夏云初早就长了教训,立马退后一步,保持着她认为的安全距离。

  “我会跟天昊商量,给你,找一个好妻子的!”夏云初从他眼睛里看到了欲望,这男人不是时不时就会兽性大发吗?给他找个老婆应该就是最好的回报了。

  厉炎夜的目光顿时沉了下来,真想撬开这女人的脑袋,看看是怎么构造的。居然想出这种馊主意,如果她知道这是在给自己老公找别的老婆,反应会是怎样呢?

  他未受伤的长臂将夏云初一捞,压倒在沙发上,夏云初被逼困在他的两臂之间。连彼此的呼吸都能清楚感受到。

  厉炎夜要开始实行刚刚想试试手感的决定了!

  看着男人嘴角的那抹邪气又俊朗的笑,夏云初心里不由扑通直跳,双手撑着厉炎夜的胸膛,不断挣扎着,可惜这些小摩擦只会给某种情绪点火。

  “厉炎夜!你又想干嘛?是不是又想故技重施……”

  夏云初最后变成一声惊呼,她没想到这男人居然直接将手放到她的心口!

  “不是说有回报吗?我的回报就是要这个。”厉炎喟叹一声,果然如想象中的手感一样美好。

  夏云初只感觉羞耻感接踵而至,这个男人,真是够了!

  “厉炎夜!你有没有良心?才刚刚看完你大哥,现在他还在病床上,你就这样轻薄他的妻子?!你到底什么意思?!”夏云初激动得小脸通红,就像一个红苹果。

  厉炎夜咽了一下口水,“这不是男女间的情趣吗?我哥不会在意这些的。”

  夏云初是自己的老婆,大哥有什么好在意的?

  他的无耻让夏云初无言以对,这个男人的思维不知是怎么组织的,反正她跟他是有理说不通,干脆不说了。直接让他长点记性。

  她双手没什么力气,可是最坚固的头部应该就可以让厉炎夜的脸受伤了吧?她要把厉炎夜的俊脸撞花,这就是她的回报!

  念头一出,夏云初的头部就向厉炎夜的鼻梁处撞去。我让你的鼻梁这么挺!

  厉炎夜没想到这个平时只会虚张声势的温顺小野猫会真的袭击自己,他只是一怔就迅速地移开了身体。

  夏云初见撞不到他的脸,抬脚往他没受伤的腹部踹去,厉炎夜吃痛,身子从她身上侧落。夏云初顿时恢复了自由,立即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往门外跑去。

  厉炎夜一身浴火无处发泄,那手感还让他念念不忘,大声冷喝道:“臭女人,你还没给我擦身呢!”

  擦毛线擦!夏云初心里低咒一声,当即跑下了一楼。她跑着跑着才想起,王医生说过,厉炎夜的伤口三天不能沾水,也就是他不能自己洗澡,只能让别人给他擦。

  哼,谁让他惹恼了她,就让他臭死得了!

  夏云初下到客厅才发现,家里来了两位客人。陈医师正在和他们说着什么,之前给厉炎夜包扎伤口的王医生也在。

  王医生见到一脸惊慌的夏云初,不由开口问道:“少奶奶这是怎么了?还在因为刚才的事情感到害怕吗?要不要给你开些安神药?”

  夏云初连连摆手,她才不是惊慌,她是愤怒,这种茶对她没用的。“我没事。对了,陈医师,这两位是……”

  陈医师笑了笑,给她介绍另外两个穿着严谨的中年男人,“这两位是著名的外科博士医师,赵医师和方医师。他们在皮肤烧伤等外科都十分有经验,也是我的至交好友,所以我就请他们过来给大少爷看看病情。毕竟我一个人实在太过无能为力。”

  夏云初顿时了然,点头微笑道:“两位好,麻烦你们了。”

  “少奶奶客气。”两人齐声应道。

  陈医师又说道:“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上去了。”

  “上去吧。”

  目送这几个人上楼,夏云初才悄悄问正在一旁收拾东西的黄妈道:“黄妈,天昊的病情为什么这么严重了?”她想着黄妈平时也会服侍厉天昊,应该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

  黄妈悠悠地叹了一口气,“哎,大少爷的情况,很复杂啊。现在这么多专家可能也没用了,他没了求生意志,自然药石无灵。”

  夏云初一怔,没了求生意志?可是厉炎夜还在,他就不能为了弟弟活下去吗?她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名字,“黄妈,是不是因为那位若蓝小姐?”

  黄妈没有回答,可是答案已经昭然若揭。

  可是那位若蓝到底是什么人,竟让厉天昊如此牵挂,但是如果这么喜欢那位若蓝小姐,娶她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只是为了让厉冷行相信,他还是正常的男人?

看过《怦然婚动:鲜妻吻不够》的人也喜欢
偏执欲
题材:现代言情
进度:已完结
文案:每一个人都有过爱到偏执几乎不可理喻的经历那…
点击阅读>>
老婆乖乖受罚(sp)
题材:现代言情
进度:连载中
他是冷情总裁,绝情绝爱,独掌全球第一大黑帮和集团…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