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女频 > 殡葬笔记

第20章 审鬼(四)

作者:忆珂梦惜 更新时间:2018-01-04 授权: 返回目录页>>

看到了周笑,我明白吴胜秀内心深处那丝儿良知的存在是怎么回事了。

周笑因为吴胜秀的失踪,愧疚不已,加上季晓莹的背叛,他更是觉得无地自容,最后选择了自杀。

死亡后的他,没有忘记寻找吴胜秀。

在那孤单寂寞冷四处漂泊的日子里,他苦苦寻找吴胜秀,在心里喊她的名字。

鬼跟鬼死亡时间不同,自然阻隔开来,如果不是通灵者协助,彼此相爱的鬼情侣是永远都没有机会碰头的。

只是那心心念念牵挂让彼此有所触动,这就是吴胜秀不能完全成为摄青鬼的原因所在。

我在揭掉镇邪符的时候,棺材里的吴胜秀拒绝见周笑。

她刚才明明说爱他的,现在却拒绝见他。并且在我揭掉符纸开棺盖的时候,发怒、化作一股阴风遁走了。

这样就很麻烦了。

要知道没有搞定吴胜秀,季晓莹的丧事就不能如期举办。

季晓莹现在的情况很不好。

她受到符纸镇压,鬼气在一天一天的消失,只能尽快让她入土为安,才能避免魂飞魄丧,永世不能轮回。

“她还生气。”周笑见到了吴胜秀,欢喜之情不言而喻,可是她眨眼功夫遁走,他蛮失望的样子,收敛起刚才那副鬼样子求我说:“帮我,找到她,我想求她原谅。”

爷爷曾经告诉我,鬼之所以滞留在人世间不愿意离去。那都是这样那样的未了心愿阻隔了他们去该去的地方,周笑的未了心愿,竟然不是去报仇,而是要求吴胜秀的原谅。

可见,男人比女人性格软和,不喜欢打打杀杀尔虞我诈的争斗,只求一世安宁一辈子安宁。

我答应了周笑的请求,帮他找到吴胜秀。但是我也有要求,沉吟片刻我对他说出了要求。

“你,要用真心,不能有一丝儿杂念,写上一百封情书给我,我在转交给吴胜秀。”

周笑忙不失迭的点头,立马就要动手写。

我把纸笔准备好,走出暗室,对周笑说:“白天就睡在棺材里,晚上就写。”

话说,我也是人,是人就需要休息。

我要休息好,第二天才有精力去操办季晓莹的丧事。

退出暗室,忍不住去看了一下小胖。

这丫的,口角流口水,嘟嘟哝哝在说梦话。

“蓉蓉,我喜欢你,你好漂亮,这里,这里都是我喜欢的。”

小胖口里的蓉蓉是谁?想听清楚,我凑近去——

还没有听明白他下一句说什么,猛然睁开眼,一个纵跳,他丫的跳起来骂道:“七哥你这样要吓死人的。”

“吵死了,不就是看你一下而已。刚才你在梦话,喊什么……对了、蓉蓉是谁?”

“嗨嗨,就是季晓莹的女儿,叫迟欣蓉。”

迟志平的女儿?心里疑问,没有把话说出来,而是叮嘱小胖别忘了明天帮我把那块石头放好。

退出小胖的房间,去看了一下爷爷。

爷爷还是老样子,身体没有发生变硬的现状。就像睡过去的人,明天早上会醒来。

这也是我跟小胖不相信爷爷就这么去了的原因所在。

好像爷爷在跟我玩笑,他假装死了,明天还会好好的出现在跟前。

爷爷果真去世的话,也算是寿终正寝。

他的年龄快八十了,可惜的是,咱不能惊动外人。否则我一定把爷爷的丧事办得热热闹闹的,来一番风光大葬。

“爷爷,你走好,后事我知道该怎么办,还有季晓莹的事,我已经有眉目了。”然后半跪在地,拨了一下灯芯,这是特制粗长的引魂灯灯芯。

一般不会放在柜台上卖。

这是爷爷专门留给自己用的。他说这玩意,也就是排场,老百姓讲究的是一个孝字。要是一般人买了这个去,就不会成孝子了,都去呼呼大睡,哪还有闲心守灵?

退出爷爷的屋子,该是我休息的时间了。我伸了一个懒腰,太困了,就那么倒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科学道理讲,人睡着了,大脑休息小脑还在运转。

我觉得这个科学道理行得通,不知道别人是不是跟我一样,在睡着了的时候,还能有别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可怕。

我梦见了自己的葬礼。

棺材,塞满棺材的鲜花。

还有黑纱挽联——爷爷说我有鬼瞳,在启动鬼瞳之后,能在黑夜里看清楚四周的环境,跟兽类的眼差不多。

我感觉自己在动,不是走路,整个身子趴在棺材边缘,然后从棺材里爬出来到达地上,弯弯曲曲游走模式在屋子里动。

这种感觉很不好。

我变异了?

不可能,我有人的意识,怎么可能变异?

要不是变异,为什么没有靠双腿走,而是爬的。

丝丝,什么声音?

我蜿蜒爬动到一面镜子前,看见镜子里居然是一条蛇,一条色彩斑斓的大蛇。

妈呀!我被这条蛇吓醒,一骨碌爬起来,双手好一阵乱摸。

我摸自己的脸。看身下,双腿还在,才稍稍松口气。

尼玛做的什么怪梦?

那么真实,就像真的发生在我身上那种感觉。

特别是前一阵,看见悬梁自尽女人出现在丧葬店,要买绳子。结果她真的死于悬梁自尽,我现在做了这么一个诡异的噩梦,又会是什么预兆?

正头昏脑涨愣神之际,有一滴什么东西掉在鼻梁上,下意识的伸手去摸,顺势抬头看。按道理这屋里不会漏雨,不会漏雨,怎么会有东西滴下来。

看手指,抬头也就是两秒钟的事,我惊恐万状看手指上的血,看向屋顶。

在屋顶爬着一个浑身是血,身体残缺不全的“人”,我看见她了,她迅疾朝我爬来,吓得老子猛然一抖,本能的朝床下跳。

这一跳,老子才真的吓死。

我连人带被滚下床,碰到床头柜才疼醒。

睁开眼,外面传来人喊车鸣的喧闹声,天亮了?

这一觉睡得够沉,却还是感觉头昏沉沉的。

起身来去厨房早吃了走人的小胖,把稀饭跟咸菜扣在纱罩下。

我草草的扒口饭,拿起手机问小胖去的地点。手机提示音说不在服务区,吃了饭去看一下爷爷的情况,他的身子还是软绵绵的。

供桌上,碗空了?

我记得昨晚上碗里有点心,还有水果。大苹果也没了,是小胖偷吃了!

小胖胃口好,什么都吃,我想要是爷爷可以吃掉,他说不定就腌制来吃了。

引魂灯火苗跳动,很旺,不需要添油。

爷爷这样子我也不能把封存他的窍洞,只能看情况,说不定还真是假死。

医学上不是没有出现关于假死的事情,反正屋里温度适宜,即便爷爷的尸体僵硬了,也不会马上发臭。这样我就放心的去看周笑,进了暗室,屋里的蜡烛早就燃尽,在棺材盖子上一大摞写好的情书让我不得不佩服他的毅力可嘉。

看过《殡葬笔记》的人也喜欢
公交惩罚夜
题材:灵异
进度:连载中
别说灾难无故落到你的身上。当你面临什么,将要受到…
点击阅读>>
深夜末班车
题材:灵异
进度:连载中
深夜的末班车,你敢坐吗?万一,它是来自地府的冥车…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