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男频 > 阴阳医鬼人

第11章 酒鬼客

作者:冯字 更新时间:2018-01-04 授权: 返回目录页>>

小二听到老板这样说先是一愣,老板的意思是有贵宾要清场,小二看了看朱不为,心里暗自一惊,幸亏自己没有出错,不然可就有罪受了,急忙给所有客人解释道,今天店里有事不能够营业了,听到店家这样说,就是不情愿嘟囔几声也都慢慢的离开,可是窗边的那个独臂老头还在那里没有动,店小二走到独臂老头身边说“钱爷,您看您今天就到这怎么样,店里今天有事歇业了。”

独臂老头抬头望了望小二,什么话也没有说,又喝了一口茶水,起身不说话也走,走到门口的时候抬头望了望楼上说“久居南山,是非天下啊!”

店小二关上门摇了摇头说“今天这雅兴都这么高,黄药罐子煮鸡汤,怎么也不是味。”其实店小二也知道,这是行里面的黑话,也就是接头用的,店小二关上门和其他几个伙计什么的都站在门口防止有人进来,这里明着是茶楼酒楼,实际也就是酒鬼客这个阴间的黑社会组织联络站,负责组织里面的人歇脚,联络情报,看今天老板的架势来的人身份不低,不然也不会歇业,虽然这个中转站不算是大的,可这几年人间经济发展快了,来这里的人也就多了,自然下来的人也就多了,所以这里也就越来越多人来往。

朱不为和陶耀上了楼进到一个雅间,里面的家具装饰都看着像是明式的,看样子这个陶耀可能是明朝的时候就下来了,然后一直也没有去投胎,朱不为坐到靠窗的一把黄花梨的椅子上面,可这椅子是不是纸糊的还不一定,陶耀很恭敬的站在了朱不为的一旁,朱不为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四方形的黑色木牌,木牌中间有一个小篆写的客字,四周是雕刻的小鬼头,每个鬼头都望着中间的客字,每个鬼头雕刻的活灵活现就像真的一样随时都有可能从上面跳下来一样,木牌的背面雕刻着一个老头背着一个酒葫芦,酒葫芦有老头半个个头大,老头目光慈祥地回头看着葫芦口,葫芦口上刻着一个光屁股的小孩,嬉笑着看着老头。

陶耀接过木牌看了一眼说道,先生既然拿着阴阳客令,那先生有什么吩咐我一定照办就是,陶耀说着将木牌双手奉还给了朱不为。

朱不为将木牌装到口袋里面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就问问酒鬼客有没有在人间的生意?”

“这个绝对没有,虽然酒鬼客在人间有眼线,但是从来不会过问人间的事情,道上的生意是不会带去人间的,这个酒鬼客的规矩,几千年以来从来不会有人犯过。”

“那会不会有客家人私自在人间做生意,而且瞒着酒鬼客?客家人是道上对酒鬼客的别称。”

“这个也不会,在人间有许多酒鬼客的眼线,为的就是防止我们的人打破了这个规矩,而且所有眼线都不会联系,所以也不会有人瞒过所有眼线。”陶耀很坚决地说。

朱不为右手敲了下椅子说道“你先坐,我还有事问你。”

陶耀也没有推辞,看到朱不为像是在想着什么,就坐了下去,过了几分钟的时间,朱不为说“你知道鬼头瓶养尸的事情吗?”

“这个我知道一点,好像有一个组织,最近一两年来,在人间用一种专门的瓶子收走孤魂野鬼,就因为这个,这里中转站的一些老人,也不敢轻易去人间透气,刚刚在下面的那个老钱头,就是半年前的鬼节去了一趟阳间,差点就回不来了,结果一条胳膊就不见了,从那之后那老头就沉默寡言的,谁问什么都不说,可能今年鬼节都很少有人出去了。”

朱不为又问道“那这件事情,这里的知事知道吗?人间的魂魄也归当地的知事负责,要是有魂魄被人随便收走,他就不怕地府追查?”

“谁说不是,钱老头那次从人间回来之后,就去了知事府,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说钱老头胡说,然揍了一顿给赶了出来,所有这里所有人都猜测,这里的知事一定是拿人家好处了,不然也不会这样,调查都不调查直接就把人撵出来了。”陶耀说着叹了一口气。

“既然这样,你叫酒鬼客在这一区域人间的眼线,给我查清楚,用鬼头瓶收魂魄的到底是什么人,然后派人通知我。”朱不为说完站起身就要离去。

陶耀也起身跟着朱不为后面,朱不为伸手去开雅间的房门,陶然说道“在上面县城南边有一家买小吃的,叫来来往往的小吃店,那里的店老板叫吴二是我们的人,先生你要是有急事可以用他。”

朱不为点点头,走出了酒鬼客,看来这酒鬼客的实力是不小,居然可以安排人在人间正大光明的开个小店驻守,要知道阴间的人在人间大白天的第一要有足够的修为,第二地府的人也应该同意才是,朱不为摸了摸口袋里面的那个木牌,自言自语道“真没有想到你个糟老头子的本事不小,酒鬼客还是有点实力的。”出了酒鬼客,街道上又是懒懒散散的鬼魂,在走来走去,这里没有上面那种紧张的氛围,每个鬼魂都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只不过有些死的时候太难看,来这里的时间又短面容是不怎么好看,所以朱不为还是不太喜欢仔细看这些鬼魂的。

街道的尽头是这里的知事府,那里的魂魄最多,聚集着形形色色的魂魄,知事府门口有两个鬼卒,看守者大门,在一旁的侧门正有五六个个魂魄排队进知事府,看来是去地府的,从这里过去到地府然后就可以安排投胎了,不过看外面的魂魄这么多,排队的也就那么几个,许多的魂魄习惯了这种懒散的日子也就不怎么去急着投胎了,还有一个要是投胎想要投个好人家就是跑门路不然投胎做人也是受苦,要是投不好的直接进了畜牲道,那还不如在这里逍遥呢。

朱不为本来想进正门去见这里的知事,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侧门那里传出了喊叫声,一大群的鬼魂跑了过去看热闹,在这里本来事情就少要是出个什么事情,鬼魂都像打了鸡血一样一下子就热情起来了,等朱不为走进人群,看到有三个满脸胡子,手里还拿着橡胶棒,指着一个老头劈头盖脸的在骂“你个死老头,过路费都还没有交,就急着去投胎,你去投胎了,你欠我们的银子什么时候还。”

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头子,手里还拄着拐杖,晃晃悠悠地说“前些天后人烧来的钱我不抖给你们了,我现在实在是没有钱再给你们了,要不是因为没钱在这里待不下去了,我也不会去投胎啊,求求你们就放过我这个可怜的老头子吧……”

“你个老家伙,去投胎的名额本来就不多,你说说你是怎么弄到手,你要是今天不拿出我们要的数,就把你投胎的名额给捐出来,我想有人愿意拿钱买这个名额的,听明白了没有老家伙,要是不听话,今天把你拆了,扔进黄幽泉去。”大胡子一边骂着,一边还拿着橡胶棒顶着老头的胸口。

老头子腾的一下跪在地上说“我等这个名额等了几十年了,你们就行行好放我走吧,人间的儿女现在也都没有剩下几个了,给我烧的钱还不够我孝敬你们的,你就让我走吧。”老头子说着抱住了大胡子。

围在一旁的鬼魂有的叹气,有的嬉笑,朱不为问身边的一个中年男鬼说“这是什么人,怎么出这事,知事府的人也没有人过来管管。”

带着鸭舌帽的中年男子小声说“看来你才下来不久吧,还不知道咋们这里的事情,你看那个大胡子,那是知事的妹夫外号瘪三,是咱们这条街的混混,这里出了知事府和酒鬼客他不敢闹事,其他的地方就和他家一样,看谁不顺眼就揍谁,看见谁也找谁要银子,这里的人没有少受他祸害。”

“原来是这样啊。”朱不为冷哼一声,眼神中已经起了杀意。

看到朱不为这样,中年男子说“小伙子你可别惹事,这里最大的就是知事,他妹夫这样谁都可恨,可是谁也不敢管啊,弄不好会被这里处刑,丢进黄幽泉里面的。”

“知事不是没有这权利的吗?黄幽泉是什么地方?”

“哎,这里就是知事说了算,地府有没有人来查,你说人家有权就有权,没有权谁也不信啊,黄幽泉是这里绕街道的一条河,我们鬼魂是过不去的,丢进河水就只能在里面飘着永远也上不了岸,本来那条河是禁锢这个地方不扩张的,可现在成了知事行使私刑的地方。”

看过《阴阳医鬼人》的人也喜欢
父与女
题材:其它
进度:连载中
LizzleBordentookanaxeHit…
点击阅读>>
侍寝宠妾
题材:其它
进度:连载中
他,安豫王爷不管耕烟是否愿意,总是一次次的索要。…
点击阅读>>
幼兽
题材:其它
进度:连载中
“泪流了吗?流泪了吗?”“不——”“是的我说了谎…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