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嫡女来袭,王爷太腹黑 阴阳风水秘录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百田网 > 小说频道 > 男频 > 阴阳医鬼人

第8章 午夜诡笑

作者:冯字 更新时间:2018-01-04 授权: 返回目录页>>

看着车子扬尘而去,张涛自言自语地说,这女人的脸真是天上的云,变的也忒快了点,刚见面那么热情,现在怎么就成了这样子,看来老子我没有娶媳妇是对的,说着转身推开了身后的房门,房子是典型的农家小院,可能是没有人住,再也没有怎么修盖,其他周围都是两三层的小楼,也没有什么农田了,都是盖的厂房,或者种的树木,一点也没有农村的气息了,不过还是比城里面要安静很多。

院子里面虽然不是很干净但也不怎么乱,看来还是时常会有人来打扫的,院子是用青砖铺的,西边有一颗枣树,已经开了小花,北边有三间房子,东边有一间可能是厨房。

自从朱不为来到这个县城就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好像始终在盯着自己一样,浑身都不怎么舒服,看着那颗枣树,不自觉的一股阴狠的目光一闪而过,也不知道枣树上怎么会藏着一只灰雀,惊恐地离开,看到小鸟飞走,朱不为冷笑一声,转身看着赵海和张涛已经进到了北边的房子,便抬步走了进去。

房子中间是客厅,里面有几张旧桌子和椅子,左边靠墙还有一条三人沙发,,左右两边是卧室里面有两张床,不过上面没有什么铺盖,张涛和赵海人也不管上面那一层薄薄的灰尘,就座了上去,靠在沙发上和二大爷一样,对朱不为也没有开始时候的那种惧怕了,朱不为坐到桌子旁边手指不断地瞧着桌子,几个人谁也不说话,就那样坐着,房子里面只有朱不为敲桌子发出的梆梆梆……的声音,虽然张涛和赵海没有朱不为那么灵敏的反应和本事,可是生前的当兵生涯,和在地府的任职对一些事情还是能看出一些端倪的,自从来到这个县城,就没有见到一个地府的工作人员,倒是有好几次外力的介入,看到朱不为在思考,两个人靠在沙发上干脆闭眼睡觉。

时间过去了一下午,朱不为也敲了一下午,谁也没有动地方,一直到黄昏,院子外面的大门兹咛一声,门口进来两个人,就听到有人大声喊道“朱不为,赶紧滚出来拿东西。”

张涛和赵海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只看到朱不为慢慢站起身,伸个懒腰然后笑着走了出去,乐琪在外面车里放着几床军绿色的被褥,还有一些吃的喝的、走到门口的时候朱不为看到在乐琪身边还有一个女孩子,长的清新脱俗,大大的眼睛,长头披肩,个头也挺高的差不多有一米七的样子,最重要的是那容貌,在朱不为看到的时候突然,有一种恍惚感,她怎麽会……朱不为心里咯噔一下,紧接着朱不为说道“乐琪这个就是你表姐吧,长的比你漂亮多了,你看你也该去整容一下了。”

还没有等朱不为说完,乐琪右腿就唰的一脚踢在了朱不为的肚皮上面,那眼神能直接把朱不为杀了一样,乐琪把所有东西几下都推到地上,然后拉起身边的女孩说“表姐我们走,省的看见这混蛋心烦。”表姐笑了笑,上了车和乐琪又离开,看着满地的东西,朱不为转身也回到了院子,张涛和赵海摇摇头把东西都搬进了房子里面,几个人胡乱吃了一点东西,其实就算不吃也不会觉得很饿。

朱不为住一个房间,张涛和赵海住一个房间,深夜朱不为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枣树,有一双小小的眼睛在枣树的树枝下面闪闪的发光,过了午夜,院子中间两个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子站在枣树旁边,在月光的透射下,那煞白的脸庞能渗出一层白霜,左边的一个黑衣男居然还带着一副金丝眼镜,右边的显然对他很恭敬,带着眼睛的男子阴冷的问“你能确定你白天所见几人是地府里面的人吗?”

旁边的男子回答道“他们的气息应该是才从地府出来的没错,所以我才一直派人跟踪他们到这里。”

“地府里面的人我们都打点好了,中转站更不会出问题,那么这几个人到底是做什么的,一定要给我顶紧了,要是敢坏我们的事就叫他们烟消云散,懂吗。”带着眼睛的男子说。

旁边的男子点点头,然后和眼睛男一起消失在了夜色中,他们刚刚离开,朱不为就瞬间来到了枣树下面,右手食指一弹一直灰雀从树上掉了下来,冷笑一声后,随手一挥灰雀烟消云散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朱不为闭上眼睛,闻了一下空气的残留,自言自语道,三钱香,哼,不管你们是什么组织,盯梢盯到我头上,我会让你们连根都不会留下的,朱不为俊美的脸庞此刻冷的如同结了冰的寒铁。

天高海无云、地深夜无尽、泗水有近路、人道尽轮幻,声音是从正南方传来的,苍老而有力,朱不为轻身飘向隔壁三层小楼的屋顶,却看不到任何人,不过这声音听不出一丝的恶意,看来是有人在提醒着朱不为,朱不为笑了笑回到了房子,继续睡觉。

第二天清晨,朱不为就吩咐张涛和赵海去县城所有卖药的地方,去找哪里有卖三钱香这种草药的或者是这药的合成品,张涛和赵海走后朱不为一个人又慢慢悠悠的往银行旁边的那条巷子里面走去,买包子的大婶还在那里,银行也在照常上班。朱不为走进了巷子里面,认认真真的看着巷子两旁的建筑,可是这里除了买东西的,就是普通的民居,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一直走到遇到黑猫的那个巷子转弯的地方,朱不为停住脚步奇怪的发现,昨天明明记得有一条巷子通往里面很深的,可现在看来巷子转角过后再没有什么路,进去十几米是一张紧锁的朱红色大门,朱不为走到大门跟前,大门是铁皮焊接的,大概有四米多宽、刷着大红色的油漆,门口也扫的干干净净,里面应该有人,其他的什么也没有,不同的是其他过来的所有房子都会贴着春联,可这个大门上什么也没有,朱不为突然看到在大门右侧用砖磊砌的门柱下面画着一只巴掌大小单腿跳动的褐家鼠,老鼠的眼神似笑非笑看着十分的诡异,而已老鼠的手里抱着一直小瓶子,那瓶子口有一个鬼头,瓶口画的很小,一般不仔细看的话,绝对是看不出来,老鼠长长的尾巴在鬼口里面。

朱不为眉头一锁然后离开了大门,走到巷子里,有一个买卷饼的大妈,朱不为买了一个卷饼打听那个红色大门里面有没有什么人,买卷饼的大妈一边烙着饼一边说“那里原来也是一条巷子,进去通往后面的河边,可几年钱有人把整条巷子都买了下来,就在巷子门口立了一个大门,那里面挺奇怪的,我来这里麦饼好多年,一直也没有见过里面有人出来过,也没有见有人进去,你啊,还是第一个打听那里面的事呢,给你小伙子卷饼好了。”

朱不为拿着卷饼一边吃一边想,黑衣人、养魂瓶、老鼠、巷子,这里面会有什么联系,还有昨天是一只成了精的黑猫,可那个门口画着老鼠的图案,猫和老鼠可是天生的敌人,就在朱不为一边想,一边走的时候,后面一阵的骚乱,有人大声喊着“在这里、不要叫跑了、在这里、快抓住它……”

他回头一看,有一只肥大的老鼠正在被周围的摊贩追赶,老鼠被吓的吱吱乱叫,巷子靠墙边有一根电线杆,老鼠噌噌几下爬了上去,跳到围墙里面,商贩见没有逮住老鼠全都回去做自己的生意了,旁边一个买水果的大爷气喘嘘嘘地回来坐在水果摊的小板凳上骂道“死老鼠,下次要是再敢出来,一定拍死你。”

不就一只老鼠吗,至于满巷子的人都这样吗,朱不为有点好奇就问老大爷说“大爷怎么这满巷子的人都追一只老鼠、连生意也不做了?”

老大爷喘着气说“小伙子你不知道,那只老鼠,这里的人都认识,成天偷东西吃,这里每家的东西都被那只老鼠啃过,可就是太狡猾,每次都逮不住,我们都找了专业的灭鼠队,其他老鼠大多都被抓了,可就那一只头上带点白毛,祸害我们一年多了,就是没有办法。”

老大爷说着回去房子倒水,朱不为也就离开了,这条巷子可实在有趣,什么都有,朱不为又走出了巷子,对面就是那家银行,看来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线索了,对于铁门里面的东西或许天黑之后再去查看会好很多,朱不为就慢慢悠悠的回到了住的地方,回到院子的时候,一只灰雀落在房顶,朱不为笑了笑没有理会,转身走进了房间,没有过一会张涛和赵海也回来了,两个走遍了大大小小的药房,可没有一家有三钱香这个东西的,很多卖药的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两个人一边说,一边拧开矿泉水大口喝着。

“看来要靠找三钱香找到那些人,是有点困难,是得要换另外一种方式了,这种方式看来有点温柔了。”朱不为的脸上发出一股阴冷之气,房顶的灰雀腾了几下翅膀飞了出去。

看过《阴阳医鬼人》的人也喜欢
龙啸九州
题材:其它
进度:连载中
白龙现世,划破夜空,预示天下太平。据说,白龙背上…
点击阅读>>
父与女
题材:其它
进度:连载中
LizzleBordentookanaxeHit…
点击阅读>>
【快穿】节操何在
题材:其它
进度:连载中
问:本文标题的作用答:揭示文章中心是文章的主要内…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